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次歌曲将会由观众选出实力最强的八位选手优选选取, 而另外八个位置则是由在练习室内练习时间长短为度量来决定的。”江御说完欣慰地笑了笑,他认为节目组这一条规则非常的好,至少给勤奋的虫子们开辟了一条可走的路。

“各位可以仔细听一下这八首歌曲的独特之处, 这将会是由你们是原唱登台演唱的歌曲, 请认真对待。”

节目组开始放歌曲。

林若初细细去听, 当他听到第三首《领域》的时候,他心头一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是一首风格非常独特的实验电子音乐, 最空灵的声音采集搭配着深海深处蓝鲸的哀鸣声, 一股远古历史的沉重感直击他的内心深处的灵魂。

实验电子音乐就是一把很明显的双刃剑,用好了就会成为绝唱, 因为在这之前没有虫在这一块做到流行,但是如果做好了他们就会成为史无前例的第一。

马上的林若初转身直接拽住了李朝芯。

李朝芯懵圈地看着林若初,似乎不明白林若初这个动作的意思。

“大佬求组队!(﹏)”林若初扯着李朝芯的袖子晃了晃。

李朝芯:“!!!”

“我准备选第三首, 你呢?”林若初率先亮牌。

李朝芯眼睛都瞪大了,“我也是第三首。”

“那好啊一起合作!你看这首歌是实验电子,远古厚重感比较重, 所以我俩的rap合适。”林若初说。

李朝芯赞同地点头, 然后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变出了纸和笔, 跟林若初两只虫开始对音乐进行了分析。

“rap可以了没错,但是你也听到这段蓝鲸的哀鸣声,还有那段空灵的吟唱,需要一只声音十分纯净的虫来垫这个背景, 而且还得是高音才行。”李朝芯说。

“高音我不行,我唱不了这么长你看还三转调,嗯……找谁呢。”林若初也烦恼了虫选。

忽然低头思考的两虫肩膀上被戳了一下,他们不约而同地抬头。

“各位你们看我行吗,我也喜欢第三首而且我能三转调绝对保证不换气。”林君谦笑眯眯的对着他们说。

林若初惊了一下然后眼睛立马就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他笑的龇出一口大白牙:“大佬您需要小的给您端水吗。”

林若初狗腿地起身,然后把自己的椅子让给林君谦坐下,然后还给林君谦按摩肩膀,十足小厮样。。

“不用这样哈哈哈若初你真好玩。”林君谦都被林若初给逗笑了。

“那我们先拉个勾保证一下,你绝对不选别的歌曲。”林若初赶紧先预订。

“好鸭。”林君谦与林若初拉勾勾。

林若初一下子就笑开了花心里雀跃的小羊蹦哒来蹦哒去。唱歌实力最强强到国宝级导师墨雨泽想收徒的林君谦,这上了他们的“贼船”就别想下去了,他得捆的牢牢的了。

三虫脑袋都挤在一起开心地讨论起大业了。

“下面公布实力最强的八位选手,舞蹈组林若初、齐然然、赵晨晨,vocal组林君谦、李封,rap组李朝芯、蒋金鳞,高祖儿。”

江御念完名字后,林君谦、林若初、李朝芯还挤着脑袋在讨论。

江御见三只虫迟迟没有反应,一幅讨论很是激烈的样子,于是忍不住走过去探头,发现他们已经连谁要唱什么全部都规定好了,这速度已经远超其他组了。

“我说你们三个怎么没听到我讲话,原来已经把大业都规划好了啊。”江御这话一说出来,顿时全场惊叹。

九十多双眼睛这才聚集在他们仨身上,练习生们惊讶的可不止是他们仨合作。而是他们背后可怕的流量。

林若初、李朝芯、林君谦哪个实力拿出来不是a,哪个拿出来不都是超虫气选手,这tm不是强强联手,这是要包场啊!

总排名前三名挤一块儿去了,还都是实力强悍的,别的虫都不用活了。

但同时,所有其他的虫子都开始跃跃欲试盯准了《领域》这首歌最后两个位置。

这基本上就是被报送了的。

“来请选择你们想要的歌曲。”江御点了一下林若初的头。

林若初立马带头往前走,他们仨就像一串糖葫芦似的一个接着一个直接站定在了《领域》的面前。

江御看了之后都笑着说:“哇哦,你们组看起来很有看点哦我很期待。”

林若初笑的比谁都开心,他双眼直直看向金惟楚然后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并比了个ok的手势。

哈士奇一秒get,然后激动地搓手,眼睛里满是高兴,一双大长腿在原地蹦哒恨不得一秒就冲进林若初的怀里。

节目组很搞事情的把互动都拍下来了,然后剪辑在一起并配上,狗狗之间的互动,最后在中间插了一个表情迷惑的江御老师。

“若初我看你好像自己就把队友选好了。”江御看奶狗和哈士奇一直在互动干脆cue林若初。

林若初喜滋滋点头。

“那来吧你们这组排名和综合实力都是第一,你们可以率先选取队员。”

江御一说完林若初就朝金惟楚招手,金惟楚一边感动流泪一边往林若初面前狂奔,然后一个熊抱把小小只的林若初搂在怀里。

贵族哈士奇一米八六的大高个搂着只有一米七多的粉粉的奶奶的林若初,反差立马就出来了。

让虫觉得奇怪的是,这俩虫性别不同但搂在一起没有一点儿暧昧气息,看着分外的和谐就像是一家虫。

“我们还有一个位置你想选谁当队友?”林若初问处于窃喜状态的金惟楚。

金惟楚一脸哈士奇惊吓,他反应慢半拍的看向林若初过了好几秒才如梦初醒,“真的吗?”

“真哒。”

“好诶!”

全场练习生看的直发笑,导师们都忍不住笑出声。

“好了别光顾着开心了,快选吧大家都很期待你们选谁。”江御催促道。

“好好,我家宝贝凯凯快来!”金惟楚转头就直接朝着淘汰区的四十五名练习生喊道。

一众脸上弥漫着丧气的练习生齐齐看向了一只默默低着头眼圈红红的雌虫。他叫孙凯凯,排名六十四是个很不起眼的路虫,是金惟楚在f班级时的朋友,两虫经常一起加练。

孙凯凯听到金惟楚念到他的名字的时候,眼圈更红了,眼泪不受控地往下掉,“你……你们选我吗?”孙凯凯作为一只从头到尾都不顺利不起眼的雌虫,不敢相信幸运女神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不论是哪只被淘汰的虫,只要进入《领域》组,就能获得更多的镜头,受到的关注也会更多,毕竟流量的前三名都在一起了,讨论度绝对爆炸。

“你愿意跟我们组队吗?”林若初问道。

孙凯凯快速地点头,然后奔向了金惟楚,使劲儿拥抱了他。最后他和林若初他们很是礼貌地握手,对每一位成员都真诚弯腰九十度。

“看来《领域》a组五虫已经组队完成,那么你们可以率先进入练习室训练了。”江御为林若初他们指路。

林若初率先拿起旁边一个用来装饰的小旗子,然后带着身后的虫子们走出了教室。

练习室在另一栋楼里,路上他们说说笑笑逗着红眼睛的孙凯凯。

孙凯凯一直说谢谢,但哭还是接着哭眼泪停不下来。

“我参加节目以来真的真的一直都特别倒霉,初舞台感冒唱歌劈叉了,主题曲评选我又咽喉炎还发烧了导致表演有点儿拉胯。老实讲我觉得节目组要把我淘汰了我也没有半点儿怨言,那是应该的。”孙凯凯脸上的妆都哭花了。

林若初好心递给了孙凯凯一张纸巾说道:“以我对这个节目组了解的程度来看,你哭这么丑会被播的。”

孙凯凯浑身一顿,他傻愣愣地抬头眼线都糊了一圈,像黑眼圈似的挂在他的眼睛下面,“不……不会吧?”

“会,要不然摄像老师一路跟着我们干嘛。”林若初伸手指着对他万年不抛弃的左宁老大哥。

孙凯凯硬生生把又要脱口而出的嚎哭给憋了回去,然后熟练地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枚小镜子照了照自己。

“妈呀!我妆花了眼线糊了一眼。”孙凯凯赶紧抬起自己的袖子挡住脸,躲着左宁的镜头。

“大哥你都哭一路了,摄像机早就把你的样子拍进去了,你现在才想起来遮是不是有点儿晚啊。”林若初一边笑一边闹。

孙凯凯现在哭是哭不出来了,笑也笑不出来了,整张脸都皱成了最搞笑的表情包。

几虫快速到了练习室内后,第一时间将《领域》这首旋律全部听了一遍。

这首歌曲就像林若初之前分析的一样,充满了未来科技空灵感,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而音调非常的沉整首歌都是稳稳落地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一首可以狂撒荷尔蒙发散男子气概的歌,而且非常的炸裂。

“这首歌曲其实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安排,惟楚和凯凯你们可以听一下。”

金惟楚和孙凯凯齐齐点头,两双充满了崇拜的眼睛盯着林若初分析。

“首先这首歌曲需要分舞担当、rap担当、vocal担当以及c位,你们有什么意向吗?”林若初问道。

林君谦第一时间响应举手,林若初让他直说。

“队长我想当vocal担当。”林君谦笑眯眯的很是自信。

“可以啊,”林若初一拍大腿开心的很,顺势扫视了剩下的三只虫,“还有没有其他的虫想当vocal?”

三虫不约而同看地板抠手指没一只虫敢响应。

顿时空气弥漫着一股尴尬。

“那么恭喜,谦谦是我们的vocal担当了。”

三虫立刻举起双手鼓掌。

“那rap担当呢?”

“我。”李朝芯抬头一个干脆利落的“我”字,让剩下的金惟楚和孙凯凯都不敢吭声。

“舞担?”林若初看着金惟楚和孙凯凯多么希望这两个不动如山的小石头能动一下,给个反应也是好的啊。

“我……嗯。若初你你吧,我好像不太行。”孙凯凯心虚低头。

林若初就看向哈士奇金惟楚。

金惟楚与林若初对视的那一刻,他默默地把视线望向了头顶,然后嘴上还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阿巴阿巴阿巴。”

林若初默默在自己名字上写上了舞担。

“好位置都定好了,那么最重要的c位我们可以商讨一下,大家直接投票决定吧。”林若初说。

“好。”众虫齐齐点头。

“那么想要竞争c位的虫虫可以举手啦。”林若初说完自己就举了手,结果队内没一只虫举。四双眼睛灯泡似的直直地看着他,一点儿也没有想要争取的意思。

林若初:゛(‘◇’)

诶这不对啊他以前在地球时代的时候,那些人为了争夺c位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怎么可能还会像现在这样完全不争,甚至直接将他默认成了c位。

“不是你们为啥不竞争c位?”林若初好奇了。

“这歌跟你初舞台表现的电子音乐部分不是一个风格吗,这就是你的歌啊。”林君谦回答道。

“确实。”李朝芯点头。

“就是!”金惟楚赞同。

林若初看向最后一个没迎合的孙凯凯,目光闪耀着期待的目光。

“不……不好意思,我被大佬你这么看着有……有点紧张,我想说我也觉得!”

林若初:“……”

他怎么突然觉得欠了,以前在地球时代挤破了头也要夺得歌曲的c位,结果来到这儿后c位直接照着他的脑门贴上来,还都不带转弯的,他反而不适应了。

林若初和李朝芯分开工作,林若初扒舞蹈主要帮金惟楚和孙凯凯练习,而林君谦自身的实力本来就在所以舞蹈学习的快。虽然力道不是很够,但他们毕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够把舞蹈扒好了。

而在他们队伍之中最大的问题不是孙凯凯而是金惟楚,金惟楚因为是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所以肢体动作稍稍有那么些不协调,跳齐舞的时候力道也总是无法与团队变得一致。

所以林若初不得已让金惟楚戴着沙袋,随时随地的戴,这才让他的动作多了力道。

当他们全部将舞蹈扒下来后,就坐到了李朝芯的旁边开始练起了rap和唱歌部分。而金惟楚因为跟不上进度所以一直不停地对着镜子跳舞,林若初就坐在旁边时不时回头看一下。

金惟楚要是敢松懈,林若初立马用他那双大眼睛发射十万伏特电哈士奇。哈士奇就能一秒变得清醒,保持绝对的活力。

跳着跳着他们练习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林若初好奇地回头,入眼率先看到了就是一大袋他非常喜欢吃的蜂蜜柚子味的薯片!

林若初顿时两眼放光,从地面上弹了起来。

“江御老师来啦!!!!”他开开心心脚踩风火轮冲向门口,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抱住了大薯片,再往旁边一跑坐在了凳子上拆薯片。

江御还抬着空着的手,他只知道他刚把门打开就听见林若初的声音了,然后他手里的薯片就被一下给拿走了。林若初甚至都没有跟他亲近一下,至少粘他一会儿啊。

“江御老师好。”金惟楚和孙凯凯不如林若初跟江御熟,他们束手束脚地鞠躬将礼貌做到了极致。

“嗯,你们舞蹈跳的怎么样了?”江御问道。

“还行若初帮我把舞蹈都扒完了,可以跳齐。”孙凯凯率先说道。

江御看着完全焕然一新自信的孙凯凯眼前一亮,他忍不住夸赞道:“凯凯你进步很大啊,之前你很怕镜头一直躲着来着。”

孙凯凯腼腆地笑了笑说:“是若初总夸我,我才进步这么大的。”

“嘤嘤嘤!若初偏心总夸凯凯不夸我,还说我四肢不协调。”金惟楚第一事件诉苦告状。

江御一想金惟楚主题曲那七拐八拐的舞蹈表现也小小的汗颜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夸。他想问问若初,具体了解一下队内的情况。

结果他刚一回头就看见本该没心没肺坐在旁边一门心思吃薯片的林若初,忽然直接站在了他的身后,还笑得很是乖巧。

江御第一时间就想伸手顺毛粉毛小狗,可是伸到一半儿又觉得总做不好都被玩成梗了,就把抬起的手半路拐弯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江御老师好鸭江御老师妙啊!”林若初忽然唱起了顺口溜。

江御浑身一僵:“???”

“江御老师最最棒呀!rap担当、舞蹈担当、vocal担当全都行鸭!”

“最重要的是,江御老师心善鸭,江御老师生日快乐嘻嘻嘻嘻。”林若初忽然变了个戏法似的,双手捧着一个只比他手掌大了一圈的小蛋糕,捧到了江御的面前。

江御心头一跳心里有些惊讶就连他的眉毛都扬了一下。他面前的蛋糕做工其实不算细致,甚至说还有点儿粗糙,但胜在心意好,诚意十足。

蛋糕最上面摆了一圈小草莓,中间还有一个大大的江御q版。

“江御老师点根蜡烛吧,庆祝你十八岁成年生日呦ヾ(▽)ノ”

江御其实本虫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但是林若初却将他故意说成了十八岁,是用心了。

李朝芯帮江御带了一顶生日帽子,林君谦则是递给了江御打火机。

江御点上了蜡烛后,他们五只虫都围绕着江御唱着生日快乐歌。

少年的嗓音带着无限的活力与真诚,围绕在江御身旁的时候,仿佛一道柔软的风,吹柔了他的内心。

原来他喜欢的小狗没有无视他,而是偷偷地在给他准备惊喜啊。想到这儿江御心底的那点儿雀跃的小虫子都欢喜地蹦跶着。嘴角也带着一丝真诚温柔的笑。

江御许了愿望,然后吹了蜡烛,紧接着林若初他们就迅速掏出了各自的礼物递给了江御老师。

林若初的包装的非常严实,看样子像是礼盒又像是一本书,很是神秘。

“江御老师,节目组都是临时才告诉我的,要不是我好奇我都不知道您今天生日。这是我熬夜赶出来的,那个我手有点儿笨,不过我保证绝对做得非常认真!江御老师希望你会喜欢嘻嘻嘻嘻(~ ̄▽ ̄)~ ”

在林若初笑着对他说出祝福语的时候,江御一下子忽然感觉他的好心情提上来了

江御接下,手掌忍不住抚了一下包装的表皮,而后便牢牢地握在手里一直单手拿着没有放下。即便中途他接了别的虫给的礼物,他也依然一直拿着林若初的礼物不曾放开。

或许是私心他其实需要教两组,他虽然a组和b组都教完了,但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他还是选择回到林若初的a组逗留了一段时间。

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但教室里只有林若初一只虫在训练,江御靠在门口并没有打扰林若初那股子认真劲儿。

他从林若初的定格舞蹈动作能够看出,林若初正在精益求精。或许是因为自身是跳传统舞蹈的,所以他跳流行舞蹈的时候感觉会稍微不一样。但现在林若初正在把那股子细微的不一样,慢慢磨掉,毕竟一切以团队为主。

“江御老师您不进去吗?”一直拍摄江御的跟踪摄影师问道。

江御笑着摇摇头:“别了看他跳的太认真,我就看一会儿。”他压低了嗓音并未打扰林若初,又看了一会儿后他就准备转身走了。晚上他还得去剧本研读剧组,留给他的时间不是很多。

“啊啊啊——阿嚏!”突然林若初跳着跳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江御本该迈出去的步子一秒就收了回来,他直接往里走顺势脱下了身上的风衣外套。

“若初。”他喊了一声。

林若初一脸懵圈地回头,江御便将脱下来的风衣扔到了他的头上说道:“晚上天气凉别穿那么少。”

林若初把衣服从头上拉下来,歪着头看着江御。

江御被看的忍不住腰板都挺直了,保持好自己最好的状态。

“诶江御老师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鸭。”林若初开开心心往江御方向迈了几步,成功地又黏住了江御。

江御低着头看着林若初头顶上的毛茸茸的头发,内心有些荡漾,但表面却不露声色。

“明天还来想吃什么零食?”江御问。

“嗯辣条,那种一片一片的干的!”江御笑嘻嘻回答。

江御忍不住地也笑弯了眼睛,他宠溺地回答道:“好。”

“江御老师真好。”林若初嘿嘿的笑,“江御老师是不是很累啊,我给您按按摩吧。”林若初屁颠屁颠地拿了一把椅子,放在了江御的身后。

“江御老师您晚……”工作虫员刚要说下去,江御就伸手制止了工作虫要说下去的句子。

他自顾自淡定坐下说:“我确实觉得最近比较累。”

“哦——那你找对虫了,我按摩可好了,江御老师今天可别睡着了啊我们来做个全套。”林若初笑嘻嘻地给江御按摩肩膀。

江御被林若初的虎狼之词吓的呛了一下,“你也跟别的虫子说过这种话?”

林若初摇头:“怎么会,我只对江御老师这样,别的虫想让我做全套我都不做呢。”

江御抿着唇,但是嘴角那轻微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去。

总导演在幕后狂吼:“快!冲鸭!快磕!我要剪出来马上放到预告片里哈哈哈哈,热搜又要被我们承包了。”

左宁耳机里全是总导演的惊天巨吼声,他按照规定的将江御那一脸幸福的小表情全拍下来。

第二期马上要播了,他的奖金要下来了嘿嘿嘿嘿。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回来了,更啦小朋友们来吧嘻嘻嘻感谢在2021-02-25 01:20:37~2021-02-27 00:14: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海星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