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么来我们先把c位选出来。”江御挑选了重点率先说明。

这话一说, 他面前的虫子都是一脸的难以言喻。

“这……我的rap只能说一般,不能说有多出彩,所以我不合适。”吴昊清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吴昊清是个实力更方面都比较均衡的虫, 但是论单项他其实会稍微弱一点, 而且他很缺乏站在c位的经验, 因此不竞争c位。

江御把目光看向苏尚可,苏尚可连忙摇着自己的双手, “队长都说一般了, 那我就是跟我名字一样仅仅尚可。”

江御叹气最后瞄了一眼兴冲冲欢乐无极限的金惟楚深深叹息。

哪怕林若初“废”了只手,依旧是这组的实力担当。

林若初的rap能力, 一直是练习生中的翘楚,所以……

“那只有若初了。”江御用肩膀碰了一下林若初。

“可是我这个手……”林若初稍微抬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面上有些犹豫。

“你的rap实力谁都知道, 这又不是跳舞没什么的,rap靠嘴。”吴昊清安慰道。

林若初点点头,他说:“我上舞台的时候算算日子这个可以取下来一下, 不会影响舞台表演的。”

“嗯嗯, 我们相信你。”苏尚可笑眯眯的。

林若初很感谢这些朋友, 在他最需要关照的时候都毅然决然地站在他的身边。哪怕是他就算选了唱跳,他们也只会琢磨怎么用一只手把舞蹈跳完,而不是强迫他完成。

林若初心里很感动,来到这次的选秀节目组他能碰到这么一群队友, 真的是没有亏。

“好了,难么言归正传分part部分。”

江御开始将part分给每一位练习生,当然有时候也有意见分歧问题,这个时候都唱一下然后队内评选就好了。

不过他们队最大的问题还是rap小白的金惟楚。

金惟楚没有在正式舞台上唱过rap,仅有的那点儿底子还都是当练习生时学过的那么一个星期的课。

这些课帮助他的作用就是让他吐字不粘着, 唱rap连字的时候也能各个清晰。

但是能不能唱准,唱的能不能好听却是他一个巨大的问题。

全队的虫子都有rap基础,很快就把自己那部分的台词学完了。

仅剩下金惟楚在逐字逐句学着江御唱出来的音调。

“你唱的时候配合身体的律动,将我画圈圈的这些字稍微使点劲儿唱出来,嘴巴可以张大一点别抿着。”江御说道。

金惟楚点点头,跟着江御的指导逐字逐句慢慢纠正。

林若初见金惟楚渐入佳境,他靠着床忽然想起了李朝芯。

他觉得李朝芯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否则以李朝芯的成熟稳重来看,他再不济选择了vocal也不会选爵士啊。

爵士那首歌曲是典型的给妖娆妩媚那一挂的虫子准备的,李朝芯……唉……

李朝芯可以归类为大直男,连点骚话都不会说,更不要说散发什么骚气了。

“烦什么呢?”吴昊清走到林若初的旁边询问。

林若初叹口气,“能烦什么,李朝芯那臭小子都那个状态了,我能不烦吗?”

吴昊清拍了拍林若初说:“既然你这么关心他,我们去看看他吧,这也没什么。”

林若初一下就站直了问道:“现在?”

吴昊清坚定点头回:“就现在。”

“好。”

吴昊清走到了江御的旁边请了一个小假,就带着林若初出去了,直直走向李朝芯所在的练习室。

他们一路上也不敢吵,静静地走到了李朝芯所在的练习室。

林若初小心翼翼地趴在窗台上,他探头往里看,先看看有没有导师在里面授课。

结果一看,里面只有在练习跳舞的练习生和助教。

“奇怪,李朝芯怎么不在里面?”林若初看了好几次,把室内每一个角落看的透透的,就是没找着李朝芯。

“李朝芯不在?上厕所去了?”吴昊清问。

李朝芯的练习时长可是与林若初并排排在第一的,论刻苦他当是翘楚,怎么可能练习的时候不在。

“上厕所?厕所在我们那个方位呢,他出来上厕所我们肯定能碰到啊。”林若初回答。

“如果上大呢?”吴昊清开了个玩笑。

林若初:(_)

“我错了我错了,走吧,进去问问吧。”吴昊清拍拍林若初。

选爵士《夜色》这组的虫子,排位都垫底。个虫特色都没有那么明显,也没有跟林若初和吴昊清合作过。

林若初小心翼翼敲门,礼貌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练习中的虫子们纷纷回头看向林若初。

“你是来找李朝芯的吧,他今天练习了一会儿后,忽然就走了然后再没回来。”

“他有没有说过,他要去哪里?”林若初追问。

“没有,不过他说他累了可能回宿舍回去睡觉了。”练习虫回答。

“好,我们这就去找他。”林若初一点二也不耽搁转身就要出去。

“欸,等一下林若初。”忽然那个回答林若初问题的虫子叫住了他,并小跑到了林若初的面前,神色有些忧愁。

林若初回头望着面前这只虫子,察觉他似乎有什么问题想问,“怎么了?”

练习虫手指交握在一起互相缠着,他抬头说道:“虽然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冒犯,但是你也能看出,我们这组其实实力最差。没有几只虫子适合这首《夜色》,多半都是被剩下的。我们的c位没有选,但是我们都自觉留给了李朝芯。我们这里只有他能担起这个位置,请你帮忙把他叫回来,并且告诉他我们想在最后走之前留一个最好的舞台。”虫子一字一句说的真诚无比。

林若初被这只虫子说的又想起了之前被淘汰的虫子们。

他从没有体会过这种处于淘汰边缘的心情,他虽能共情却无法真正体会。一直以来参加选秀,与他靠近的都是高排位,所以他无法体会低排位内心深处的自卑。

这一刻他被《夜色》的练习虫们,打动了内心。他伸手抓住了面前虫子的手,微笑道:“你放心,李朝芯肯定会回来的,他会带着你们呈现一个最好的舞台,安心等着。”他拍拍虫子的肩膀就出去了。

他们没过一会儿就到宿舍楼下找到了用水壶正在浇花的李朝芯。

李朝芯那厮,表情非常空洞,动作也很是僵硬。他双眸盯着面前的花儿呆呆的。

最让虫觉得惊讶的是,李朝芯身上穿的是睡衣脚上踩的是拖鞋,这完全就是一副刚起床或者刚洗完澡的样子,惬意的仿佛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在自家的后花园休息。

“我去,他们队其他的虫子都紧张成什么样了,这位大爷居然还能在这里惬意地浇花!”林若初当场火就冒上头了,他手里要是刀怕是早就把李朝芯脖子上的头砍下来了。

“诶,若初你先别急着过去。”吴昊清一把按住林若初的肩膀,给林若初心里即将狂奔的火气踩了个紧急刹车。

“你仔细看看他,他像是故意自暴自弃的样子吗?一脸愁容的,肯定是心理压力导致的不对劲。”吴昊清说道。

林若初伸手猛地将吴昊清的手拍了下来,他不爽地翻了个白眼说道:“那不好的风评,只有他有吗?我没有楚楚没有齐然然没有?我们哪个不都是黑子缠着的,有像他那样的吗?就他脆弱觉得委屈?”林若初气死了。

要是论争议,金惟楚的“废物点心”名称给的侮辱,可比李朝芯有争议多了。李朝芯顶多是冠了个“吸血”的称呼而已,外加粉丝疯狂,金惟楚可是被全名嘲笑。要论压力排序,也该是金惟楚排第一才是。

“你这真是……你以为每只虫都像你和金惟楚天生神经粗的跟电缆似的。李朝芯本身就很不容易,他啊出生卑微,连书都没读完就被迫来首都打工。要不是因为摆摊的地方在经纪公司附近,被星探发掘了,这会儿他恐怕还在哪个角落摆摊或者搬砖呢。”吴昊清叹气。

“穷苦虫家的孩子,心底啊还是不自信的,你就别打压他了。”吴昊清说。

林若初皱眉,“那你说用什么方法?劝导?你别搞笑了,就他这个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恐怕是得跪在地上才能把他给哄好吧。”

吴昊清叹气,“老实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哄,我没有经验啊。”

吴昊清只会鼓励虫,但是这前提得是那虫还有上进心啊。李朝芯这样子完全就是自暴自弃了,怎么鼓励怕是都没用。

“嘁,那你拦我干嘛,你自己不也是什么方法都没有?”

吴昊清:“……”

“还是看我的。”林若初高扬起下巴一副自信十足的模样。

林若初望着浇花浇的一点儿也不用心的李朝芯,眼睛眯了眯。他带着一身的煞气,冲了过去。

吴昊清感觉大事不好,也连忙追过去,他直觉林若初肯定要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然后他就看到比他快几个步子的林若初,飞起一脚直接把浇花的李朝芯给一脚踹进了满是泥巴的花园里。

还特么是头朝下的姿势。

吴昊清:“!!!”

“李狗子,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队友还在练习室里洒汗水热火朝天的练习,你倒好直接在这里浇花,我浇你大爷!”说着他又上前去将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李朝芯又给踹了回去。

“你干什么!你有病啊!”李朝芯一连被踹了两次,自然心里头有了火气。

“啊哈,原来你还能生气啊。你还有脸生气,我刚才那两脚一脚是我要踹的一脚是替你的队友踹的!tm的不就是粉丝互掐说你蹭老子热度吗,就你tm的委屈是吧。舞台事故,就你一只虫错对吧。”

“你以为楚楚、我还有队长就都不在乎?我们谁能不内疚?还有你那些个破粉丝,到处撕逼就你膈应啊。”林若初一连串把所有的刀全往李朝芯身上捅。

吴昊清想拦,已经来不及了。

林若初开了个头,可就如泄洪的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

“就这么几个小小的负面评论你就吓破胆子了,选了个爵士音乐《夜色》。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破罐子破摔在你队友的眼里,你就是救星!你到底有没有看看你的队友都是谁啊?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好家伙垫底的全被你这条神龙给集齐了。他们不管是虫气和实力都是吊车尾,你就这么的把他们选了,然后丢了?”林若初说着还想抬脚踩。

李朝芯怒火也上来了,他一把抓住了林若初的腿气急败坏道:“老子平生第一次被虫子这么黑,你还不许我颓废一会吗!”他吼完还反过来使劲拉着林若初的腿,把林若初一起拉进了花园泥潭里,滚了一身的泥。

“操!”林若初踉踉跄跄地起来,他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半边身子的泥,气的脸上的气色都变了。

“你的手tm的不就是因为我的失误才成这样的吗。上一场表演你们都没出错,就只有我出错了!你们的粉丝都没有挑事,就只有我的挑事了,他们还……”李朝芯说到这儿有些说不下去。

“还为齐然然打投企图把我第一的位置挤下去?”

李朝芯点头,刚才还有那么点爆发的情绪又收了回去,“对,你之前一直都是断层的第一,名声和风评都好的很偏偏被我的粉丝一搅就……”

“黑了?”林若初补充道。

李朝芯完全不吭声地低下头去。

林若初伸出手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巴,然后往李朝芯身上一扔吼道:“你不知道管一管你的破粉丝吗!”

李朝芯抓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不吭声。

“说话!”林若初又砸了一下泥。

李朝芯神情有些苦,他苦笑道:“你以为每只虫子都像你一样,是自由身吗?”

林若初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的公司是绿阱,陷阱的阱。我们公司的行事作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我们签的不是合约而是卖身契。我们的合约如果违约,我们需要赔偿的一百万的违约金。我根本赔不起,我又怎么敢违背条约去控评粉丝。粉丝为我花钱为我打投,这些都是公司的收入来源,我怎么敢骂他们。公司要是一气之下把我告上去,我就完了。我的家庭还要靠我来养,我不能背债。”李朝芯说着说着居然红了眼睛哭了出来。

林若初的心情一下就跟着沉了下去。

这里参赛的虫子并不是谁都是这么的幸运,像李朝芯这样签了个吸血公司的也不在少数。这样的公司一般情况下会签好几十个送去各个地方吸引流量。

一旦有一只虫子出来了,那么这个公司就会疯狂吸血,死也不会放过那只好不容易有了成绩的虫。

林若初的心情顿时很是复杂,他手里攥着的泥顿时不香了。

是啊,有几只虫能像这副躯壳一样,虽然有个公司但也是形同虚设。公司也没有一点儿要靠他吸血的想法,完全放养。

他那个破经济虫,他至今都没看见。

“那演出呢?演出怎么办?你的队友怎么办?”林若初问道。

“我不知道,你问我怎么解决,我自己也很迷茫。我现在全身都被绑了起来,昨天我的公司还警告过我不能解释,不能在镜头下说公司半点儿不好。”李朝芯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泥巴,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走到池水旁边,用双手鞠起清水清洗着脸上的泥巴。

“对不起若初,我一直就很想对道歉,只是最近我有些疲惫。”

林若初手足无措地望着李朝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是李朝芯不努力,而是外界所有的力量都把他往里拼命挤压。

他懂那种感觉,那会很压抑也会很累,如果按照他上辈子的剧本,李朝芯这是拿着要祭天的剧本了。

吴昊清拿了张纸递给了林若初劝道:“别把他虫身上的压力往自己身上揽,李朝芯有难处你也有你自己难处,劝不了就算了。”

林若初心里更加压抑,往事种种在他大脑里疯狂旋转,完全将吴昊清的话当做耳旁风。

他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感觉与李朝芯相处舒服合作舒服了,大概这就是灵魂上的契合。

相似的遭遇相似的创作才华相似的排位顺序,李朝芯简直就是翻版的他。

他以前自己不能出道,是没有外力帮助,这次他不会让李朝芯遭遇与自己一样的境遇。李朝芯这忙他一定要帮!他一定会让李朝芯回到他原来的位置和心境上。

“李朝芯!”他心脏激烈的跳着,全身好斗的热血都在翻涌。

李朝芯不明所以的回头。

“我只问你一句你想不想出道!”林若初喊道。

李朝芯与他对望,渐渐的眼睛里有亮光在闪烁,他坚定地点点头回答道:“我想。”

“李朝芯你的违约金我替你付了!”林若初高抬下巴说的那叫一个气吞山河。

吴昊清都被吓傻了,他忙拉住林若初的袖子着急道:“若初帮虫可不是这么帮的!你拿的出一百万吗?你就敢这么承诺。”

林若初不管在他旁边给他圆话的吴昊清,依旧站的笔直,“从现在起你就是自由身。违约什么的,尽管去违规,事后我替你付账!从今天起,你只为了你自己奋斗,只管往出道位冲,我赔!”

畅快!林若初从来没感觉自己能这么帅气。他这无端端的真是体会了一把金主的快乐。原来“包养”虫真的能这么快乐啊,不过也是真tm的刺激。

一句话顶一百万不过能买李朝芯一个自由身也值得,毕竟他救的也是曾经的自己。

果然李朝芯吓的张大了嘴,“你……你胡说什么,我当你说胡话不作数。”

“李朝芯我认真的,不骗你,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跟你签字盖章,今天起就生效!”林若初把旁边激动的还想劝他的吴昊清给按了下去。

“可你哪有什么钱?”李朝芯信了,但是一百万上哪儿弄来。

“我可是有江御老师带的,跟着他别说百万就是千万我也能有。”林若初笑笑。

其实江御说了后期要总决赛之前他会带他去参加综艺和接代言,所有能接的项目粗略算起来,也能有一两百万。而这仅仅还是开始,所以他愿意买李朝芯的自由身。

“你真是……疯了,有病啊花百万买我。”

“对啊我就是有病,你就说吧要不要跟我一起疯,来吧一起搞事情上热搜去。”林若初伸开双臂,大大方方的准备迎接着李朝芯的微笑。

李朝芯站在原地大笑,可笑着笑着他又哭了。他红着眼眶一步步靠近了林若初,然后将林若初抱得紧紧的。

“谢……谢。”李朝芯的声音难得有些哽咽。

林若初终于舒出了心底的一口郁闷气,他拍拍李朝芯的背安慰道:“别怕,我给你垫着。”

“好。”李朝芯闷闷地回答。

“操,没见过你这么疯的,要闹事的时候记得带上我,我们一起怼李朝芯那个破绿帽公司。”吴昊清见实在是劝不了自己的两位好友,只能自己也加入其中了。

“不是绿帽是绿阱。”李朝芯苦笑着解释道。

“丧只许丧这一时,你的团队还等着你去拯救呢。”林若初拍拍李朝芯的肩膀说道。

“我换了衣服就去,谢谢你们。”李朝芯眼睛还是红红的,因为他手上也全是脏泥,所以擦眼泪的时候更是糊了一脸。

林若初看看浑身都干干净净的吴昊清,很欠的抹了一把吴昊清的脸,成功的让吴昊清也上了泥。

三虫欢欢喜喜散场了之后,吴昊清在李朝芯与他们分别后,他一把抓住了林若初的胳膊很是担忧地问道:“你的那些代言是确定能接吗?”

说实话比起李朝芯,吴昊清其实更照顾林若初,大概是因为年龄和性别的原因。

“怎么,你觉得我有那种燃烧自己照亮别虫的牺牲精神?”林若初笑嘻嘻地问道。

“别闹,李朝芯都不在,不用跟我不避遮遮掩掩。”吴昊清不吃林若初那扯皮的一套。

“好啦好啦队长,我的合约是在决赛要参加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个排位是板上钉钉能进决赛的。”林若初回答。

“都要决赛了,那肯定得更要花时间准备做最后的冲刺,你怎么会接?”吴昊清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林若初只低低地笑了,他惆怅地回头看向远处的李朝芯,“我有非救李朝芯不可的理由,不救大概我这辈子心里都难安。如果李朝芯能够成功出道,那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他笑得很是开心。

吴昊清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林若初,他忽然眼睛瞪的大大的,万分惊恐地盯着林若初:“你……你该不会……脚踏两只船?”

林若初:!!!∑(Дノ)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8 23:58:57~2021-03-09 23:58: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说天空中有鸟飞过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