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每次公演完后, 都能有休息时间。

江御这个星期难得有时间一直呆在组里,他原本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跟林若初好好相处相处顺带带一下林若初接接别的资源,当然这是他的私心, 他想提前问问若初而已。

可是自从李朝芯曝光了他公司的那些小虫行径后, 林若初就对李朝芯尤为的关注, 甚至到了恨不得以李朝芯方圆三米为半径一直围在李朝芯的身边,都不看他一下。

明明以前他只要来了, 林若初都是粘着他的。

江御望着望着, 心中憋着一股闷气。

顿时心中一股有些不爽的情绪逐渐蔓延开,这也让江御的脸色看起来尤为的严肃。

原本还想接近的总导演, 都不敢随意靠近了,只敢在远一点的位置偷瞄。

而作为被江御一直猛瞧的虫子林若初,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李朝芯的身上, 毕竟还是有些担心朋友,事情没有圆满落地他还是不放心。

他一直陪着李朝芯录制完了所有视频。

直到李朝芯录完了所有的并走到他的面前表示自己没事,他才大大舒了一口气。

“你的公司事后还不知道会怎么为难你, 毕竟打官司你赢不了。”林若初说道。

李朝芯淡定地点点头, 而后爽快答道:“这天下哪有两全其美的好处, 我既然占了那一开始的能养活我家里的钱,后面我违约也就不会想着不付违约金。”

大闹一场全部说清了之后,他情绪比一开始更加平和了,仿佛一下子都想通了, 连着他这只虫身上的清冷气儿都少了些。

“若初我想好了,这一百万违约金就当是我向你借的。我以后一定一点一点还给你。”李朝芯看向林若初的双眸之中有星星之光,可以看出他真的放下了心中的一切。

林若初也不客气地笑了:“大哥,一百万呢,那可是我向江御老师透支了很多代言费才能给你的, 你可一定要还,不然江御老师就成我的债主了,不过没有偿还日期的规定就是了。”林若初笑着伸手捶了一下李朝芯的胸口。

两虫正在开心地聊着天,忽然吴昊清走到了他们的旁边直接了当的说:“朝芯你的情况我刚才跟我公司的经济虫说了,他说如果你愿意可以签到灵文旗下,因为你的流量很高,公司说你的违约费用他们可以支付,就是可能会有一些其它的条款,分成可以细谈一切好说。”

李朝芯很是感谢地朝着李朝芯弯腰鞠躬,他抬起头却说道:“队长谢谢你帮我,我想过了,以后我将不会直接签约在某个公司旗下了。我想先看选秀,等选秀结束了再说。出道了的话,我就跟团和华信盛光签一年的唱跳约。如果没有出道我就组建自己的个虫工作室,将自己的影视约和唱跳约分别代理出去,这样我会相对自由些。”

李朝芯被原先公司限制怕了,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因此这次他想要谨慎些,宁愿自己一步步往前走也好过再踏入原来的陷阱之中。

吴昊清听了之后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不过也能理解。

他点了点头拍了拍李朝芯的肩膀说道:“也好,那你现在就不要多想好好的继续努力。”

吴昊清想要说的就是想让李朝芯努力营业好好再经营出一批有素质的粉丝,不过看着李朝芯如焕新生、朝气磅礴的样子,他又觉得不必说了,对方肯定知道。

“不必总看我,我现在全部说清楚了也都撕票了,反而一身轻松,真的不用担心我了,都回去休息吧难得能有这空闲的半天假。”李朝芯无奈地拍了拍他面前两虫的肩膀。

“行叭,那我走啦。”林若初说。

“嗯嗯。”李朝芯点头。

林若初脸上的笑容又莫名地灿烂了起来,他一想到自己终于有空去纠缠江御了就美的冒泡。

他乐颠颠地故意拐着弯冲到了江御的背后想吓一吓江御。

结果他刚抬起自己的爪子要碰江御的肩膀的时候,江御忽然就跟背后长了爪子似的,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

“我说丁西你能不能换个……”江御翻着白眼回头,结果他一回头看到的是林若初后,动作顿了片刻。

几秒钟两虫谁也没说话,而后他们却忽然都齐齐笑了。

“你不是找李朝芯吗?怎么忽然跑到我这里来了。”江御松开了林若初的爪子。

林若初笑嘻嘻地把手放到了江御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捏着江御的肩膀。

“安慰完李朝芯我还是想找你玩。”林若初如实回答。

“我今天可没给你带吃的啊。”江御将空空的两手朝着上方。

“我又不要。”林若初无奈答道。

他就这么按了一会儿,江御忽然起身从旁边也拉了张椅子过来,然后拍拍椅子示意林若初坐下,“你的手有点儿受伤,别按了坐坐吧,你的手怎么样还疼不疼?”江御顺手托起林若初受伤的那条胳膊轻轻地按了几下。

“没事儿好着呢,我特意中间训练的时候没抬这只胳膊,放心自己的狗命更重要。”林若初很有心机地把椅子往江御的旁边又靠了靠。

江御特意等身旁的狗狗坐好,他才假装不经意间提问道:“你找我预支的薪水是一百万吧。”

“嗯嗯对。”林若初点头。

“李朝芯的违约金是一百万吧。”

“嗯嗯是。”

林若初一点儿也没注意到江御的表情不大对劲儿,他还期盼着江御能多问几句打开他们聊天的范围。

但结果就是江御却就此闭嘴了,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林若初当即皱眉,他怎么隐约间感觉到江御有那么些不开心?以前明明不会这样啊,跟他之间的气氛一直都是舒缓的。

但现在林若初感觉他跟江御之间隔着一层透明的屏障。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很没有分寸地把自己的手搭在了江御的肩膀上。

“江御老师你该不会因为我们没得ace就就难过吧?”林若初凑近了江御的耳边悄咪咪的说。

他自以为江御是比较要面子的,因此不好意思说他在意输赢毕竟是评委。

江御皱着眉毛回头,一眼就看见林若初那笑弯了的亮晶晶的眼睛。

江御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望着林若初那单纯又好看的眼睛,一下子说不出他心里藏着的那点儿小想法,毕竟怕吓着孩子。

“没有,不是很在乎。”

“诶嘿,不用狡辩了,你悄悄告诉我,我就不告诉别虫放心,胜负心重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林若初嘿嘿笑。

江御扶额:“……”

江御只好默认点头了,算了孩子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江御又独自望了一会儿场内忙来忙去的虫子,发现他身边的林若初宁愿无聊到抠手也要靠在他身边。

这个小动作看的江御心里都闷气去了几分,于是他转身问出了关键问题:“我想问你,你这么倾尽全力帮李朝芯的原因是什么。”

他不问他估计要醋好几天。

“啊?原因?哪有什么原因啊,就是见不得他受罪呗。他啊性格倔强的很,要不是我逼了他两次他恼羞成怒了,估摸着那原因永远也不会告诉我。”林若初说的很是感慨万分。

“就是我们练习的时候,你在我这儿请假了的那次?”

“对啊,我不是还带了点儿泥回来吗,我跟他用泥对打,他打的贼使劲儿。”林若初夸张地搓了搓自己的脸皮。

江御都被逗笑了,他兀自笑了笑说:“放心吧李朝芯签署的那个公司,算是个黑作坊。那份合约我已经帮忙找律师看过了,官司可以打赢,所需要赔付的违约金不用那么多,也就十来万吧,以他现在能接的口播和代言来看,他自己就能还清。”

“真的啊!”

“真的,你们这些孩子真是,事情都闷着我们哪知道。我们要是知道了,怎么会不给你们想办法解决?”江御伸手敲了一下林若初的脑袋。

“是是是我错了,我以后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一定都告诉你。”林若初捂住自己的脑壳。

“有个日常综艺先找你了,时间就卡在你第四次公演的前面,我替你把过关了只需要录制一天,你如果觉得可以我回头让季礼帮你联系一下。”江御说道。

“我一只虫?”林若初指着自己问道。

“还有我放心吧。”江御伸手盖了一下林若初的脑袋。

“嘿嘿嘿好那我去,谢谢江御老师。”

“若初快来,团队拍照留念还要说一下合作感想。”吴昊清忽然站在远方朝着林若初喊。

“去吧,你还要工作。”江御顺势说道。

“好,那我走了江御老师拜拜。”

“嗯嗯。”

江御坐在原位置上看着林若初一蹦一跳地入了队,他嘴角刚要扬起欣慰的笑容,耳边上忽然传出一阵充满酸臭味的语气。

这怎么找他聊天还带接龙的。

“啧啧啧啧,只要赔十几万,江御大老师您可真能编,还能把官司打赢,那个严格条规要是能赢,我直播倒立喝水。”路江南感叹着走到江御的后头。

江御当即嘴角下拉,然后回头给了路江南一个大大的白眼。

“说虫话。”江御没好气地怼。

“你暗戳戳地替李朝芯赔了就赔了呗,干什么非要遮遮掩掩。看你追虫我心脏病都要被急出来。”路江南顺势坐在了林若初刚才坐的地方,还十分熟稔地用肩膀蹭了蹭江御的肩膀,挤眉弄眼的。

江御继续白眼。

“诶,翻什么白眼儿啊,我问问你啊你到底到什么进度了能不能跟我说说,我在外面可都在无时无刻地用终端看你们的cp互动呢,我跟你讲可甜了,要不要分享你几个好看的视频剪辑?”路江南将终端抬了起来当着江御这个正主的面儿,放起了视频。

江御礼貌性偏头,一副懒得搭理路江南的样子。

江御:“……”

“啧看一下啊,难道你这个正主有机会看。这可是剪辑的你俩谈恋爱的视频,包甜不甜不要钱。”路江南的手抬到了江御的面前。

江御这次没有白眼了,他随意瞟了一眼视频剪辑的封面,这一看眼珠子霎时间有点儿挪不开。

也不知道这剪辑上的封面是哪位大佬p的,居然p成了他俩鼻尖对着鼻尖闭着眼睛,一副就快要亲吻上的样子。

江御因为是年少成名,所以已经很久不看粉丝的留言不关注粉圈的文化了,他完全不知道粉丝磕cp的技能能这么强。这张照片p的毫无ps痕迹,简直就像是他和林若初真的做过这个动作似的。而且他俩的背景居然p成了同一张背景还严丝合缝的,这照片真正做到了什么叫ps神技能。

“看呆了吧,这可是你俩的铁粉拍的。听说他们都是分批作战的,一批专门蹲点拍你,一批专门蹲点拍林若初了,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做出了这张。这张光是浏览量都有好几十万,还是你们cp粉的神作。”路江南说的一板一眼的。

江御一开始听的还好好的他觉得蛮不错的,可越听他越觉得路江南这厮吹的有点儿过分啊,就好像是cp粉们派来的粉头似的。

“等会儿,你为什么这么清楚?”江御皱着眉毛问道。

路江南拿着终端“嘿嘿嘿”傻笑,“你知道吗,虫族都有共同点,那就是喜欢看两虫谈恋爱,我还在你们的超话里呢,我都签到签到了好几级了,我可是老粉。”路江南还把超话界面翻了出来。

江御一个“大龄”爱豆兼演员,还是第一次听见超话这个词。

他阔别打call多年,这还是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有这种磕法的。

他一时好奇就多翻了两页超话界面,然后忽然发现超话界面里有一个小说被顶的非常高,热度还可怕。

于是他顺手用自己的终端搜了一下小说《相遇》的名字,随便翻了两页。

结果这一翻,把他给看的惊呆了。

这个作者写的小说不像其他的同虫文,会架空到其他的时空或者自己构造了一个世界。他就是非常真实且刚的完全架构在他们选秀的这个真实背景上了。

而且他仅仅看了两章,脑子里所汲取到的内容就完完全全与现实一样。

“这……这是哪个八卦记者写的,他怎么知道那么多后台互动?”江御自问很多小细节应该是只有节目组知道才是,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节目组里哪只虫子磕cp写的。

“哦这个《相遇》啊,可火了,我也怀疑是节目组哪只虫写的。要不是专门负责拍摄林若初的左宁不会写小说,我都要以为是他写的了。”路江南说道。

江御又低头看了好几章,越看越觉得像回忆。像他跟林若初偷吃火锅,他给林若初擦脸上的泥,他送林若初裤子和衣服,这些日常全部都被一字不落地记录在内了。

而且这个作者的笔力很轻盈,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小清新感,很有那种初恋感觉读起来流畅无比。

“这个作者虽然叫得过且过,但是这个文写的啊真的很妙。而且你知道吗,因为过程写的太好太细致了,还吸引来了影视剧组来节目组暗戳戳地观察林若初了。”

“影视剧组?谁啊?”江御拍戏多年,大导演基本上都知道了,他觉得像这种粉丝效应出来的文应该吸引不了大导才是。

“就那个刘斯文,斯文老师啊你出道就巅峰的《泡沫》的导演啊,你忘了?”路江南说的清清楚楚。

“嘶——刘斯文老师会关注这个,我不信,他不是说他要养老吗,都躲在大山里躲了多少年了。”江御完全不信,他之前主动请这位导演出山,这位导演就是不出山,非说要养老。

“我骗你我有钱吗,你不行你自己问问啊,听说编剧正在联系这位大作者呢,但是就是这位作者找不到虫了。他一口气发了好几十章后来就消失不见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也是奇了怪了,至少把更新写完了再消失啊。”路江南嘟囔道。

江御:“……”

他顺着网络链接,点进了原作者的界面翻了起来。

“你们就没有个仔细的搜索方向?”他随口问道。

“我搜索什么啊,我只负责磕cp至于谁想找谁找去吧。”路江南说的满不在乎。

江御:“……”

他将这位得过且过的个虫界面从头翻到尾,发现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小号。因为注册时间就是在他们节目刚播出的第一个星期,也就是注册的那一刻发表了前面五章。

大概原博主也没有想到文会这么的火,因此隔了一个星期后才又补发六章,而后每次上线都是只发送小说的内容从不与网友唠嗑,更不多停留。

江御觉得奇怪,如果这个“得过且过”是他们的cp粉的话,不应该在网上吃一吃他和林若初的瓜吗?或者再不济逛一逛他们的超话界面,至少上线时间不会这么短才是。

他这样扫过去感觉“得过且过”对他们的超话完全没有兴趣,唯一的兴趣就是他自己造粮了。可是他要是不看看他们的粮,怎么继续写啊。

想着想着江御脑子里忽然一亮。

这个“得过且过”不是对他们的互动内容不感兴趣,而是他自己什么都知道了,所以不用再去看网上再看一遍浪费时间。

再结合时间线一缕,这个发文时间不就是刚刚对应着,他们给节目组的练习虫放的那几次假吗?节目组用了信号屏蔽塔,但是节目组只要放练习生们出去,那就不会受到信号的干扰,所以……

真相只有一个。

“得过且过”不是节目组的虫,而是藏匿在练习生之间的某位练习生。

这位练习生应该就是林若初身边的某只,因为他熟知林若初所有的小动作和习惯,否则也写不出这么活灵活现的且像林若初本虫的虫来了。

江御望着摄影台上的正在合照的几只虫。

排除林若初本身,可疑的虫子有李朝芯、吴昊清、金惟楚、苏尚可,还有上一个合作了舞台但也同样没被淘汰的林君谦和赵七七。

如果来个排除法的话,李朝芯和赵七七应该能第一时间排除,李朝芯是因为自身官司缠身没那么多的时间来更新文章,而赵七七也是因为跟林若初没有熟到那个份儿上。

剩下的金惟楚、苏尚可、吴昊清这三只虫好像都有可能。

吴昊清严词造句不错有写小说的底子在,而金惟楚和苏尚可则是因为跟林若初关系足够亲近,所以这仨都有嫌疑。

“如果让你从金惟楚、吴昊清、苏尚可三只虫中选,你选这篇小说是谁写的?”江御问道。

路江南眯着眼睛也望过去,他托着腮“嗯”了半天,然后果断摇头:“诶嘿,我就不猜,我觉得都不是。这小说我还想继续看呢,我可不想正主被那么快抓住嘿嘿嘿。”

江御无语:“……”

“你以为我找到他是逼他别写?”

路江南一听眼睛放光,他凑到江御的旁边贼兮兮地说:“怎么,知道原作者是谁哦,你打算造粮,好让这篇文的内容更加精彩?”他说完还挤了好几下眉毛,一肚子的坏水都在往外冒。

“你想什么有的没的?我是想找他取取经,这里面有好多内容其实是被他加了一些东西升华了的。但是很多内容我实际上操作其实并没有这么有爱。我或许应该找他学习学习。”江御说的一本正经,还特意将送衣服那段展示给了路江南看。

“难道你衣服不是在一个烟花灿烂的晚上送的?”路江南问道。

“想什么呢,我有几个晚上有空,我大白天路边上汽车里送的。零食是主要的,衣服只是顺便。”江南为自己堂堂正正的行为作出了解释。

路江南:“我靠,我对你的粉色滤镜碎了啊,你就不能多看看偶像剧?成天演那些苦大仇深的角色,你怕是连谈恋爱都忘记怎么谈了吧。”

江御:“确实忘记了……”

他也不是高冷的虫,自身什么情况他都有自知之明。

路江南:“你找我啊!我谈过!我教你!”

江御:“你确定?你不是分了吗?”

路江南:“……”

“我想谈不分手的直接结婚的,找你不太靠谱。”说完江御完全不搭理路江南直接走了。

殊不知他这句话却是能直接扎进路江南的心窝子里。

路江南脸都拉长了,坐在原地呆若木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