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自从跟金惟楚吃了那顿该死的饭, 每天脸上挂着的表情都带着些寒霜,活脱脱的就是一副“老子心情不好的亚子”,弄得他的几个队友也都是纷纷担心他。

这天中午吃饭, 又碰到金惟楚了。吴昊清连忙拉住了吃完要走的金惟楚。

“我们几个私底下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吴昊清将金惟楚拉到了他们身边, 然后特意挑选了个没什么虫的角落这才停了下来。

“你们要问什么?”金惟楚边啃苹果边回答。

“就是……嗯……你是怎么让林若初脸拉那么长的?”苏尚可拽着金惟楚。

金惟楚“嘿嘿”笑, 还用一种“你懂我懂”的表情盯着苏尚可:“我能用那一招这还是多亏了你的同虫文。”

“同虫文?”吴昊清、赵七七、李朝芯都是一脸的懵圈。

“什么同虫文?”

“我去,你们这是住在山洞里吗, 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个节目最大的cp就是江御老师和林若初的cp吗?”金惟楚问他们。

“知道啊。”几虫回答的异口同声。

“可是那不是为了营销吗, 这是一种吸引流量的手段而已。”李朝芯回答的无比正经。

“我去你这个发言真的是钢铁发言。”金惟楚深深叹息。

“等会儿,难道……这cp是真的不成?”吴昊清率先反应过来。

“孺子可教也。”金惟楚指着吴昊清满意地点点头。

顿时李朝芯、赵七七两虫吓成了一尊雕像动都不敢动。

“你……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李朝芯还在挣扎, 他不愿意承认这个真相。

“不是,你都跟若初搭了多少次了你都没注意到?若初那眼睛,但凡江御老师在的情况下, 他有多瞄到别的虫身上去吗?哪次不是直勾勾地看着江御老师的,就那俩大眼睛珠子我隔着十万八千里都能看见。不信你回去再看看节目,你仔细注意一下若初的表情, 你肯定会发现的。”金惟楚疯狂解释, 并安利给李朝芯, 希望对方能像他一样磕cp。

李朝芯吓得眼睛珠子都不眨了。

“那你是说的什么,江御老师不喜欢他?”吴昊清猜测道。

“诶一看你就是没谈过的,我要是说江御老师不喜欢他,他唱出来的感情就不是失落而是要死了, 再猜。”金惟楚说。

苏尚可转了转眼睛,然后眼前一亮,“哦——我懂了我知道了!你肯定说的江御老师有暧昧对象了对不对!”

“知我者苏尚可也,你猜对啦。”金惟楚兴冲冲地向几只虫子展示了他看到的八卦新闻。

“不是你这新闻从哪儿弄来的?江御老师上哪儿找的绯闻对象啊?”苏尚可作为江御老师的粉丝自然十分了解他,江御老师好几年了不沾美色, 过得跟和尚似的。他们这些粉丝巴不得江御能开窍谈个恋爱啥的,也好过自己一只虫形单影只的。

“不是绯闻对象,就是一个无良媒体博你们这些粉丝的眼球放的图。图上这只虫可是作为投资方路过的休斯将军,哪儿是什么绯闻对象啊。”金惟楚解释道。

“啊?所以你没告诉林若初真相,就给他看了这个?”苏尚可一秒get。

“对鸭,然后他就那样了哈哈哈哈,唱你们那个《下雨》绝对杠杠的!”金惟楚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妙啊!诶,我们千万别解释啊,就让他误会着,要不然他知道真相后又要浪起来了。”苏尚可笑嘻嘻的说。

队内几虫都对林若初那前后的对比差印象深刻,因此他们都纷纷点头表示不会解释。

误会好,误会了林若初才不至于那么开心。

几虫散了,李朝芯一脸蒙圈地拉住苏尚可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这事儿的。”

“什么事儿?你是指嗑cp还是林若初喜欢江御老师这事儿。”

“啧你在说废话吗,肯定是林若初喜欢江御老师这事啊。”李朝芯无言以对了都。

“唉那是你不擅长观察,我一早就知道了。”苏尚可高抬着下巴站的直挺挺的,一副自我优越感十足的样子。

“早就知道?我不信,你说从哪个节点开始的。”李朝芯逼问苏尚可。

“哎好吧好吧,具体什么时候我是真不知道。我从一开始无聊就写写他俩的同虫文,写着写着我发现林若初好像过于关注江御。而且我的同虫文里很多参考都是他们之间真实的互动。我就反过来看了一遍我写的,然后就发现这就是林若初暗恋江御老师的一个完整的过程。”

“你想想零食他想吃随便找工作虫带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找江御老师带?还有上次他因为要给江御老师准备生日礼物足足一晚没有睡,就这股劲儿,难道不像你们学校的雌虫拼命追雄虫那股劲儿?”苏尚可回答。

李朝芯后知后觉点头,他突然转头看向苏尚可:“同虫文传我一份我也要看。”

苏尚可:“……行……行叭,别外传啊我只给你阅读版的。”

李朝芯点点头。

自此苏尚可又多了一个兢兢业业催更的书粉。

恐怕苏尚可自己也想不到,他闲来无事解闷写的同虫文,居然成为了嗑cp最火的文。

火到众多粉丝为其疯狂打赏留言,一晚上盖的催更大楼足足有几千条,这甚至引起了官媒的注意力,官媒点了个赞转发了一下,助推这本同虫文更上一层楼。

而作为作者本虫的苏尚可还在训练,他们信号都被屏蔽了,只有每次在训练结束后的那天吃庆祝餐的晚上网才会开。

他也就不知道自己写的文火了。

他们连续在练习室泡了好几天,那舞蹈抠的甚至连手扬起来了的弧度都是一致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林若初的火眼金睛。

“我说苏尚可你别真的尚可啊,这个动作是滑一个圈到后背的,不是直接到后背,动作要做满要做大,不然舞台上看不到你。”林若初说道。

苏尚可满头大汗地点点头。

他们这支队伍实力参差不齐,说白了也就是赵七七和苏尚可差点儿。

苏尚可差点儿舞蹈,赵七七则是差点儿声乐,所以他俩经常要在各自不足的地方补习。

而林若初就是负责扒苏尚可的舞蹈。

当他们将赵七七和苏尚可的问题都扒完了之后,又连着走了好几遍全歌曲。

整组虫都看着林若初闷闷不乐的样子,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纷纷你不言我不语,默默看着。

就在这样闷头练习的压力下,他们组的实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狂飙。

首先就是组合技从不失败,再就是跳齐舞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弧度被抠的几乎一样。

这让前来检验的老师们,各个都十分满意。

墨雨泽拍着手评价道:“虽然我不是很精通跳舞,但是这是我看到的最整齐的舞蹈。”

几虫都是喜上眉梢,一起快乐地鼓掌。

“你们组是谁负责的声乐?”墨雨泽望了一眼几虫。

李朝芯举手回答:“是我老师。”

墨雨泽笑眯眯地看着李朝芯,眼睛里是一片欣赏,他欣慰的说道:“你给我的惊喜很多,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表现更倾向与电子和rap,老实讲我在这方面并不太擅长所以看不太出你的好与不好。不过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惊喜,你的音色、音调还有你所表现出来的意境,我都能非常准备的抓取出来。”

“你第一个出来就把舞台画面定住了很不错。”墨雨泽说着就鼓掌。

李朝芯也难得高兴的笑了笑。

“我原来还挺担心你们组的这三只虫的,不过今天一听我发现你们都表现的很好。尤其是七七,你什么都毛病都纠正过来了,很不错。”墨雨泽赞赏地点点头。

“老师明天就表演了,我们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作为队长的吴昊请始终还有些担忧。

墨雨泽笑了笑说:“没有问题,很好,这首歌曲你们呈现的非常好,不用担心别的,表演的时候你们不出错就会很出彩。”

“谢谢老师。”吴昊清大舒一口气。

老师走了之后,他们看着各个战队的分布队员后最终拿出了一个dance组。

“这一组是我们最大的对手,队员有齐然然、林君谦、金惟楚、张向芝、井理。虫气方面他们也很高,然后里面的齐然然和张向芝都是舞蹈担当,等级上与我们相差不多。”吴昊清说道。

“这次的ace奖励,节目组还没有明说,后面又连接着顺位发布,有传言说可能跟顺位发布有关,大概率是能救淘汰的队友。”李朝芯说道。

“那我们可要拿到这个位置了。”苏尚可望着赵七七。

赵七七嘴里还在吃什么零食,两个腮帮子都鼓鼓的。他本来听的很认真,结果忽然大家都没声了,他懵圈地抬头望着自己的队友们,发现队友们都在一脸认真的望着他。

“怎……怎么了?”他忙着的嘴勉强蹦出了一句问句。

“你不紧张吗,马上第二次顺位发布了。”吴昊清试探性地问。

赵七七听了之后点点头,他回答道:“有点儿紧张,但是也慢慢开始释怀了,进不了就不进吧,进的了就进,一切都看实际,不幻想不期待不失望。”

李朝芯静静的听着,他望着齐然然的名字没有说话而是兀自捏着自己身上c位标签,似在思考。

林若初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李朝芯的小动作,他走到了他的身旁低声劝说:“不要压力太大,没什么的放轻松。”

李朝芯听后只稍微微笑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回答。

很快,正式表演就拉开了序幕。

因为是早就确定了风格的深情歌曲,所以他们的服装搭配早早就被舞美老师确定好了。在各种五颜六色的装扮下,他们整队都是清韵的纯白,非常的亮眼。

“哇,你们这服装真好看,到时候跳起舞蹈来估计偏偏若仙啊,干冰再加在一起你们氛围一绝。”金惟楚马上过来拍马屁。

“欸欸,你别长他虫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我们一身红也亮啊。”林君谦拍了拍金惟楚的头。

“呦,不错啊你们也,你们这个红很显眼啊。”林若初笑眯眯地与两只虫打招呼。

“话说抽签的时候还挺巧的,我们正好排在你们后面。”金惟楚指着身上的号码牌说。

“看起来你们好像不怕我们?”苏尚可问。

“嘿嘿嘿,当然不怕,马上就要上战场了,要是自己先怯场那还打什么。”金惟楚叉着腰嘿嘿笑。

“可以可以自信不少。”林若初赞赏性地点头。

“开始上场,请第一个出场地练习生们做好准备。”场务开始发布通知。

场内的练习生们迅速坐好,开拍在即,形象也很重要。

林若初也嘻嘻哈哈坐了回去,他的位置靠着李朝芯,所以当他的手无意识地碰到李朝芯的手臂后,他这才察觉李朝芯好像从一开始入座后就一直没怎么动过。

他忙偏头看向李朝芯,发现他浑身都僵硬的像石头,脸色也很是凝重,就连下颚线都是紧绷的,没有一丝松懈。

“李……”林若初刚想伸手安慰,半道上被吴昊清忽然拦下了。

林若初不明白地回头看向吴昊清,他望了望依然紧绷的李朝芯回头,稍微远离了他靠近了吴昊清。

“你拦我干嘛?”林若初声音不敢说太大,怕李朝芯听见。

“你没看见他压力山大?”吴昊清深深叹息。

“我就是看见了才要安慰他啊。”林若初回答。

“唉,你觉得这一时半会儿能安慰好?你看七七都说自己不是很在意排名一切都听天命,结果呢他还是紧张。”吴昊清说。

“他该不会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了吧。”

“一般来说c位都会是虫气王,再加上有传言说这次的ace有能救队友的权力,他啊是救七七。”

“七七排名四十多,一直以来排名都没什么变化,他想要挺进前二十多名不太可能。所以啊李朝芯压力更大了。他属于心中爱闷事的,让他自己镇定镇定也好。”吴昊清拍了拍林若初的肩膀。

林若初又回头扫了一眼,依然沉默的李朝芯,没再过去安慰了。

他们看着表演现场,马上就要到他们了,于是他们听从场务的安排走到了后台候场。

等主持虫念到他们名字后,他们一个个排队上场。

林若初走在第一个,他的目光一触及到舞台地面时,顿时他的表情有些变化。

他眉头紧皱,看着满地的金色亮片连步伐都慢了不少。

紧紧跟在林若初身后的吴昊清来不及刹车壮上了林若初的后背。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吴昊清探头去看舞台。

“下面有请《下雨》a组。”

在这个节骨眼上,台上传来催他们上台的声音。

“快!这个是一次性录制的,你们快点儿上台不要停。”场务疯狂催促。

“没没什么走吧。”林若初并没有说出他觉得舞台上那些亮片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当他重新站立在舞台中间时,那炽热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时,恍惚间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好像又充满了一股往上窜的劲儿。仿佛是要他站在台上,他就有使不完的热情。

恍惚间他感觉到有一股十分温柔的视线萦绕在他的身边,他顺着这道视线看过去,正好就与微笑着一直望着他的江御对视。

江御今天的打扮依旧的亮眼,他穿着一身纯白的西装,发型弄成了他褐色的微卷。额前的刘海也被造型师弄的中分开来,将他俊美的五官完全呈现,他耳朵上带着显眼的蓝色耳机。此刻他正托着腮,紧紧地凝望着他,目光不知怎么的很明亮。

他不需要言语更不需要任何的行动,只需要望一眼林若初,林若初浑身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热血上头。他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垂放在身侧的手都捏紧了。

他承认他吃醋了,他吃柠檬了酸了,但同时他自尊心作祟,他也不想示弱,他不承认自己的魅力会比那个所谓的“有钱虫”低。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林若初更加端正自己的态度,与队友们手相握互相加油。

灯光一亮,干冰一起,再加上他们全体都是一身白衣飘飘的样子,舞台上那种轻盈透亮的感觉一下子就呈现出来了。

有时候舞台就是这么的神奇,越是花里胡哨闪来闪去的灯光初看还好视觉效果不错,但是越看越觉得视线疲惫。林若初他们出来的时间正正好,前面全部都是炸场子用来调动观众兴趣点的节目,这时候忽然来了这么一个宁静一点儿的,一下子犹如万千颜色中突兀开出了一朵发着光的白莲一般,看着舒服品着清新。

观众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他们都乖乖坐在台下欣赏着台上虫子的夺目风采。

音乐起,台上原本倒着的虫子全部都是半起身,用双手攀附着中间站起来的虫子,簇拥着他托举着他,接下舞台上的第一抹白色亮光。

“下雨了,时间冲不过去的回忆,解不开想你的思绪,我好想陪你一起去梦中的大海,牵你的手,许下一辈子的承诺。”

李朝芯的清新亮场,让看着的虫耳目一新。

因为一说到李朝芯,大众都会立马把李朝芯跟电子音乐酷炫登场的酷帅雌虫联系在一起。所以现在一看李朝芯一头柔顺还有些毛茸茸的头发,在舞台上似乎都发着光。他上着最淡的妆,用最清澈最有雌性的声音唱出了最宁静的歌。

这一声犹如泉水叮咚,让观众耳目间都是一阵享受。

“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美丽容颜,还因为与你一起欢度的时光。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付出,还因为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因你而被照亮。”

忽然吴昊清出现在李朝芯的背后,他与李朝芯一个简单的交错步,两只虫置换了位置,让吴昊清闪亮登场。

白色的光芒照耀着吴昊清将他一声温暖的气质衬托的分外明显,他一步步走向镜头,一如既往温暖的声音带领着观众进入一个安宁平和的世界。他走到舞台前,很绅士地伸手,邀请了坐在地上的林若初起来。

林若初抬头吴昊清近距离凝望,他伸手搭上吴昊清的手,两虫就这么凝望着稍稍移了几个步子,吴昊清将林若初调整至完整机位,而后便放手。

“明明是深爱,我却不能开口。我总站在你的背后看着你的背影。我无法掩饰自己的内心,我只想好好看看你,可最终只得到你一句,不要靠近。”林若初对着镜头神情自然却又惆怅,不知怎么的他竟然唱出了一种委屈感。

这种感觉并不浓,却更符合他,因为林若初看着太年轻,他的脸也承受不住太过深情的东西,所以委屈的刚刚好。

“我每次一次看见你的笑脸,内心的爱却只能隐藏。我想对你说的晚安,只能藏在我心中。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美丽容颜,还因为与你一起欢度的时光。”舞台另一侧的苏尚可慢慢走到了林若初的身旁,他温柔的唱着,小心翼翼的没有出现一点儿差错。

唱完,两虫手臂交握在一起,林若初搂着苏尚可的腰,他们一起跳了一段小小的双虫舞。跳完后,他们就像被世俗分开的情侣,被迫分开了手各自奔向不同的地方。

“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付出,还因为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因你而被照亮。明明是深爱,我却始终不能开口,我只能在你背后看着你的背影。”

赵七七的高音一出,再配合着之前演绎的那一段,让观众顿时有一种在看舞台剧的感觉。同时也因为全员在表情管理上非常达标,让群众们纷纷以为这是一场话剧演绎而不仅仅是唱一首歌。

几虫全部亮场后,配合着即将到来的最高潮音乐,他们从舞台完全不同的地方跑向舞台中间,重新又聚在了一起。

他们整齐跳着最整齐的舞蹈,各自有各自需要互动的虫,但动作又是那么的一致,在光芒的过渡下,这简直就是一场视觉上的享受。

舞台上弥漫着层层雾气,与他们身上层层挥舞的白纱,相互配合,描绘了最美的回忆情景。

他们逐渐的搭配,分别演绎了情侣处于不同阶段的样子。

一组是恋爱期,他们牵手欢乐的望着所有的一切。

另一组则是分手期,他们怀揣着各自的伤心,背对背逐渐越走越远。

而在画面之外徘徊的虫,就是那个回忆过去唱这首歌的虫。

“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美丽容颜,还因为与你一起欢度的时光。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付出,还因为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因你被而照亮。”

所有虫齐齐望向自己上方的位置,唱着最悲伤的词汇。这句是全歌曲的高潮,也是整首表演高潮的地方。

在急促的音乐声中,画面逐渐疯狂快进或刚才的动作都重来。

这一段高节奏点的舞蹈,以及组合技最多的地方就是回忆紊乱的过程。

而当他们全部集中在一起,用最稳固的双手托举着一只想要逃出的记忆的虫子助推他往前跑时,状况发生了变化。

处于整个舞蹈着重点中心的李朝芯,脚上踩了一下金色的亮片滑了一下。

这直接导致本应该结结实实踩在他们脚上,做一个高难度腾空翻的林若初一脚没踩上着力点。他腾空的姿势不对,跳起的高度不够,所以他做不了腾空翻,也无法做出任何缓冲的动作,他迅速双手抱头微微侧身,狠狠的一下砸在了地上。

他身上的话筒“咚——”一声也砸了地面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音。

顿时全场寂静,所有的一切全部冷却。

李朝芯楞了一秒然后就急了,他条件反射就要起来去扶林若初。

但林若初却忽然动了,他迅速伸出了另一只还能动的手,止住了最后李朝芯冲动的动作。

吴昊清也连忙死死地捏住了李朝芯的肩膀,然后带头唱出了最后一句结束语。

“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付出,还因为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因你被而照亮。”

他们都顾忌着舞台没虫敢去扶林若初,一直等舞台全黑了,观众看不清台上是什么了,场务一窝蜂地冲了上去。

在黑暗的掩饰下,他们用担架将疼得动不了的林若初抬上了担架,第一时间送上了担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