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欸师哥,大热天的火气别这么大吗。我大老远就看见你家小狗了,想来逗一逗。若初对不起啊,刚才不是有意吓你的。”路江南赶紧掏出了一块手帕,然后越过一身狼狈的江御直接递给了林若初。

江御:“……”

林若初看看脸色僵硬的江御,又看看手帕,最终还是拿了过来,帮江御把黏在脸上的豆浆擦了擦。

擦完后他用手按了一下江御脸上的皮肤,感觉指腹间还是粘粘的,于是他说道:“江御老师,您要不要换一下衣服?”

“嗯,换。”江御白了一眼搞事情的路江南,拉着一张脸一边转身把外套脱了下来。

林若初赶紧屁颠屁颠跟在江御的屁股后头,要不是江御搂了他一下让他稳定了一下身形,他恐怕会被桌角撞的疼死。而且浇了江御一头的豆浆还是他的,他心里愧疚,于是像只江御老师的马仔虫似的粘着江御。

见江御把外套脱了下来,他赶紧伸手接住了江御的外套说道:“江御老师,我帮您把衣服洗了吧。”

江御把衣服递出去了才发现接衣服的虫子是林若初,他立刻又要把衣服扯回来:“不用了,你去吃早饭吧。”

但是林若初一把拽住衣服,不让江御扯回去,他凑上前:“江老师给个弥补的机会吧,我感觉你跟我一起好像都挺倒霉的,总在坑底。”林若初一边说一边卖萌,用一双璀璨的卡姿兰大眼盯着江御。

江御一想,还真是一直在坑底。

“求求了江御老师,让我赔礼道歉吧(o°w°o)。”林若初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抓了一小搓江御的衣角

江御被这么一看就顶不住了,他其实个虫非常喜欢毛茸茸又很可爱的东西。别看他平日里严肃没什么表情无喜无悲的,但是每次碰到毛茸茸的狗狗和小猫他就会连心都跟着飘出去,只不过表面上尽可能还保持着镇定而已。说实话林若初这长相和风格,完全就是按照江御的喜好来的。所以林若初初舞台的时候,最熟悉的路江南才会搞事。

“来来来小若初,这是江御老师要换的外套你快拿着。”

江御还没说话,半路杀出来了一个路江南,直接把助理手里的衣服递给了林若初。

“哦哦好。”林若初不等江御多说一句话,他就立刻接上然后乖乖站在江御的旁边,笑得龇出一口大白牙。

江御看看对着他比了个耶的路江南,又看了看靠着他的林若初,深深叹息无奈。

“好吧。”江御索性点头答应了,然后去了节目组准备的浴室里洗澡。

江御没那么讲究,洗澡洗得很快,就是可惜的是原本做好的精致发型没了。他的头发全部顺滑的塌下来还毛茸茸的,莫名地将江御身上的严肃气息减少了好几分。再加上那一身简单的t恤和蓝色牛仔裤,把他塑造的就像个邻家小哥哥。

林若初一看江御出来了,“哇哇”的叫,围着江御转了好几圈。

“江御老师好帅啊,你这样我更喜欢了。”林若初一激动,嘴上没把门,说出来的话不光让江御听得吓了一大跳,就连拍摄的摄像大哥也惊了一下。

但林若初本虫还真没那个意思,他就是喜欢江御这样的充满了男人阳刚之气的帅,是真的出于直男的欣赏,没别的意思。

江御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摄像大哥的方向,然后低声咳嗽了两声。

摄像大哥立刻明白了,他把摄像头上面的盖子盖了下来,没有再拍摄他们了,而是扛着摄像机在旁边蹲着等着场合合适了再开。

“嗯,我也挺喜欢。被江南一打岔还没吃饭,走吧先吃饭。”江御伸手盖了一下林若初毛茸茸的头顶。

“好诶ヾ(ow)”林若初跟着江御又进了饭堂。

饭堂里丁西、墨雨泽和路江南都还在坐着一边看选手资料一边吃早餐。

林若初一靠近就发现他们在讨论节目流程,于是他端起自己那残缺的早餐准备走远一点儿避避嫌。

江御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问:“去哪儿?”

顿时一桌子的导师纷纷停下了手里翻阅资料的动作,齐齐看向林若初。

林若初缩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吃饭啊。”

“不在这儿吃?”江御问道。

“那个我在这儿不合适。”林若初扫了几眼桌子上的练习生资料。

江御回过头看了一下放了满桌子的纸,他抬眸望了面前的虫几眼,几虫迅速get到了信息,收起了资料。

“我说你们也是,吃个饭还非要看资料,别这么工作狂了来来来吃饭吃饭。”路江南把资料往文件夹里一夹,直接放旁边了,“来小若初坐。”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笑眯眯的。

“咳咳,”丁西用眼神瞄了一眼过于活泼的路江南,然后默默把文件夹放在了路江南的身旁,“这文件夹放你这儿,就你记性好一会儿能拿着,若初你坐江御旁边吧。”

“哦哦好。”林若初端着自己的早餐坐到了江御的旁边。

他的早餐丢了一大半儿,节目组剩的也不多了只给他添了些剩下的。

豆浆……额,林若初看了一眼江御现在干净的头发,心里默默叹气,反正豆浆是没的喝了,他啃包子吧。

刚啃了一口包子,突然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只修长的手,挪了一杯豆浆放到了他的面前。

林若初看向一旁的江御,江御正好把手收了回去,继续跟一旁的路江南交流。

林若初:(〃'▽'〃)

他轻轻蹭到了江御的旁边,嘴唇蹭到江御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谢谢江御老师。”

林若初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

早餐油条和豆浆真的就是灵魂,一天不吃他就难受。

“我不吃油条你吃吧。”江御将装着油条的碟子推到了林若初的面前。

林若初刚想完油条,油条就来了。

林若初:(w)

哎呀,跟着江御就是好呀,想吃啥就能吃啥。而且江御还稳的一批。他以后绝对要做江御的小弟,安全感十足啊哈哈哈哈哈。

林若初心里都笑出了花儿,但是面上还是保持着绝对的矜持,保证把盘子里的吃的干干净净。

“诶我说江师哥,你不是一直挺想养只狗狗吗。”路江南的俩大眼睛珠子一个劲儿地往林若初的身上瞟。

江御拿着筷子的手一紧,他眉毛微微皱着,双眸严肃地盯着路江南说:“吃饭。”

“唉,别啊唠唠,我记得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来着,”路江南的眼睛开始往林若初的身上瞟,瞟着瞟着他忽然看到了林若初肚子处的那一块粉粉的毛发,于是他嘴边上带着一抹坏笑,冲着严肃的江御扬了扬眉毛,“我记得你喜欢挠狗狗肚皮吧,肚子要是粉粉的最好了对吧。”

林若初眼皮子一跳,抿了抿唇低着头不敢吭声。

江御白了一眼路江南:“闭嘴。”

林若初假装路江南讨论的是自己,他强迫自己脑子里想的是:油条配豆浆绝配,真好吃哈哈哈(▽)。

“我说师哥你挺照顾虫啊。”说着路江南就用手点了点他自己的碗,只见碗里空空如也别说油条了连点儿早餐的渣都没了,“师哥我也想吃油条~~”

林若初闷头三两下就把自己早餐全吃到肚子里了。

“走开。”江御都不想搭理路江南,他顺带把自己盘子里没动的吃的全部挪到了林若初的旁边了。

路江南:“师哥,所以爱会消失吗。”

“不是消失,是压根没有。”墨雨泽在旁边帮忙插了一刀。

“噗——”丁西笑了。

“啧,你不懂我对师哥的良苦用心,我只是帮忙做了一个粉头应该做的事而已。”路江南冲着江御流氓似的扬扬眉。

“你这不是粉头是粉刺。”江御拒绝路江南的搞事情。

“我吃饱了。”林若初“唰”一下站起来擦擦嘴。

“那行,你是跟我一块走还是自己现在就走?”江御问道。

林若初俩大眼睛在路江南那鬼精鬼精的脸上转了转说:“我还是自己先去吧。”

“嗯嗯好。”江御微笑着点点头。

林若初立马笑着跟几位导师说再见,然后跟着原来的摄像大哥往外走了。

“我说师哥,你不是挺关注他的吗,怎么不顺势把他拿下啊。”路江南摸了摸下巴说道。

“请你把经纪虫总监加上。”江御冷淡添加。

“好好好,你经济虫总监喜欢他行了吧。我原来还在想总监那么牛逼的虫怎么会只是后台看了一眼林若初就要签他,原来林若初是颗超级炸弹啊。就初舞台那rap创作能力,我去我当年肯定比不上他。才四个小时曲子和舞蹈全编好了,这真是老天爷赏饭吃。你经济虫总监眼光真毒辣。”路江南一脸正经的分析。

江御却伸手将文件夹拿了出来,他翻到第一页林若初的资料后,将林若初的资料单独抽了出来,然后往后一翻就是一张音乐草稿。他将草稿复印件拿了出来递给了丁西、墨雨泽和路江南。

“雨泽你看看这个曲,你给多少分?”江御特意问了他们中的大vocal墨雨泽。

论唱功墨雨泽是他们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他见到的曲子数量比他们其余三个加起来的还多。

墨雨泽看着纯谱的时候从头到尾看的非常仔细,看完他还会凭借记忆闭着眼睛用手指敲打桌面轻哼出声。

十几秒后墨雨泽睁开眼睛,望着江御他们却默不作声。

“怎么了?”江御率先问道。

“妙,很妙,他的编曲是我没见过的风格。这种特别期望未来空灵的感觉,我目前还没见有什么出名的歌手在唱。”

“对对对,我当初听的时候也觉得特别奇怪。写这个歌曲的虫就好像是一个生活在过去某个很古老的年代,突然向往我们这个高科技时代一样。总给我一种历史的沉着感。而且他的调是先duang一下下去,再慢慢颤着起来然后再变得空灵,这就很像一个生物进化或者科技发展的过程。”路江南说道。

“是,这么创造曲子的我还是第一次正式见,而且最难得是他年纪轻轻曲子却异常沉稳,这创作能力真的很不错。”墨雨泽再一次肯定答道。

“师哥,讲真如果你签下他,他的成就很有可能不低于我们几个,而且……他还是雄虫。”路江南一本正经地说。

其实这档综艺是江御公司华信盛光举办的,由江御牵头连线顶流组合丁西和路江南,再加上最具代表和权威性的国宝级歌手墨雨泽,其目的就是打造虫族世界的顶流唱跳组合。

出道位一共有六个,这六只虫将会成团一年,由华信盛光负责发布专辑和举办演唱会。

华信盛光是虫族世界中最顶级影响力最深的娱乐公司。其公司旗下大火的艺虫如满天星一般散落在各个领域。最出名的导演、歌星、演员、配音、制片虫、谐星,他们都有,可以说是独占鳌头。

所以他们给这六只出道虫子的资源,将会覆盖全虫族。光是影视剧就有十几部大型制作排着队等着演唱,可以说是一出道就拥有众多虫星都无法拥有的顶级资源。而这六只虫子中的c位,则是能直接与华信盛光签约,且能拿到合约分成中的大头,可以说是慷慨大道近在眼前。

江御作为华鑫盛光的最大股东和执行董事,他也需要在虫才上把关。而林若初则是他经济虫一眼就相中的。

所以江御在刚进会场的时候,才能第一眼就认出了林若初。

“我还需要再观察观察。”江御做事谨慎,他确实觉得林若初各个方面都好,但是有时候这种好是可以装出来了。他混迹娱乐圈十几年,见多了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虫子,所以他需要再观察观察林若初,同时他也希望林若初就是他能见到的这个样子,否则……

他脑海里闪现了一下林若初捶他,嚎啕大哭的样子。

否则,林若初就是真的心机太沉了。

“诶师哥,你是不是喜欢林若初啊,我感觉你对他特别关注!”路江南倾身靠近了江御。

江御被问得猝不及防,他心头一跳,然后战术性微微后仰,拒绝回答路江南这个明显就是搞事情的问题。

“诶别躲啊,你说喜不喜欢吧。你要说喜欢,就赶紧拿下啊。若初的资料写的是单身,这么好的雄虫心思又单纯,你看我们在看资料他都知道要避嫌,你要不下手你当心别的虫子下手。”路江南苦口婆心地劝道。

墨雨泽忽然双手环胸淡定无比地说:“我觉得不会,我一看林若初就知道他不是个恋爱脑,他眼睛里写满了事业。如果我估计的不错,就算这次节目组里有虫跟他表白,他也不会同意。”

“放屁,我赌五百他会被节目组的虫拐跑!”路江南气势汹汹打赌。

“一千,不会。”墨雨泽说。

“我加一万,会。”忽然笑眯眯的丁西说话了,然后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江御。

江御:“……”

林若初吃完了饭,端着自己的饭盆龇着牙一路往外猛冲。

路过收拾餐具的地方时,他把饭盆往里“咣当”一扔,继续迫不及待地往外冲。

冲的摄像大哥都赶不上他了。

“诶诶诶,若初若初,你跑什么啊!”摄像大哥问道。

“遭了遭了!”林若初着急地指着自己的肚子急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怎么了?吃坏肚子了?”摄像大哥不明白林若初的意思。

“不……不是!刚才在饭桌上路……路路……”

“路江南老师?”摄像大哥补充道。

“对!路江南老师让江御老师潜我!!我刚刚吃饭的时候盆都差点儿掉了!”林若初急的满脸通红,手舞足蹈地讲述着刚才的惊心动魄。

摄像大哥:“……”

“那个,我……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了?”摄像大哥感觉自己有点儿跟不上林若初的脑回路。

“胡说!他说江御老师喜欢肚子上有粉毛的狗,你看我肚子!这就是□□的暗示!这绝对是暗示!”林若初义愤填膺。

“天呐,没想到我这么帅这么有魅力。”林若初一脸痛心疾首,末了还捂着自己的脸兀自摇头。

摄像大哥:“……”

“我是不是要低调一点儿藏起自己这该死的美貌?”

摄像大哥:“你……那个冷……”

“天哪,我怎么这么帅!我是全节目组最帅的!”

“摄像大哥:那个……冷冷静一下,我觉得……”

“我帅吗?”林若初突然激动地抓着摄像大哥问。

“嗯……漂亮。”摄像大哥面对着放大版的美颜很诚实地回答。

“不行,我要把我的美貌藏起来,我以后一定要把我自己弄丑点,避免再有虫想潜我。”林若初伸手赶紧把自己头上的粉毛抓乱了。

摄像大哥望天:该如何温柔地叫醒一只自恋的虫。

※※※※※※※※※※※※※※※※※※※※

卡字数上榜单哦明天不更后天更,各位小宝贝不要等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