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不这样吧,你明天起早点,你就跟着我去节目组吃早餐。”摄像大哥见林若初实在太可怜了就发了大善心。

林若初一下子坐得直直的,眼睛里都在发光。他惊喜地看着摄像大哥问道:“要……要钱吗,我只有两块五。”

“噗——不要钱,保证油条管够。”摄像大哥保证道。

“来工作牌你拿着,明天早上七点就你们宿舍楼下吧,我接你免得你尴尬。”暖心摄像大哥把自己脖子上的工作牌递给了林若初。

林若初万分感动,两只爪子紧紧抓着工作牌:“谢谢大哥,大哥真好(●°u°●)」。”

“不谢不谢。”摄像大哥索性也不拍别的虫了,他就这么在走廊上开开心心地跟林若初商量着明天吃啥。

俩虫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互动被搞事情的导演全直播在网上了。然后,全世界都知道林若初明天要去蹭节目组早餐,全世界都知道节目组有个暖心的大哥要带林若初吃吃喝喝,油条管够,于是弹幕粉粉乞讨明天的早餐直播。

而作为被讨论的主虫公,那天终端就被切掉网络了。他的终端除了能打电话之外,就只能当表了。他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节目组的“羔羊”,等着被傻乎乎的“宰了”。

因为这次的综艺节目是雌雄虫都参加的,节目组又财大气粗,所以宿舍是一虫一间。

第二天林若初早早就定了闹钟起来了,七点钟有免费的早餐,他一打开原身的行李箱准备换身新衣服。

结果往里一看,里头的衣服让他彻底傻眼了。

“这……这都是啥啊!”林若初惊恐后退。

只见一箱子的衣服全是动物系列的,有狗、猫、狐狸、猪,就是没有一件正常的。而且不管长袖短袖全部都是……毛茸茸。

林若初光是看着就觉得羞耻万分,而且八成的衣服后面都有尾巴。

这么说来,他演出时穿的那件本来就让他觉得无比羞耻的衣服已经算是这里头最普通的了。林若初挑挑拣拣,最终只能选了一件相对而言没有那么“刺眼”的灰色狗狗衣。

这件衣服颜色是灰的,只有肚子那一块是一团粉粉的毛发,他下半身依旧穿着万年不变的15块钱的地摊货破洞裤,脚上踩着也是几十块钱的板鞋就准备完全了。

当他以为自己会是一个乡下土狗一般的憨批形象时,他发现他错了。他完全低估了原身林若初那张人神共愤的脸与这一声毛茸茸的适配度。他站在镜子面前,眯着眼睛将自己从头看到尾。

林若初的颜和一身高贵典雅的气质,让他这一身一百块不到的装备愣是传出了高奢的感觉。这身上的地摊货毛茸茸的衣服,仿佛是刚从某个高定模特身上扒下来的新款似的,莫名的看着就觉得贵。

他望天……然后转身晃了两下。他衣服后面的尾巴也跟着晃动着。

他希望一会儿下去摄像大哥别笑话他穿的太幼稚了。

大夏天的太阳太大了,他顺带把帽子戴起来了。上面的狗狗耳朵他已经忽略不看了,反正已经够羞耻了再羞耻一点他的脸皮也经受的住。人呐有的时候就是能这么快适应“恶劣”的环境,很快他就觉得可爱也没啥,挺好的,谁让这个世界喜欢可爱的雄虫呢。

林若初对着镜子扒拉了两下自己的粉毛,将过于蓬松顺滑的地方整的稍微乱一些,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乖。

然后他就一蹦三跳的欢欢喜喜下楼吃早餐。

一大早的他一出门口就发现不对劲了。

这怎么一大早的,宿舍门口蹲了一排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大哥。林若初一出去,瞬间有一种被数十个炮口对准了的感觉,他后背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什么情况?”他往宿舍楼旁边的大树后头一躲,探着头问面前的一排摄影师。

“诶若初不要紧,他们都是节目组的,架在这儿固定拍摄,不用紧张。”摄像大哥朝着林若初熟络地招手。

林若初把摄像头全部横扫了一遍,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摄像头不是在拍他啊。

“快若初不是要吃早餐吗,走啊。”大哥继续说道。

“好吧。”林若初拉了拉下摆的衣服,尽量走得端庄一点。

“呀,你今天穿的很可爱啊。”大哥笑眯眯的。

林若初跟在摄像大哥的后头,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一路跟着他的摄像头。他怎么有一种被吃瓜的感觉,他总感觉节目组好像特别关注他,但又怕是自己太过自作多情所以一直没说。

“哦还好,我还有恐龙的、猫的,今天就选了这件稍微没那么夸张的,喏你看我还有个尾巴嘻嘻嘻。”林若初伸手把自己后头的尾巴捞在手里头转圈圈玩儿。

“嗯嗯不错,你这样很好很有特色的,好好加油你一定可以出道的。”大哥为林若初打call。

林若初听的耳朵里都是暖的,没想到换了一具身体周遭完全远离诸多束缚,他其实也能变得很开朗也能变得在镜头面前表现自如。他还记得以前他实力受到节目组肯定的时候,他曾经被选去参加综艺节目。

但是因为那场综艺节目有太多的台本又经常喊卡,他配合不了,脸上总是表现不出该有的表情。后来综艺播出了,他才知道他自己的那些镜头都被删掉了。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节目组就看透了他没有综艺感的本质,于是换上了木昊晨。

木昊晨能战胜他,不光光是综艺感加持,他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势力庞大的金主。

光是想着前尘往事,他心里都觉得压抑。

“若初想什么呢快拿,这些都是刚端上来的,你还有个子长呢多吃点儿。导演副导演都在,一会儿我带你去认认。”摄像大哥是个热心肠的,他看林若初手写拘束就想帮林若初放松一下。

“不不不用了,我就吃饭,吃完了就好了。”林若初有意想跟节目有些距离,他不想被别的虫说他走后门的闲话。这事儿如果换成别的虫估计早就答应了,但是林若初不是这样的。

他想堂堂正正的比,不依靠任何其他的手段。

他端着盘子,快乐地穿梭在各种食物之间。

他每样都拿一点儿,这样每种好吃的他都能尝嘿嘿嘿嘿。

一路拿终于要到他心心念念的油条前了,他开开心心过去。结果忽然有一个更快的虫子一下就把最后一根油条夹走了。

林若初:o(Д)っ!

“我……我的……油条没了?”林若初呆呆地问身后的摄像师。

摄像师用拍摄林若初的镜头点了一下头。

“这……不不补了吗?”

摄像师摇摇头。

“(╥╯╰╥)没了油条我的灵魂都缺一半儿了。”他蓝瘦地夹了个小笼包塞进自己的嘴里。

忽然拍摄他的摄像师一直在笑,那视线就放在林若初的脸上和他脑袋上下左右的位置。

林若初:“干嘛笑?我吃东西很好笑吗?”

摄像师憋着没吭声。

“我后头有东西吗?”林若初好奇一边嚼吃的一边回头。

“哈!!!!”

突然林若初面前有一个放大版鬼脸,这鬼脸做着狰狞的表情,眼睛里的黑眼珠都不见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林若初把手里的盘子一扔,吓得屁滚尿流地往后猛退。

但食堂桌椅多是坚硬的有棱有角的,林若初这一吓脚下一绊,左脚拌右脚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一倒。

眼看着他脆弱的后背就要磕上尖锐的铁桌角,忽然一只手一把搂住了他不断往后倾倒的身体。

林若初楞了一下,他抬头往上一看,搂着他的虫居然是江御。

江御再将他往前一拉稳稳地搂住了。

林若初两只手条件反射地就抓住了江御胸膛前的衣服,傻愣愣地盯着江御。

“你没……”江御漂亮的薄唇刚开始说话,突然从天而降一碗豆浆。

“咚——”一声砸在了江御精心做了发型的头发上。

林若初:Σ┗(@ロ@;)┛

我giao!这不是他刚才打的那碗豆浆吗!他因为想喝新鲜的还特意打了一碗热的。

节目组伙食忒好,豆浆很粘稠,此刻那些豆浆将江御的大半个头发都给浇白了。一滴滴豆浆,顺着江御一缕缕黑色的头发往下淌,有几滴滴在了林若初的衣服上。

霎时,整个食堂一片寂静,静得连根针掉落在地上似乎都能听见。

“妈啊……江江御老师你……你没事儿吧。”林若初反应过来后赶紧撸起自己的袖子,一把就直接盖在了江御的头上。

一只手盖不住江御的头顶,他就两手抓着自己毛茸茸又宽大的袖子全部都糊上去了,然后使劲儿搓,想要把江御头上的豆浆给搓下来。

但是他那力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江御有仇,要把江御的头皮都搓掉。

节目组众虫:!!!∑(Дノ)ノ

江御:“嘶——”

搓完林若初就放手了,然后江御的头顶的发型成了鸡窝。

林若初:“额……那个ヾ( ■_■),”他挠挠脖子看着乱糟糟的头发,又小心翼翼伸手把江御胡乱翘起的头发又压了下去补充道,“有点儿……点儿高。”

江御:( ̄ー ̄)

江御脸上的表情都麻木了,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林若初,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声说道:“路江南,你一天不找事就浑身难受是吧!”

“噗——”路江南在旁边憋笑都憋的满脸通红。

※※※※※※※※※※※※※※※※※※※※

明天不更新哦,需要卡一下字数,后天更新,辛苦各位小可爱多等一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