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实证明, 真正高级的酒店,虽然会有情趣但是必要的隐私还是会顾忌到的。

所以林若初回头看到的是一片白雾,即便他贴着那个玻璃往里仔细看, 也约莫只能看到江御一点朦胧的影子。更何况他压根就不敢贴,于是他灰溜溜地坐回了床上。

这床是双虫床, 是一点八乘以两米的,所以就算他们两个大男人趟上去只要睡姿不是那么的奔放, 应该也不会碰到一起。

他摸摸鼻子,估算了一下床的尺寸, 又觉得不太行。

男人嘛有时候真的……不一定管得住自己, 所以他得拿什么东西挡在中间,避免一切故事发生的可能。

林若初很是干脆的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棉被铺在了床上, 顺带把沙发上两个比较高的枕头也放在了中间, 这样好避免他们大半夜睡觉的时候发生肢体接触。

江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碰巧就看见林若初撅着屁股勤快地在床上铺被子。他走过去看着大床的中间竖着躺着的一条被子问道:“你在干什么?”

勤快的小蜜蜂林若初一下被吓到了,手里的枕头都从手上滚落到床下,他像只受惊的动物似的动都不敢动了。

“我……我晚上睡姿不好, 怕……怕把你吵醒了,于是就把床隔开。”林若初说道。

江御看着林若初那小脸,他笑了笑说:“不用那么麻烦, 我睡沙发就好,一晚上而已将就一下。”

说着江御就随手拿起床上一边比较薄的毯子, 径直走向了沙发。

林若初:!!!∑(Дノ)ノ

不……不对啊, 按照一般小说或者电视剧的套路来说,江御不应该就这么乖乖躺在另一头吗?然后他们即便是在有东西的阻隔下,晚上还是滚到了一起。最好天气再加把劲儿,打给雷下个雨啥的好方便他滚进江御的怀里。

不对……等等……他怎么满脑子都是想滚进江御的怀里???那他搭中间这个被子还有啥意义?

林若初坐在床上深深叹息, 他看了看有些小而硬的沙发,又看了看软而大的床,于是咬咬牙走到了江御的旁边说道:“你还是睡床吧。”

江御刚把毯子盖好,“不了,床上多个我你翻身都不方便,我睡这里就好。”

“我小我睡沙发,你这么长的腿睡床吧,要不然腿怎么放?”林若初干脆主动伸手拉江御身上的毯子。

江御立马把毯子拽住了说:“不用了,以前拍戏赶夜场的时候,我也睡沙发这不打紧习惯了,你睡床。”

“不,你睡床我睡沙发。”

“不用了你睡床。”

“不你睡。”

“你睡。”

他们俩一直争执,结果林若初上头双手一用力直接把毯子给完全抽走了。但是很不凑巧的是,他抓的地方不太对,抓的布料里除了毯子还有江御身上的浴袍带子。

结果他这一扯毯子是扯开了,浴袍他也扯开了,然后因为浴袍带子的反作用力他直接往下倒,一头栽进了江御的胸膛上。

林若初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然后他的鼻子、嘴还有额头全文方位感受到了一股热热的香香的滑滑的皮肤触感。他甚至能感觉到这皮肉下有一颗心脏在跳动,一下一下有加速的倾向。

当他意识到自己倒在哪个地方后,他傻了……懵圈了……

林若初:∑(っ°Д°;)っ卧槽

他手忙脚乱地赶紧把自己撑起来,就这么悬在了那空白的有些白嫩的胸膛上。他的脸这次完全就是被开水烫了,红的直接熟透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就是……”林若初越说越口吃,他那个眼睛啊就跟黏胶似的黏在了江御的胸膛上,然后渐渐的他就不说话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江御的胸膛部位和腰腹部位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江御的身材能这么好。

他的身材不是那种刻意锻炼的很明显的块状肌肉,而是明显的刻意降低过体脂,注重了美观程度的肌肉。这种肌肉讲究的是线条美,整体完全不突兀显得非常流畅。

再搭配上江御那宽肩细腰的完美比例,林若初都觉得躺在他身下的不是一只虫,而是一具被细心雕刻的完美石膏体。

在这明亮的灯光下,这白皙的身体还发着光,只要他稍稍低头就能亲吻。

“你……”忽然江御开口说话了。

林若初一下子如梦初醒,他慌忙抬头继续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睡沙发你睡床真的,你起来我睡沙发。”林若初利索地伸手去拉江御。

江御却忽然“噗嗤”一声笑了,他忽然伸出手臂圈住了林若初的脖子,再一个稍稍使劲儿就把林若初还不容易空出来的距离又给勾下去了。

“你的歌曲有名字吗?”江御问道。

林若初脑子都乱成了一团浆糊了,他实在不明白这么捉急的当口为什么江御还要问这个,而且他也没想过要给那首歌曲取什么名字啊。

“没……想……想好名字。”他老实回答,并把自己的脸艰难地往上抬了一下,这样避免一不小心就亲到江御那粉粉的嘴唇了。

“我有一个名字我觉得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用。”江御说道。

林若初一下忘记了反抗,他问道:““什么名字?”

江御凑近了他几分,他们俩几乎是鼻尖抵着鼻尖,互相口鼻间倾撒的气息就抚在对方的脸颊上。

“就叫——江御吧。”

林若初一下瞪大了眼睛,他整只虫都颤了颤。

“你那首歌不是写我的?”林若初迟迟不给回应,江御就反问了。

“是!绝对是!就是写你的!你在我心里就是蓝色,你也喜欢穿蓝色。”林若初立马解释。

“那你敢不敢用?”江御没有再勾林若初的脖子,而是放松自己的身体就躺在沙发上,笑得很是明媚。

他黑色的半湿的头发大多散落在沙发上,也有些一些遮住了他的眉眼,将他整只虫衬托的魅惑无比,艳丽莫名。

林若初看的浑身就跟烧着了似的,他伸手第一次主动抚摸江御的脸颊,他真诚地点头并郑重回答:“敢。”

江御笑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你把我衣服都脱了,你还在等什么?”

一时之间,林若初的理智就像被外头的暴雨给冲刷了似的,完全淹没。

他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被刺激的,他只知道那天晚上他在床上,江御也在床上,但是床上用来划分三八线的被子被他踢到了床下当了个地上的摆设。

他跟江御在床上纠缠了一晚上,直到力气耗尽了他才搂着已经不动的江御睡过了。这一睡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林若初还是先醒来的那一个,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眯了下眼睛脑子里涨涨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直到他的手条件反射地搂了一下怀里实实在在的一具温热的躯体他才如梦初醒,一下回了魂。

他立马睁开了眼睛,望向自己身边这个即便他睡着了也想搂着的大美虫。

江御还是睡着的,眼睛也闭着一看就睡得还很算安稳。

就是……

林若初的眼睛往江御的脖子上看,忍不住捂脸,他昨天照着江御身上的皮肤啃了好几口。

因为太热血上头了,所以力气那是一点儿也没收。他曾经有幸看见过有网友科普过雄虫的身体特征,还说雄虫虽然身体比较雌虫较为柔弱,但是在某些特定的状况时身体素质会强过雌虫。

这科普真tm的没有骗人,昨天他可把江御按在床上按的死死的。

这……

他把被子掀开一点,果然不只是脖子上有,胸膛处包括手臂上臂都有,全是他昨天晚上啃的……

阿这……

兴许是他把被子掀开了,导致外界的冷空气直接接触了江御的皮肤,冻的江御眉头都皱了起来。

他赶紧又给盖上了。

后知后觉,浑身都绷紧了,紧张的要死!

淦!他还说自己绝对不会控制不住自己来着,结果这就啪啪打脸了。默默把被子盖了回去,还掖好了被角免得漏风。

他起床穿好衣服,然后把江御换洗下来的衣服放进了烘干机里。他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盯着江御的睡颜一声不吭。

昨天晚上的记忆现在有点儿上头,他把终端打开冷静一下。

结果终端上又是他的热搜,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他们的专辑昨天晚上就发布了,直接冲上了付费音乐榜的榜首。

他作为团体的c位在专辑中的时间最多。他们每只虫子录制的时间多少是按照虫气排布的,不过音乐总监到也不至于让排名最末的金惟楚完全没镜头,逐步递减的秒数都还算合理,因此粉丝都没怎么吵。

林若初端着终端看了好几遍他们的专辑,都差点儿忍不住要跟着high了。

他们那段时间录制这个专辑跳舞跳到吐,现在这么看见了反倒又觉得这个舞蹈酷炫了。

他翻开自己的个虫主页,果然下面全是粉丝的道贺,翻着翻着他忽然看见了一个点赞极其高的账号的名字是江御和林若初好好的。

忍不住的他就又看向床上睡得很沉的江御,心理顿时就有了一种安稳感。他以前似乎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虫族世界有一个安稳的落脚地来着,现在他想有了。

于是他干了一件季礼绝对不会同意的事情。他点赞了那个cp粉对他的祝福,然后胆大妄为的把自己的账号的头像换成了一张江御穿着一身蓝色西装的舞台照,并配上那句意有所指的歌词。

这张照片是出自一名专业摄影师的手,很多粉丝都见过是近期江御最出圈的照片。他换上之后兀自盯着个虫主页笑的合不拢嘴。

他这也不算抢专辑发布的热搜了,毕竟都过了十二个小时了,专辑也已经冲上去了。

更何况他答应了江御,就要相对的付出一些承诺,他在告诉江御他给他的真心没有虚假。他愿意把好不容易博来的热度拱手让虫,不过他也不敢舞的太过,怕伤及到江御的名誉。

所以……他先表白先暗恋也是可以的,江御回不回应都没有关系,他得把他的小心心都捧好然后送给江御。

果不其然他把头像一换,底下的粉丝们基本上都是秒回。

啥也没有就是一直干嚎,全部都是“啊啊啊啊啊啊。”

林若初自然直到他们在啊什么,但是此刻他也管不上这些了,他家亲爱的江御还没吃饭呢,他得出去买。

出门的时候,他注意乔装打扮自己了,特意拿了一顶长发带了个口罩。

他出去的时候走的很坦荡,路上也就没什么虫子会特意去看他,直到他去店里买东西吃的时候,才被店里的服务员认了出来。

不过他在服务员看清他的脸时,就特意做了个安静的动作。服务员也很明白他们这样的大明星要是出现在这里估计会造成很大的动荡,于是就没吭声。

他顺利地点了两份餐带回去。

一进门他就看见了背对着门在穿已经被烘干地衣服的江御。

他连忙走过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江御的腰,“你饿不饿?我给你买了东西吃。”

“他不饿,老子tm的饿死了!”

忽然房间最里面的椅子上传出一阵凉飕飕的满是讥讽的声音。

林若初浑身一僵,连带着他搂在怀里的江御也跟着颤了一下。

“我还寻思你们应该不至于……呵呵,结果我一转头你们竟然如此牛逼,这么快的就搞好了。你tm的更快,头像都换成了江御。呵呵,还你说你喜欢大海的深蓝,所以总是轻轻微笑。我却不敢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的好。我在心里为你盖起一座又一座城堡,你别怪我太胆小。呵呵,词儿写的真酸啊!”季礼咬牙切齿地说道,顺道还瞟了一眼江御。

林若初赶忙跟江御调换了个位置,他把手一伸挡在了江御地面前,解释道:“是我先下的手。”

“就你?”季礼直接两个字送给了林若初,也把林若初怼的哑口无言。

“说说吧,这事怎么解决?”季礼往后一仰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摆明了就是不说清楚就不能走了。

“我……我喜欢江御一直都喜欢,这次也是我主动的,如果有什么错可以都算到我的头上,别怪……”

“公开吧。”

林若初还在急吼吼的解释,江御简单明了的三个字就把他所有的回答都卡住了。

他愣愣地偏头望向一脸淡定的江御。

江御眉目间不见丝毫郁气,清澈的双眸盯着季礼看时只有一片赤诚和冷静。

“公开?你脑子秀逗了你跟林若初公开对你有什么好处?”

季礼沉思了一会儿,很老实地点了点头说:“确实没什么好处,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坏处。”说着江御就伸手拉住了林若初的手牢牢地握在手掌心里,那句没什么坏处其实指的是江御自己的感受。

季礼顿时无言以对。

林若初被江御这么淡定冷静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但他心里还是喜欢的,于是他也反握住江御的手,用一双星星眼看着江御。

季礼坐在沙发上无言以对了,他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他自己身上的衣服,无比正经地对林若初说道:“若初你要想好,你现在是顶流时期。你也应该明白,你有多少雌虫死忠粉。如果公布恋情,对你而言将会面临被黑,而且这势头绝对不比在节目上的黑点少。”

林若初听到这句问题的时候,他掌心里握着的江御的手都紧缩了一下,看来江御也并不是完全的无动于衷。

林若初笑了笑,他说道:“我还是想选江御老师,至于粉丝那些会流失的我就不要了。”他说的很自然,他虽然知道如今的成绩得来不易,但是有些东西不是数据能比的,他自认为感情重过一切。

“那好……这次的事情我不会替你们公关,你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但是相应的后果你自己承担。还有你们团体马上就要去巡演了,我祝你好运。”季礼说完站起来就走。

林若初紧紧地拉着江御的手还安慰似的捏了捏他的手掌。

“你害不害怕完全公开?”他笑着问江御。

江御也低低地笑了一下,而后感叹着说道:“我不怕,不过……”江御靠近了林若初的脸,一双明媚的双瞳满是柔情,“我害怕你怕。”

那一刻,林若初在江御的眼底只看见他自己。只这一眼,哪怕是千难万难,他要闯那便闯。

“我不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