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 4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和吴昊清这两只虫他们不光自己各自的粉丝很难打, 他俩组建的一个cp暖心队长x可爱队员的粉丝也挺能打的。

当然磕他俩cp是磕友情的,粉丝都非常的软萌,没有初御夫夫的那么带有侵略性, 因此路虫缘很好。

而且大部分都不是疯狂痴迷的状态只是有些偏爱而已,所以他们也纷纷追着林若初和吴昊清撒丫子狂奔。

两虫跑着跑着体力就不太够了, 他们身后已经是不知道换了多少批粉丝了。目标太大,一直有虫认识他们, 他们无论怎么跑都逃不掉。尤其是在户外,被认出的可能性更大, 他们必须得躲进室内去。

林若初一个抬头, 一眼就看见了一家无比巨大的商场,他拽着吴昊清的袖子拉着他一起冲进了商场里。

一进去他们就发现这家商场比较安静, 虽然空旷的一楼大厅里没多少虫子, 但是这里的治安管理却也依然不错。来来去去的保镖们时时刻刻都看着四周的环境。

“我去……你怎么把我拽到这里来了。”吴昊清吐槽道。

“我俩在外面跑就是行走的目标,得进到室内来躲一会儿再说。”

“那你也别挑这家啊。”

“这家怎么了吗?”林若初望了一下四周,他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唉算了,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吴昊清没解释而是带着林若初来到了一到闸机旁边, 并亮出了自己终端上的付款码。

“尊敬的顾客您好,您确定您要进入我们的场所吗?”前台是一只长相可爱说话又非常温柔的雄虫。

吴昊清很快就点头。

然后雄虫又问道:“你身边的这位朋友也进去吗?”

吴昊清再点头。

“好的这位尊敬的雄虫先生,请您出示您的付款码, 我们扫描后您就可以直接进去了。”

林若初想都没想的把付款码调出来了,让前台扫了一下。

“里面有免费的酒水饮料以及各种游玩场所都为您免费开启, 不过其他的消费区域就需要您再另行买单, 祝您玩的愉快。”雄虫说完按了一下旁边的按钮,闸门就自动开启了。

“哇塞,这么高大上嘛?”林若初边走边跟吴昊清吐槽。

吴昊清低低笑了两声,他指着闸口说:“你放心, 外面的粉丝大概率是进不来的。”

“啊?”

林若初刚想问为什么进不来,他的终端就给他发送了一条扣款的信息,他低头点开看。

他原本想着一张入场券而已,最贵估计也就几十上百吧,贵不到哪里去。

结果一看,嚯!三千五!

“我giao!三千五!”林若初几乎是大声地直接吼了出来。

吴昊清赶紧一把捂住了林若初的嘴,把他给拖到旁边去了。

“嘘!小声点儿,入场的里面有很多虫。”吴昊清小声提醒到。

“靠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林若初气的要死,三千块钱相当于他两个月的伙食费了。

“我要是提前跟你说了,你是不是就拉着我头也不回地继续出去狂奔?安心吧,一百万你都有还在乎这三千?走吧,既来之则安之。”吴昊清拍拍林若初强拽着他进去了。

确实入场券要三千多这就不是一般粉丝能消耗的,而且这个场内很大并且禁止大声喧哗,所以粉丝想追他们就很难了。

吴昊清熟门熟路地带着林若初去了餐饮区域,看那架势不像是第一次来的样子。

“诶?你是不是来过?”林若初看吴昊清对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很熟悉。

“对啊,我雄父雌父是vip需要谈生意的时候都会直接定这里的包厢,就顺带带我来。”吴昊清点点头。

“vip要多少钱?”

“不是要多少钱,而是需要每年消费满百万,或者是参与投资建造这个商场就是vip。”吴昊清珉了一口红酒。

“啧啧啧啧,小丑竟是我自己,你们都富,只有我跟小芯芯穷的底裤都没了。”

“啧,你那个一百万是从哪儿抠出来的?再说了我又没钱,我雌父雄父有钱。行行行,这三千多我给你付了行吧。”吴昊清超不过林若初只得妥协。

“欸,好啊队长真好嘿嘿嘿。”林若初一秒绽放完美笑颜,然后他兴冲冲地往前冲,忽然看到了一块儿区域刚好卖的是衣服。

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完全不合身的衣服裤子,很是嫌弃地皱了皱眉,干脆回头向吴昊清招手:“队长,要不我们换一身衣服吧。”

吴昊清抿了一下嘴,嫌弃地看了一眼林若初吐槽道:“你连三千块钱的门票你都嫌贵,这里三万块的衣服你买的起?”

“三万块?就这几块布?还不五彩斑斓的居然要三万块?”林若初已经伸手在摸布料了,他没觉得这个布料有多好啊。

他以前放荡不羁的时候,也穿过这么贵的,但是布料绝对非常顺滑啊,不像这个摸着并不是那么柔软。

“你懂什么,这家是衣服颜色特殊,而且阳光照射下会用不同的颜色。因此很多都是用于舞台表演的,或者是走红毯。”吴昊清解释道。

林若初果断转身,“算了买不起,我穷。”

吴昊清:“……”

“不是这里就没有我买的起的吗?”

“有啊。”

“什么?”

“饮料啊。”吴昊清指着货架上的特质能量饮料。

“我有病啊,有免费的我还花钱买干嘛。”

吴昊清翻了个白眼说:“闭嘴喝你的饮料,就在这儿坐着,等粉丝散了我们再出去往回打卡,反正也没几个点。”

“好叭……也没什么可以歇息的地方了。”

林若初和吴昊清就老老实实躺在了三层楼的按摩房里躺着,过着养老般的生活。

迷迷糊糊间林若初忽然间听见外面有什么虫子在说话。

碰巧的是他也分不清是不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他居然听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环绕在他的耳边,还带有一点儿南方腔调的感觉,这……这不是他穿一条裤子的林修斯的声音吗?

林修斯……林修斯不是在飙车吗?好像还得了冠军来着……

等一会儿,那个冠军到底得没得?

林若初的大脑就思考这件事情时,忽然出现了错乱的现象。他的脑海里居然出现了两种记忆,这两种记忆都很具象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一次是他亲眼看着林若初的赛车爆炸了,他被淹没在火海之中,甚至都等不及被施救。

还有一次则是他看见林若初夺冠,可是第二次的场景非常的奇怪,氛围不太对,不像是他能看到的场景,他就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突然介入了别虫的记忆里似的,被迫观看。

“你今天怎么有空一直跟着我?”

忽然有一道像是被蒙着布的闷闷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里,他一听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确定这声音就是林修斯的,他自己的死党他绝对不会认错!

“修斯你不喜欢我跟着你吗?你难得休息……”

林若初:“!!!!”

林修斯?真的是林修斯?

林若初一个睁眼,“唰”的一下就从按摩椅上弹起来了。

“修斯!”他赶紧吼了一声,直接往外冲。

刚才林修斯说话如果是他的错觉和思念的原因作祟的话,那么那声他完全不熟悉的男低音喊的“修斯”就绝对是真实的。

林若初鞋都来不及穿,直冲到走廊外。

此时此刻已经是下午六点,正好是饭点的时间,因此商场内多了一些虫子。林若初这么光着脚冲出去,一眼望出去发现了有好几只虫子的身形都长得特别像林修斯。

他一激动顾不上礼节和形象,冲上去就拽住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只虫,然后一个使劲儿把他翻了过来。

“修斯!”林若初迫不及待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而那只被他抓住地虫子回头的时候确实一脸蒙圈。

“你干嘛你谁啊。”被翻的虫子皱着眉反问。

不是林修斯,但是身材是真的像。

“对不起!”林若初弯腰鞠躬,诚恳道歉。

“诶,等会儿你怎么跟那个林若初长的那么像?”忽然陌生虫仔细端详着林若初说出了这个猜测。

“哦我不是,都说我跟林若初长的像,我沾了他的光而已。”林若初赶紧告别,继续往前冲。

这一层里他发现了三只长的像的,他勇往直前继续跑。

“我去你干什么呢!鞋都不要了?”林若初的身后是提着他鞋子追他的吴昊清。

“你别追我我碰到我老乡了!”林若初一个健步又窜到了前面那一只像的虫子旁边去了。

“修斯!修斯!”他连着喊了好几声,可前面的虫子就是没有回头。

这次他没扯而是冲到那虫的身旁再往前探头,发现这只也不是。

他就又马不停蹄冲向了最后一个,用手一拉果然还不是。

顿时,他就感觉心里一下落了空,心底没由来的散播着一种颓丧感来。

“对不起,我认错了。”林若初不好意思地向陌生虫道歉。

吴昊清这时候也冲到了林若初的身边,把鞋子往地上一扔:“什么事儿这么着急?老乡而已,慢慢找啊又不会跑。”

“你不懂,我能在这里碰到老乡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你老家什么地方啊,就算是偏僻的小村那也不至于被你碰到是天方夜谭啊。”

“唉——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查进这里的虫子?”

“有啊我们进来的那个前台就能查,你知道你老乡的名字吗?”吴昊清问道。

“当然知道,快快快走走走。”林若初赶紧催促。

“好吧。”吴昊清转身带着林若初往下跑。

就在林若初急吼吼地转身要跟上时,忽然他正面怼上了一只身高腿长的虫。也不知道那虫是怎么长的,他撞上去仿佛就是撞上了一堵墙,被撞的虫没倒他倒是倒了,还是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让他的屁股蹲儿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对不起,你没事吧。”

就在林若初还趴在地上起不来时,他的面前忽然伸出了一只五指修长好看的手掌。

这只手皮肤白皙的在灯光下仿佛会发光,他都看傻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握这只手,而是抬头去看这只手的主虫。

这一看把他看的脑袋空白,心脏狂跳,他甚至都忘记了呼吸。

他头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美颜暴击,眼前这只虫子已经不仅仅是好看了,而是超凡脱俗的绝美!

他一头银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身后,那头发非常光滑一看就是被包养的很好,在灯光下还散发着朦胧的银光。

再去看这只虫子的五官,他的眼睛形状像桃花,眼尾上翘是标准的勾虫的桃花眼,更绝的是他瞳孔是紫色的。

这让他美的像从聊斋里跳出来的妖精似的,都不占地气儿的。

鼻子他能在上面滑滑梯,嘴唇是上唇薄下唇稍稍厚一点,颜色是很正的红色,他妖艳的就是狐狸修炼成人哦不成虫的样子。

林若初来到虫族世界这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尖锐的美丽容颜刺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眼前这虫对他好像有敌意,那上翘的眼尾间的情绪分明就是不怀好意的调侃。

他都不敢伸手去拉这虫的手,赶紧自己爬起来站的笔直笔直的。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很抱歉。”该道歉他还是得道歉。

“嗯,没关系。”那虫一点儿也不介意,但是他那毒刺似的目光一直往他身上扎,扎的林若初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了。

吴昊清也赶忙冲上来向那只美的不像话的虫道歉,不过态度要比林若初自己端正都了。

“您没事儿吧,对不起啊,他急着找朋友不小心撞到的,您的衣服要不要紧?如果需要修复,您可以给我留一个账号多少钱您跟我说我回头打给您。”吴昊清很是狗腿子对着美艳虫“嘘寒问暖”。

林若初:(=Д=)

“你……你干啥?”林若初从没见过吴昊清这么狗腿子的样子。

吴昊清回头朝他拼命眨眼。

“你眼睛犯病了?眨那么快干什么?”林若初显然没看懂吴昊清的意思,直白地就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吴昊清:“!!!”

“不错,有趣,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忽然美颜虫开口了,那一股子霸道总裁邪魅一笑的感觉让林若初后脊背都在发凉。

难道他真的tm的撞到了那种小说里才有的邪魅霸道总裁?

“林……林修斯。”林若初一下紧张地话都说不利索了。

“都是什么字?”美艳虫忽然问的无比细致。

林若初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但看吴昊清还在拼命向他使脸色,他就乖乖回答了。

“双木林的林,修养的修,斯文的斯。你问的这么细是认识我朋友吗?”林若初觉得一般路虫哪会问的这么细,恐怕是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哦原来是林修斯,我听错了我以为你叫的我朋友,既然不是那我就走了。”美颜虫微笑着终于收回了他那针扎似的目光,优雅地迈着大长腿离开了。

美颜虫与林若初擦肩而过的时候,林若初的鼻底还能闻到他身上那股香香的味道,闻着特别舒服。

他傻愣愣地杵在原地一直看着那虫的背影,直到他进了电梯消失不见了。

“看什么看!那是你能正眼看的虫吗!”吴昊清猛拍林若初的肩膀。

林若初双手环胸:“他谁啊,你刚才怎么那么怕他?”

“操,他是谁?你特么看新闻吗?他叫莉亚现在是一名上将了,他可以说算的上是开国将军了,全联盟的武库可是他家的,你知道他有多牛逼吗。”

“上将?他……他不是明星啊。”林若初实在是被莉亚的美貌给刺的缓不过神来,他觉得那么美的脸不放出去露一露都可惜了。

“他那个那么庞大的背景当什么明星啊,他压根不在乎这点儿娱乐的玩意儿。”吴昊清解释道。

“嘶——不对啊,他都这么牛逼了,为什么要突然问我林修斯是谁啊?不对这十分可疑,他刚才那个样子绝对不像是认错了,他就是冲着这个名字来的,不行我得跟去看看。”林若初自言自语说完了之后就立马冲了上去。

“诶诶诶诶!你胆儿肥了?你敢跟他,你回来回来!”吴昊清抓都抓不住林若初。

林若初先是冲到了电梯旁边看着莉亚究竟停在了哪一层,等发现是停在了顶楼之后,他赶紧按下旁边的电梯毫不犹豫直接按了顶楼。

吴昊清也赶了上来,他此刻也拦不住林若初了,只好叹气说道:“顶楼咱上不去。”

“为啥?你不是说你雌父带你来过吗?”林若初问。

“大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清楚,我说的是来过,但是我没说过我上过顶楼啊,我们家又不是vip进了也只能被卡在门口。”吴昊清解释道。

果然他俩到了顶楼了,但是却被顶楼站在门口的两位保镖给拦住了。

那两位保镖虫高马大的,一看就是他俩打不过的。

“尊敬的客户您好,请出示您的vip卡。”保镖客客气气地问。

“我没有。”林若初回答的那叫一个顺畅。

“既然先生您没有,那么就请您先下去,这里是贵宾区域。”保镖说着就把他们往外推。

“我找虫!我真的找虫!我找林修斯,对他就在里面刚刚进去了。”林若初脑子转的飞起立马就说。

保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皱眉:“这里没有林修斯,只有休斯先生,您来错地方了。”

林若初:“!!!!”

“休斯?哪个休?”林若来精神了,这还真是瞎猫碰着死耗子了啊,保不齐这个休斯就是他死党林修斯!他今天非见到不可,那个毒蝎一样的莉亚肯定在拦着他。

“休——”林若初刚喊出一个字,保镖就一伸手捂住了林若初的嘴。

然后不到半分钟他们就被轰出了商场了。

林若初望着面前关闭的闸口气得头顶冒烟。

“靠!他们搞歧视!,我喊一句怎么了。”林若初气得拍拍自己屁股后面的灰,两次屁股着地着实不太好看。

“啊——我下次再也不跟你一块儿进这种高档会所了,六千块钱就当是打水漂了。”吴昊清捂脸,他觉得他自己的脸都丢进了。他活了将近二十年的人生,这还是他头一次被这么直接轰出来。

“休斯是谁?”林若初问。

吴昊清叹息:“莉亚上将的雄主,他俩的故事啊都成传奇了。”

“为啥传奇?”

“休斯算是开创了一夫一夫制的开头吧,他平生就莉亚一只雌虫。而且从不鬼混,在他们那个年代啊其实雄虫的作风都不太好,他算是特殊的第一个,从来不偷腥,只爱莉亚一个。”

林若初眯眼:“……”

“操,你这是什么迷惑发言,这专情于一虫只娶一个特么的不是常识吗?”林若初回怼。

“你脑子有毛病吧,谁告诉你只能娶一只雌虫?雌雄虫性别比现在还好一点儿接近十比一,你知道那个时候是多少吗?都一百比一了,那雌虫找不到雄虫不得疯了啊。”吴昊清回答。

林若初:“!!!!!!”

他傻逼了,他是真不知道这么严重啊,一百比一这得什么概念……

“啧……那照你这么说的话,我更觉得那个休斯可能是我朋友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也就只有像他们这样接受过现代教育的虫子才能遵守这种规则。

林若初心里更加肯定了几分。

“你在想屁吃,别说见莉亚和休斯了,你现在连上都上不去。”吴昊清望着面前的闸口以及那特意盯着他俩的保镖深深叹气。

林若初皱眉犯难了,确实他刚才被轰出来了,现在也进不去了,他们得想点儿别的办法引莉亚和休斯下来。

于是林若初很狗的想到了停车场……

他鬼机灵地望向吴昊清笑的一脸的和蔼。

吴昊清接连后退:“你……你干嘛?”

“我亲爱的队长,我们俩去停车场看看吧~~~”

吴昊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