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江御老师对信号, 我get到了

歌曲都闪亮登场后,江御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逐个地播放了伴奏。

林若初竖着耳朵听,但很遗憾中间那三首歌属于节奏都很快的, 一听就知道不是rap就是唱跳的歌曲。

这如果在以前, 他肯定无所畏惧。可现在他拖着“半残之躯”, 万一选了一个唱跳的他就歇菜了。

还是说他干脆退而求其次,就选知晓的两首歌曲?

可是……

林若初看看江御, 他觉得江御对他而言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这次如果不合作, 那就不知道下一次能什么时候才能合作了,而且导师合作舞台按照这个节目组的尿性来看, 极有可能就这么一次了,错过了就知道另外在场外找机会了。

“既然歌曲都已经揭晓了,那么请上一场ace虫气之王齐然然率先做出你的选择。”江御的声音将林若初的思绪拉了回来。

齐然然作为与林若初很多属性相似的虫子, 算是林若初最大的竞争对手。

而且顺位发布排在前面的,林若初好像只剩下没有跟齐然然合作过了。

李朝芯、金惟楚、吴昊清、墨雨泽,他都合作过了。

林若初将视线集中在齐然然身上, 他看着齐然然没有半点儿犹豫直接就站在了《流量之王》的前面。齐然然还是那么的自信, 站在前面仿佛他就是天生的目光汇聚之处, 下巴微抬姿态高贵。

“好的,齐然然你确定你选择了《流量之王》吗?”江御再一次反问。

“确定。”齐然然没有任何迟疑地点头。

“嗯很好,十分的自信,我很喜欢你这种果决。”江御微笑着赞赏道。

“好的那么接下来请所有的a班同学可以开始选择了。”

林若初脑子一顿, 他最后求助地看向金惟楚问道:“你觉得哪个是江御老师的歌?”

金惟楚的大眼睛在中间三首歌中瞄来瞄去,然后分析道:“我们用排除法,首先nothing肯定不是。江御老师发布的所有专辑中唱跳和rap他用的都是中文。唯一一个用了英文的歌曲,是他根据一部战争电影创造出来的电影插曲。”

林若初听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觉得金惟楚说的有道理,他不知道江御的习惯, 但是作为本土虫的金惟楚还是知道的。

那么《流量之王》和《时空》就是他要二选一做出选择了。

他犹豫的站在《流量之王》的前面盯着这四个字越看他越觉得不像。

江御不是嚣张的性格也不好diss别的虫,更鲜少往自己头上带什么名头,他觉得《流量之王》不像江御的。

于是他挪动步子走到了目前为止还没有虫选的《时空》前。

他挠挠头,条件反射地去看江御。

没成想这一回头,碰巧与江御那欣慰的眼神碰撞上。

很是凑巧的是江御恰好地还在微微点头,林若初心里一下就有了底,八成可能就是《时空》了。

他又装作犹豫地看向《流量之王》,再回头去看江御的表情。

江御微微皱眉,表情不是那么喜悦。

林若初一秒get,他就知道江御对他还是有私心的,给了他表情上的提示。于是他很是笃定地站在了《时空》的前面。

“诶若初,你怎么选了一首唱跳啊?”

林若初刚美滋滋地站好,迎头就被江御这么一句话给撞在了头上。

他懵圈地抬头,说话都利索了:“这……这不是rap吗?”

“有谁说过这是rap吗?”江御似笑非笑。

林若初:“别……别逗我,我害怕。”

“我没有逗你啊,我就是实话实说。”江御笑了笑后,就没再管林若初了,继续cue流程。

林若初那个慌啊,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愣神着站在原地问自己,难道是他自作多情了?江御那个表情就是正常表情,不是特意给他的?

那他岂不是完蛋了?他这个“残废”吊着手傻站着看着周围的虫子们都纷纷迎来了队友,而他一只虫形单影只的没谁来拯救。

这有时候啊,虫子就是这么的现实。一看林若初这个半残废,又疑似选的是唱跳歌曲一个个都纷纷避开了他。

现实啊惨淡啊,林若初已经开始畅想自己在舞台上坚强且可怜的用一只好的手跳舞了。

“若初,若初,我来了,唉你真是你怎么突然就选这个了?你应该求稳选《浅浅》啊。”吴昊清皱着眉猛拍了一下林若初的肩膀。

林若初一下就被拍醒了,他憋着嘴无奈小声说道:“我是觉得这首《时空》会是江御老师的。”

对于知道“真相”的吴昊清而言,他觉得这就是林若初疯魔的喜欢江御的结果。他还真就不明白了……有什么能比现在的舞台表演更重要的。

“都这个关头了,你还找江御老师是那首歌,是晋级重要还是选江御老师的歌重要?”吴昊清伸手拿起一旁夹子上写着歌曲的板子兀自摇头。

“我要是说江御老师的歌更重要,你会不会就不跟我组队了?”林若初伸长了头探到吴昊清的面前。

吴昊清顺势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都来你这儿了,你就不能骗骗我?”吴昊清叹气。

“这嘿嘿嘿……不能反悔。”林若初笑得幸灾乐祸。

林若初跟吴昊清前面说的好几句话都不太敢说的特别大声,因此主持节目的江御也没有注意到他们。

但是偏偏林若初这最后一句“不能反悔”说的很是得瑟也很清晰,江御一秒就定位到了林若初的身上。

然后他笑着眯了眯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回答道:“可以反悔的。”

林若初一秒震惊,他傻不愣登地望着面前地吴昊清,又后知后觉地看向身后的江御,回答道:“这……这没虫反悔啊。”

“这里是没虫反悔,但是节目组也没有规定不能反悔啊。”林若初笑着望向吴昊清。

吴昊清脸上逐渐荡漾出坏坏的笑容,他仿佛农民翻身,笑得很是娇俏。

“哦——可以换啊。”吴昊清装模做样地看向周围的队伍。

“错了大佬我错了,我给你下跪,我这就跪。”林若初伸出自己的两只爪子,然后用手指表演下跪。

“嗯……看在你诚意不错的份儿上我勉为其难地接受不走了。”吴昊清笑着点头。

“是是是不走就好,我的错我的锅,是我不该呈一时的口舌之快。”林若初态度十分的好。

“吴昊清同学,你还换吗?”江御虽然看见了林若初的爪子都搭在吴昊清的袖子上了,但他还是多问了一句。

如果第一遍是调侃,那么第二遍就是确认吴昊清的态度了。

吴昊清这只虫子有队长之王的称呼,他性格很温,而且非常的照顾团队。

只要是吴昊清带领过的队伍,队员们都异常的和谐。而最最重要的是,吴昊清一直身处出道位置,并且非常稳固。

任凭出道位里的虫子发生如何的变化,粉丝如何暴怒,吴昊清的粉丝就如同他本虫一样温温的也稳稳的,从不翻车从不争论,一心一意打投。

所以江御对吴昊清也是格外关注,如果以后成团了吴昊清将会是凝聚团队力量的最关键因素。

“不换了,若初需要我的帮助。”吴昊清摇摇头,还很是安慰地拍拍林若初的肩膀。

江御很是欣慰吴昊清的这一选择,他认为吴昊清这种性格会让他以后的星途更加的坦荡。

李朝芯这只作为最了解林若初实力又是与林若初合作最顺畅的搭档,他这次却没有选择林若初,而是选择了与他完全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爵士音乐。

这不仅让在坐的练习生们惊讶,同时也让江御看的吃了一惊。

“朝芯你有没有选错歌曲?”江御特意cue了一下李朝芯,他想给李朝芯一个更正自己错误的机会。

李朝芯摇摇头,他双眼无神地望着江御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我就选这个我想好了。”

林若初听的心里没由来的一沉,他以为李朝芯会选择跟他同台表演,毕竟他在这个时候其实最需要李朝芯。

但很快林若初又想通了,没有谁有绝对的义务去帮助谁,李朝芯也同样没有。

或许李朝芯就是想尝试一下新的曲风问题。

但……

林若初看着低着头不与周围虫子搭话的李朝芯,心里确确实实还有些难过。

“好了既然各位都选择好了歌曲,那么就请前往相对应的练习室等待代课老师。”

所有行程全部走完了,江御就下台换上宽松的衣服准备上课。

下台走入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时,他笑的嘴角都压不下来。

后台同样在换装的丁西看见了江御在坏笑,迟来一步的他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于是凑到江御的旁边问道:“你笑什么?”

江御平复了一下情绪说:“节目组选了今年刚得金曲奖的歌曲放上去,若初就一个劲儿地在猜哪个是我。”

“那他猜中了没有?”

“他猜中了,但是我告诉他他猜的可能是不对的。”江御说完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丁西无语:“你可真损。”

“正好你的歌曲也在,我俩换换,你去逗一逗若初他们。”江御难得的起了贪玩的心思。

丁西作为江御的好师弟,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他也贼兮兮地点头一脸的坏笑:“可以啊师哥,看来跟路江南在一起久了,你也学会不正经了,不过我很喜欢。”

丁西说着就与江御交换资料,然后昂首挺胸地走进对方的练习室内。

练习室内林若初紧紧地盯着门口,坐的笔直笔直的。

“阿弥陀佛,天神保佑妈咪妈咪哄,一定要是江御老师啊,进来的可千万别是丁西老师或者是路江南老师啊。”林若初现在就差求爷爷告奶奶了。

“什么是作,你这样的就是。自己硬件条件不行,还非要选这首疑似唱跳的歌曲。我已经在琢磨我们该怎么全体用一只手把整个唱跳唱完了。”吴昊清绕着坐着的林若初左三圈右三圈的走。

“要是是唱跳也不要紧,我们把声乐方向做好也可以。”金惟楚鼓励林若初。

他那话一出,练习室内还在求保佑的虫子们均是动作一顿,全场鸦雀无声。

“咱……咱了。”金惟楚哈士奇惊讶jpg。

紧接着他们练习室的门就被穿着十分靓丽的丁西打开了。

丁西脸色红润气色绝妙,他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活泼轻松的感觉。

“是谁选了我的《时空》呀。”丁西秉承着做事要做完全的原则,将演戏演到底。

林若初:(゜ロ゜)

吴昊清:(ΘΘ=)

金惟楚:(>﹏<)

苏尚可:(;≥皿≤)

四虫四脸懵逼,唯有金惟楚身上的憨憨光芒,闪耀十足。

“我靠,我的嘴要不要这么准!”

憨憨哈士奇这次选曲总共就说了两句预知的话,结果还都tm的中了!

乌鸦嘴中的典型,先知中的战斗机。

“哦是你们啊,可是若初你不是手受伤了吗?怎么选我的歌曲?”丁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林若初。

林若初顿时面如菜色,整只虫几乎要入定灵魂升华了。

“老师这是首什么歌曲啊。”好在吴昊清还记得主要任务,连忙走到丁西的面前询问。

丁西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是唱跳选手,这首曲当然是唱跳啊。”说完还附赠给在座的虫子们一虫一个微暖的微笑。

林若初彻底透心凉了。

“来若初别坐着动起来,哦,我们这首唱跳歌舞需要边跳边唱,你有一只手受伤了,那么我们就要改一下动作。”

林若初心如死灰了,他现在是不相信也得相信了。真的是他自作多情了,江御老师压根没有给他任何提示,那只是江御老师的自然面部表情而已,是他过渡解读了。

不过伤心归伤心,他还是得不能拖团队的后腿。

吴昊清、金惟楚、苏尚可,无论哪个都是跟他关系好的虫子。都是好心好意来帮他的,他自己首先就不能拉胯。

“来来来,我们就先从舞蹈学起。”丁西装模作样地将林若初他们带到了镜子面前,摆出了准备跳舞的架势。

所有的虫子全部都乖乖跟在丁西的身后,对丁西是完全的相信了。

“来导演组放一下音乐。”丁西笑呵呵地说。

导演组还真就放了《时空》。

随着音乐的节奏逐渐响起,林若初他们也纷纷聚精会神地望着前面随着音乐小幅度摇摆身体的丁西,时刻准备着记舞蹈动作。

突然声音一出,丁西带着一串“哈哈哈哈”的大笑,夺门而出。

林若初:????

吴昊清:????

金惟楚:????

苏尚可:????

他们四个又是一脸懵逼,互相对望都看到对方眼里的疑问。

随后,一道熟悉很有力道感又带有明显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

林若初一下就把眼睛给瞪圆了,这……这声音不是……江御老师的吗!

他惊喜地望向吴昊清,吴昊清也是一脸的喜色。

“天哪!若初你傻虫有傻福,这都居然能被你蒙对!”吴昊清张开双臂惊喜地冲到了林若初的面前,给了林若初一个大大的熊抱,同时又小心地避开了他手臂上的伤。

“我去这真的是江御老师的声音,而且这个调调……这是rap!哈哈哈哈哈哈,我的乌鸦嘴没中!”金惟楚围着吴昊清和林若初疯狂的跳,还把手里的纸全给撕成了碎片往两虫的头上撒。

苏尚可也激动地加入阵营,四只虫一边激动地跳一边撒纸碎片都开心的很。

而作为主角的林若初简直就是喜上加喜,这一切都这么巧合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江御很有可能真的就是为了他才考虑选送了一首rap上来。

依照林若初现在这样的情况,除非是vocal和rap,其他的都唱不了。

但是因为墨雨泽老师的歌曲已经是vocal了那么他就只能选一首rap。

江御老师唱跳歌曲得金曲奖的很多,但是rap可是真的非常非常少。

林若初这下可以完全确定,这就是江御老师故意让他选的!绝对的!

“刚刚丁西老师有没有骗到你们?”江御手里拿着资料,着装很是简洁的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林若初第一个发出尖叫一般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江御老师我就知道是你,肯定是你!”林若初像只久别重逢终于见到自己主虫的小狗狗,围着江御一个劲儿地转悠。

江御笑弯了眼睛。

“你那俩大眼睛,我站台上隔着那么远都能看见了,好了好了知道你想选我。”江御安抚地捏了捏林若初的小肩膀。

林若初心里雀跃的小花开放的无比灿烂。

“那你那表情是给我的暗示对吧,我没get错。”林若初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动。

江御笑了笑,他伸手向左宁的方向打了个“关闭机器”的手势。

左宁很懂了,这是江御的小小私心环节,他们还是别录下来了,免得到时候外传有幺蛾子,于是就顺手把机器暂停关了一段时间。

“我一开始没想给你暗示的,是你一直在那两首歌曲中打转迟迟不选,耽误了流程知道吗?”江御试图掩盖自己的私心行为,就当是他想要快速地走完流程。

围绕在一旁的知情虫,纷纷眼观鼻鼻观心。他们谁都知道,但是谁都不吭声,试图当一堵透明的墙做一个安安全全的吃瓜群众。

“你也可以催促我选啊,我不管,我就当你是给我暗示想跟我合作,嘿嘿嘿江御老师真好,抱抱。”林若初伸出自己完好的胳膊,很是自来熟的自顾自环住了江御的脖子。

江御宠溺的笑了笑,也没有反驳,还顺道微微低头配合着某虫搂住了他的脖子。

“好了好了,这次真的高兴完了,你跟我具体说说你手臂的情况,我好让舞蹈老师给你设计专门的一些小动作。”江御轻轻拍了拍林若初的脊背。

“我的手三天后基本的抬起动手指能做到的,但是手臂抬起的弧度超不了我的肩膀,然后我也不能大幅度挥动手臂,只能这样轻轻地摆。”林若初微微晃了下手做了示范。

“这半边身子呢?弯腰或者转身有没有影响?”

“没有,昨天还有点儿疼,现在基本上没什么感觉了。”林若初回答的非常实诚。

“好,那我们先来看一看歌词分析一下我的歌曲吧。”江御挥手让几个吃瓜群众走到身旁来开始交流舞台。

吃瓜群众们,吃瓜吃完了也开心,他们满意地坐在了江御的旁边一个个弯腰坐在地上看着手里的歌词。

“这首rap与他的名字其实完全相反,这是一首街头rap,有些词汇你们可以看见带有一种戾气。这首歌曲的填词老师以前穷困潦倒时还露宿过街头一段时间,因此歌曲唱的时候嗓音要往下坠,需要稳稳压住自身飘着的气。”江御讲解道。

林若初开心点头,吴昊清明白似的点头,苏尚可乖乖点头,唯有金惟楚张着一双大大的眼憨憨地看着所有虫子。

“我……我有疑问。”金惟楚颤巍巍地举起了自己的小手手。

“什么疑问?”江御好脾气地问。

“那个……我……我没唱过rap……”金惟楚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脸憨憨傻笑。

江御:“……”

林若初:“……”

苏尚可:“……”

吴昊清:“……”

沉默了足足有好几秒,吴昊清才缓过来了。

“哦对,楚楚没有唱过一次rap。”

“胡说!私底下……明明……有唱。”金惟楚小声地为自己辩解。

吴昊清给了他一记白眼:“你宿舍就在我边上,你管那鬼哭狼嚎叫rap啊。”

金惟楚撅着自己的小嘴低头,努力想把自己藏起来。

“没唱过不要紧,从现在开始一字一句学,一个星期之后唱出来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相比较之下江御就淡定了很多,他拍拍金惟楚的肩膀又补充道,“不用害怕一切有我,我会帮你。”

金惟楚一秒变开心,他捣蒜似的点头:“那我就把我自己交给您了。”

林若初听的皱眉,他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儿不大对劲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