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御止住了嘴边不适宜的微笑, 走到了金惟楚的旁边看着他可怜的背影。然后从工作虫的手里拿了一小包纸巾递给了金惟楚。

憨憨金惟楚浑身一震,然后磨磨唧唧抬头还“滋溜”一声吸了一下鼻涕。

但即便如此,他回头的时候江御还是看见了挂在他底子底下一点儿透明的鼻涕。

当场江御差点儿没憋住笑……

“嘤嘤嘤谢谢江御老师。”金惟楚万分感动地接过纸巾, 第一事件就擤鼻涕, 声响足以惊天动地。

江御更想笑了, 他掩饰性地低头抿紧了唇,没在悲伤的金惟楚面前笑出来, 以免金惟楚更伤心。

“我听节目组说, 你f班的小伙伴们都淘汰了?”江御索性直接坐在了金惟楚的旁边准备帮这孩子开导开导心理。

金惟楚撅着嘴,可怜兮兮地“嗯”了一声, 眼里又有翻滚的小泪花要夺眶而出。

“其实并不是每一个努力的虫子都能出道,毕竟自身的水平就垫好了底。”江御说。

“我知道——可是,他们都很好至少都比我好, 态度也认真,不像我一不会就找若初。我以为我会一轮游的,该走的应该是我。”金惟楚低着头, 把脸都埋进自己的□□不让摄像头拍到他掉眼泪。

江御深深叹气, 他猜到金惟楚大概是心里压力大。毕竟周围最努力最该留下来的没有留下来, 而他作为一枚嘻嘻哈哈的废物点心反而留下来了,心里其实并不会觉得幸运而是会觉得愧疚。

“惟楚啊,其实有时候选秀并不是选的业务能力最优秀的那批虫子。而是选的群众最想要的虫子。秀终究是节目组投观众所爱而已。你排位高那就说明爱你的虫子多,你或许业务能力差, 但是或许在别的地方你有着群众看得到的闪光点。”

“闪光点?什么闪光点?”金惟楚抬起自己那红彤彤的眼睛。

江御思前想后,忽然就莫名的如鲠在喉,他一时之间找不到金惟楚的优点这可咱办!

“乐观!绝对的乐观,而且最喜欢送温暖。”

气氛尴尬之时,忽然从金惟楚后面走过来的林若初解答了这个问题, 解救了说不出话的江御。

江御深深叹口气,看来他还不够当知心老师啊。

“真的吗?”金惟楚感动的掉眼泪,一米八多大汗愣是哭出了一股小孩子幼稚表情包的感觉,那张俊美无双的脸真的白涨了。

江御看看金惟楚看看林若初,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疑问。他记得他这个年纪的艺虫都很在乎自身的形象来着,不少流量都是脸绝对要美美的,这怎么这一届的小孩儿各个都不要“脸”?

“真的,我每天跟你一起就很快乐啊。”林若初一屁股坐在了金惟楚的旁边。

江御坐在旁边感觉自己跟旁边两只小虫虫之间形成了一堵透明的墙。

林若初是小狗狗萨摩耶款的微笑天使,金惟楚是大狗狗哈士奇的表面霸总,这俩放一块就是一个世界的,可是——他是黑猫啊。

江御看着林若初和金惟楚交流,心里有那么点儿不是滋味。明明以前若初都是会第一时间跟他说话的,怎么今天好像没怎么搭理他。

江御微微偏头略过金惟楚哭唧唧的表情,去看林若初的表情。这一看让他有些微愣,因为林若初的脸上一片平静。没有半点儿之前他见到的可爱样子,甚至眼神里还多了一点儿无奈和沉着。整只虫的状态就像是,他亲身体会过淘汰似的,表情失望的很真实。

“选秀怎么样也是秀,不突出默默无闻无法与观众互动就会被淘汰,你要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而且既然你留下来了,你就带着那些想要出道的朋友们的心意一起努力。向观众证明就算是f班的练习生也能靠自己拿到出道位的a。”林若初很是珍重地拍了拍金惟楚的肩膀。

金惟楚吸了吸鼻子,看着林若初的眼睛都在散发着闪闪夺目的光芒。

“我可以吗?”金惟楚始终心底没底,心里总是没那么自信,整只虫远远没有初舞台的时候那么憨的可爱。

“只要你加油,你就可以。”林若初坚定地拍了拍金惟楚的肩膀。

金惟楚一下子就像吹起来了气球似的,自信心迅速胀大,整只虫的脊背都挺了起来。

“好!”金惟楚坚定地点点头,用纸把眼泪全擦干净了,脸上又恢复成灿烂的笑容。

林若初笑着拍了拍金惟楚,还想探头跟一旁做听众的江御聊天。结果他一看到江御那张似在思考的脸,也不知怎么的他就大脑一片空白了,随之而来还有一种心脏加速“砰砰”跳的窘迫感。

怎么看江御,他都……紧张 ,于是他夹着尾巴跑了,没跟江御吱吱一声。

江御听着听着就没声了,他偏头看过去,一眼就看见林若初撅着屁股动作轻又小心地往外挪。

一看就是不想让什么虫注意到他。

江御:他是洪水猛兽吗?至于这么避着他?再说了那表情包也有他一份,他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啊。╯▂╰

“若初江御老师看你。”突然卡在中间的金惟楚,说出了江御的心声。

江御:_

林若初:Σ(っ°Д °;)っ

林若初整只虫一下僵在了原地,不回头也不往前进了,活脱脱前有狼后有虎的害怕奶狗样。

江御深深叹息决定还是别让孩子为难了,于是说道:“若初别往衣服里藏吃的,我没不让你吃。”

若初赶紧调头,乖乖点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向了厕所。

金惟楚纳闷地挠挠头,刚哭完的虫脑子不太清楚,他迷糊地问道:“若初不是喜欢您吗,怎么还跑了?”

江御被问了个猝不及防,他足足停顿了好几秒才想好了回答的对策。

“大概……是害怕跟我一起又被做成了表情包。”

“对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惟楚一拍大腿笑得无比开心。

江御扫了一眼笑得没心没肺的金惟楚,他觉得安慰到位了不用他再多说什么了,后续平稳工作就好。

主题曲录制,导演组力求完美,足足录制了一天,才将这个初舞台全部录制完成。

为了让每一位选手表情到位,基本上全剧组的摄影师都出动了。

而且拍摄完后,节目组还会让选手们看自己的个虫cut部分。

最终的播出视频将会有平台做出最终决策,材料他们尽可能录制的最美。

而他们接下来要录制的部分就是第一次顺位淘汰了。

选手们录制完主题曲,回去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节目组就进行了数据抓取,时间就停止在发布最终成绩的前十分钟。

选手们的各项排名,也都会被公布在网上,透明公开化。

第一次顺位淘汰,晋级55名淘汰45名,近半练习生将会止步于此。

江御和其他三位老师站在最前方,他们每只虫手里都有十多名选手的名字,只要被他们念到名字就会晋级。

最先公布的是四十名到五十四名的选手。这个阶段的选手一拿到名字有的恍惚有的激动有的失望,这个位置并不乐观,因为下一期再进行顺位发布的时候,他们如果不晋级就会被淘汰。

而处于三十名到四十名之间的选手,则相对而言没那么有压力,拿到的虫子们各个都挺开心。

八名到二十名这个位置则是鱼龙混杂。因为在这个阶段接近了出道位,有的是从出道位跌落下来的,比如很多有性别优势的雄虫。这样的虫子从开始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获得大批雌虫的喜爱,但随着其他虫子发光他们也变得暗淡了起来。

而第一名到第六名则是占据出道位,最有希望出道的前六名。

前六名有好几只虫子都是林若初认识的。

比如排在第五名的金惟楚,排在第四名的齐然然,以及打在第三名的林君谦。

而李朝芯和林若初他们这对从开始就互惠互助的朋友,现在就占了前两名。

但谁是第一谁是第二都不好说。

江御拿着晋级卡望着本就并排站着的李朝芯和林若初,他微笑着说道:“请林若初练习生和李朝芯练习生来到台前。”

林若初望了一下江御,他的目光与江御的互相碰撞,他能够感受到江御看到他时的欣慰。这是区别与他对待李朝芯的态度,这让林若初心里居然有一丝窃喜。

这么说,江御把他看的比别的虫子要重要!

嘿嘿嘿,林若初脸上的表情变的雀跃了起来,眉毛都扬起来了。

江御低着头换了一张手里的题词卡,一抬头就是林若初那被摄像师捕捉到的傻白甜笑容,他也忍不住地跟着笑了。

“你笑什么,还不下来。”

林若初赶紧跟李朝芯一起下到了台前,他们并排着站在江御的旁边。

“来你先跟我说说你笑什么?”江御难得抓住林若初必须回答他问题的瞬间,自然要问清楚。

林若初拿着话筒刚要开口,他扫了一眼江御胸膛的位置,忽然就忍不住“嘿嘿嘿”傻笑了好几声。

江御:“先别笑,你先说。”

李朝芯也被这傻憨憨行为逗乐了,他偏过头掩饰性地抿了下唇。

“我……不好意思说。”林若初回答。

“你会不好意思?”江御显然不信。

“那我说了。”

“你说。”

林若初的眼睛瞄到了江御那有些微深的v字领口,脸有点儿红,他拿着话筒小声回答:“江御老师身材真好,胸肌真不戳~~()”

江御:“!!!”

李朝芯:“!!!”

“哇——”全场响起一片雀跃的欢呼,各个虫子脸上全是兴奋的。

江御望了一圈练习生们,然后他发现有一台拍他的摄像机很是搞事情的把镜头对准了他的胸部。

“诶诶导演你不带这样搞事情吧。”江御赶紧双手交叉护在胸前。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哈士奇金惟楚笑到抽筋,他疯狂拍大腿与旁边的苏尚可笑成了一团,“你看,若初就是这么胆大,不愧是我大哥,一语惊虫依然的牛逼,熟悉的金句。”

苏尚可赞同地点点头,他捂着肚子笑了好一会儿才平复好了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点开自己的终端将记录本调了出来,开始十指快速地敲击着全息键盘打着什么字。由于终端对隐私设置保护的很好,所以旁边的虫子都看不到苏尚可在打什么字。

金惟楚那头还正在激动着,几番cue苏尚可,苏尚可都不鸟他,不跟他一块儿娱乐的磕cp。

金惟楚低头一看,就见苏尚可低着头正在打字,他又看不见屏幕一时好奇凑了过去问道:“你写什么呢,打字速度这么快。”

苏尚可头都不抬地回答道:“同虫文。”

“同虫文?谁和谁的?”

苏尚可抬头笑得一脸的高深莫测,他向金惟楚挤了挤眉毛然后用下巴指了指台上互动的林若初和江御,一切不言而喻。

金惟楚一秒get到了讯息,然后赞扬地竖起了大拇指:“牛逼啊兄der!写到哪了,快让我瞅瞅,我对天发誓绝对不告诉别的虫!快快快让我看看。”

金惟楚硬是拽着苏尚可的胳膊,要看终端内容。

“诶诶行吧行吧,低调点,要是让若初知道了要把我们打的满头是包。”苏尚可说着就关闭了隐私模式,然后把文字分享了一份给金惟楚。

金惟楚站在后面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脸的姨母笑,时不时发出很轻的“嘿嘿嘿”声,搞得作者本虫苏尚可尤为的紧张,生怕节目组发现了金惟楚和他在明目张胆的磕cp。

台上的江御无奈叹几口气,按捺住企图搞事情的导师和练习生们,硬是把主题拉了回来。

“各位第一次顺位发布的第一名将会在他们之中产生,如果你们觉得谁能夺得本次的第一,请说出他的名字。”

江御话一说完,场内便立刻变得沸腾。

林若初和李朝芯的名字响彻了整个大厅,那声响大的差点儿要把屋顶给掀翻。

导演将李朝芯和林若初的表情各自投放到大屏幕上。

“那么请看大屏幕。”江御引导着练习生们看向大屏幕。

屏幕上的数据在林若初和李朝芯各自的名字旁边疯狂上涨,只不过是几息之间两虫就突破了千万大关。

这是非常恐怖的数据,毕竟第三名的林君谦他的票数也才是三千多万。但李朝芯和林若初则是立马轻松超过,直蹿四千万。

最终李朝芯的数据率先停下,停在了四千一百万票,而林若初的数据依旧以非常可怕的涨幅迅速上涨。

场上的虫子们都瞪大了眼睛。

而林若初自己也惊得脸上都僵住了,他甚至忘记了微笑忘记了做出一切反应,只傻愣愣地看着那个足足高出第二名双倍的数据,傻了半天。

“恭喜林若初摘得头冠,以八千万的票数领跑第一。”江御第一时间发出了祝福,他发现林若初完全惊呆的样子后,便走到了林若初的旁边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让林若初回神。

“八……千万,八千万?”林若初求助地望向江御,一脸的不敢相信。

江御伸手摸摸林若初一头小粉毛,语气都不自觉地温柔,“是八千万,是你的制作虫专门投给你的。”

林若初那大眼睛从愣愣的状态一下变成了水光弥漫,眼睛里布满了泪水,要不是他自己克制地抬头眼泪肯定要“吧嗒吧嗒”往下掉。

“嘿哈!我是坚强虫我不能哭,丢脸。”林若初扯着自己的嘴忍住了,还很凶狠地捶了几下自己的胸膛。

李朝芯站在旁边都看乐了,他默默往旁边走了一些,没有分摊林若初的镜头。

“来,请走向第一名的位置。”江御指着最前方的冠军宝座。

林若初看看李朝芯看看后面的一群位置,然后瘪着嘴问了一个很废物的问题。

“为啥第一名摆那么老远。”林若初问。

李朝芯别过头忍笑。

江御:“……”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名要摆那么老远。

其余五十四张椅子都是摆在大厅的后半部分,中间留有位置给导师发布成绩,而大厅的最前方,甚至是位置还要高所有位置一大截的那把椅子,一开始他们都以为是给摄影师留的。

结果当第一名的位置公布的时候,那把椅子一瞬间被笼罩在光芒之中。七彩的灯光轮番的渡在那把水晶椅子上,将椅子突显的分外完美和晶莹剔透。

通向那把椅子的阶梯,闪耀着与林若初头发一般颜色的粉色光芒。

椅子背后的颜色也是粉色,这把椅子是为林若初而闪耀的。

练习生们看着那把椅子各个眼中都流露着羡慕的光芒,那把椅子后面代表的可是作为一个偶像的全部综合能力都得到了肯定。

全民追捧、重金培养,基本上只要后期不作死,林若初能走花路出道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林若初磨磨唧唧走到台阶前,他表情复杂地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五十四张位子难为情地问道:“能不能把椅子搬下来?”

江御:猫咪迷惑jpg

“为什么?”江御巴不得林若初赶紧坐上去,因为他觉得那么好看的光照耀到林若初的身上,一定会衬得他那张俊秀的脸光彩逼虫。

“我……我怕高(;oдo)”林若初可怜巴巴地看着江御。

江御:“……”

“诶这还不好办,去吧江御老师把椅子搬下来。”路江南二话不说直接把江御推到了林若初的面前。

江御:他就知道路江南绝对不长记性。

“真的可以吗?”林若初那大眼睛泪水还没完全消,灯光一照眼底都有微光,江御被这么软萌的样子一下冲击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上台阶抬椅子放到了李朝芯座位的前面,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路江南适时地小幅度鼓掌,很是搞事情的说:“江御老师腰好好哦,搬完椅子都不用喘气的。”

林若初“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江御的火气都撒不出来了。

林若初坐上冠军宝座之后,江御则开始宣布下一次的舞台合作。

“节目组为各位准备了八首尚未发布的歌曲,这是属于你们的歌。”江御话话音刚落,大屏幕就显示了六首已经标有名字但未标明原唱的歌曲。

歌曲刚一显露一百名练习生们脸上都洋溢着激动的表情。

“比赛规则为:八首歌曲分别分为ab两组同时演绎,获胜的那一组全队将会加票五万。而同一首歌曲中活得票数最多的那只虫子将会格外再加十万票,也就说单手歌曲最高能加票十五万。”

“哇——十五万啊,三十名之后好多只虫子就只差了几万,如果拿到十五万那会往前跨几名啊。”

“是啊,别说十五万了,五万就够你往前跳三名了,要是卡位的话五万就是救命票了。”

台下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了。

“各位稍安勿躁,如果仅仅是加票的那么比赛规则也太单调了,所以节目组想到了一个更刺激的比赛方式。”江御卖了个关子。

众练习生们果然被吊起了胃口,纷纷伸长了脖子望着台上的江御。

“此外被淘汰的四十五名练习生,将会回到竞争舞台。第一次竞演结束后,将会从被淘汰的四十五名练习生中选取十位复活。”江御望着一旁站着的手足无措的练习生们,郑重地发布了这条讯息。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活跃了起来,就连林若初都开心地望向金惟楚。

金惟楚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了林若初,他们视线对视的那一刻,林若初明白金惟楚想干什么。

他知道金惟楚想要救出之前非常要好的那个兄弟。

但是他却为金惟楚担心了起来。

金惟楚的强项并不在舞台上,硬带那位朋友并不一定会成功,搞不好还会连累他自己本就不深的根基。

不行,他得帮一帮金惟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