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 5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喜欢

主持虫的话语一落, 林若初的心里完全放松,他的身体都使不上力气,以至于他的小腿都支撑不住他的身体, 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负责摄像的左宁察觉出林若初的脚在抖,连忙示意排名在第三的李朝芯去扶林若初。

李朝芯也是愣了几秒才想起来自己头顶上处于最高位的林若初怕高。他赶紧从旁边的楼梯上走过去把林若初扶到了他这一层。

林若初坐在李朝芯第三的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脑瓜子, 他无奈叹气说:“不好意思啊,我这实在是怕高, 占了你的位置了不好意思。”

李朝芯都看乐了,“你真是, 你要是早说节目组不就会改一下这个摆放出道位的位置吗。不至于让你一个爬高的硬爬啊。”

林若初深深叹息:“我哪里知道我会挺到决赛还出道了啊, 我一直以为我要被开了。”

李朝芯“噗”一声笑了。

“来请the one联盟的成员们都站好配合我们的摄像老师拍一张照片。”他们的耳机内传来总导演的指令。

于此同时,整个舞台的背景乐响了起来, 正是这个节目的主题曲。

“我是不是要上去?”林若初问总导演。

“算了, 江御老师刚跟我说你怕高,这样吧你们都来第一排,就随意一点儿站近一点儿拍张照片就好了。”

“哦哦好,谢谢江御老师。”林若初欢欢喜喜下楼。

他们几只虫子在灯光最亮的地方拍了张照片, 而就处于他们对面的那些未出道的九只虫子一个个都哭成了泪虫。

出道和未出道就此开始,明明仅仅有几米的距离,将会是天差地别。

林若初望着没有出道的虫子, 心里又提起了一点儿哀愁。

这与他上辈子的失落表情真的很想象,有的哭了, 有的呆了, 还有的抱着痛哭。

他看着他们心里升腾的酸涩感,让他自己的眼睛都红了点,但也不至于到了快要哭的阶段,就是有些动容。

看着看着忽然他的肩膀被一只虫搂住了, 脑后的头发还被谁抓了一下。

这一抓就把林若初的魂儿给抓回来了,他惊讶地偏头看向了已经站在了他身边的江御。

“你看什么呢?”江御的手无比自然地搭在他的肩膀上,手指还挠着他的发尾。

林若初心情顿时松了些,他伸手抓住了江御的手腕。他本来想抓手的不过看着处处都是镜头所以就改为抓手腕。

“我看他们没出道,心里感慨。”

“感慨?你难道有这种经历?”江御问。

林若初现在只想坦然,从今以后他面对江御的所有问题都不会再遮遮掩掩了,于是他点了点头回答道:“确实经历过。”

江御愣了那么一秒,大概是真没想到林若初会这么回答。

那一刻他们对视时,江御分明从林若初圆圆的亮晶晶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片刻的酸涩。

大概曾经真的委屈了,只不过如今情绪淡了很好的控制住了,但印子还是能看出来,尤其是他还站在林若初的旁边。

他不自觉地伸手轻轻拍了拍林若初的头发。

林若初愣了一下嘴角下意识地就扬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江御刚想靠近继续揉,忽然他的腰子被谁猛地捅了一下,那力气大的真的像在他的腰上捅了两刀。

“你还是再敢多摸一下,老子就真捅你腰子一刀。”江御的耳边冷不丁地传出季礼的声音。

江御:(┯_┯)

默默地他收手了,然后一眼就注意到把他死死挡在镜头后面的季礼。

季礼就像是老母鸡护崽子似的把他和林若初互动的镜头挡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他手里的话筒就用力顶在江御的腰上。

江御无语林若初自然也看见了,他默默走开,也知道这是什么场所所以远离了江御,靠近了他自己的队友。

乖乖的听主持虫的话与自己的粉丝们互动。

江御站在后头不爽地看着前面一排的出道的虫子们。

“我摸一下不行?”江御摘了自己的话筒,跟季礼说话。

“摸可以,那麻烦你雨露均沾一下。你面前一共六只虫子,请你挨个都摸,要么就不要只摸一个。”季礼把警告就写在了自己的脸上,笑眯眯的眼缝里都透着一股凶光。

江御默默地望了望排在他前面地六只虫子的背影,他并不想雨露均沾只想独宠。

“既然不愿意都摸,就把你的爪子收回去!你不想在他们成团夜的时候,你上了个热搜吧。”季礼说道。

江御深深叹息之后就自己利索的走到边上去了。

“要骚等下台,绝对不拦你。”季礼控制着一脸的微笑,挨着江御走,时时刻刻控制着江御的动作。

江御只得老老实实的站着。

配合着节目组该走的流程,让投资方金主给出道位的各个成员发放奖杯。

而作为c位的林若初是特殊的,他不仅有奖杯还有直接送到手里的合同书。这份合同书会随着奖杯一起递给了林若初。

江御作为主要pd这个自然是他给发给林若初的,而且他还有私心,他给林若初的合同基本上是百利无一害的,甚至是要是林若初有什么坏心眼吃亏的会是江御自己。

江御拿着这两样东西,慢步走到了林若初的面前,微笑着将手中的两样东西都递给了林若初。

“祝贺你,c位出道。”江御诚恳祝福。

林若初笑的无比灿烂,然后他好奇地盯着手里的合同问道:“这里面是真的有合同吗”

江御点了点头。

林若初刚想翻开自己看一看,江御立马伸手抓住了合同把翻开的合同又给合上了。

“这里到处都是镜头不要翻,免得被拍到等你下台了再看,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我。”

“好——”

林若初笑得要有多甜就有多甜。

江御望着林若初笑的脸上苹果机稍稍鼓起来的样子,恍惚间觉得他们好像又回到了舞台初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觉得林若初可爱到他心里去了。所以即便林若初后面有很多种其他的特质出现,他心里依然留存着林若初最开始的模样。

如今他又看见了,他真心希望林若初能好好的保持住这纯净的笑。

颁奖完毕后,他就将舞台留给成团的六只虫子。

这一次广阔的舞台上,只有成团的六只虫子站在上面。

当主题曲响起的那一刻,亮眼的光芒照耀在他们的头顶上,这一刻他们汇聚大众媒体,身披一身星光,终于正式宣布出道了。

江御和其他的导师站在台下,微微抬头注释着舞台。

“后生可畏。”江御感慨道。

“是啊后生可畏,这帮年龄平均一下只有二十左右的虫子往后可就不得了喽。”路江南抱着双手在旁边感慨着。

江御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他期待着这六只虫子能够发散属于他们自己的魅力。

“话说……我听季礼说了,你是不是把合同的条约改了一下?”路江南凑近了林若初问。

“啧……他怎么什么都往外说。”林若初很是无奈叹气。

他当初为了帮助林若初能够获取更多的权利,和公司里的很多管理层都吵架了。公司培养艺虫都是为了给公司赚取更多的利益的,但是江御却不想林若初路子越走越窄。

最起码林若初至少没有影视曲三栖发展的意思,在他看来林若初就应该将他最拿手的做到最好就可以了,真的没有必要去搞些别的。

他爱创作那就帮助他打造第一本专辑,收录各种好听的曲子加紧制作。林若初爱唱跳,那么就给他加拍唱跳mv。

林若初爱唱歌那就发行个虫单曲。

如果按照公司安排的前路来说,肯定会收割一波林若初这强劲的热度,但是江御想好好养着林若初,他不会收割,所以必定得付出些别的。

他个虫商业价值高,为了护住林若初的权益所以他答应担任几期公司安排的综艺。不过他也要求,把林若初也塞进去当一回飞行嘉宾。

依照时间线来估计,刚刚好可以赶上林若初宣传自己的单曲。

出道舞台在主题曲的消退下,正式结束了。

舞台上的灯光也慢慢地暗了下来,林若初作为c位代表整个团体向观众说再见。

the one联盟一出道就在当晚登上了热搜,他们公司为了抓住第一波热度迅速安排了单虫免费直播。

林若初一下台就被化妆师按在椅子上补妆,他们有半个小时更换造型的时间。

六只虫,六个直播间,一开始就已经在预热了。

直播支持虫一边向粉丝们介绍后台,一边拍摄一些他们这些选手准备的过程做预热。

这第一轮的虫气大比拼正好是公司做数据采集。

有时候出道的位置并不一定与粉丝的数量对等,所以公司后期会进行实际的数据打投。

林若初的直播间一骑绝尘,虫气排行稳在了第一。

cp粉啊,单虫粉啊,路虫粉啊包括黑子,全部一股脑的往林若初的直播间里冲。

江御一直被各种资方拉扯着聊天,他自己是真实想去林若初的直播间逛逛。孩子第一次直播肯定不懂很多步骤,他得去照看着点。

偏偏这种后台大型社交场面少不了他,他只能陪笑笑了半个多小时。

好不容易从酒席上下来,兜兜转转的在后台找到若初才发现直播已经开始了。

林若初这次的装扮是一身的红衣,耀眼的就是灯光下灿烂盛开的红玫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致命吸引的魅力。

江御没有第一时间莽撞地冲过去而是跟其他围观的工作虫员们一样都在围观。他甚至还好奇地走到摄像师左宁的旁边,看一下左宁勤勤恳恳到底在拍什么。

他刚蹲下欣赏了几张美照,忽然直播间的主持虫发现了他的存在,连忙喊道:“呀江御老师,您怎么来了,来来来来您过来坐。”

主持虫十分热络的态度,同样的也让直播间的虫子们激动了起来。

比赛结束后初御夫夫大合体啊,这么美好的场景居然立马就在直播间出现了,顿时引起万虫嚎叫。

“不了不了,我就在旁边看看,你们直播我不打扰。”江御回头去看季礼在不在。

“别啊江御老师来都来了对吧,快您坐这刚好还有个位置。”主持虫本来与林若初坐的很近,一看到江御蹲在旁边眼睛里都充满了八卦的味道,然后火速将距离林若初最近的椅子给空了出来,他自觉坐到最旁边。

江御无奈叹气,只好在一众吃瓜的群众眼神催促中,坐上了中间的位置。

江御无奈坐上了中间的位置,微笑着面对的镜头。

然后他就眼尖的发现了,屏幕上刷的全部都是他们的cp名字,甚至都把其他粉丝的留言给完全压下去了。

江御叹息道:“好了好了,cp粉们我知道你们爱磕cp,但是呢这次是若初的主场,你们还是问点关于若初的个虫问题吧,我就是气氛组的,你们不要太在意我。”

江御一说完,评论区cp粉们疯狂的刷屏才停了下来,然后开始逐渐地冒出了林若初唯粉的消息。

“请问若初什么时候出单虫曲。”江御将脸凑近了镜头,几乎是拿着显示屏再看,但同时他那张俊脸也被怼到了镜头上。

引起一阵粉丝的尖叫。

江御:“……”

“来吧若初,你回答吧。”江御自然地拿过话筒放在林若初的嘴边。

林若初伸手想要自己拿着,但他刚碰到江御的手想要拿走话筒。

林若初一拉话筒才发现拉不过来,话筒线是在主持虫身上的很短到头了。

“哎呀,若初别拉了到头了,就这样吧。”主持虫说道。

“我拿吧,你说。”江御直接抬了抬手将话筒靠近了林若初的嘴。

“额,其实那个单曲的话,我得跟后续签约的公司商量一下。”

“我听节目组的虫说了,你决赛那场所唱的歌曲就是你自己纯原创的是吗?”主持虫问。

“嗯对,这首歌曲我之后应该会第一时间制作成单曲。”

“那《我》这首歌曲有什么深层的意思吗?你决赛的表演中还有一些重金属音乐的成分,以前都没有,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江御问了一些专业性的问题。

林若初对江御对他观察的这么仔细,心里很是高兴。

他先笑了好几下,才坐正了正儿八经地回答问题:“我这首歌曲其实是写的两个世界的我。一个世界里的我经历很多挫折失败了,内心充满了愤怒的负面情绪。二令一个世界里的我却一帆风顺实现了我自己的梦想,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所以各位听的时候总能听到背后会有我的吟唱。一半儿是烟嗓代表愤怒,一半儿就是很单纯的和声。”

“所以《我》这首歌曲是让大众重新认识你是吗?”江御不自觉地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不过他借用了大众这个因素。

“对呀,直播前的朋友们,我可不光只是可可爱爱我还能很凶也能很冷。我是多面的,希望我的每一面你们都能喜欢。”林若初开开心心看向镜头。

江御轻笑出声,他很欣慰地全程都仔细而又认真的看着林若初的阳光笑脸。

主持虫突兀的问:“喜欢吗?”

江御看太入迷了,没注意主持虫在套他的话,几乎是顺口就直接说道:“我喜欢。”

说完江御就静止了几秒,林若初本来还在看弹幕结果听到江御的回答后他也傻了。

……

什么叫我喜欢??这么大庭广众,这直播间里几百万的粉丝,都听到江御对着林若初说喜欢了。

全场寂静了好几秒,江御没来得及害羞,林若初那脸顿时就红了,还是那种红的粉底都遮不住的程度。

关键时刻江御连忙用胳膊肘推了推旁边的主持虫。

主持虫一秒get到讯息,迅速做出了反应对着直播间的虫子们说道:“哇——看来江御老师对若初很关心,没想到将他的音乐听的这么透透的。”

“是的我很喜欢若初的音乐,而且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若初有这么多面的一面,我跟你们一样惊讶,但依旧一样的喜欢。”江御镇定的补充,不过弹幕还是全是一片哈哈哈。

什么一不小心说了实话什么一不小心暴露了。

还有我磕的cp都是真的之类。

江御皱着眉毛看了之后,倒吸了一口气,“我是不是不该来直播间啊,那我还是走吧,评论控制不住。”说完他就真站起来要往外走。

“诶诶诶诶别走别走啊江御老师!”主持虫赶紧嚎。

“我不走评论太乱了一会儿公司的虫会说林若初管不了粉丝。”江御只能这么说了,他还向主持虫扬了扬眉毛,示意对方接住他的梗。

主持虫信号塔迅速接收他一边拉住江御的衣角一边看着屏幕嘱咐道:“可以了可以了真的别刷了,再刷江御老师要走了!”

果然恐吓来的效果一绝,多警告不如吓唬。

屏幕里的弹幕瞬间乖巧了起来,一排排的全是乖乖坐好绝对不开小差也绝对不捣乱。

“江御老师快,都很乖了都没动了,你回来啊别走真的。”

“我不信。”江御佯装扯自己的衣服。

“没骗你你自己看,评论区很乖,打的的评论都是齐的。”

江御这才勉为其难地坐了回去,然后拿着显示器看起了评论。

果然经过刚才一吓唬,粉丝不敢造次了。

主持虫继续cue接下来的环节,他们进行的很顺利。

江御有意的引导林若初多说一些,还会带着若初说些笑话活络了气氛。

他们直播间整场两个小时,全程都在稳坐火箭,热度一直往上窜,甚至打破了这个直播平台的最高热度。

凭借一己之力破了整个直播平台的热度,这就是双倍流量的力量。

“哦若初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需要你回答。”主持虫看着手里的卡片。

“嗯您说。”林若初乖巧点头。

“广大网友们都知道您的粉丝特别有钱,在这其中有地产大亨、将军、导师、总裁、老师,您知道哪个不是吗?”主持虫问道。

林若初凑近了看了一下,然后顺手就点在了老师上。

“这个不是,我的氪金榜里没有老师。”

“哦——你的意思是其他职业都有是吗?”主持虫看热闹。

林若初乖乖点头,一点儿也没察觉到主持虫给他挖了坑。

江御捂脸低着头深深叹息。

主持虫带着一脸神秘的笑看向镜头说道:“直播间的虫子们,你们可以观察生活中的朋友,剩下的职位里都有你身边的谁是粉若初的哦。”

“本次的直播就到这里结束了啊,各位朋友们回见。”主持虫、林若初以及江御都与直播间的虫子们挥手再见。

直播间一关林若初深深舒出一口气,他虽然觉得这次直播很顺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坑他跳进去了。

于是他问江御:“我刚刚直播有没有跳进什么坑里或者自己给自己堵了路?”

江御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他摇头拍了拍林若初的肩膀说:“放心没有坑,你这次直播的非常好,以后可以多直播,很棒。”

林若初一秒变开心太阳花:“好耶,下次我还直播。”

江御:(◇)

江御忙伸手拉住了林若初的胳膊说道:“别别别……你……你下次直播还是让别的虫带着你点啊,毕竟流程你不熟悉。”

嘴也瓢……

“那好,下次我要直播我还叫你。”林若初喜滋滋地邀请。

江御:π_π

他直播其实也不太好,他也容易嘴瓢,主要是他没什么顾忌,所以就口无遮拦老是干一些一名则已一鸣惊虫的事情来。

“好,下次喊我。”

不过,若初都喊他了,他肯定还是要去的,毕竟……以后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能有很多时间合作互相熟悉,感情想必也能更近一步。

江御看着林若初跟着记者走了,他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甚是喜欢。

然后他回头,猝不及防地与季礼那要杀虫的目光对上了。

季礼冷笑一声:“呵呵,我喜欢?”

江御默默望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