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初, 若初你没事吧?”李朝芯拉着林若初另一只还能勉强动的手着急地追着担架。

其他几个队友也都是纷纷紧跟着,一脸担忧地望着。

林若初疼得发不出声音,他半边身子完全麻痹了, 那只不能动的手疼和酸完全并驾齐驱, 甚至牵连着他的肩膀。

他现在只要稍微动一下那半边的身子就会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感, 这导致他就这么侧躺着一点儿也不敢动。

“对不起啊……我好像把演出给搞砸了。”林若初愧疚地回答。

他那么大一个失误狠狠砸在了舞台上,还好吴昊清最后控场, 把台面控制住了, 否则他们这场表演得多么的拉胯。

“你说什么呢,你已经很好了, 我们没有太大的失误不要紧真的,李朝芯还是第一,不要太放在心上。”吴昊清忙安慰道, 顺道还替林若初扶正了他脑后的小枕头。

“真的吗,我们是第一?”林若初的眼睛放着光。

成绩他们还是在意的,林若初上一场就是ace, 拥有绝对的优势, 所以选歌曲组阵容轻松很多, 都不必跟别的虫子抢虫。所以ace的诱惑还是很大的。

“真的,走之前我们看到李朝芯的票数登顶了,他是虫气王不必担心真的。”苏尚可笑眯眯的报喜。

林若初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完全放松地躺平了, “那就好那就好……”

他还真怕因为他的失误导致票数跌下去。

在一众队友们的目送下,他被抬进了医院。

一路上林若初非常紧张,他其实很怕自己是骨折,他要是骨折了接下来的公演和比赛就没戏了。想到这儿林若初的小心脏一直跳个不停,他配合着医生做了各项检查。

最后在在医务虫的帮助下坐到了医生面前听着最后的宣判。

“医生我这个严重吗?”林若初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望向医生。

医生看了资料后, 表情并未有什么变化,只是推了推眼镜而后开口道:“你这个是怎么受伤的?”

“跳舞跳的,不小心摔了。”林若初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你这个没伤及骨头。”医生说道。

林若初一秒开心灿烂了起来,他嘴角刚要上扬,医生又宣判道:“但是你这是挫伤还伤到了筋,恢复时间恐怕需要两个星期。”

“什么?两个星期!可是医生我下个星期就要跳舞表演的,一秒钟都耽误不得!”林若初如遭晴天霹雳,他急得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是不是来看病的!我说是两个星期那就要两个星期才能好。而且我跟你讲,你那个舞能不跳就不跳,你要想不给你这儿胳膊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就最好别跳。”医生苦口婆心地劝。

林若初一下子心情跌落谷底,他手足无措地望着自己手臂上绑着的绷带,完完全全的懵圈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一只手不能动,这基本就等于他将自己最擅长的舞蹈完全废弃了。

林若初瘪着嘴哭丧着一张脸坐在返程的车里,心里万分蓝瘦。

他就知道,哪可能那么幸运,说是第一就是第一,说是初c那就是初c,一切的流量那都是架构在他本身的才华上。

现在他一只胳膊不能做动作,半边身子动起来不方便,这要是摆在舞台上他就是半个残废,他这样的残废上一次台也就罢了,可是上了两次那不就是仗着自己虫气高随意乱来吗。

林若初都能想到到时候台下肯定一片唏嘘声,他基本上把以后要含泪退赛的声明都给想好了,甚至连以后睡桥洞搭什么样颜色的帐篷都给想象出来了。

越脑补越伤心,越伤心他眼睛里的眼泪就开始打转了。

“诶诶诶,你别哭啊,两个星期静养而已,你可以选vocal的不要紧的,你不会被淘汰的。”左宁一见林若初那双波光玲玲的双眼,马上就扛不住了。

林若初本就长的可可爱爱惹虫怜爱,这一下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和泪水,一下就戳中了大老爷们左宁的软肋了,他赶紧拿了纸递给林若初。

“泥奏凯,我才不会哭,我就是现在难受这么一会儿,我跟你讲这段不许播啊,我眼妆没花吧?”林若初凑近了高清镜头拿着粉扑开始补妆。

“若初啊你真是奇怪,我有时候觉得你挺娇气的,但是有时候你又特别钢铁,你这个性格咋回事?还能一秒精分?”左宁索性充当起了知心大哥,想跟林若初聊聊天。

“唉都怪这个身体,我其实不怎么哭。毕竟大丈夫怎么能说掉眼泪就掉眼泪,只是这个身体太娇贵了。一有点儿委屈就容易上头,过了就还好。你看现在我不就不委屈了吗。”

“不伤心就好,肚子饿了吗,要我给你买东西吃吗?”左宁又问,他那个语气妥妥的家长带孩子的既视感。

“不用了,直接回节目组吃吧,食堂还怪好吃的。”林若初回答。

两虫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忽然林若初的终端响了起来,他把终端抬起来看了一眼,一秒笑成了太阳花。

“是不是江御老师?”左宁看看林若初那荡漾的表情就知道是谁打来的。

“是是是,嘘——”林若初立马接了。

左宁叹气,然后伸手将机器的盖子盖了下来。

小孩儿难得找开心,他还是不闹心的录了,免得林若初有点儿不自在。

左宁自己也贴心地转了过去,留给林若初和江御一个小小的二虫世界。

“喂江御老师。”林若初兴冲冲地接着电话。

“你的伤没事儿吧,我刚下录制,你在哪家医院我这就赶过去看你。”江御不由分说地把自己的要做的事情全给交代了。

“哦没事不用找我了,我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林若初故作轻松。

“手要不要紧?还疼不疼?”

林若初被问的心里暖暖的,有虫关心的感觉是真的好,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的对象关心,那更是喜悦无比。

本来他想脱口而出不疼的,可是转念一想这样好像不太能惹虫怜爱,他应该绿茶一点心机一点。

于是他小心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音调,然后捏着嗓子用半是撒娇的声音柔柔的说道:“现在只有一点儿疼,检查的时候可疼了呢~~”

左宁被那个形象无比的“呢”刺得全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地。他全身僵了一下,默默地又带上了听歌的耳机。

终端那头江御迟迟没有接话,他只深深叹息说道:“我代节目组向你道歉,是我们没有急时清扫舞台,你受的伤我会负责。不用担心后续流程问题,你依然能发挥出你的实力。”

江御的一番正经发言,让林若初有些懵圈,他直觉这画风不太对啊,难道不应该是江御给他煲电话粥一直哄着他,问他疼不疼吗?

怎么突然就跟对他发公关文似的,无比正经?

林若初那满头的粉色泡泡全破了,小太阳花一下枯萎了。

“早点回来,我等你。”江御的声音很轻也很柔,这句话可是实实在在的安慰,把林若初的小心脏都给揉舒服了。

他“嘿嘿嘿”笑着,美滋滋地抱着终端笑了好一会儿,最后他坐等车子到节目组。

二十分钟后车子一过节目组的大门,大老远的他就看见门口站着一排虫子。

而站在最中间的,也是率先向他们车子走来的正是江御。

江御一身白白的西装还穿着,脸上的妆容和发型都与录制时的一样完全没变,这一看就是下了台就这么站在门口直挺挺等他的。

林若初的嘴角疯狂上扬,心里开起了一朵又一朵小花儿。车子还没开过去他就伸长了脖子透过窗户看着江御,那脸就差直接怼在玻璃上了。

“诶你坐下,等下转弯别把自己的手撞到了。”左宁连忙拉着林若初让他坐好,生怕他激动又撞手。

“江御老师接我欸,他不是很忙吗,怎么今天晚上没走了?”林若初一边笑一边说。

“你就差把‘江御老师为了我留下来’这几个大字刻在脑袋上了。”左宁伸手弹了一下林若初的额头,无奈摇头。

林若初傻呵呵的笑,眼睛放光,脸上更是多了几丝红润,瞧着一一点儿也不像是受过伤刚从医院被扒拉出来的,而像是马上奔赴约会现场的小情侣,浑身都洋溢着粉红色的泡泡。

车子一停,林若初猴急猴急地就让左宁帮忙打开车门。

左宁怕伤着孩子,一手拉开车门一手拉着林若初健康的胳膊下车。

江御连忙走到了林若初的旁边伸手,把林若初从车上扶下来了。

“你手怎么样?”江御问道。

“还好还好。”林若初一边笑嘻嘻的一边跟江御说话。

“没吃饭吧,我让食堂留了一份给你。”

“好。”

林若初欢欢喜喜地跟着江御进了食堂,在这途中林若初后知后觉发现这里的虫子数量好像少了一些。

他忽然想起来第二次顺位发布可能已经公布了,他连忙拉住了在他前面的江御问道:“顺位发布开始了吗?”

江御摇摇头伸手拉住了林若初的手腕解释道:“还没发布,但是名单已经公布出去了。有些虫子知道自己的排名,现在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那您有名单吗?”林若初担心赵七七的排名。

“有。”

“让我看看。”林若初说。

江御只得打开自己的终端,给林若初看了一眼电子名单。

第二次顺位发布只晋级三十六名,而赵七七的排名都是徘徊在四十名开外,他现在到是有些忐忑了。

林若初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将名单从头看到尾,一直看到最后一名他都没有找到赵七七的名字。

“七七呢?”林若初指着名单问江御。

江御望着他,深深叹息说:“赵七七排名三十八被淘汰了。”

“那ace救的虫子就是这只排在第三十六名的吗?”林若初指着最后一名问。

江御点点头回答:“上一场ace是舞蹈担当的齐然然,他以十票之差领先了你们队的李朝芯。”

林若初:“!!!!”

他懵圈了,他因为受伤没有留在现场,走之前只知道李朝芯是新一任的ace,可他们之后表演的就是齐然然他们。

没想到,齐然然就是能超过他。

林若初立马抛下了江御往雌虫宿舍狂奔,他跑的速度太快又来的突然,江御都没来得及把他给抓住了。

从食堂到宿舍距离不远,跑步两三分钟就到了,林若初望着门口出现的很多搬运行李用的小车,心里还是沉了一下。

他刚要往里跑,就望见李朝芯、赵七七、吴昊请、苏尚可他们几个出现在了门口。

赵七七看上去眼圈红红的,围着他的几个队友也都是沉默不语。他们有的帮赵七七拿行李箱有的则是帮着赵七七提着袋子,一看就知道是在帮助赵七七搬行李了。

“七七!”林若初赶忙喊了一声。

赵七七和几个队友纷纷回头,看着林若初时的眼神都是亮亮的。

“若初!你怎么回来了?你手不要紧吧我看看。”赵七七从厅内跑到了林若初的面前,他着急的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林若初的手。

“没事,医生说我没伤到骨头只是挫伤而已,不严重。”林若初解释道。

只是他看着赵七七,没由来的心里还是有些发酸。

这是他第一次碰到,合的来的朋友被淘汰。

以往在地球时代时,那些人都是勾心斗角,表面兄弟内里疯狂较劲,没谁跟谁是真正的不嫉妒不利用的好兄弟。

所以那时谁淘汰都跟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今日不同,这里的虫子都是交心的。或许是因为节目组整体氛围好,初心不变,所以他们这些选手也都是一心想着舞台表演,很少出现小心机行为。

即便有,一旦被节目组发现了,也都会被及时组织。

林若初这会儿心里舍不得,默不作声地伸手揽住了他地肩膀,还安慰似的拍了拍赵七七的脊背。

“我看到名单了。”他简单地回答道。

赵七七深深叹息,而后又立马展开了笑言,他轻声笑道:“也好,我先你们一步回家啦。”赵七七故作轻松的说道。

林若初深知赵七七的不舍,但临走之际他不想让赵七七伤心,于是也调整了表情和语气,他说:“回去多吃一些,你进组的时候好像也没这么瘦吧。”

赵七七哈哈笑:“还不是被这个破选秀组折磨的,我原来可是白白胖胖的。”赵七七掐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肉肉,手里能掐出的肉比他刚来时少了一坨。

“那我先把行李运送回去。”赵七七安慰似的回答。

“好,路上小心,晚上等你回来一块儿吃宵夜。”林若初拍拍赵七七的肩膀。

赵七七点点头,他再回头与身后的三名队友挥挥手,也算是做道别了。

最后没有反转,没有拯救,他们也没有拿到ace,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收获。

林若初还受了伤,此后的两个星期都不能跳激烈的舞蹈了。

林若初望着一众离开的练习生们,心里惆怅无比。

该走的还是要走,该留的现在基本已经留的差不多。

第二次顺位发布与第一次顺位发布整体差的不大,但是前面有三只虫的排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排名出道位边缘的舞担齐然然一下跳跃至第二名,而排名前面的金惟楚却跌出了出道位,排在了第九,本来排名第二的李朝芯退到了第六。

他不知道是不是评论发生了什么改变,又或者是齐然然、金惟楚、李朝芯这三只虫身上发生了变化,这才导致排名骤变。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

李朝芯的心态出现了问题。

林若初回过头看向沉默无语的李朝芯,心情也很是复杂。

这一次舞台,李朝芯是c位,组合技时又是李朝芯出现了差错导致他受伤也因此错失了ace。

这种种因果,李朝芯肯定会默默的独自揽在身上,这些压力让本就沉默的李朝芯更加沉默了。

吴昊清和苏尚可都着急地看着他的手臂,只有李朝芯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

明明他双眼都充斥着担忧,明明他也很像询问,但他却克制着不说一个字,甚至不抬头看林若初的眼睛一眼。

林若初却是很心疼李朝芯,往往越不会表达的虫憋在心里的委屈,才是真正的难受。

“若初要不要紧?还疼不疼?”苏尚可环绕在林若初的身旁到处看。

“哎呀,别问了,一路上都多少虫问我了,没事儿就是挫伤,不要紧。”林若初不厌其烦的解释。

“要多久才能好?”吴昊清问。

“两个星期而已,很短的很快就好了。”林若初装作不紧张。

可吴昊清一听就皱起了眉毛,“两个星期那就是要经历两次表演,你是胳膊完全不能动还是不能剧烈运动?”

“可以动一点儿大概三天后可以做一些基本的动作,不过跳舞可能不太行了。”林若初实话实话说。

“都怪我,我这个队长没做好准备。我看到了舞台上的亮片却没考虑到会地滑,如果我早让场务帮忙清扫一下就不会出现舞台上的失误,你也就不会滑到受伤了。”吴昊清开始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队长不怪你,场务没有上去过一次,地面没有被清扫过。”苏尚可替吴昊清清了一些责任。

但吴昊清还是一脸的自责,他抬头正经向林若初说道:“若初,如果后续你选的表演缺虫选,你就选我吧,我可以帮你。我实力也不差可以辅助你,不管是voacl、舞蹈还是rap我各方面都还挺平衡选我最合适。”

“若初选我,我帮你。我现在实力上来了表演什么都可以的,你有什么要做的我都可以替你去做。”苏尚可也忙着推荐自己。

“不是你凑什么热闹,这又没你什么错,若初选我。”

“不行,你能丢下若初不管吗,都是队友有难同当,若初也选我吧。”

林若初被面前抢着求关注的两虫闹得一个头两个头。

“好了好了,下一场怎么表演都还不知道呢,而且我又不是完全不能动了,用不着这么关心。更何况我还有嘴还能唱,不用你们这样一个搭一个的,我自己能行。”林若初还示范着抬了一下手臂。

“欸欸欸别别别,你别又把自己抬进医院了。”苏尚可止住了林若初的小动作。

“好了好了,在门口腻腻歪歪的,七七可不想看我们难受,都进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别堵在这门口了。”林若初一虫拍了一下赶他们进了厅内。

“可是你的手……”吴昊清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哎呦喂队长,你又不是保姆,我只是一只手不方便不等于残废,你快回去吧啊,不用担心了,你不休息我还想休息呢走吧。”林若初赶虫。

吴昊清只得和苏尚可回了宿舍。

李朝芯却还是木木的,林若初特意等吴昊清和苏尚可走远了一点儿,他才靠近了李朝芯问道:“怎么了?”

“你……”李朝芯刚开了一个字,就又把嘴给合上了。

“你想说什么?”林若初想让李朝芯抒发出来了,可是李朝芯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只在转身之际才说出一句:“对不起。”

林若初一下顿在原地,果然李朝芯还真的往心里去了。

他吊着自己的一条手臂呆呆地望着节目组的大门口,耳边都是来来去去去推行李箱的声音,他的视线内,李朝芯独自一虫走向了一个无虫的地方去了。

李朝芯这种种表现就是被层层打击下来的结果,这种结果与他上辈子和出道为失之交臂时的的样子尤为的相似。

他得搞清楚李朝芯现在这么没精打采的原因。

他转头想去找左宁问个清楚,可四下寻找时却连左宁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不过也是,每次表演完后节目组都会全部放一下次假,他们那些工作虫也很累。

这个当口他找谁问呢?

“若初,你跑那么快,我找了你半天,打你终端你也不回。”忽然路途的另一侧跑过来了江御。

林若初正愁找不到虫问,他上前一把拉住了江御的胳膊直接问道:“老师,李朝芯的风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江御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你这是不是回来的路上还刷节目评论了。”

“没有,我从排名猜出来的。李朝芯实力强有反差,应该是吸粉体制才对,可是他却掉排名了还掉很多,这不对劲肯定是风评有害。”林若初望着江御一脸求知欲。

江御为难地挠挠头,他说道:“节目很火,流量自然多,争议也就来了。”

“那么争议的源头呢?这总有原因吧。”林若初问。

江御表情有些怪,他偏过头看看周围的环境确定了没什么虫,才把终端递给了林若初。

“现在是休息时间让你看也不算违规吧。”江御自顾自说话叹着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