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目送着江御开车离开节目走后, 他最开心的其实并不是因为他收到了江御给他的礼物。而是他用一根红色的皮筋,“套”住了江御。

依照他这些日子对江御的观察,他发现江御是个极为朴素的虫。

他平时不戴首饰, 连衣服上的配饰也没有, 手上也是干干净净。

这从侧面反应出来, 江御没有什么关系亲密的虫子。至少雄虫是没有的,因为如果有了, 戒指、耳钉、项链、胸针等等, 这些小饰品中总会有一个是雄虫送的。

江御全部没有,他第一个戴在手腕上的东西就是他送的皮筋, 还是红色的。

那个林若初经常用来扎头发,也不知道江御会不会一直戴着。

嘿嘿嘿,林若初忍不住地都开始幻想有粉丝发现江御手腕上戴着的皮筋了, 然后开始扒这样会不会扒到他的身上?

哦豁,想想还有点儿美滋滋的呢。

他满心欢喜的换上了粉色的t恤,开开心心往练习室走。

还没进练习室, 老远就听见练习室内的金惟楚在鬼哭狼嚎。

“哎呀——唱不动了不行啦, 我休息休息一会儿。”金惟楚吼道。

林若初一开门, 迎面就撞上了往外跑的金惟楚,被金惟楚那厮抱了个满怀。

“我去!你不好好练习干嘛呢?”江御扶正了金惟楚。

金惟楚抬头的时候,那样子宛如落水了刚被捞起来的鸡,汗水如雨下, 头发湿哒哒的全黏连在他的额头上。

“呜呜呜呜——若初救我,他们非要让我一边跑步一边rap,还很混账的让我绑沙袋,我不行了嘤嘤嘤救救我。”金惟楚哭丧着脸,两只小爪爪抓着林若初胸前的衣服不撒开。

林若初:(へ╬)

“泥奏凯。”林若初赶紧推金惟楚, 他可是刚换上江御老师送给他的t恤,不想让金惟楚那厮把汗水全擦在他心爱的衣服上。

“嘤嘤嘤……嗯……诶?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金惟楚哭到一半,才发现手里的衣服触感不大对。他抹了两下脸上不存在的眼泪,站直了身体看向了林若初胸前的那朵黄花。

“你……你怎么衣服都换了?脸上的泥巴呢?怎么不见了?”金惟楚拉着林若初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一遍。

“什么衣服换了?你……你刚刚找江御老师干什么去了?”吴昊清一把将金惟楚扒开,然后伸手拽住了林若初的衣服领子,一脸的着急。

“诶诶诶,你们干什么呢!这是我新衣服,干嘛都扯?”林若初伸手猛拍吴昊清抓着他衣服的手,救出了自己的衣服。

“我们就这么一会儿没看见你,你居然跟着……江御老师连……连衣服都换了?”吴昊清满眼的不敢置信。

林若初小心拍着身上衣服的灰,他怎么听着吴昊清这话貌似话里有话啊。

“你什么意思啊?我就是原来的衣服上有泥一直穿着录制不太好,所以我就去厕所换了这件啊,有什么问题吗?”林若初睁着无辜的大眼,呆萌地望着吴昊清。

顿时他们俩虫之间,弥漫着一股怪异的氛围。

林若初也正是这几秒懂了吴昊清方才那话里有话的意思。

“我去,不是队长你想什么呢!我怎么能干那种事!”林若初一下子耳朵痛红脸也涨红了,他上去给了吴昊清肩膀一掌。

“哈哈哈,不……不好意思啊是我小气是我想多了,来来来练习练习。”吴昊清好声好气地哄着林若初。

“……”林若初不满地撅着嘴回了练习室。

憨憨金惟楚看了一场默剧,完全不明白吴昊清和林若初到底在说什么,他凑到林若初的旁边问道:“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林若初拿着歌词的手一抖说道:“你多大了?”

“快十八了咋的了。”金惟楚盘腿坐下。

“哦还没成年啊,不急不急你不懂正常。我就是去找江御老师签代言合同了而已,没什么别的事。”林若初答。

“哇,代言啊我还以为你是签的节目组的赞助商代言呢,原来是外面的,哪个品牌?”金惟楚的眼睛冒着羡慕的小星星。

“一个国产的护肤品牌,没你想的那么高大上。”林若初随意回答,那品牌他也不认识啊,他才来虫族多久估摸着也就那样吧。

“可以啊,代言费多少方不方便透露。那你岂不是可以出节目组了?”金惟楚爱钱极致,一说到这个必定扯到钱的身上。

“这个不能说,总之还不错,拍摄的时候确实会出去。不是,你不是累了吗,怎么一扯到这个你就不累了?”林若初伸手狠狠弹了一下金惟楚的额头。

金惟楚立马缩了回去,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可怜兮兮地说:“若初你让他们俩做只虫吧,我今天还没休息呢,都这个点儿了我晚饭还没吃呢。”

金惟楚一张脸全拧巴在了一起,这都要八点了他一粒米还没进。

“我又不是队长,我说了不算,我也听队长的。”林若初一秒站队,绝对不同情金惟楚。

在练习的第一天,金惟楚一直在练习室里疯狂rap,他的队友们则是就着他的声音慢吞吞地吃饭团和饮料。

金惟楚是有几句唱的标准就能吃几口,干饭虫一下子燃烧了内心深处的干饭精神。更加拼命努力唱,靠着无比热烈的精神,他终于在几十遍之后终于全部对准了音调。

然后低头狂吃饭团,饿了一顿的他战斗力十足,一只虫扫完了剩下所有的。

吃完了他就顺势往地上一趟摸了摸自己鼓起来的肚子,开始有闲情逸致地八卦了。

“对了哦,今天节目组跟我说要我去拍口播广告,还说会给钱嘻嘻嘻你们有没有?”金惟楚问道。

林若初惊讶,他第一时间望了一下吴昊清。江御跟他说过粉丝最稳的就是他、吴昊清、李朝芯,论虫气也应该是他俩啊何时轮到金惟楚了?

“不是等会儿,我能礼貌性地问一句你打什么广告吗?”吴昊清问。

“那个哈士奇饼干啊,还挺火的是个专门做零食的牌子,你们要吃吗?我打广告的时候给你们带一箱回来吧。”金惟楚说的无比真诚。

“噗——”苏尚可突然破功笑了出来。

林若初也低着头,笑得肩膀发颤。

吴昊清想忍,但没忍住干脆捂嘴不好意思笑的太大声,免得让金惟楚不高兴起来。

“不是……你们干嘛笑?”

林若初忍了好几下,他抬头望了一眼金惟楚那憨憨眼神,笑出鹅叫。

“这个广告商找的代言虫非常好,非常妙!”吴昊清一边鼓掌一边赞赏。

“噗哈哈哈哈哈,这是找代言虫吗,这是找吉祥物吧。诶楚楚啊你是不是就是那包装上的哈士奇啊。”

“对对对,他不是虫,他就是从那儿饼干袋上抠下来的哈士奇。”苏尚可笑到捶地。

金惟楚:“……”

“我giao我就说为什么你们都是一脸懵逼,敢情是专门来找我的!”金惟楚后知后觉自己哈士奇憨憨形象深入虫心。

“哈哈哈哈,我说呢节目组什么时候要有口播了怎么不找若初不找队长,偏偏找你,原来是怕你不播特意借助节目组来找你啊。”苏尚可笑得幸灾乐祸。

“……”金惟楚一对儿眉毛都皱成了麻花。

“你合同签了没有?”林若初问。

“签了啊,要是八字没另外一撇,我跟你们说啥啊。”金惟出无奈答道。

“唉,既然都签合约了你就安安分分的拍完吧,正好你瞧多符合你的形象,拍了还有钱。”林若初安慰道。

“嘤嘤嘤——你们看我都这么幸苦难受了,今晚能不能放我早点儿回去睡觉?我已经很久没有睡一个饱饱的觉了,我想明天自然醒。”金惟出拉着林若初的袖子低声祈求。

“求我没用啊,我听队长的。队长我们今天晚上练习到哪里啊?”林若初笑眯眯地问道。

“哦yes!刚刚收到通知今晚不用练习太晚,节目组说一会儿去后面录影棚集合,我们可以与家虫联系了!”吴昊清脸上满带喜色说道。

林若初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猛地一沉。

但于此同时,金惟楚和苏尚可已经十分欢快地抱在一起欢呼了。

不仅仅是他们这间小小的练习室里的虫子在笑,林如初听见外面的走廊上也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笑声,那欢呼的仿佛一夜暴富了似的。

“诶诶若初你不想家虫吗?我从把我送来选秀开始,我已经接近三个月没有跟我的家虫联系了。”金惟楚笑的嘴角都能咧到耳后根去,他自己快乐也就算了,还非得死拉着林若初的袖子一直摇,要林若初跟他一块儿快乐才作罢。

“嗯嗯嗯,快乐非常快乐。”林若初敷衍性地点了点头。

“快走吧,打电话的顺序是由小组成员排名数决定的,我们是第二个,快去。”吴昊清走在最后一个,一个个将他们往前推。

林若初夹在几虫中间,并不是特别的快乐,他只是为了应景笑而已,不好打扰别虫的开心。

这个原身的最后一个亲虫已经过世了,他来参加这个节目能过的一个最大原因,便是原身的孤独脆弱感。正是这种感觉让他在海选的一众雄虫中脱颖而出。

现如今这个环节到来了,他该怎么参与该打给谁。

作为一个选秀节目,录影棚是必备的,毕竟随时需要为个别拉跨的舞台配音。他因为自身实力强悍,所以声音一直用的都是现场,还从没有来过录音棚。

如今来了才知道这里的录音棚仿佛是地球室的直播室,只有堪堪几平米大。录音室约莫只有五个,他们来的时候里面刚好是齐然然那一组的虫子在录制。

他们组的虫子除了他都伸长了脖子在急切地等着。

而他也没有需要等待的理由,索性退到最后找到了个空角落坐着,无所事事地看着其他练习生们快乐无边。

很快第一组的虫子们就都出来了,五个里有四个都哭了。

一张张通红的脸上,妆容全都花了,足以可见眼泪水在想念的时候确实不要钱。

他们组的虫子们在工作虫的引导下也都纷纷进了录音棚,拿起了终端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的家虫打电话。

左宁一直拍着林若初,他见其他的虫子们都进了录音师,林若初依旧的不动,于是便问道:“若初你为什么不进去?”

林若初被问到了心坎儿上了,虽说这是原身的身体,但也是他灵魂的寄居地,原身的痛苦也会嫁接到他本身的灵魂上。

他能感觉的到自己心底的酸涩,两辈子生活竟然都……体会不到什么亲情,还是挺可悲的。

但在聚光灯下,他不会太过表露自己的伤心,他只是故作轻松地答道:“我没有家了,给我终端我也不知道打给谁真抱歉我参加不了这个环节。”他尽量笑着,但他也知道他一定笑的很勉强。

“对不起不该问你。”左宁连忙客客气气道歉。

“没什么,又不是什么不能提的,那我就直接回去吧。”林若初假装完全不在意的摆手,说完就要起身离开。

忽然他的背后有虫叫住了他。

“喂,若初快来有虫要跟你聊天。”总导演也不知道从哪个旮旯角跑出来了,火急火燎地把林若初叫住。

林若初一脸懵逼地回头,他指着自己问道:“你确定……是在叫我?”

“对,就是你若初,快过来,他马上要打你终端了,配合一下录制工作。”总导演笑眯眯地说。

林若初只好挠挠头转身又折回到录音棚里,并按照屋内摄影师的提示将终端按亮了。

没成想他这一按,终端里还真的有虫给他打视频电话。

他万万没想到被这网络视频吓了一大跳,再往视频上一看才发现上面的名字赫然是江御。

他顿时懵住了,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不该接。

因为这个环节是与亲虫接视频的,他要是在这个环节接了江御的,难保不会被黑子拿去做文章,一时之间他很是犹豫。

“接吧。”总导演在门外提示道。

“好。”林若初怀揣着那么一丝丝紧张心情点了接通。

画面下一秒就呈现了出来,江御正坐在化妆师内被造型师弄着发型。他四周尤为的敞亮,将他本就白皙的皮肤衬的更加光滑细腻。

江御第一秒看见他的时候就笑了,笑的很温暖说道:“若初你看见我怎么不说话?”

一下子所有酸涩的情绪全部上涌,他听着江御温柔的还带有安慰语气的声音,心里那么点儿委屈怎么也压不住,很快眼泪就在翻转了。

“等……等一下。”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将脸别开了一下。然后抬头望着录音棚的棚顶,把眼底的泪水强压了下去。

江御真的安静了十几秒,静静地等着他恢复。林若初按了按自己的眼角,完全平复后又抬起自己的终端开开心心与江御视频。

“江御老师怎么是你啊?”林若初问道。

“当然是我,我知道节目组的流程也了解你,特意掐着时间跟你通话的。”江御的发型做完了之后,就让造型师出去了,只留他们俩聊天。

“你是特意等我的?”林若初找准了重点询问。

江御并未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笑的眯起了眼,这一笑让整个屏幕一下子都变亮了,驱散了林若初心里的些许阴霾。

“对,我就是在等你。”江御很是干脆的回答,“知道你情况特殊,但是我也不想你缺席这个环节,所以打来,你就当我就是你的亲虫。”

林若初心里一下变得柔软了起来。

他开始遵循着节目组的提示,与江御开始了日常谈话。

“我有一天没回去了,你零食吃了没?甜度合适吗?”江御问道。

“吃了,甜度合适就是我一次性吃太多了,现在有点儿腻到了,你下次给我带零食能不能不要带巧克力?”林若初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嘶——你该不会把整盒都吃了吧?”江御倒是有些微微吃惊。

林若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而且貌似好像还圆不回来。

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完全把节目组要的温情片段聊成了有点儿暧昧的日常片段。

“我太久没吃了,一吃就停不下来,等我觉得腻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林若初自己给自己圆。

“你千万不要觉得我带给你的,所以你就一定要吃完,喜欢吃下次还想要跟我说一声我就继续给你带,如果不好吃不喜欢也不要强迫自己吃完,跟我说一下以后我就不会给你带你不喜欢吃的了。”江御解释道。

林若初喜滋滋地点头。

“哦来了,我这里刚好刚刚写了一份零食清单,你看一下。”江御忽然在终端的摄像头面前放了一张纸条。

白色的纸条上端端正正地写着各种零食的款式,甚至连牌子都加了上去。

“看的清吗?要不要我给你念?”江御贴心地发问。

林若初双目盯着终端的视频看,说实话白纸上的字迹他都看的是清清楚楚的,没有半点儿模糊的样子。但是他莫名的就是想看江御为他一个字一个字念零食的样子。

于是他马上就戏精上身的眯起了眼睛,还故意凑近了镜头说道:“江御老师你那边有点儿晃,字很模糊,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啊我真的看不太清。”

左宁:“……”

总导演脸上露出了姨母笑,顺带地还拼命指挥左宁把镜头往林若初的脸上怼。

左宁果断地就调试了镜头,然后时时刻刻把镜头聚焦在了林若初的脸上,不放过林若初脸上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

“哦你看不清啊,行吧那我念给你听吧。这有一个凤爪的是你粉丝提给我,叫娃娃凤爪听说狠辣你喜不喜欢?”江御问。

“嗯嗯,喜欢。”

“嗯好,还有他们让我给你带这个刚好我现在还在吃,这个糯米团子袋装的,你吃过吗?”江御将一旁的零食袋子拿到了视频的前头让林若初看清楚。

“没有吃过。”林若初的关注点一点儿也不在糯米团子上,而在江御拿着零食袋子的那只手上。他老早就注意到江御的手长得秀气又好看,就是唯一可惜的是他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直接上手摸或者直直地盯着看。

现在刚好借着看零食袋子的目光,多次飘向江御的手指。

“那我给你带这个。”

“嗯嗯。”

“等你录制间隙节目组给你们放一个开放的假,你想去哪儿?”

林若初细细地在想这个问题,他“嗯”了一会儿,就干脆直直地盯着江御的脸问:“那你不应该问我想去哪儿啊,应该我问你你有没有时间带我去玩儿。”

林若初的假期是节目组固定放的,到后面确实会有一天时间休息。那段时间就是总决赛前夕,节目组会让他们这些练习生外出放松放松。他反正那天肯定会有空,但是江御能不能有那还真就说不定了。

“你以为我对你就只是说说而已?我既然都问了,肯定会把那天专门空出来等你的。”江御认真承诺。

林若初听了之后,精神很快就上来了,他开开心心坐直问道:“真的啊!”

“真的,好了你还有什么要吃的,我继续念免得时间不够啊。”江御说。

“诶诶诶不用念了,我们商量去哪儿玩儿吧,你给我带什么吃的我都吃我都爱。”林若初兴冲冲地回答。

“嗯,鉴于你的行程比我还紧,我们就去周围的游乐场玩玩吧,我包你一天吃喝。”江御笑眯眯答。

“好诶!谢谢江御。”林若初笑得很开心。

两虫聊得热火朝天,气氛可谓是非常好,那粉红的泡泡几乎要朝着镜头外飞出去。

总导演、副导演、制片全都盯着屏幕在磕cp,一个个笑成了姨母笑。

“江御老师,您的采访时间要到了。”

忽然江御那头有虫子喊了一声他。

林若初方才还雀跃开放的小太阳花,一秒垂下了头变得丧气了不少。

“等我回去啊,大概就是后天吧,我回去验收你的跳舞成果啊。手臂要小心,还有我永远是你的后盾,加油。”江御最后一句极快地说完了,就与林若初挥手再见。

林若初望着黑黑的屏幕,嘴角压不住窃喜。

他欢乐地望向镜头求证道:“江御刚刚是不是说了他是我的后盾?”

他眼里的小星星都在闪烁着,就差要把镜头闪的反光了。

摄影师用镜头点了点头。

林若初开心地一蹦三尺高,然后一路欢快地小鹿一般跳着,跳出了录音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