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越到决赛期间, 他反而越是不紧张。因为自节目播出以来,他已经稳在第一稳了足足三期了。

现在节目越是播到后面,他反而越放心了。

他希望就这样结束, 不求c位出道,但求至少要出道, 就这样稳稳的该有多好。

而且林若初觉得,他对江御的喜欢并不是没有回应。

至少在组内, 江御对他最上心,送他的礼物也最多。

这不是他对自己的自我欺骗, 而是江御对他真的很照顾, 这种照顾并不是出于一个老师,而是出于一种喜欢。

他曾经以为组内的成员们磕cp都是闹着玩儿的, 直到苏尚可认认真真地分析了他的许多行为, 他才恍然间觉得他们应该是双向奔赴的爱情。

他甚至已经在心里暗戳戳的计划,他出道了他就要正式开始追求江御。

他要光明正大的站在江御的面前,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还未出名的,要靠联动江御才能被广大民众所知晓的未出道小爱豆。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美好的方向走, 江御甚至还亲自提前致电公司总部,亲自拟定给冠军的条约。

他尽所有的可能将条约的乙方权利最大化,所得分成最大化,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觉得林若初会c位出道。

但事情的不对劲,就从当天晚上数码店老板发出的动态开始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惊, 某大热节目组导师, 深夜与大热门选手私会!

知名明星与大热门小鲜肉正式在一起了?

惊,我磕的cp在一起了?

这些全部说林若初和江御恋情的新闻几乎要把热搜给挤爆了。

然后最关键的也是使得所有一切变质的热搜,便是一则小小的新闻采访。

林若初曾经是小偷,还是惯犯。

在这则热搜下面的则是一个便利店老板的被采访新闻记录。

“您好听说是您报的警吧。”视频外是一个记者在问便利店老板的声音。

便利店老板点头。

“请问是什么导致您把一只还未成年的小雄虫林若初打进了医院, 您愿意直说吗?”

便利店老板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的难看至极。

“什么破烂雄虫,他叫林若初。我就知道他会把事情闹大!他天天来我这儿偷东西吃!你看我的面包被他偷走了好几个!要不是我今天特意守着柜子,他恐怕要全部拿走。”便利店老板领着记者走到了面包柜子前。

那上面摆放面包的地方果然空出了一层,除了那空出的一层外,其他地方的面包则是一个也不少。

“那您抓住他后交给警察教育就好了,为什么要对他大打出手?”

“什么我打他!明明是他先打我!而且为了搞他这件事情,我都一天没营业了,损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便利店老板吼道。

短短的视频不过几十秒就过,可偏偏因为内容所指的是林若初且还有监控视频为证据,就这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遍了全网。

一时之间,原先还在磕初御夫夫很是上头的虫子们,在这一刻都换了一张脸。

热搜迅速变成了。

流量鲜肉为上位不择手段。

原来c位是靠身体锁住的呵呵。

完颜雄虫什么都好,就是全靠倒贴。

总而言之,像这样风评倒了的评论如海啸一般,呼啸而来,迅速淹没了所有的好评。

这些黑料也迅速体现在了林若初的打投上,林若初的打投在最后一天顺位发布上的前一天就出现了严重停滞现象。

四千万刚过后,就一直被卡在四千五以下再难前进半分。

而节目组的总导演千算万算恐怕也没有想到,林若初会有这样的“黑料”。

当晚节目组就召开了紧急大会,针对的就是c位会不会有换的问题,以及林若初该不该出现在出道名单上。

因为虫族世界是个高科技发展的世界,所以对于虫子的道德品质上的真善美有严格要求。

尤其是像艺虫这样需要抛头露面做出典范的职业。

总导演望着节目组有史以来最高的热度,面上却发愁的厉害,现在他们节目组下的评论完全就是不能看的水平了。

什么带脏字的句子全有,甚至还能带生殖器和祖宗骂的。

他们这些黑子疯起来还会把跟林若初关系近的虫子也给黑了起来。

这首当其冲的就是才被黑的非常惨的李朝芯,以及被誉为唱跳具废的金惟楚。

李朝芯因为才被固粉过,所以黑子完全黑不动。一击重拳出击过后,犹如打在了一团棉花上。

当然庞大的黑子团队还是打的动林若初和金惟楚。

两虫就这样难兄难弟的,粉丝打投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总导演拿着实时放送的数据,愁眉苦脸的。

“这可怎么办?这评论即便是好几个团队控评也控不住啊。”总导眼瞅着白头发都要出来了。

江御坐在桌子上也是皱着眉,他问一旁的调研虫:“你们核实这件事情了没?”

调研虫摇摇头解释道:“这个老板的便利店店铺早就关门了,到现在还不知所踪。视频里出现的位置,也已经换成了别的店铺了。”

“怎么还没找到?事情已经发酵了一晚上了。”江御点开林若初的个虫账号界面,只见下面已经完全盖起了高楼,甚至还有他的粉丝去踩林若初,这样好方便把他架起来保护好。

江御看的气的不打一出来,他想要马上发表态度支持林若初,可他旁边的季礼却不由分说地将他手腕上的终端給直接拽走了。

“你干什么?”江御连忙拽住了自己的终端,妄图拉回来。

“撒手,你动一下我就知道你想什么,终端被我没收几天。林若初的事情一天没弄出个明白,你就一天别想上网。”季礼说完后还当着江御的面,特意在登录界面上故意输错密码,然后账号被冻住了。

江御:“你……”

“什么我,开会先听,别第一次春心萌动就上头。”季礼给了江御一个白眼。

“首先呢我们的态度就是直白的态度,表明了如果林若初真的就像上面所说的那样道德品质上有问题,那么我们就要剥夺他出道的位置。毕竟做艺虫,有些根本还是不能违背的。”总制片说。

季礼和导演配合地点头。

“但是如果这次事情是造谣,或者是我们对家故意弄出来的,我们也要用严厉手段去维护选手们的权力。像之前李朝芯那样的情况我们能护住他,林若初这样的情况也自然能护住。”总制片说。

“那么若初知道自己的黑料吗?”江御问道。

江御打从心底里是不相信林若初会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无论是被打进医院还是偷面包,这两种行为其实都在从侧面诠释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林若初之前的生活过的一定非常艰苦。

尤其是昨天晚上他带他去买终端的时候,林若初那下意识地就往便宜货架处走的样子,一看就是习以为常了。

越想江御越觉得心闷,他索性黑着脸站了起来说:“不好意思我早饭还没吃,我先出去吃。”

季礼这次没有拦着江御,而是以眼神警告江御少干些别的出格的事情。

江御知道季礼在说他分寸问题,他稍微点头算是答应,而后便出去了。

这种会议开来开去也没什么意思,与其难受地听着不如他去看看林若初准备的第四次总决赛的舞蹈。

江御行程一向很低调,所以一路上碰到的练习生一见到他想要立刻站起来鞠躬问好,通通被他拦住了。

他对每一位练习生稍稍点头示意,而后缓慢走到了林若初所在的练习室。

他们节目组财大气粗,单虫的练习室也有,只不过会是完全透明的练习室而已。在外面的练习虫一眼就能看清里面所有的情况。

因此很多虫子为了保密自己要表演的曲目,都不会在这里练习。

偌大的练习室,仅仅只有零星几只虫在练习,江御一眼就看见穿着黑背心,后背的衣服布料完全被汗水浸透了,粘在他的身上。

江御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惊讶地发现林若初看着可可爱爱,身材上的肌肉线条却十分的漂亮,尤其是腹部上的那点儿肌肉起伏,显得力量感尤为的足。

望着望着也不知怎么的,他在林若初的身上看到一股隐藏的很深的霸道气息。这气质分明应该存在与一般比较强悍的雌虫身上才是,他不明白林若初的身上怎么会有,而且还非常的和谐。

不过……

林若初的动作这么流畅,兴致这么高想必他还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这样也好,能瞒一时是一时,要是总决赛前心态就崩了那可真是到头来全白费功夫啊。

想到这儿他靠近了林若初的练习室然后用手敲了敲的玻璃门。

林若初带着一脸的汗回头,一见是他,那脸上就马上荡漾着灿烂笑容。他一口大白牙亮晶晶的,在室内的灯光下都闪着光。

林若初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江御光是这么看着,他自己都看笑了。

“江御老师什么事儿啊?”林若初从练习室内走了出来。

江御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纸巾,自顾自地伸手给林如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江御反问。

“没有,你找我随时都可以(﹃)”林若初笑嘻嘻的。

“算你会说话,走吧请你喝饮料,你想喝什么?”江御转身。

林若初很是自然的走到了江御的身旁,他也不客气直接说:“我想喝冰果汁。”

“可以。”江御伸手想拍林若初的脑瓜子。

林若初却忽然一把抓住了江御的手。

“怎么了?”江御对于林若初这个突然的反抗的行为,心里没有来的沉了一下。

“唉现在别拍我,我脑袋上全是汗,要不然脏了你的手。”林若初解释道。

江御顿了一下,一颗心又恢复了平常的心跳,他低头笑了笑然后更加使劲儿抓了几把林若初的头发,果然手心里确实有点儿湿漉漉的摸着不是那么的蓬松也不是那么的柔软,但是不变的是还是他摸乖乖小孩儿的感觉。

“哇——你不嫌手脏啊。”林若初赶紧把江御搭在他头顶上的那个爪子拿了下来,然后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湿纸巾,给江御细致地擦起了手掌心。

江御笑眯眯地把五指张开,他望着身旁的林若初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温暖的光芒,怎么看都是喜欢,怎么看都绝对不会是那个偷便利店面包的小偷惯犯。

“若初,你老实跟我说,你以前过的究竟好不好?”江御对于林若初的过去只能说是一知半解,他原因为家境贫寒的林若初靠着都是自己的那些天赋学成的。

可林若初该有的三观、志向、能力绝对不是过去那个时期的“林若初”所能达到的,他怀疑他调查出来的资料是假的。于是就特意让季礼去了林若初签约的那个公司看看具体的资料。

可结果是没有很惨只有更惨。

林若初是个连家都没有的穷光蛋,要不是公司趁早捡了回去,林若初估摸着要喝西北风。

这样的背景下,按常理来说真的很难培养出林若初这样优秀的雄虫,更何况是他还拥有一身顶好的舞艺。

林若初也没抬头回答江御这个问题,他甚至并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只是细细地一根根擦拭着江御的手指漫不经心地说道:“过得好那怎么样,过得不好那又能怎么样,都是过去了提了也没什么意思。”

江御却一下仿佛被卡了喉咙,林若初这个不轻不重地回答无疑就是在忽视,但也有可能是隐瞒着什么。江御细心地去望林若初的双眼,企图从他的眼神中挖掘出一些他过去看不到的东西。

林若初却懵懵懂懂的,他给江御擦完手后抬头就与江御试探的眼神对望了。他们这样互相看了半天,林若初也不躲,眼里还带了一丝笑凑近了江御。

他双手托着腮,脸上的表情俨然一只娇媚的小虫虫,他一双大眼睛黑黝黝的里面清晰地倒影着江御自己的样子。

明明是江御先看先做的举动,可林若初这么大大方方的态度却让他禁不住的害羞了。

“江御,你看我干什么?还是说你忽然间觉得我变好看了?”林若初自从上次被江御说过要修改名称后,两虫私下相处特别放松的某个片刻,林若初就会亲昵的只喊他的名字。

江御每每一听林若初只喊他的名字,就会心身都无比放松,心里纠结起的小疙瘩都仿佛被一双手给揉的完全顺畅了。

江御忍不住地嘴角荡漾起温柔的笑容,他身心完全放松,任由自己松松垮垮地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很是惬意。他单手托腮,双眸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江御调戏道:“我不是忽然间觉得你好看……我啊,”说着他便起身,稍稍弯腰将脸凑到了林若初的旁边,在他的耳边低语,“我是一直觉得你好看。”

林若初:“!!!”

“你……你怎么说话这么……”林若初本来还想鼓足勇气调戏一波一本正经,鲜少搞坏的江御。明明江御前一刻还有些紧张不自在,他想乘虫之危,可是下一秒江御的骚话就把他弄得一愣一愣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他说这种调戏的话是真的比不过江御。

“好了不逗你了。”江御起身从旁边的店里,拿出了制作好的冰果汁递给了林若初。

“马上就是第三次顺位发布,以及第四次总决赛了,你还会紧张吗?”江御问。

林若初拿着果汁喝了两口,嗓子里的干涩感霎时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直冲脑门清爽,就连体内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他也惬意地靠在了椅背上开开心心说:“我啊现在反而更希望节目能早点儿结束,老实讲我就想这样以第一名的成绩c位出道,然后光明正大的做你的师弟,进你的公司,给你赚钱。而且啊我要是够努力,你一年能换好几辆跑车。”林若初打趣道。

江御听得都笑了,他作为华信盛光的大股东兼形象代言虫等多方位职位,自然能从公司里获取很大的利益。如果按照林若初现在的流量来看的话,别说豪车了海景别墅估计都能有好几栋了。

但是差就差在丑闻上……

他想告诉林若初,可是看林若初一副没头脑很高兴的样子,就想着算了,等到了关键时刻再说吧,于是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诶对了,我们要不要再打赌啊。”林若初忽然提议。

“赌什么?”江御问道。

“嗯——就赌我能不能c位出道!”林若初笑嘻嘻的回答。

江御眯了下眼睛说:“要不就赌你能不能出道吧。”

林若初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他歪着头望着江御还眨了眨眼,“怎么,你对我没有信心?”

江御哽了一下,握着果汁的手都稍微使了点劲儿。

“没有怎么会。”他笑着尽量自然地接话。

“那好!就赌我能不能c位出道,赌注吗……”江御单手撑着自己的脸,两颗黑眼睛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他笑嘻嘻的补充,“如果我c位出道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不过你放心这个要求绝对不触及你的道德底线。”

江御听了之后也来了几分兴趣,他反问道:“可那要是我赢了呢?”

“那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林若初自信地抬起自己的小下巴。

江御低笑补充道:“那好,同样的我这个要求也绝对不触及你的道德底线,到时候你可不能耍赖。”

“不能耍赖的是你,我林若初说到做到绝对的君子!”林若初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的很是肯定。

“嗯,马上决赛了若初。即便这中途出现了一些变故,你也不要太过紧张放平心态,一切有我。”江御温柔说道。

林若初被这话刺的心里小鹿乱跳,他虽然不明白江御今天对他的多番“表白”行为,可他却也很受用,他很喜欢江御这样与他亲密无间的聊天,这样能缓解他心底很大的压力。

江御安抚林若初的心态,足足安抚了接近一个小时才放林若初回了练习室。

林若初与江御分开的时候还有些不打乐意,他满心满眼地都是江御,回去也是一步三回头的。

当然当天他也没有落下自己的功课,而是回去加练一直练到了半夜才回去匆匆只睡了几个小时。

第二天一大早,江御就被外头的脚步声吵醒了。

他不明白大清早的怎么会有这么多虫子走来走去的。

没过一会儿他就听见外面有虫子在叫李朝芯、金惟楚、苏尚可、吴昊清的名字。

他本来是没有在意的,可是问题是外面的虫子只叫了这几只虫,林若初的大脑就开始想是为什么。

想到最后他就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虫子不都是他曾经的队友吗?

想到这儿他脑子顿时就清醒了不少,从床上火速坐了起来。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出了什么事情,否则节目组不会这么早就兴师动众的叫虫起床。

然后没过几秒,他寝室的门也被敲响了。

他迅速起床开门。

门一被拉开,他看的不是什么管理员虫而是总导演板着一张脸亲自来敲他的门了。

他偏头看到走廊旁边站着的困顿的队友们,脑子已经开始在转了,难道他之前是干了什么违规的事情吗?

“若初跟我来,我有事情要跟你们说。”

林若初立刻点头转头从宿舍里拿出外套,匆匆套在身上就跟着总导演他们一起进了会议室。

当他们几只相继进入会议室坐好后,气氛几乎凝结。

总制片、总导演、总投资虫,甚至是总后期制作虫全部都来了,就连平时很忙对着学员们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江御也板着一张脸坐在了旁边。

林若初碰巧坐在了他们这些制作虫对面最旁边的角落,所以他能轻易地感觉到对面的一排虫子关注的重点好像就是他。

就连他旁边的金惟楚、吴昊清、苏尚可、李朝芯也都看向了他。

林若初懵圈地抬头小声问道:“我……我是做了什么违规的事情吗?”

众虫面上的表情更加严肃了。

最后还是江御将一个文件夹递给了林若初并说道:“若初别紧张,你好好看看你认不认识这报道和上面的虫子。”

林若初点头,接过文件夹翻开。

这一看,他两只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捏着文件的双手都绷紧了好几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