第19章 第 1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实讲江御为啥就到了火锅店门口, 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站了一会儿后,转头就看到身后不远处一个毛茸茸的白雪球朝他跑了过来。那独特的风格,雀跃的姿势, 他不用猜都知道那铁定是林若初了。

“老师老师, 等很久了吧(●''''●)”林若初脸蛋粉扑扑的, 瞪着依旧大大的眼睛,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站在江御的面前笑眯眯的。

尤其是那蓬松的就像炸毛狗狗毛发似的头发, 在微风中一晃一晃的,煞是毛茸茸可爱。

“没等很久, 进去吧。”江御考虑到国名度的问题,怕媒体发表对林若初不好的新闻通稿。于是没有在外面摸摸林若初的头发,而是克制着将手放在了上衣口袋里。

他自从碰到了林若初后手痒的厉害, 老是想摸他的头发。他觉得他确实该把买一只宠物狗的行程提上来了。免得他一回节目组就爱摸林若初的头发,这个行为还是……

“老师我想吃泡椒凤爪这个凉菜。”

忽然林若初抬头,这一个小幅度的动作, 直接带动了已经盖在林若初头上的属于江御的手了。

江御无意识的动了动手指, 掌心处尽是林若初头发毛茸茸的触感, 挠的他还有点儿痒痒的。

他什么时候把手又盖在了林若初的头上了?ヾ( ■_■)

“老师我想吃。”林若初歪了歪头,大眼睛疑惑地眨了眨。

江御这才忽然回神,他刚才想事情没回答林若初,于是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一本正经看着菜单说:“可以随便点,今天我请客就当是给你的奖励。”

林若初嘿嘿一笑,那大眼睛水亮亮的,然后他丝毫不客气的到处拿各种菜的号码牌。等他拿完已经是一大把了。

江御用手比划了一下林若初只到他嘴唇处的身高问道:“你拿这么多真的吃的完?”

毕竟林若初有些小只。

“当然ok!嘿嘿嘿,这家火锅店可好吃了, 老师你有没有吃过?”林若初一边嘿嘿笑一边将牌子全部递给了服务员。

江御还真没怎么吃过火锅,他是艺虫需要保持身材的美观。所以除了必须的荤素搭配外,热量很高的食物他一般都不会吃,他经济虫也不让他吃。

“没吃过,很久没吃了。”江御说道。

林若初那眼睛看着江御的眼神变成了同情,“唉我真幸福,我是吃不胖体质,胡吃海塞也一两不长嘿嘿嘿嘿。”说完就一蹦一跳地自己去了定好的包厢了。

江御:彡(-_-;)彡

他发现狗狗大部分确实挺可爱的,但是有时候凡尔赛起来感觉贱兮兮的。

火锅上的很快,不一会儿林若初就拿着公筷勤奋地烫起了毛肚。

“老师吃不吃辣?”林若初美滋滋地问。

“吃。”江御回答。

然后第一份烫熟的毛肚就被放到了江御的碗里。

“嘿嘿嘿,新的火锅第一份,就献给我最最最最喜欢的江御老师啦。”林若初很是狗腿子的献殷勤。

“我说我们都不在节目组了,能不能别喊我老师了,你这样我感觉我还在加班。”江御夹起了毛肚咬了一口。

“可以啊江御。”林若初轻松喊道。

江御被这么一喊眉毛都不自在地跳了跳,他总觉得林若初不该连名带姓喊他,这感觉奇奇怪怪。

“江御□□御喝不喝酒,我点了几瓶啤酒冰的。”

“喝。”江御不挑食什么都吃。

“好,一会儿就上,对了您酒量怎么样啊,一会儿可不要喝醉了。”林若初边下食材边说。

“我酒量可以,你会醉吗?”

林若初听了后,自信心十足地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膛,傲娇地抬头:“我跟你讲,我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喝酒就跟喝水似的,保证清醒!”

“哦哦那就好。”

两虫愉快地吃了一顿火锅,到了后期服务员就把冰镇的啤酒上了上来。

林若初熟练地将啤酒开开,递给了江御一瓶顺带也给自己开了一瓶。正好他口渴了口腔里又满是辣味,于是顺势一口灌了大半瓶。

江御并没有注意到林若初的动作,他正低着头看着视频里播放的第二期节目。他们吃饭的时候是晚上八点,正好八点第二期首播,他顺势扫了一眼。

只是这么一扫,他看到能量榜排名的时候惊了一下,眼睛都瞪大了。

林若初居然是打投榜单的第一名!

无论是饮料冠名商的联合合作打投还是讨论话题的打投,林若初都是以绝对的优势霸占了第一。

这……这是什么情况?

江御虽然看好林若初,但即便是他也不敢保证林若初会是各个打投榜单的第一。他迫不及待放下筷子,正要点开林若初的相关话题页面好好探查一下,突然耳边传来“咚——”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

江御慢半拍抬头看向林若初的那头,一抬眼只看见了一颗毛茸茸的头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江御:“!!”

他赶紧放下手机走到了林若初的旁边。

“若初?”江御把林若初从桌子上拉了起来。

结果林若初浑身软的就跟一根煮熟了的面条似的,被拉起来就软软地靠在江御的怀里,嘴微张还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江御被吓到了,他第一反应就是林若初晕倒了身体出现了不适,刚想用手机拨打急救电话,突然他的脸颊被一股力使劲儿掐了一把。

江御一脸懵逼地看着怀里。

林若初脸上红彤彤的还有点儿往外冒热气,眼睛里头亮晶晶的。他嘴巴长着,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和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也不知道林若初是怎么回事,整只虫都傻憨憨的,看着江御就只知道笑,还发出傻乎乎的笑声。

但是,江御觉得林若初看他的眼神有点儿奇怪,感觉很放肆一直看他的脸。

江御都被看的有点儿背后发毛,他问道:“怎么了?”

“喵!!!”林若初突然大喊了一声,声音尖锐而又开心。

江御:黑人问号jpg(;oдo)

这——这是喝醉了?耍酒疯?

“是小喵喵。”

林若初笑呵呵地黏在江御的身上,本来一只手掐着江御的脸,现在一下改成了两只手都掐住了他脸上的肉。

江御更懵圈了。

“我不是猫。”江御战略性后退。

林若初喝了酒,也不知怎么的,浑身上下像个小火炉似的,往他怀里一钻热腾腾的。再加上俩虫因为吃火锅有点儿热,就把外衣脱了,现在这么一贴,他们直接就差了一块衣服布料了。

江御被林若初蹭的两耳发热,心脏“砰砰”跳,他扛不住这——美色。所以他伸手把林若初掐着他脸的手往外拉,想把林若初拉离他的身边。

谁知道林若初不愿意撒手,一会儿“嘤嘤嘤”一会儿叫“喵喵喵。”

搞得江御哭笑不得,林若初这一喝醉是真把他当成他家猫了,这么不见外的。

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林若初的爪子给拉下去了,结果林若初一头扎在了他的脖颈之间。

江御被美虫这么投怀送抱的,楞了几秒,脑子空白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他的脸颊突然被很柔软的唇轻轻地啄了一下。

这股柔软的触感温温的,点在他的脸颊上时一瞬间就像起火了似的,把他的脸烧的通红通红的。

“你……你干什么!”江御就跟触电了似的,快速地往后退了一步,并且用手按着林若初的额头避免了发酒疯的某虫又靠近他。

“喵喵你怎么不认我,我亲亲你啊,你掉毛了吗,怎么都不毛茸茸了?”林若初眯着眼睛,摇头晃脑地盯着江御猛瞧。

江御无语扶额,得,他就不该信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小虫子说出的鬼话。还什么千杯不醉保证清醒,这简直就是一杯倒。这次吃火锅看来也只能吃到这儿了,他还是得赶紧把林若初送回去。

江御只能背过身拿着林若初的毛衣和自己的衣服,正要回头的时候腰间多了一双搂着他的手。

“喵喵正好闻,身上真香,我照顾的果然不错嘿嘿嘿嘿。”林若初的脸一直蹭着江御。

江御僵直了身体,他木了几秒然后抬起袖子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他的香水是一款大牌香水的限定款,他当时觉得挺好闻的就一直用的这款,没想到居然跟林若初家里养的猫撞味道了。

这是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不过林若初搂着他闻也好,要不然他都分不开手付账。

江御现在唯一觉得比较庆幸的是,付账可以叫服务员进来算钱,这样他俩这连体婴似的造型至少不会被“当众处刑”。

出去的时候为了避免虫多眼杂,江御果断地把林若初的脸给包起来了。

然后他弯腰把一直扒拉他的林若初背在身上,就这么出去了。

江御大概千算万算也猜不到,《c位出道吧》这档节目成为了大爆的现象级选秀节目,远不止于火。而节目中最火的就是初御夫夫,作为c位的林若初以及作为pd的江御成为了当下最好磕的cp。

而且节目组从导演起特别会来事,江御跟林若初很多私下不起眼的小活动都被剪辑起来了。

比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江御爱摸林若初的小脑瓜,全世界也知道林若初的锅被缴了不是江御做的。同时他们也知道,林若初是只性格好、样貌好、业务好的雄虫。

凭借着自己强悍的实力和善良的品性,以压倒性优势夺得c位。

一时之间林若初以一虫之力包揽下网络上的热搜。

按道理来说一只实力派兼流量的全民艺虫江御,他的粉丝应该会讨厌捆绑cp毕竟江御太火了,蹭一下江御的热度都能立马上热搜。结果林若初反复横跳着蹭,江御的粉丝团江流爱林若初爱到不行。

因为多亏了林若初他们才知道,平时一直老干部风的江御私底下是笨笨的,爱毛茸茸还抵抗不了萌萌哒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江御居然还是个设计学院的高材生!

学历非常高!他本虫穿的几件特别好看的衣服就是他自己设计的,不过这些江御从不对外透露,就连很多媒体都不知道。可谓是将私生活完完全全藏了起来。

不过林若初的到来打破了这一条严严实实的缝隙,江流们欢天喜地敲锣打鼓地希望林若初再“作”一点。

节目火的太快,看热闹的虫子太多,这就导致江御大晚上的背着满嘴说胡话的林若初在大街上穿行的时候,被无数路虫驻足观望。

起先江御并没有在意,他只以为是路虫认出了他没太当回事儿,结果正当他把晕忽忽地林若初放在公园椅子上,并把自己的衣服披在林若初身上时,忽然一只雌虫跑到了他的面前,并怯生生地问道:“江御老师您这是带若初出来玩吗?”

江御动作一僵,他抬头看着路虫眼里满是吃惊。他都把林若初的头全包起来,这路虫是怎么认识的?更何况节目也才播放了两期而已,林若初就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

“你……怎么认出他的?”江御问道。

“哈哈哈现在网上所有虫都知道,这是林若初,喏这个毛衣不就是您送给他的吗?”路虫笑嘻嘻的。

江御看看包在林若初头上的毛衣,忽然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当即就挨着林若初坐下,然后伸手圈住了林若初的肩膀避免他乱跑,然后就把终端点开了翻到了林若初的讨论区域块点了进去。

就是这么一点——他新世界的大路被打开了。

评论里没有爱若初为若初哐哐砸墙,也没有能洗脑的应援词汇,只有满屏幕的小说!

而且这小说还是磕林若初和他cp的!

什么兄弟,年下,年上各种花样全部都有。至于小说里的虫设那就更是五花八门。

霸道总裁攻x清冷高贵受。

憨憨搞笑攻x温柔多金受

活泼可爱攻x成熟宠溺攻的受

厚脸皮开朗攻x沉默寡言受

等等等等……

江御:(||)

江御表示活了二十多年,这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疯狂磕cp的。而且他们各个都很贴心,文后都会强调自己是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底下的虫子也欢天喜地的哈哈哈哈。

最关键的是,江御发现他自己的粉丝好像也混进去了,非常愉快地在讨论区里发他的表情包……

发表情包也算了,为什么要发鬼畜?还给他p一下奇奇怪怪的字。

比如给他p了个墨镜加大金链子,然后下面的字就是——我为你承包了舞台。

在比如给他p了个很中二的表情,眼睛还反光底下的字是——雄虫我命令你成为我的雄主。

江御越看表情越绷不住,看到最后他麻木了——

他的形象好像一夜之间崩塌了,崩在了林若初的讨论界面里。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评论区已经从十万加变成了十五万加……

江御确定林若初火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形象崩塌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嗯嗯猫猫今晚跟我睡好不好——”林若初咂了咂嘴,一对狗爪子牢牢抱住了他的胳膊,那肉肉的脸也蹭着他的手,因为贴的太紧脸上的肉肉都有点儿被挤出来,形成了软软的一坨面团,看着怪可爱的。

算了,不过是被磕cp而已,他以前又不是没被磕过,见怪不怪。

而且林若初要是稳定了c位,他才是最开心的,毕竟他打从心底里挺喜欢林若初的。

虽然这种喜欢他目前分不清到了哪种地步,但是他想亲自为林若初保驾护航。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想保护一只雄虫。

大晚上的江御搂着哼哼唧唧的林若初,坐在虫群的包围之下默默等着路江南来接他们。

他的经济虫季礼最近在给他谈一档综艺,所以没空理他,于是这互相帮衬的事儿就落在了他的师弟路江南身上了。

当路江南那惹眼的红色越野停在路边的时候,江御一眼就注意到了。

路江南穿着骚包的粉色西装,上面的扣子还解了两颗。他一下车就是孔雀开屏似的散发自己的魅力,迅速将围观路虫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江御得以喘息,他还真没经历过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的经历。毕竟他一直都挺低调的,行程都被保护的很好,所以不存在接机的现象。

如今他带着林若初走在大马路上被看猴似的围,这感觉还真新鲜……

“猫猫,亲一个,mua一下吗~~~”

江御绷紧了全身,浑身都写满了拒绝。这要是真亲了,网络怕是要崩塌。

“别别别别——抱一下抱一下就好了啊。”江御搂着林若初的腰一点点顺他的背,安抚他暴躁的心情。

“嗯不搂,我热。”林若初在江御怀里扭来扭曲的,还用头拱江御的胸膛试图把江御推开。

江御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赶紧把林若初两只狗爪抓住了。

“不能脱!”他命令道。

林若初就像只受惊的奶狗,被江御吼得不敢动眼睛瞪的溜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嘴还瘪着仿佛下一秒就咬嚎啕大哭。

“别别别哎呀——”江御真是怕了林若初了,他一只虫把不住林若初啊。林若初要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哭出来,他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路江南快过来,别摆pose了。”江御转头就喊路江南,他这边都手忙脚乱应付不了了,路江南居然还在嘻嘻哈哈地摆姿势拍照,给粉丝签名。

“诶诶诶来了。”路江南签完了最后一个,便微笑着退开了下一个热情的粉丝,直奔江御面前。

“诶,不对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喊我了这才出去多久都没到后半夜呢。”路江南问道。

江御直觉路江南好像话里有话,他眯了眯眼说:“你最好把你脑子里那点儿废料收起来。”

“唉什么废料,你就是太古板,我这是探讨深入虫生。”路江南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伸手要扶林若初。

结果林若初也不知怎么的就是不愿意让路江南扶,还用脚踢路江南禁止路江南靠近。一门心思搂着江御的脖子,使劲儿蹭,嘴里还全是:“喵喵真香,亲一口。”

江御还没来得及退,林若初就一口咬在了江御的脖子上。

“诶诶诶!!!”江御躲闪不急,脆弱的脖子就被来了那么一口。

路江南没再伸手了,甚至他还笑着掏出手机,奔走在吃瓜的第一条线上。

“哈哈哈哈哈哈,师哥他说你像猫哈哈哈哈,正好他是狗你是猫绝配哈哈哈哈。”路江南边笑边录。

江御一脸生无可恋。

好在最后再江御的眼刀子下,路江南这个不靠谱地才屈尊帮着扶住了林若初。

江御抬头,路江南抬脚,林若初还一直在挣扎扭动,造成了一种要把猪拖去杀了的现场。

这事儿江御本就没脸挂了,偏偏表情包大队把江御和路江南拖林若初那段的视频给截取了下来,做成了gif动图,下面配字“杀猪吗?”

当晚“杀猪吗?”又屠遍了整个热搜,满屏幕的画面全是哈哈哈哈哈哈哈,犹如种了病毒一般。

而且磕初御cp夫夫的热心虫子们,也越发的土了起来。

江御和林若初之间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一秒变成了村口铁蛋和翠花的乡村爱情故事。

一时之间土味视频横扫了江御的个人终端微博,全天下的网名们都知道江御和路江南要杀林若初这头猪。

本来还是稳固第一的林若初与第二名的齐然然相差不大,结果土味视频一出,林若初直接断层第一了。

就因为“杀猪吗?”那个表情图。

第二天清晨,还不知道自己火了的林若初头疼的醒了过来。他完全喝断片了,对于自己发酒疯的行径,他没有半点儿印象。只知道自己倒在桌子上睡着了,然后醒来了就在自己宿舍了。

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七点半了,他们今天要录制主题曲必须要八点到。他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赶紧穿衣服直奔化妆间。

当他火急火燎冲到化妆间门口的时候,他听到里面传出一阵一阵的笑声,而且这笑声笑得要有点儿疯狂,仿佛是看了什么世纪性的大笑话,大家全部都在笑。

林若初还以为节目组发福利给他们这些练习生在看什么喜剧片,他一推开门就见练习生们几个几个聚在一起看着各个摄像师给他们播放的视频。

林若初挠挠头走到了李朝芯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们在看什么?”

“在看表情包和鬼畜视频,你还……”李朝芯克制地憋着笑回头说,结果他一看见林若初就瞬间卡壳,嘴都没来得及合上了。

“若初你……你来了啊,视频不好看没什么。”李朝芯的声音的音量都放大了几倍。

顿时整个化妆间从虫声鼎沸到安静如鸡,虫子们立刻散开个干个的事。

不过就是大家的视线都会在林若初的身上停留那么几秒,且各个都是憋着笑。

“诶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吗?你们都看了还不许我看啊。”林若初还真没见李朝芯被什么逗笑过,他非要挤进去看。

金惟楚一把拦住林若初,他绷紧了一张贵族哈士奇般的脸,用手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刘海义正言辞地说:“若初,信我,别看。”

林若初:(o_o)

他直接用手拍开了金惟楚那张贵气又俊美的脸,然后走到了视频面前从头看了起来。

一开始林若初:( ̄ー ̄)

中间的林若初:[●`●]

后期的林若初:Σ(っ°Д°;)っ

结尾的林若初:_| ̄|●他跪了。

“视频里的……是是我吗?”林若初问着举着摄像机的左宁。

左宁“额”了半天,然后无声地点点头。

林若初吓得掉色了——

什么!他居然喝醉了被江御和路江南拖猪似的抬上车。

这丢虫也算了,但是他偏偏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羞耻太羞耻了!!!!

林若初脚趾用力抠地,他现在两只眼睛拼命盯着地面,恨不得把地面盯出了一道裂缝,他好钻进去。

周围虫子一见林若初自己都看了鬼畜视频,纷纷不忍都笑了,一个个“噗嗤”一声全部都笑了出来。

林若初脸上火辣辣的,从脖子一路到耳朵尖尖都红的滴血。

“各位今天似乎都很开心。”

忽然化妆室的门被推开了,江御穿着一身粉色的西装站在门口。他的背后有好几个拎着早餐的虫子,进了化妆间。

“还没吃早饭吧,今天可能要录制一整天,我包你们一天的饭。”江御笑着便侧身让开了路,让后面提着早餐的虫子们进来。

“江御老师若初来了。”金惟楚立马用手指着僵硬着脊背呆立在摄像机面前的林若初。

林若初浑身一顿,隐隐觉得自己一头的猫都要炸开了。

妈诶!!救命!太尴尬了!他的脚指头为啥还没把地面抠开!社会性死亡啊!!!江御老师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他拒绝!!!

“若初你酒醒了没有?”江御一边说一边还靠近了林若初。

林若初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头上直冒热气,自己的一颗心在“噗通噗通”地跳,几乎要从他的心脏里跳出去跑了!

林若初两条腿抖啊抖,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微妙了起来。

“你想尿尿啊。”金惟楚问道。

林若初:(((;;)))

“若初你身体不舒服吗?”江御走到了林若初的旁边伸手想要拍他的肩膀。

结果他刚摸到林若初的衣服,林若初突然兔子似的“嗖”一下跑到了窗户旁边,然后把头往窗帘里一扎,再把布往自己身上一盖,顿时整只虫就只剩下一双腿还露在外面,其余的地方都被盖住了。

江御愣住,缩回了手放到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他问一旁的金惟楚:“他怎么了?”

金惟楚捂住自己的嘴忍着笑说:“他看到和您的鬼畜视频了,最火的那几个表情包原视频全在里面。”

江御:“……”

江御听完脸上也有点儿扛不住的热,讲真他二十多年的“英名”就这样因为跟林若初互动全毁了,他也不好意思。

毕竟他以前都是悬着的,整只虫的形象都是不接地气的,结果跟林若初走一遭什么愚蠢的事情都给干了。

比如捡地上的毛,半夜偷溜吃火锅,然后吃完还“毁尸灭迹”,大晚上的抬林若初上车,这种种事情加起来,比他过去二十多年做的傻事还多。

更别说什么逗小孩儿摸狗毛之类的孩子气的动作和行为了。

于是江御没敢再去安慰林若初,而是战略性后退让左宁把早餐送过去。

吃完早餐化完妆,录制现场就要开始了。

因为林若初个虫solo的部分跳的是古典舞,节目组特意连夜为林若初赶制了一件薄纱。这件薄纱在不同的光下能分别折射出不同的光芒,而且在镜头下永远能保持着一众如月光般剔透轻盈的感觉。

林若初因为是c位,他的两肩被加上了金色的流苏肩章,这一个小小的装饰品让他一下变得更为突出。

他本就奶奶的脸,这次上的妆容特别的干净,无论是腮红还是眼影选的都是粉嫩的颜色,且画的并不明显。这让他整只虫就像一朵出水芙蓉一般,白嫩白嫩的,脸要是鼓起来就是刚出笼的大白馒头,要多嫩就有多嫩。他粉色的头发被做成了微卷,额前的刘海被造型师做成了中分,露出了他精致可爱的五官。

他这张脸占据了摄像屏幕时,那冲击力绝对是杠杠的。再配上那很是温和有亲和力的笑容,一下子就让虫完美记住了他。

不愧是即便靠着土味表情包,也依然能霸占颜值榜首位置的人气雄虫。这颜值一般的坐火车都赶不上。

总导演一边“啧啧啧”一边感叹,“这脸真的好看,不光雌虫觉得很好看,雄虫也会觉得可爱,没有攻击力长了一张全虫族都爱的完美脸蛋啊。”

忽然江御木着一张脸,一屁股坐在了总导演的旁边。他也没率先开口,只是颇有些严肃地坐的笔直笔直的,冷气都往外冒。

总导演一看江御这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立刻笑着点头:“季礼跟我通了一晚上电话,他骂了我一晚上说我毁了你的形象,我知道错了。”

江御定定地看着总导演问:“林若初的锅是不是你给缴的?”

总导演懵逼了,难道江御这么气势汹汹地找他就为了一口锅?难道不是表情包事件?总导傻了好几秒这才缓缓点头。

江御一掌拍在了总导演的肩膀上说道:“记得赛后把锅还给他。”

总导演:“额……一定还。”

然后江御啥也没说直接走了。

总导演更懵逼了,他回头问左宁:“他这是啥意思?”

左宁一本正经回答:“江御老师说,你别贪了林若初的锅。”

总导演表情空白了几秒,而后他忽然眼睛瞪大了,头上的电灯泡都亮了起来:“哦!我知道了!他这是在告诉我们,磕他的cp没有关系,广发他的鬼畜视频也没有关系!天哪,天大的好事,上门的热搜!哈哈哈哈哈哈哈,左宁你听着,从此以后你就专门负责拍林若初,然后江御要是跟若初有互动你就立马通知后台,我让后台用所有能用的摄像头全部对准了!你就是信号塔,好好监工,拍的多提成越多!”

左宁眼睛一亮:“提成多少?”

“五个点如何?”总导演伸出自己的五根手指头。

左宁:“nice!交易达成,保证超额完成任务!”

说完左宁就扛着自己的摄像头怼在了林若初的身上,反正他之前就是跟着林若初的,早拍习惯了,现在可以拿更多钱拍这岂不是美哉哈哈哈。

自此,全节目组开启了磕初御夫夫cp的漫长道路,奔在战场的第一条线上。

林若初虽然因为表情包在江御面前社会性死亡,但面对要正儿八经录制的主题曲,他更是卯足了劲儿跳。

因为是c位总是会被怼脸拍,他笑得次数太多脸都笑僵了。所以到后面他不拍的时候就会冷着脸,把嘴角还往下撇舒缓面部神经,不过表情包贡献+1+1。

左宁一边拍一边笑,他发现林若初的综艺效果简直是一绝。作为一只长相这么精致的雄虫,居然没有一点儿偶像包袱,整只虫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股铁憨憨的气息。这让他更加接地气,因为群众还是喜欢很生活化的偶像。

比如林若初没钱说自己打工虫,再比如半夜偷吃的锅被缴了,简直就是大众都会干的事,一秒拉进与观众的距离。

这直接导致林若初的粉丝都说自己是始于颜值终于沙雕灵魂。

录制此刻正好中场休息几分钟,左宁一眼就看到了林若初从自己那时髦的裤子口袋里抠出了一颗奶糖。他似乎是怕节目组发现他偷吃,撕糖纸的时候还左顾右盼确定没虫注意他的然后火速一口包下糖果。

左宁:“噗——”

林若初不愧是林若初,奔走在干饭的第一条线上。

在那之后每次中场休息他都能从自己裤子口袋里抠吃的出来,最绝的一次是林若初从自己的袖子里拉出来了一包面包,然后被距离他最近的李朝芯和齐然然发现了。

场面一时尴尬了起来,最后以林若初分了俩虫一虫一颗糖贿赂才结束了。

左宁服了,什么叫一个领头羊带坏一窝羊就是这样的。

只见初舞台金字塔最顶端的三虫,全在鼓着腮帮子像吃草的羊驼不停地在咀嚼。

“若初我看你很久了你下来。”江御忽然拿着话筒说话了。

林若初咀嚼的腮帮子吓的都不敢动了,他一下炸开了毛傻愣愣地盯着江御。

“你下来。”江御朝着林若初挥挥手。

练习生们都把视线放到了缓慢下去的林若初身上了。

等林若初磨磨唧唧走到江御面前时,江御伸手摸了一下林若初的肚子部位皱着眉毛说:“我说我怎么看你好像胖了一圈,把零食拿出来。”

林若初撅着嘴,把衣服里的零食全掏出来了。这一掏居然有好几包各种各样的零食,练习生们都惊了,没见过这样操作的。

左宁:“……”

默默的他对全剧组发了通知,所有空余的镜头全对准了林若初和江御。

“拿完了?”江御问道。

林若初没精打采地点点头。

江御忽然抬起手腕上的终端点了几个页面,然后递到了林若初的面前问:“想吃什么可以现在下单。”

林若初的狗耳朵都从耷拉的状态变成了很精神的立起来的状态。

“真哒!(/≧w\)”

“真哒。”江御说。

林若初就很不客气地抓着江御的胳膊点了一大堆吃的,点完了之后江御加了很多其他的主食。毕竟中午了,正好点餐大家一起吃。

也不知是不是外卖马上到了,林若初整只虫都往外发射活力,主题曲表演那是表演的越来越活泼,笑的一次比一次明媚。

主题曲录取完全之后就是顺位发布了,这将是练习生们第一次见识观众的冷漠。

顺位发布之后就会是告别仪式以及第二轮合作舞台比赛规则。

当下才是一众练习生最快乐的日子,江御认为他们好好享受就行了。

录制主题曲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不光是练习生们很累,节目组也很累。

大家录到外卖来了之后吃完各个都瘫了。

林若初干完饭,就靠着墙坐在地上睡着了。他之前跳舞消耗太大又直接吃饭,所以后面热的他直接把上衣的扣子给解开了。

那小肚子外罩着一层白衬衫,上下起伏着看着就凉。江御就走过去帮林若初把扣子给扣上了。顺带的他也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了各个练习生的旁边看了看。

走着走着江御忽然听见了一阵很轻的抽泣声,他寻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金惟楚蹲在角落低着头在哭。

江御望了一眼拍摄金惟楚的摄影师。

摄影师了然点头轻声解释道:“金惟楚原来是f班的,他平时玩的比较好的一起努力的几只虫子都被淘汰掉了。”

“全部?”江御有些惊讶。

“嗯,他玩的好的那几只全部淘汰了,但是排名的时候金惟楚排名特别高在第五位与第四名只差了一点儿。”摄像师叹气。

江御看着金惟楚弱小可怜的背影,一时有着说不上的惆怅。

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残酷,不是努力就能被看到也不是光好看就能被pick。金惟楚领着祭天路虫甲乙丙的剧本,却长了一张主角脸有了一个主角性格。

颜值排行榜林若初是第一金惟楚是第二,而且金惟楚是高定服装的模特所以身材非常好。

再加上他二货一般接地气的性格,不少网友爱他爱的死去活来,正是因为他废,才会给别虫一种他憨的天然呆。

金惟楚的憨跟林若初的憨还不一样,这俩站一块极具喜剧效果,总感觉他俩是精神小伙。

想着想着江御“噗嗤”一声轻声笑了出来,他好像明白了金惟楚为啥能占高位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3 01:17:43~2021-02-24 10:16: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说天空中有鸟飞过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