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后面全体合体跳组合舞以及主题曲, 所以林若初得把礼物拆除后就马不停蹄地赶着把身上的衣服换成演出服。

总决赛是直播的,因此节目组为了让总决赛的表演更为整齐,于是挑选的是前几次舞台最精华虫气最高的舞台。

林若初很是荣幸的担任的就是舞蹈《领域》的c位。

《领域》这首歌曲是他拿ace虫气王的时候, 更是他、林君谦、金惟楚、孙凯凯、李朝芯的合作舞台,这个舞台当时还上了热搜, 现在被选为总决赛需要原班虫马表演,他也并不吃惊。

毕竟有现成的为啥不捡呢。

不过可惜的是, 孙凯凯淘汰了,顶替了孙凯凯位置的是他们的队长吴昊清。

他们在总决赛之前时间都不太够用, 只匆匆排练了两天, 不过林若初依然坚信他们仍然是最好的配置,呈现出来的舞台也一定是非常好的。

“请欣赏有林若初、李朝芯、吴昊清、金惟楚、林君谦带来的表演《领域》。”主持虫说完便走下了舞台。

顿时整个敞亮的舞台被压暗了, 林若初他们迅速上台做好了准备。

灯光一暗, 场上林若初他们的衣服便在黑暗中散发着光芒。一只虫身上一种亮光,五种不同的颜色聚在一起像一朵未开放的花朵。

音乐一起,电子音乐迅速席卷全场。

一阵阵深海里鲸鱼的悲鸣嚎叫声,搭配着林君谦的低音吟唱, 从一开始就刺的虫头皮发麻。

台上那朵合拢的花朵一点点绽放,搭配着开头舒缓的音乐展现开放的过程。

突然几秒后音乐一下卡住完全停住,一声属于林君谦的vocal高音带领着狂暴的电子音乐迅速席卷。

与此同时, 金惟楚那张俊秀非凡的脸,迅速从花朵中钻出直接怼向了舞台上的镜头。

“嘿, 我来到这里有什么错误, 我心里早就为自己铺好路。或是成为loser变得无助,或是出道光彩夺目。”

“他们都告诉我这是个开放的国度,可偏偏世间疾苦,总是让我想好了退路。”

“我知道的, 你想让我败给世俗,我偏不,嘁!”金惟楚唱到最后一句,不是唱而是嘲讽,他甚至还敢对着镜头摆出一个特别明显的白眼。

“你放心我绝对不受你的煽动,我会让我尽情的放纵。我要向你说我不是孬种,我是丛林中狩猎的棕熊。”林若初接上了金惟楚的rap。

“唔哦——这世界你我是不同,该如何感受情绪的汹涌,你放心我会与成功紧紧相拥,绝对让你的流言蜚语都落空。”

林君谦的声音高音一出,顿时把场上的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唔——嗯——”林君谦迅速走位走到了后面。

他们几只虫又将吴昊清推了出来,四只虫齐齐抬着他将他抬高,让吴昊清像是坐在一把高位的椅子上一般,姿态显得尤为的高贵。

“我是吴昊清代替孙凯凯,在这里销声匿迹你无处可循我的踪迹。你说这是综艺与你们有什么干系,但却是我这该死的命运。我想要留下能让你们记忆,这样才不会在将我离弃。”这句台词原本属于孙凯凯,但吴昊清代替了之后并未直接将孙凯凯的名字去掉而是加了他自己是代替孙凯凯的意思。

场下坐在观众席上的原本被淘汰的孙凯凯,眼中蓄满了泪水。哪怕这场表演上并没有他的存在,他已经是过去式,但是场上的成员们依旧没有忘记他,带着他的那份信念在用心演绎这首歌曲。

“我就是这么嚣张想让你知道,你喷我怎样我都不需要。哪怕你言语似毒药,我依然高调出挑,你抹不去我的骄傲。”李朝芯头微微低着眼睛上挑,露出的些许眼白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严肃冷酷,再搭配他嚣张的rap,一个叛逆霸道的雌虫形象简直深入虫心。

中间一段节奏非常紧的踩点,是他们所有虫子的齐舞。所有的点所有的力道,包裹个冲cut与镜头的互动等等等,都是万无一失的。

“争吵的情绪不必太过安静,毕竟你们都是无关紧要外景。”

歌曲结束,最后一句说唱时,所有的动作、音乐、表情全部停止,只有林若初稍微往前走了几步,嚣张的铿锵有力地说出了这句讽刺的话。

“毕竟——我才最美。”林若初歪头,然后伸手比了个“耶”的手势放在了自己的脸侧,队伍里所有的成员一秒变成可可爱爱的笑容。

所有的声音全部停止,他们的ending pose维持在舞台上,灿烂的光芒打量了每一位成员。

舞台表演结束,台下的观众已经喊成了一片,他们这组全员都是出道位置的选手,所以基本上除了齐然然的粉丝没喊之外,哪哪儿都有声音。

林若初他们定了ending pose几秒,等着节目组拍下照片,而后便轻松地笑了出来,他们都回归到各自的样子。

主持虫这个时候也上场了,边走边夸:“哇,《领域》这组非常厉害了,我自己私下其实是在各大网站上看到过你们的舞台表演,当时真的非常出圈,我记得这个好像是一公里最有虫气的舞台。”

林若初笑着点头回答:“其实舞蹈能出圈那也是因为我的队友们非常厉害,如果没有他们的完美配合我是绝对做不到这么好的。”

“嗯嗯是,这是你们一起努力的结果,那就请你们介绍一下自己吧。”主持虫问道。

“我是狗中微笑天使萨摩耶狗狗的林若初,在本次表演中是c位以及队长,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我是狗中温柔天使金毛狗狗的林君谦,在本次表演中是vocal担当,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我是狗中胆小天使八哥狗狗的孙凯凯同时也是聪明的拉布拉多狗狗吴昊清,在本次表演中是副主唱,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我是狗中最酷天使牧羊狗狗的李朝芯,在本次表中是rap担当,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我是狗中霸道天使哈士奇狗狗的金惟楚,在本次表演中是气氛担当,希望各位多多动支持。”

“所以今天的吴昊清是带着当初一公时的孙凯凯一起站上这个舞台是吗?”主持虫问道。

吴昊清立刻站出来微笑点头,他拿着话筒望着台下被灯光照亮的孙凯凯真诚说道:“我不是替代孙凯凯站在这里,我只是站在孙凯凯的旁边,他依然在,这里同样也是他的舞台。”

孙凯凯眼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一颗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掉。

“凯凯不哭,你是最棒的,我们一起加油。”金惟楚在台上喊了一声,而后他对着孙凯凯的方向比了个大大的心。

导播也顺势将下一秒的画面切给了孙凯凯。

孙凯凯见摄像头在拍他,就擦了擦眼泪又笑了,然后双手弯曲在头顶上给金惟楚也比了个心算是回应了。

“我有个问题是替各位的粉丝们问的,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主持虫看着身边一排光鲜亮丽的爱豆们,忍不住嘴痒。

“嗯嗯您问。”

“就是各位现在虫气这么高了也这么火了,当面对网络上的黑评时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主持虫问。

台上的虫子们各个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三虫身上。

林若初、金惟楚以及李朝芯。

李朝芯第一时间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好既然李朝芯先笑了那你先说好吗?”主持虫见有送上门的立马cue。

李朝芯捂了一下脸,他望向林如初说道:“那我说了。”

林若初夜无奈笑了,他点头算是答应了。

“其实……我那段时间被黑的很惨,说我跟很多成员的关系如何如何尤其是我跟若初的关系,被描述的天花乱坠。我那会儿被公司压着很难受也不能为自己申辩,后来若初来找我,看我一蹶不振的他很生气,然后刚好我又在花坛边上浇花。若初见劝不动我就用泥巴砸我了。”

林若初低着头憋笑,憋得脸都是通红通红的。

“啊?真的泥巴砸?那你后来是什么反应?”主持虫追问。

“我就把他一块儿拉进了泥地里啊,然后我俩互砸,在泥坑里互相伤害。”李朝芯一边说一边笑。

“天哪还有这事儿啊,这难道没有留下什么珍贵的影像吗?”主持虫问。

林若初忙接下话回答道:“唉,其实那会儿我们互相砸并不是很生气的那种在闹矛盾,而是有一些玩笑的成分在,毕竟这么熟了,我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有点儿气不过。不过还好,他后来也想开了,我们也就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哦哦,粉丝们听到了吧,你们的偶像与偶像之间的关系非常铁哦,那么惟楚呢?我记得你当初一直被广大群众说唱跳俱废,你是怎么调整心态的?”

台上一拍虫子听见主持虫的问题,纷纷不约而同的笑了,唯有金惟楚一脸的愁容。

“我……唉,我就比较土了,我……拉着台上这一排帅哥哭,他们每个都见过我哭。不过我就是很有出息的没在镜头面前哭。”金惟楚深深叹息。

“啊?每个都见过你哭?”主持虫问。

金惟楚点头:“这是真的,其实还不止他们还有其他的虫,比如凯凯啊尚可啊他们也见过。”

“噗——你这哭了有多少次?”

“不多,也就是十五六七八次吧。”吴昊清适时的加上了这句话。

“我记得我那几天带的纸巾,我原本是想用来给自己擦汗的,结果他全拿过去擦眼泪了,还有我们这么一大帮虫挨个过去安慰他。安慰完他还要教他跳舞,要不然他跟不上进度就又会哭就这样周而复始。”林若初大笑。

台下金惟楚的粉丝们笑的特别大声。

金惟楚看着台下的粉丝们一脸哈士奇惊呆jpg。

“他忍不住拿着话筒怼道,你们真的是我粉丝吗?”金惟楚望观众席走近了几步。

粉丝们当然齐齐高喊“是。”

“啊……难受,我原本以为粉丝都偶像的小棉袄,为偶像遮风挡雨。后来我发现我错了,直到我遇见了我的粉丝,他们还给我留言特别损,说我每天笑得那么开心看来黑的不够狠,哇——大声哭出来。”金惟楚整张脸的五官都拧巴到了一起,委委屈屈但还是特别好笑。

金惟楚就是那种,你光是看着他都会觉得他特别搞笑,天生的自带综艺感。

“不过讲真哭其实真的有用,我每次哭完了都觉得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跳舞练习的效率都变高了。”金惟楚忽然回神正儿八经地回答。

主持虫都要笑哭了,他也迎合地点头说:“是是是,惟楚啊你就站前面,给大家拉拉票,这些票都会计入你们的总票数之中,这一次决定了你们是否能出道。”

金惟楚赶紧招手让自己的队员们纷纷往前迈进了一步。

他们这个队伍由左到右一一介绍,说出最后为自己拉票的宣言。

他们做完这个后便一个一个下了舞台。

除却这最后一次的小组合作舞台后,他们还有最后一个舞台,那就是主题曲演绎。

这最后一次就是他们要换回练习生服装的时候了。

因为总决赛是直播模式,所以选手们的票数以及排名情况是一直在变化的。

林若初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他自己以绝对平稳的票数稳居在第一。

他的氪金榜更是因为休斯和江御的加持处于第一断层的位置,他望着票数心里的内心深处柔软成一片。

以前腹背受敌处处受限,觉得到哪儿都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壁堵住了他所有的出路,而现在……

他前面有为他领路小心护着他的江御,后面有他的金主保护他名誉的休斯,左右手都是与他互相扶持互相进步的队友,这种四周都通顺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觉,真的比过去好了不知道多少。

他现在开始庆幸他来到了虫族,也庆幸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

这一次……他赢定了。

林若初换上了练习生服装,由化妆老师将他脸上的妆容由浓改淡。

因为他们的主题曲还是青春活泼的风格,所以太浓重的舞台妆会与服装气场不符,需要重新化妆。

他看着屏幕上齐然然那一组的炸场舞蹈,忍不住地鼓掌。

望着齐然然的舞蹈动作,他内心由衷地希望以后能与齐然然有一次舞台上的合作。

他偏重的是舞蹈,齐然然也是,而且齐然然有很多年的舞蹈功力,那个街舞跳得简直就是炉火纯青。

他倒是想与齐然然有一次舞蹈的碰撞,只是比较可惜的就是以前没有缘分一直没有碰到,不知道以后成团了有没有机会。

齐然然排名很稳不是第二就是第三,这次总决赛他也是稳稳的在第三呆着从没有下去过,而且他的票数与处于第二名的李朝芯票数很是接近,甚至一度还有隐隐要超过李朝芯的感觉。

齐然然他们组舞蹈表演结束之后,就是一段被淘汰的选手们返场跳的舞蹈。然后就是主持虫搞的抽奖环节,这个环节耗时较长,是为了让在后面表演的成员们能够换下舞台妆容重新整装待发变成青春活力。

抽奖环节结束,便是各个赞助商金主爸爸们登场的介绍。

林若初眼巴巴地望着特别区域,四处寻找着休斯的身影。

然后没过一会儿他就看见了休斯那耀眼的红头发居然就呆在赞助商的中间绝对c位的位置上。休斯那脸他以前就觉得好看,甚至还兴起了想把休斯也带着一块儿学唱跳的想法上,不过可惜的就是休斯本人对这个不感兴趣。

如今休斯还是那张脸,只是脸部线条上变得柔和了很多,尤其是那一头红色耀眼的红发,将他原本温和极致的五官衬得惊艳了好几分。休斯一亮相,就是全场尖叫。

什么叫雄虫初代网红,红发妖怪,所有雌虫的梦中情侣指的就是休斯这样的,他的虫气也不是盖的。

不过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另一张美的过分的脸。

那银色璀璨的头发,那耀眼的紫色眼瞳以及美到有些过分逼虫的凌厉五官,那可不就是狐狸精成虫的莉亚吗。

现实中看他还真没觉得莉亚跟休斯有多配,这会儿隔着屏幕,他看着休斯和莉亚之间的那点儿小互动,真的觉得这是一对关系好到爆炸的臭情侣。

看看那黏糊劲儿,搞得就像是对方身上有黏胶似的,粘着就不离了。

林若初深深叹息。

主持虫还偏偏要cue休斯。

休斯脑子就是直的,说是来支持他的就绝对支持他,然后其他的选手他全部一概不知……要不是有旁边的莉亚在旁原话,林若初看着都以为休斯是他花钱请来的托儿,然后这个托儿还不敬业,连其他的虫子都没认全……

他深深叹息。

“请全体练习生准备,登上最后的大舞台合跳主题曲。请全体练习生准备,登上最后的大舞台合跳主题曲”耳机里传来节目组场务催促的声音。

林若初连忙整理好身上的服装,走上登入舞台的走廊。

在这条长长的走廊上,不断的有虫子与他汇聚,林若初望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笑眯眯的与每一位相识的虫子打招呼。

这次的主题曲共同演绎,是按照投票的排名来站位的。

所以林若初是理所当然的第一个,在他后面的则是李朝芯和齐然然,再往后就是金惟楚、吴昊清、林君谦几只也在出道位的虫子。

剩下的则是要被划分到其他区域的虫。

他们一共一百只虫子站上了不同区域的升降台。

林若初站在出道位的中间,被身边的虫子们环绕着,心里是无限的雀跃,嘴边也是柔软的微笑。

见过风雨熬过寒冬,这一次他终于迎来了他的春天见到了彩虹。

他总决赛的妆容与第一次主题曲演绎时的妆容是一模一样的。

因为林若初个虫solo的部分跳的是古典舞,节目组特意连夜为林若初赶制了一件薄纱。这件薄纱在不同的光下能分别折射出不同的光芒,而且在镜头下永远能保持着一众如月光般剔透轻盈的感觉。两次穿起这件薄纱,心里的感想可就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林若初是c位,他的两肩被加上了金色的流苏肩章,这一个小小的装饰品让他一下变得更为突出。

他本就奶奶的脸,这次上的妆容特别的干净,无论是腮红还是眼影选的都是粉嫩的颜色,且画的并不明显。这让他整只虫就像一朵出水芙蓉一般,白嫩白嫩的,脸要是鼓起来就是刚出笼的大白馒头,要多嫩就有多嫩。他粉色的头发被做成了微卷,额前的刘海被造型师做成了中分,露出了他精致可爱的五官。

只是这次他表情沉静,虽然依然奶奶的,但是整只虫的气质莫名的沉稳,所以他整只虫看起来干练了不少,也成熟了很多。

当音乐响起的那一刻,他们头上的光芒照亮了底下的很多虫子。

在熟悉的音乐声响下,一百只虫子逐步的被升上了舞台。

在一片耀眼的纯白光芒中,他们又回到了最初,跳着一开始让全民都为他们打call的主题曲。

林若初站定,音乐一起他的第一个亮相动作就卡点精准,再一对摄像头微笑,整只虫身上的气场都发生了天南地北的变化。

“hello hello hey听到你为我呼喊,hello hello hey我勇敢的闯。你的视角为我聚焦,我因你而闪耀。”

林若初一边跳一边唱,发挥稳定又张力十足,动作是目前的全场最佳,唱也是唱的极具特色,让看的虫子们一下就记住了他的这个表演。

中间停顿的音乐,他做了展翅高飞的动作。这动作几乎是全场的焦点,林若初的手臂背在身后,扇动的幅度特别大,连带着他背后的蝴蝶骨也在微动,仿佛他的手臂曾经真的是一对翅膀带着他展翅高飞。

光芒洒在林若初的背上,他被舞台升到最好的位置,那一刻落坐在导师席上的江御,心跳乱的不像话。

他总感觉林若初能真的展翅高飞飞走,飞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这渴望将要因你而亮起,这舞台为我掌控,坚持到底与成功相拥,和我一起冲,等你呼唤我的梦。喊出我的名字,call bsp;bsp;bsp;me up,实现我们的约定。”

当最后一句唱完结束时,台上很多练习生都已经哭的停不下来,他们眼泪滑过脸颊,他们望着台下的观众挥手,做着算是最后的道别。

林若初望着漫天而下的金色亮片,眼中也闪耀着灿烂夺目的光芒。

在粉丝的应援声中他静静地站在舞台上,与处于暗处的坐在评委席上的江御对视着。

这一刻他们的心尤为的安静,林若初笑了,他知道江御的目光只在看他。

他无声的说出了两个字,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6 23:57:08~2021-03-27 23:55: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 10瓶;海星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