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 4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被休斯的司机安全送到了节目组门口, 他一下车就望见江御和季礼等在大门口前老远就看着他。

江御第一时间向他冲了过来。

林若初与司机师傅礼貌道别后,就自然地迎了上去。

“你怎么才回来?所有成员场地打卡都打完了,只有你有的地方还没打。”江御上来就拉住了林若初的手着急的嘘寒问暖。

林若初后知后觉, 他看了一眼时间,没想到居然都半夜一点了。

他也只不过是跟休斯多叙叙旧而已, 时间竟然走的这么快。

“哎呀,我卡还没打完, 我是不是还要回去打卡?”林若初问道。

江御:“……”

季礼看着林若初都叹气:“你知不知道江御等你多久了?你倒好,氪金排行榜跟休斯上将居然扯上了关系, 然后就凭空消失也不回应热搜, 搞得江御都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你,就这么眼巴巴的等着。”

林若初:“!!!”

他倒是真没想到江御真的会就这么乖乖在节目组的门口等他, 他要是知道江御在节目组的大门口等他, 他早就回来了,干什么非要看别人家的小情侣撒狗粮,他自己也可以给别人制造狗粮。

“你……等我多久了?”林若初望向江御。

江御却不自地偏过头并没有与他双眸对视,他视线微抬, 眼睛望着远方答道:“没等多久,也没有刻意只等你还有些别的学员,毕竟我是导师要……”

林若初越听越觉得江御后面是在狡辩, 他都看见江御的耳朵红了。于是索性双臂张开,伸手一搂稳稳地抱住了江御的腰, 还将他自己的头靠在了江御的肩膀上。

果然, 抱着喜欢虫子的感觉才是最好的,他们之间并没有挑明心意,但是他知道江御对他不会完全无感,等选秀结束他会在顶流风光时, 光明之大地追求江御,光明正大地向全世界宣布,他啊早就心有所属了。

“谢谢。”尽管旁边有制片、总导演和季礼围观,但是他就是不想喊江御老师,他就是有一个小小的私心想要与江御站在一个平稳的高度上,以平辈的关系道谢。

江御被他这一抱,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只静静地站直了任由他抱,过了一会儿后他回抱住林若初。

“先进去再说。”江御拍了拍林若初的肩膀。

林若初点了点头就进去了,一大帮停在节目组门口的虫子也进去了。

当然他们进的是会议室,因为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总导演和总制片这次又坐在了林若初的对面,他们纷纷皱眉看着手里那张电子统计的票数图。

出丑闻后,林若初的票数是越跑越慢。尤其是氪金榜单与第二名的李朝芯仅仅只有几十万的票差,但是就是因为下午的时候休斯上将明目张胆地掺合进了一脚,导致林若初粉丝氪金打投排行榜又是断层的第一。

节目组面对氪金的力量有点儿难拒绝,尤其是还是休斯将军的氪金。

这氪的可不仅仅是金,还有权力。

休斯他不光氪金了,他还发了声明,声称会介入调查之中还林若初一个公道。

瞧瞧这明不张胆地偏爱,瞧瞧这霸总般的宣言,一众网友都被休斯给震住了。

论品质和高尚程度,恐怕没有几只虫子能比得过休斯。

再加上休斯算是开创了性别平等的好雄虫,所以他的粉丝都是铺天盖地的。

有时候明星和军政的粉丝,信仰程度和组建成分是不一样的。

一下子舆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网络对林若初再也不是一边倒的黑了,而是变成了还算能看的五五开。

不过也因此,林若初的穷比虫设有些立不住了。

林若初深知有些被黑的情况必定出现,一切就看节目组的决定了。

总制片盯着数据看了半晌,然后才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个……你的数据你知道吗?”

林若初点点头,他那个恐怖的氪金榜第一,是谁都无法超越的。

“因为你是断层的氪金榜第一,然后休斯将军也跟我们对接了一下,所以我们决定还是让你继续参赛。下一场的决赛你好好准备吧,不要紧张一切都按原来的走。”

林若初:(ˊwˋ)

他想他自己的脸一定是以光速变得阳光灿烂,他第一时间欣喜地看向江御。

江御却不知怎么的只与他对视了片刻就撇开了视线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若初一秒就注意到江御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脸从节目组的门口开始好像就不太明亮。

等会议一散开,他就连忙粘在了江御的旁边伸手拉了拉江御的袖子低声问道:“老师你怎么了?怎么好像不太高兴。”

江御还是没吭声,唇部都抿成了一条僵直的线,两瓣唇就像被缝合在一起了似的,就是不张。

“诶?你不为我开心吗?我可以回来比赛了。”林若初见拉江御的袖子不顶用了,立刻伸手拉住了江御的手。

“我……为你高兴。”江御勉强地笑着应答。

“嗯?可你这表情不像是高兴啊。”林若初把脸凑到了江御的面前。

江御却转身躲过了林若初跟他贴着的动作,表情有些僵硬,他的眼底弥漫着淡淡的忧伤。

林若初:“?????”

什么情况?他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江御的事吗?怎么江御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负心虫?搞得好像是他出轨被抓住了似的。

他求助地看向旁边淡定围观的季礼。

季礼默默抬头,顺带还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儿,一副“你就是干了对不起江御的事情。”

就他看季礼这几秒钟,江御抬腿就直接走了,甚至都不跟林若初打一声招呼。

林若初这次终于意识到事情可能真的不大对劲儿了,以江御对他的那个包容度来看,压根就没有这么冷落他的时候。

他的潜意识里感觉到,一定是江御误会了他,他必须得拽着他说清楚,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他们彼此心里留下个疙瘩。

他顾不上喊他的总制片,追着江御的步伐就跟着出去了。

等他追到门口正好就看见江御上了车,准备离开。

他望了望他们之间的距离,他现在跑过去很显然绝对会来不及,他就算贴近了车门江御也不会给他开门。

但他又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江御走,于是一时情急他直接冲到了宽敞的马路上伸开双手当了一回拦路虎。

他不要命,引得旁边围观的几只虫子都吓破了胆子。

还好江御视线不错,他们又距离的远,要不然江御的车非得把他给怼到天上去。

“你干什么!”江御从车里探出了头,他的脸上更是难得的有了怒气。

林若初真的被,江御的车子给吓得软了腿。

他刚刚也怕,江御的车还是越野的,体型庞大。一下从远处冲过来的样子,就像潜藏在森林深处的猛兽出击,要把他这只傻啦吧唧的在懒洋洋的晒太阳的兔子给叼走吃了。

“我……我怕你走了,就一直不理我。”林若初的脑子就是这么直出天际。

已有的矛盾不能留,能消化的就必须得立刻消化。

“你……”江御被气的都回不上话。

他还真的不知道,林若初看上去小小软软的,实际上脾气性格却有骨子倔强劲儿。

“别闹回去。”江御从车里下来去拉林若初。

林若初就是不走,好反着力拉江御,“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我就回去。”

江御被问的眉头深深地皱着,他无奈答道:“这里是说这个的地方吗?”

林若初看出江御眼底的妥协,他两眼放光双手更加用力地抓着江御的手腕,“你的意思是,我们能回去好好说了?”

江御闭了闭眼,终于还是妥协了。

“回去说。”他不是那么情愿地说道。

“好好好!”林若初笑嘻嘻地拉着江御跑回了组。

江御路过季礼的时候,还顺手把车钥匙抛给了林若初并嘱咐道:“把车停回去吧,我暂时不走了。”

季礼:“……”

他特么的到底是经济虫还是保姆?管行程、管工作接洽,难不成还管感情生活、吃喝拉撒睡?

季礼翻了个大白眼,即便心里有万般不耐烦,但是该去停车还得停车。

另一头林若初欢天喜地地拉着江御的手,跑进了小会议室里,顺带还去贩卖机买了两罐饮料,打算边喝边聊。

江御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欢喜的跟只小麻雀似的林若初,心里想生闷气都难。

对着这么个乐天派的虫子,他生气都是一阵一阵的,一会儿就能好。

“来江御老师您坐这儿,我给你垫了个软垫子。”林若初拍拍垫子上说道。

事到如今他都已经跟进来了,注定了是要跟林若初敞开心扉的。

林若初还把会议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了,避免了别虫的偷听,这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笑嘻嘻的捧着自己的脸盯着江御。

江御被这么盯了十几秒,盯的他浑身都发热,他伸手用力攥了一下手里冰的饮料罐儿,很是不自在的问道:“干什么?”

林若初眼睛亮亮的,嘴角一直挂着笑:“看你好看。”

江御真是没想到林若初还真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撩他。

“江御老师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一定一定事无巨细全部都告诉你。”林若初诚恳地说道。

林若初一把态度亮出来,江御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抿着唇偏开了头,“你自己说吧,你出去到底干了什么。”

江御原本没想这么问,可是他一开口这句话居然弥漫着一股子醋味,那语气就像他在争风吃醋。他顿时身体都僵了几分,而后掩饰性地喝了好几口饮料,来压下心底的波浪。

林若初一直望着江御脸上的情绪变化,自然就揪住了他这个小小的情绪“线头”,但是他为了江御的面子没有戳破而是开开心心地回答:“哇你不知道哇,吴昊清可厉害了,我们打了一半儿的卡都没被粉丝发现。要不是一个小孩子距离我们太近了这么看着,我们能一天都不被发现。”

林若初的嘴巴就跟上了发条似的,叭叭叭的说个没完,就是故意不说他跟休斯相遇的那段故事。

他眼看着江御的脸色越来越沉也越来越急,他心里灿烂的直开花。

终于在他说了第n遍他们在路上休息之后,江御不爽地皱眉。

“你就不能挑点重点讲?”

“重点?可是重点我都讲完了啊,不就是我们去需要去的地方打卡吗?”林若初故意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江御。

江御被气得答都不想答他的话。

林若初看着江御那张红红的脸,心里都快笑疯了。谁能知道平时温柔强大又体贴的江御老师,居然真的是碰到被撩是会害羞的。他以前究竟是错过了多少撩江御的机会,搞得他自己不出击还让江御老师来撩他,把他撩脸红。

啧啧啧,早知道他就早点骚起来了。

“哦——我想起来了,我碰到我好朋友也算非常重要。”林若初点头答道。

江御对这个很有兴趣,他刚说完江御就与他对视了,眼神里的好奇明显被勾了起来。

林若初这次也不搞什么骚操作了,完全的平铺直述了。

在这期间他甚至连他和吴昊清被保镖们赶出来的搞笑经历都说了,当然喷油漆这个主意实在是损所以他就把这个“功劳”冠在了吴昊清的头上去了,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你只说你跟休斯是在地下车库相遇,你却没有说你与他是怎么认识的。”江御抓住了重点问。

林若初就知道江御会问的这么具体,他其实也想告诉江御,只是现在的条件着实不太允许。

他说出来了,江御估计会以为他是被黑的后遗症了,怎么会想这么天马行空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解释起来非常复杂,真的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释清楚的。等我比赛比完了,我带你去见休斯,然后你就会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现在能给的回答就是,我跟休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我们从小就关系匪浅,每天都在一起,所以他碰到我之后才会这么毫不保留地愿意帮我。”

江御的眉毛不仅没有舒展反而皱得更紧了,“你们关系匪浅?甚至能密切到这个程度?他为你打投五百万,甚至连我都超过了。”

林若初:“啊不是我们关系只是……诶等会儿……”

他反应慢半拍地抬头,吃惊地望向江御,嘴巴都不自觉地张的大大的。他没记错的话,他那个榜二牛逼氪金粉丝的id就叫“我是江御”但是因为氪金榜单上有很多他和江御的cp粉丝,所以他并没有多想,只会以为那个id打投的钱很有可能是整个后援会的。

结果……现在江御居然告诉他,那个id是他!!!

“你是我是江御?我那个氪金榜二?”林若初抓住了重点问道。

江御果然从脖子到脸一瞬间都红透了!耳垂尖尖那里更是红的滴血,整只虫的身体都紧绷的,放置在大腿上的手都攥紧了身上的裤子。

江御自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整只虫犹如雕像完全不动。

林若初:ヾ(°°)

他没敢刺激江御,因为他觉得江御真的要羞跑了,门虽然从外面打不开但是能从里面打开,他不想到手的鸭子飞了。

于是咳嗽了两声故意坐的端正了些才又继续说:“我跟休斯是纯纯的友谊,大概就是我俩即便面对面互相扯衣服,别虫也只会以为我们是在干架。而且我的性向很正,没什么别的特殊癖好,我小小的自夸一下我其实挺专一的,感情上的事情我一向都很认真。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我虽然没经历过爱情,但是想必我也会珍重。”

说道这个份儿上了他也知道江御是在吃休斯的醋,所以他要一字一句地说清楚些,好让江御放心。

“我呢一穷二白,除了这张脸就什么也不是了。我第一次被虫安慰,居然就是被老师您安慰了。可我以前啊,不论哭多少次都不会有虫来安慰我。我以前就算是唱歌、跳舞、专心比赛,也会有麻烦主动找上我。我呢总是在我喜欢的道路上失败,我好像就没有成功过一直都是在进行时,包括现在。我原本以为这会是我最顺利的一次,可我万万没想到,这最最顺利的一次让我遭受了最大侮辱。我那会儿真的就已经在想了,我要不要就这样算了,一没本事二没后台的,如果节目组把我退了我就安心隐退死心了算了。”

他这段话说出了他内心的真情实感,大概是他说的太过认真和悲怆,就连他面前的江御也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无声地拍了拍他的手背以做安慰。

“就在这个当口,我们被放出去打卡,然后万幸的是碰到了我的朋友休斯。休斯一直都是我的粉丝,我每学会一首歌都是唱给他听,每学会一首舞蹈也是跳给他看,他一直都在鼓励我,说我这样的一直为梦想奋斗的状态才是他所崇拜的。为了让我的排行榜稳住,他给我一口气投了五百多万还告诉我,他要当我最坚实的后盾。并且他还会介入这次的事件中,他说看着我为梦想奋斗了十几年,他要亲手把我送到出道位上。休斯的兴趣爱好是赛车竞技,他支持我的同时我也在支持他。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故事,我们对对方都是最好的,我们在对方心中也是特殊的,但是我们之间不是爱情我们是一起相伴的伙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也不适合有。”林若初强调的无比认真。

他双眸直视江御明亮的双眼,用自己最真诚的态度去安抚江御躁动的心。

江御脸上的表情被他安抚的很好,至少他没从江御的脸上察觉出一丝一毫的别样情绪。

“我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林若初眨巴着眼睛,故意把自己屁股底下的凳子还往江御的那个方向挪了挪。

“那……可是你和休斯的年龄对不上。”江御问。

林若初低着头笑了笑说:“有时候有些东西发生了就是你无法想象的,事实上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他与我年龄相仿,只是这中间出了些差错而已。还是那句话等我比赛比完了,我就带你去见他,什么你想知道的你都会知道。”

江御愣愣的,半晌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还有什么是你想知道吗?你问我全部都说。”

“你……还会按正常流程走吗?”

林若初一时之间不明白江御的意思,脑袋上出现了一排问号。

“我的意思是,你还会按照正常的流程c位出道后签入华信盛光,还是说你选择跟着你的朋友走?”

林若初顿时明白了江御的想法了,看来休斯的财力和权力地位真的很高,高到甚至让鼎鼎大名的江御都会害怕他被签走。

他笑了笑说:“我会按照正常流程走,不管最后的c位是不是我,我都会只签入华信盛光,我只怕你的公司嫌我黑料影响大有些犹豫不签我。”

“不会……他们如果不签,我就以个虫名义把你签下来好好带你。”江御立刻反驳。

林若初有了江御这句话心里都是暖的。

“有你这句话,我真的就什么都不怕了。我们——决赛见。”林若初笑道。

江御这次是真诚地笑了,他点点头说道:“我希望决赛能看到你登顶,到时候我扶你上去。”

林若初笑了,他就知道江御记着他身上的很多东西,比如他爬高哈哈哈哈。

“好!”他点头答应。

这一次他不会躲避了。

有了心中想要追求的虫,也有了非常想要达成的目标,更有了朋友作为最坚强的后盾,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会放弃了。只差这临门一脚了,只差进度条最后那一点儿百分之一了。

三次公演大舞台,n次直播,三次顺位发布,这其中经历的艰辛他最是懂得。

他不会放弃他现在已有的成绩,哪怕是有虫黑他他也依然是第一。路过的虫子们不信他这很正常,但是只要他的粉丝信他他的朋友信他,他的江御老师信他,他就有继续走下去的理由。

活了也算是两个世界了,一直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不能说算了就算了。

他的电子音乐,是他最想要在成团时候展现的独属于他的原创作品。这首作品将会在第四次决赛的舞台上,被当做他的个虫才艺进行展示。

他会向这个虫族世界证明,他就算是只雄虫,在表演以及歌曲的创作上也完全不差别的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