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面就是最刺激紧张的时刻,争夺我们最后一名出道位的分别为鬼灵精综艺感十分的练习生木昊辰,以及自参赛以来实力全a的精英练习生林若初,大家欢迎两位上场!!!”一声激动的主持人喊叫声,正式将《出道吧,练习生》的成团夜推向了今晚的最后一次高潮。

主持人欢快的话音刚落,比赛场上立刻回应着环绕全场的沸腾的应援声。一大半儿是喊着林若初的声音,一小半儿则是喊着木昊辰的声音。

场上数以万计的应援灯光在黑暗中摇曳着,形成了一片蓝色耀眼的海洋。

如黑夜中闪耀的银河般,莫名美丽绚烂。

林若初自黑暗的后台一步步往前走,站定在了预备上场的入口处。他黝黑的双眸本该倒影着舞台上瑰丽的光,可即便星光闪耀着,铺洒了他半身,他依旧微垂着眸子,静静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

他的眉眼是浓厚的忧愁,微颤的睫毛盛着点点星光,目光之中透露着几丝慌乱。

他没有激动没有纠结更没有兴奋,一切的结果都是被安排好的,林若初闭了闭眼,眉头皱得更深。

“喂,林若初。”忽然他的身旁传来一道声音,带着炫耀的语气。

林若初深吸一口气,尽量把自己脸上失望的表情憋了回去。他抬起头时,面上已经是一派平和客气的笑容。他微笑着正对着喊他的木昊晨,尽量放松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让他看了笑话。

可木昊晨那充满嘲笑的目光,还是看透了他镇定的外表下慌乱的本质。

木昊辰此刻眼睛微微地眯着,目光之中满是放肆的意味。

他单薄的唇上扬带着讥讽,下巴微微抬起,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自信的光芒,他笑道:“最后的出道位是我哦。”

林若初慢慢攥紧了拳头,全身的肌肉绷紧,眼里竟然有些酸痛,面前的璀璨灯光竟然都模糊了些。

“林若初啊你真是可惜啊,你说除了我们c位实力能跟你比之外,你基本上就是实力天花板了。可是你太没趣了你知道吗,咱们这是在弄综艺,不是一本正经搞事业你懂吗。”副导演坐在林若初的旁边,一边激动地说着一边拍着大腿,脸上完全是一幅对林若初意难平的样子。

“而且你的粉丝太小众了,你只在你的粉丝圈子里火,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你。我们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做的是出圈!你一直窝在圈子里不出去,有什么用啊,节目组又不差你粉丝的那几个破钱,我们要流量,庞大的流量!”

“你虽然排名第九但是……你不能出道,这最后一个位置是木昊辰的……很抱歉,有一些客观元素在也有一些金主的元素在,你……接受吧。”

这是成团夜前两个小时,导演告诉他的话。

在星光灿烂的极美舞台上,林若初抬起头看着面前蓝色的大屏幕绽放着绚烂的兰花。他眼看着自己的票数和木昊辰的票数一路猛增,眼看着本该属于他的票数被挪用到木昊辰的头像下。

最终他们一分高下,木昊辰超过了他。

“让我们恭喜最后一位出道选手,木—昊—晨!”随着主持人的一声高喊,全场最绚烂夺目的光完全聚集在了林若初的旁边——木昊辰的身上。

那道光带着最璀璨的蓝色与林若初擦肩而过,仅仅一步之遥他就被梦寐以求的光抛弃了。

他沉浸在黑暗中愣愣地看着面带微笑的木昊辰,一路小跑着走上了最后一个出道位。

全场唯一的也是最亮的光芒汇聚在木昊辰的身上。观众席上木昊辰的粉丝在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没有人注意到他一个人,痴痴地望着九个出道位,酸了鼻子红了眼睛。

第九个位置明明是他的,明明该是他的粉丝给他欢呼。林若初心里涌现出莫名强烈的绝望,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了,从此以后他都要与他心爱的舞台诀别。

属于偶像的位置太窄,窄的他刚刚好进不去。林若初抬头望着眼前五彩缤纷梦幻的灯光,眼前渐渐变得模糊。

他硬气惯了,整场综艺下来跨度足足将近一年。在这其中他流过多少汗水,也没有流过一滴泪。

可现在他却哭了,还哭的完全止不住。他全身上下一下子失去了继续往前的力气,他甚至觉得就连站着都是一种对他体力的巨大消耗。

灯光扫荡的范围内,照亮了林若初的肩膀。林若初的粉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偶像颤抖着肩膀,缩成一团默默哭泣。

那一年的开学季,林若初与《出道吧,练习生》的出道位擦肩而过,成了那一年最火的意难平。

“我都怎么说的,当什么爱豆!你还不嫌弃丢人是吧,你成功了也就罢了,至少证明你有那个能力。可结果呢,你不还是出不了道?你说说你练舞多少年?不跟着我经商非要去学跳舞,搞那多余的一套,到头来就是一场空!从今往后,别想当什么爱豆也别想唱跳了,死了这条心好好学如何经商。我会派遣老师过来,第一阶段的课业没有完成,你就别想踏出你自己的房门一步,还有你那个朋友林修斯也不要再见他,年轻人搞什么不好非要玩命搞赛车,跟你真是一丘之貉。”林爸爸一口气说出来的话,就是一连串的刀子不断地戳着林若初的内心。

林若初全程木着一张脸,没有任何反应,确实他爸说的也没错。他唱跳学习了几年什么都是a,到头来却连个出道位都捞不到,全是白搭。

这一次他没哭,只是觉得自己的魂丢了而已。

之后他便完全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之中,他完全被禁足在家中,甚至连手机、电脑等一律能跟外界联系的电子产品都无法触碰。

直到两周后他完成了最基础的作业,才被允许拿回手机出一趟门。

当他拿回手机的那一刻,他第一个想要通知的人是他的死党兼好基友修斯,可一想到他并没有成功出道辜负了修斯,还欠了人二十多万,他一下子又提不起劲儿来了。

他现在没钱还不了,又没有成就拿回来他羞愧于见修斯。

他干脆一个人谁也没喊,独自找了一家酒吧把自己喝的烂醉。

喝着喝着他就醉了,醉的道儿都看不清。

他脑子里头全是“嗡嗡嗡”的响,仿佛有人塞了一个卡壳的机器进他脑子里,整个听觉听到的全是机器发出的破碎杂音。

他耷拉着眼皮,踉踉跄跄地走着夜路,走着走着心底慢慢地落了空。

他忽然间分不清眼前这个破碎的街道究竟是不是真的,为什么这么乱这么烂还没有光?

林若初深刻地感觉到他不属于眼前这个落在他眼底的世界,他属于他的脑海里那个五彩缤纷充斥着应援口号的世界。

他是偶像是专业的唱跳选手,不是游手好闲瞎折腾的富二代,也不是子承父业坐吃山空的无用继承人。

一股莫名强烈的心酸感涌上了他的心头,这股心酸搅的他五脏六腑都在酸疼,胃部更是一抽一抽的传来一阵阵反胃的感觉。

他猛地站了起来,想找个地方再吐一下,却不想蹲的太久头脑晕眩,本来就不清楚的脑子更加不清楚,甚至连方向感都无法掌握。

他一起来就直接一头撞上了旁边的电线杆上,这一撞让他的大脑彻底宕机完全无法运转。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跌落在地上,失去最后意识之前他仿佛看见天边有一道极亮的光闪耀了一下。他距离那道光很近,近的全身都被笼罩住。

他眼皮沉重眼睛控制不住地想要闭合,脑子还能运转的最后一刻他喃喃道:“出道位本来就是我的。”

说完这句话,他就闭上了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

林若初睡着睡着,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怎么全身上下都酸痛的厉害,尤其是肩膀和大腿部分。

而且这种酸还是他熟悉的酸,这明显就是运动过量导致的肌肉酸痛。

可是这不对啊,他当爱豆参加选秀后,哪天不是超负荷的锻炼,肌肉酸疼早就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还会有这种感受?

“林若初,林若初!快起来,咱们要坐车去选秀综艺现场了!”一道陌生的声音充斥着林若初的耳畔,不断地在回荡着。

林若初一听清这声音说什么时,顿时虎躯一阵菊花一紧。一下子猛地睁开了眼睛,诈尸式地直接坐了起来。

“选秀?什么选秀?”林若初懵逼了,他不是两个星期前才参加完选秀吗?还落败了倒欠了他好基友修斯二十万大洋,这一切都仿佛还发生在昨天,光景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回放着,高清□□清晰无比。

他望着面前装扮无比华丽明显就是偶像打扮的陌生虫时,傻了。

很快他的大脑里,就很是突兀地挤进了另一快记忆,还跟他无缝衔接。

那块记忆很悲伤很不幸,带着灰蒙蒙的色彩,以及很多他身为地球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设定。

他以为他是重生回到过去了可以从头再来,却不想这不是重生而是魂穿到了别的人身上!

不不对!不是人是虫!!!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

淦!

他魂穿到跟他同名同姓的一只雄虫身上了!而且这只雄虫马上就要参加偶像选秀类综艺了!

林若初这下子彻底懵圈了。他明明刚才还醉酒在街头,只不过是一时头晕脑胀没站稳一头撞在了电线杆上而已,怎么就……来到虫族了呢?

他低着头望着这具完全陌生的身体,心里更悲伤了。

这个林若初怎么身材跟白斩鸡似的,他抬起了细的跟杆儿似的胳膊。用左手的手指一下就轻而易举地能扣住右手的手腕。依照他这个目测,估摸着比他原来的身体要瘦一大圈。

他再紧张的摸摸腿,果然肌肉也没了。他两只手一环就能把自个儿棍子似的大腿给圈住。

他把自己浑身上下摸了个透总结了一句话,“我去,这是什么弱受身材啊,我的妈呀。”

林若初以前的身材怎么着也是身高腿长的翘屁嫩男,身高是女孩子最喜欢的一米八,而且他还是黄金比例。这为他跳舞的动作有了很多加分项。毕竟大而满的动作同时也需要优越的身体条件来支撑。

可现在这是啥情况,他特么的把高中校服往身上一套,那妥妥的没有丝毫违和感,而且他没有估错的话这个身体大概高度只有一米七左右。

太瘦了太矮了,一点儿肌肉都没有。

忽然林若初瞄到了他某个不言而喻的部位,然后全身僵硬面部隐隐有些抽搐。

不会吧,不是吧,不应该吧,该不会哪儿哪儿尺寸都有点儿小吧!!!

老实讲他现在穿着比较宽松的黑色裤子,什么也看不太出来,所以现在更tm的紧张了。

他现在全身都缩小了一圈,这事关男人尊严问题他必须得搞清楚。

思考再三,他决定还是要试试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什么尺寸都不知道。结果刚伸手,就有虫催他了。

“林若初你干什么呢,你那破行李收拾好了没有,大家都在等你。”陌生虫站在门口催促着他。

他立马回神,条件反射地望向了地上已经备好的破旧行李箱,看来这个林若初在公司还不怎么受待见。

他不敢耽误,直接拉起行李一路小跑着上了车。

尺寸以后有的是机会看,还是先上车参加综艺比较重要,否则以林若初这个身体能不能挣到吃饭的钱都是个问题。

林若初压根不知道就是,因为他没有看行李箱,从而导致他的出道路线就此走歪,还莫名的五彩绚烂。

※※※※※※※※※※※※※※※※※※※※

预收文文案求收藏呦,么么哒

李弃,命贱也命硬,天煞孤星,克死了养父母、即将要养他的父母,就连亲生父母也克的半死不活,他就是地里的一颗小白菜。

谁都知道李弃那张清秀俊秀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狠戾的心,他是人人头疼的校霸。

但谁也不会知道不良少年李弃,曾经也是一个人手里护着的小兔子宝贝。

顾星河年少时有了个放在心里的弟弟,他叫李弃,是他顾家的小兔子。

小兔子很乖巧很懂事总会哥哥长哥哥短的叫他,很依赖他。

顾星河想认下孤苦无依的李弃,但关键时刻他们家却突遭变故。

他双亲意外去世,面对争夺财产的各路亲戚,他疲惫不堪。等他好不容易喘口气想要去接李弃时,李弃却消失了自此了无音讯。

他千辛万苦找他的小兔子宝贝六年,在一个破烂城市找到了原名原姓没人要的李弃。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把李弃带回家养的白白胖胖。

自此,街头霸王、人见人怕、不可一世、风光无限的李弃,成了每天都必须掐着秒回家的乖乖小孩。

不许烫头、不许抽烟、不许打架、不许骂人、不许熬夜、不许逃课、不许成绩差等等……

李弃:“顾星河你太过分了!我十一点零一睡怎么了怎么了!我就要熬夜!”

忽然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李弃吓得腿软,把抱枕往腿上一放,乖乖拿笔装作写作业。

顾星河开门进来一看赞同地点点头:“今天表现很不错,周六日想去哪儿玩?”

李弃笑眯眯抬头:“我想玩cf。”内心:淦,玩你大爷!

路人:李弃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欺负到我们学校门口了!

李弃:“干死他丫的,敢在老子底盘横,等我……”

顾星河微微抬起眼眸:“嗯?”

李弃:“(((;??????;)))等等等等……我把……把作业做做……完。”

顾星河眯眼微笑:“乖,我陪你。”

李弃:“哥我的名字是不是离弃,没人要的意思。”

顾星河抬眸真诚地望向李弃:“不是,你的名字是不离不弃的意思。”

暴躁老弟遇哥怂受(李弃)x腹黑老哥遇弟宠攻(顾星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