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拿着江御可以上网的终端, 将对李朝芯的负面评论全看了一遍。

越看越心惊同时也越难受。

李朝芯风评大转变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黑粉认为李朝芯“吸血”林若初。

林若初自参赛开始,虫气就一直居高不下,他本身雌虫粉丝多, 组的cp又是粉丝宽容心很高的江御, 因此林若初的风评, 可谓是向着江御这个老干部的风评,一起走向虫间正道了。

更重要的是, 虫族世界雄虫为尊, 雄虫地位很高,尤其是向林若初这样长在雌虫审美上又没什么偶像包袱, 愿意可可爱爱又愿意哭哭啼啼的雄虫。

换一句话说,林若初这种就是长相甜美无比性格特别好,还爱笑惹虫怜爱, 是直男的最爱。而且直男一旦爱上就会疯狂打投并且很少移情别恋。

但李朝芯不一样,李朝芯的位置很微妙。李朝芯是雌虫,他跟林若初的cp感始终差了江御一大截, 甚至还会容易让虫以为他在蹭林若初的流量。

再加上, 有时候消息就是拦不住的。舞台上因为李朝芯的失误, 害的林若初摔倒进了医院,基本被曝光完全了。一时之间林若初的粉丝和李朝芯的粉丝疯狂互咬。

他们一个第一一个第二,都是粉丝庞大的主,于是乎排在后面的齐然然凭借着个虫的舞蹈直拍风靡全网。

他火的刚刚好, 直接从出道边缘位置一路挺进了第二名,甚至在截止数据时他与林若初只差着几十万票。

两虫都是凶猛的五千多万票,这让齐然然的粉丝疯狂庆祝。

李朝芯的界面下不仅有黑子还有很多齐然然粉丝的道谢句,道谢李朝芯的粉丝们推他们的偶像上榜。

林若初看的头疼不已,他将终端还给了江御, 便闷闷不乐地坐在一旁抱着腿一声不吭的。

江御什么也没说,他陪着林若初一块儿坐在了台阶上,顺带把手里刚出炉的三明治递给了林若初。

“还没吃吧,厨房刚热的吃吧,别饿着自己肚子。”江御伸手轻轻拍了拍林若初的肩膀。

林若初看着三明治,肚子确实饿了,他又把三明治递给了江御。

江御:“干嘛不吃???”

“我一只手拆不开。”林若初说的苦巴巴的。

江御轻笑了一声,给林若初拆开了三明治的包装袋。

“我给你拿着,张嘴就好了。”江御把三明治递到了林若初的嘴旁边。

“唉,我怎么感觉我肚子饿但是嘴又不想吃。”林若初叹气。

“再怎么不想吃你也得吃,晚上是顺位发布,明天又是第三次表演歌曲选曲,你今天晚上不吃哪撑的过去录制。”江御并不挪开三明治,甚至还往林若初嘴旁靠近了几分。

林若初没法只能张嘴咬了一大口,然后托着腮慢慢咀嚼。

“你说我的粉丝跟李朝芯的粉丝就这么水火不容吗?还有李朝芯是不是知道了网络上的那些争论?”林若初问道。

江御点头:“这世上哪有密不透风的墙,节目组在每次能休息的间隙也会或多或少的告诉选手,外面的风评。毕竟我们并不会将选手囚禁与孤岛之上。其实作为一名合格的唱跳选手,如果心理素质不过关的话,基本上是要么导致评论两极分化严重会持续掉粉,要么就是粉丝妖魔化特别疯狂,这第二种其实最可怕的,指不定那一天爆炸了,公司哭都会来不及。如今李朝芯的粉丝就出现了妖魔化的现象。他们的包容度特别低,所以风评没有你好。而且很多他的粉丝还会故意去投齐然然,企图动摇你第一名的位置。”

林若初深深皱了眉,他吞咽下嘴里的食物喃喃道:“我的蹭热度行为比他还过分,为什么他们不骂我?”

林若初丝毫不避讳他来这个节目组一开始蹭的热度就是江御,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也没有必要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真正出圈的方式是因为搞笑,你忘记我给你捡你衣服上的毛那段?还有你让我做规范点的互动,这两个视频才是你播放量最高的片段。而李朝芯出圈的方式是舞台表现,其次才是和你的互动。这从根本上就不一样,你吸的都是乐呵看热闹的,而他吸的都是事业粉,他的粉丝功利心比较强。”

“那他这次风评上的危机该怎么解决?我能不能帮到他?我感觉最严重的就是我跟他的粉丝在互掐。”林若初心有愧疚。

“想解决其实也不难,李朝芯太憋着了,他从不将自己内里的情绪外放,所以给观众一种他很官方有距离感,这样的话他很难圈到路虫粉。你如果能让他袒露心声,说出他心中所想,那么一定会虐到他的粉丝,也能圈一波好感。但是难就难在,李朝芯他能不能外放自己的情绪。”江御一直在注意着出道位置的虫子,毕竟公司要根据每一只虫做出不同的虫子规划。

李朝芯听着江御的点评,后背顿升一股尖锐的寒冷。

李朝芯如今的境遇就是他上辈子的那个情况啊,甚至比他还严重。毕竟他之前的虫气还不如李朝芯。

“那我该怎么帮?”林若初往江御边上挪了挪,他们肩膀就这样互相抵着。

江御又让林若初吃了一口三明治,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个啊,我也不知道,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林若初:(へ╬)

“你……你在说废话吗?”林若初忍不住嘴欠,一时没大没小地怼了一句江御。

江御:“诶你……”

江御刚想说小崽子胆子大了,一低头看着林若初那细胳膊绑着绷带,那白白的脸上又满是正经的沉思,就没打趣。

“与其想着别的虫,你不如想想你下一场怎么办。”江御伸手戳了一下林若初的后脑勺。

林若初深深叹息,那声气叹的把近些日子的忧愁全给叹出来了,他撑着下巴自觉咬了一口江御手里的三明治慢慢说道:“唱歌吧,正好练练声乐,要不然就rap加一些简单的动作也可以,总之唱跳和舞蹈怕是进不去了,唉——”

“就这点儿想法?”江御伸手捏了捏林若初鼓起来的脸蛋。

“我也想有别的想法啊,但是你看我这实际情况也不让啊。我现在怕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这个样子搞不好第三次顺位发布第一名就是别虫的了。”林若初说完就张大了嘴,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全给吞了。

“你要不要猜一猜第三次公演是什么?”江御兴起了逗弄林若初的心情。

林若初依然没劲儿地托着腮:“以江御老师您的敬业程度来说,您肯定不会像我这样的练习生泄露题目的。”林若初很懂的江御的公正性,即便他真的江御的雄虫,江御有私心提前告诉他题目。

这涉及到公平公正的问题,江御不会做。

“嗯我确实不会告诉你,你只要选你之前选定的就好了,别想太多去休息吧。”江御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了,他们深夜还得录顺位发布,早点儿休息为好。

林若初带着满脑的烦恼刚要转头,脑子忽然一顿察觉到自己忘记问最关键的问题了。

那就是江御老师的绯闻对象啊!要是江御老师真的有情侣虫了,他再上敢着凑过去就是不道德啊。

“江御!”他脑子一块,称呼都忘记带了。

江御条件反射回头看着还站在台阶上的林若初皱着眉,“怎么了?”

“那……那啥,额你……你前几天是不是陪谁过情虫节了,一直没来。”林若初半是打趣半是认真的问道。

说来也凑巧,情虫节也在上个星期。

江御低头笑了笑:“情虫节?请问我一只虫形单影只的,自己跟自己过情虫节?”

林若初:(w)

他立刻接道:“一只虫好啊!一只虫妙啊!想干啥就干啥对吧,江御老师快走吧,我回去睡觉啦。”说完林若初喜滋滋地转头就离开了。

江御还并不明白林若初到底为什么就这么开心了,他转头走进了接自己的车子。

司机位置依然坐着季礼。

季礼对于江御的上车行为完全忽视,甚至还用调侃的语气问道:“怎么,追完了还知道回来?”

“你真是,小孩子被舆论缠身不高兴,我劝导一下是做到了一个老师的责任。”江御靠着椅背慢慢说道。

“哦呦,我怎么记得这个舆论影响最大的应该李朝芯吧,我怎么没见江御老师疏导李朝芯同学呢?您这也有点儿太偏心了吧。”季礼笑道。

“诶诶可以了,说正事吧,我选的歌曲你递给节目组了没?”

“还没,准备明天上午给。”季礼发动车子。

“你换首给吧,把我那首街头rap选上去吧,我想唱rap。”江御说的漫不经心的。

季礼听后当即皱了眉,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收紧了几分,“你不是前两天才说你要宣传专辑的唱跳歌曲吗?”

“唉说说而已,要宣传什么时候都能宣传,大不了上综艺再宣传也行,这次选个街头rap吧。”

“呵呵,你别以为你说的一本正经我就不知道你内心那些小九九,你想带你的若初宝贝你就直说,非得这么拐弯抹角?不过你的rap才发行得奖,你确定林若初知道你这首歌曲还能选到?”季礼趁着红灯回头去看江御。

江御半天没吭声,他也在想怎么让林若初能百分之百选到他的歌。

却不想他这种沉默的行为,让季礼以为江御跟林若初私底下什么都说通了,季礼大惊失色连忙道:“你该不会把你要放的歌曲名字告诉林若初了吧!这可不行啊,你真是色令智昏了。”

“不是,你想什么呢。我没告诉他,这点儿公平性还是要有的。”江御对于自己这位好同事的猜测很是无语。

“哦哦哦那就好,没昏头就好。明天我帮你把伴奏交上去。我在这儿可说好了,你俩cp虽说火,但你也别太明目张胆了,需要慢慢来,水到渠成。”季礼劝道。

“行了行了,他比赛没结束我就不会说。小孩儿的事业心只比我重,不比我轻,不用你费心。”江御摆摆手。

“行吧。”季礼开车送江御参加综艺的后续采访,他们一直到天边露出微白才把采访会和新专辑的宣传做完。

江御连轴转了三天,有些hold不住,困意来袭,他站着不动都能睡着。

但是他没有时间休息,他还得接着去节目组录制,练习生们第三次选曲。

他只能匆匆地在车上睡一个小时,再加上化妆时的半个小时,就又得神采奕奕、光鲜亮丽的上台。

有时候流量明星的背后,是一般虫远远背负不起来的疲惫。

“江御老师等会儿录制完了选曲环节,您别走吗,四位导师能一起吃个火锅做个采访吗?”节目组总导演问道。

江御想了一下他的档期,正好明天和后天都需要呆在这里,就很是干脆地点头答应了。

“那您先上去,我一会儿将采访的问题发给您。”

“好。”江御点点头,顺势地他问了一句:“我的歌曲是不是rap?”

“是,您经济虫交代了,给您换了。”总导演笑眯眯地比了个ok的手势。

“好。”江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便从走廊走进了大厅。

面对着数量从一百锐减到三十六的练习生们,他察觉到练习们的情绪似乎都不太高。有很多练习生,宿舍里只剩下他一只虫,来录制节目的时候眼底也都挂着黑眼圈。

江御扫了一眼,就拿起话筒问道:“我察觉各位的情绪似乎都不太高啊,所以说第三次选曲的内容你们并不关心吗?”

练习生们听到选曲这才有些反应,抬头望着江御,然后齐齐弯腰问好:“江御老师早上好。”

不过就是这声早上好,好的不是特别有精神。

“其实你们的第三次选曲有些不一样。”江御卖关子的同时,工作虫已经将蒙着布的一个个架子搬了进来。

正是这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准备,让一众虫子都纷纷瞪大了眼睛,提起了精神。

能有这么大的阵仗,这多半说明这些歌曲肯定都不能小觑,各个都是重量级。

“你们可以猜猜这些是什么歌,提示金曲榜冠军。”江御笑着说道。

“哇——”练习生们这下完全不困了,也不难受了,都打了鸡血。

金曲榜单指的就是虫族世界中最有权威同时又是最具流量的华光金曲榜。

金曲奖总共只设有三个冠军奖杯,其余的都是拿的勋章。

三个奖杯很是实诚,直接就是给了三大种类的第一名。

这三大类分别是:年度风云榜、年度流行榜、年度新虫榜。

能拿到冠军奖杯,这就说明这个歌手是当前最火的。当然金曲榜单不是什么三教九流都能进的,首先歌曲的编创上就要过各个评委那一关,因此口水歌一直从未上过。

正是因为它的不低头,才让这个奖杯是不掺杂水份的。

“哦——我猜一定有墨雨泽老师的歌!墨雨泽老师去年是什么歌得奖的?”选手们中很快就有虫反应过来了。

“对啊,诶去年是《下雨》得过风云榜的第一名,不过《下雨》被翻唱过了,你要说今年或者前年的。”

“前年墨雨泽老师没得,是前前年的那首《浅浅》也是风云榜。”苏尚可立马喊道。

“对对对,《浅浅》那时候超级火,我猜有它。”金惟楚立刻应和。

江御倒是没想到,练习生们脑子转的这么快,一下子就猜出来了。

“恭喜 你苏尚可,你答对了,正是《浅浅》。”江御走到最后一个架子旁边,将布掀开来放到一边。

夹子上一块黑板上写着的正是《浅浅》两个大字。

于此同时,整个大厅都立体环绕播放着《浅浅》的伴奏。悠扬的曲调绕梁三圈,使听者听的心旷神怡。

墨雨泽是一直以嗓音清凉风格清新带有故事感而出名,不论是《下雨》还是《浅浅》,曲风都是讲究循循渐进,让虫听者耳目一新,同时又能感受到歌曲之中满带的生活烟火气息,非常的贴近生活。这也是墨雨泽为什么能一直火的原因。

猜中的苏尚可贼激动眼睛亮晶晶的,就差要过去抱着架子猛亲了,他指着架子激动地说道:“我要选《浅浅》,哇我的白月光啊,我一定要选!”

苏尚可率领着一众墨雨泽的粉丝们,一个劲儿地欢快的嚎着,把场子的气氛一下弄得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激动啊,你们还有四首没猜出来呢,这次选曲呢我是不会给任何提示的。你们认出来了就是认出来了,没认出来也不要紧可以听伴奏,但是没有唱出来的声音哦。”江御及时控住场,压下一阵鬼哭狼嚎。

“啊?”

一众练习生长大了嘴。

“不是吧,有的新歌曲就算听了伴奏也不知道是什么啊,万一rap和唱跳搞混了怎么办?”

“这岂不是靠运气的环节?”

“不会吧,金曲奖每年就三个奖项,我不信都能拿过来让我们猜。”憨憨金惟楚在一众喧闹的讨论中,立起了一个最响的flag。

选手们方才还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结果金惟楚的话一说出口,众虫顿时呆若木鸡一个两个都傻眼了。

金惟楚呆了两秒,气势没有之前那么足了,他头都低了下来神情有些尴尬:“不……不会那么损吧节目组。”

江御抿了下唇,很不厚道地在笑。

有时候节目组关心起选手来无比贴心,可有的时候损起来也是真的损,这次选曲除了两首是以前的金曲奖冠军外,剩余的三首全是今年新上的。

练习生们还真的不见得都能认出来。

江御乐呵呵地准备看热闹。

吴昊清低头沉思,他单手托着下巴,望着架子上的《浅浅》若有所思。

“如果说墨雨泽老师得过的话,那江御老师也得过啊。”吴昊清补充道。

林若初:(w)

他一秒眼睛放光,他盯着吴昊清顺便手拽住了他的袖子催促地问道:“哪首?”

“去年是唱跳歌曲《风声》,今年的我不知道啊,我们不是被隔离了信号吗。”吴昊清烦恼地挠挠头。

林若初。:(@ ̄ー ̄@)

林若初现在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他觉得这剩下的四首歌曲中一定有江御老师的。他要跟江御老师合作,他爬也要爬到江御旁边跟江御一块儿登台。

林若初的大眼睛都眯起来了,仔细瞅着那四块布,恨不得把布给盯出个破洞来。

“楚楚你知不知道?今年有什么歌得奖了?”林若初摇金惟楚,金惟楚一向爱八卦这方面也许吃到。

金惟楚一脸的哈士奇深沉,然后皱眉一本正经道:“我不造啊,信号把我们这儿都封闭了,就你出去过你就没看一下新闻?”

林若初:(;一_一)

大意了,他居然忘记了他在地球时代的选秀的时候,后面也有实力强悍的歌手空降与他们一块儿合作舞台来着。

他昨天晚上才出去过,但凡他一路上不要总想着自己的难受,多八卦一下上上网看看热搜,他肯定能猜出来啊。

林若初悔的肠子都青了,怎么办现在就算是把歌曲摆在他面前他都不一定能猜到是哪个。

于是他使劲儿盯江御。

江御本来在跟别的练习生互动,忽然察觉到了有一股强烈的视线盯着他。他分神看过去,正好就与林若初那双灯泡似的眼神对上了。

当场他就笑出来了,拿着话筒直接cue林若初:“若初你看我也没用啊,我又不能告诉你们任何信息。”

若初一下子脸上有点儿热,他其实并不想让江御告诉他们什么信息,他就是私心想让江御告诉他哪首歌曲是他的而已。

“我听到你们说了很多首了都没有猜中,这样吧我直接揭晓名字。”江御一个个将架子上的布掀开了。

这一掀开,金惟楚顿时收获了三十多双眼睛的凝视。

因为某憨憨哈士奇说中了。

除了猜中的《浅浅》,和已经非常出名的爵士音乐《夜色》,是他们知道的之外。

被放在中间的三首歌,他们集体都不知道。

这三首歌曲的名字也很有特色。

《流量之王》、《时空》、《nothing》

三首歌曲,名字是三种风格,众虫呆若木鸡,全部不认识。

林若初顿时很方,他感觉这三首歌好像都是江御的又好像都不是,他现在不知道该选那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6 23:55:22~2021-03-07 23:48: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说天空中有鸟飞过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