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若初被江御点评完后,开始了针对性的训练。

他本身在地球上的侧重点就是舞蹈,习舞多年,舞技自然没得说,所以这就显得他唱歌要弱上许多。

为此他不得不把自己的床都给挪到练习室了。

他随身带了个狗狗娃娃放在a班的训练室里,累了就把娃娃往练习室的角落里一放,他往上一趟就能睡。

而且练习室内空调威力比较足,所以他就算彻夜都睡在练习室也不会感冒。

因此他就迅速扎根在各个练习室内了。

节目组请来的四位导师并不是每天都有空来上课的,所以林若初经常会去d、f班帮忙教虫子。

他白天一边教学一边细细一点点调控自己的动作,到了晚上他就会独自坐在空荡荡的练习室内训练着自己的歌唱能力。

唱歌的时候他就会用终端将自己的声音录制下来,然后再一遍遍去听去对比原版。

但越到后面他发现他自己好像越来越陷入误区了,因为他发觉他在copy原版。虽然曲调都是对的但是唱的没有感情,连他自己都能听的出来很是僵硬。

他烦恼着靠着墙坐着,不知道该如何纠正自己的问题。

“扣扣扣——”忽然关闭的练习室的门外传来敲门声。

“请进。”林若初说道。

门一开,进来了一只一身黑色衣服的虫子。

林若初一看见来虫,眼睛都亮了一下,他“唰”一下站了起来开开心心道:“李朝芯你怎么来了?”

李朝芯,性别雌虫,等级b级。创作唱歌能力虽然出众,但是舞蹈是短板因此只拿到了b。初舞台的时候就是他帮助了他,否则他初舞台可能就会泯然众人矣。

“我去你房间找你想借一下你的电子音乐,发现你不在,就猜你还在这儿。”李朝芯一边说一边坐到了林若初的旁边。

林若初立马就把自己受伤标记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推到了李朝芯的旁边,委屈说道:“我感觉我自己唱的没有灵魂,就感觉里面的态度不是那么的真。”

李朝芯皱了皱眉,他低着头仔细审阅了一番林若初做的笔记然后问道:“你唱的有没有录下来?”

“有。”

“放一下我听一下。”李朝芯说道。

“好。”

林若初点开了录音放了起来。

一边放歌曲的同时,李朝芯还会用笔直接化掉一部分林若初特意标记的笔记。看的林若初那叫一个心疼,他好不容易一个个把自己的小问题纠出来标记的。

一首歌曲听完,李朝芯面色不改地将他很多地方特意标记的笔记都给化掉了,然后归还给了林若初。

“这……你为什么把我的笔记都划掉了?”林若初看着纸上全是乱糟糟的黑笔。

李朝芯淡定坐下解释道:“你太被拘束了,想想你初舞台时的样子,比你现在唱的这首歌强太多了。”

李朝芯不动声色间就把林若初的现状给点的死死的。

林若初皱着眉想着自己初舞台的表现,隐约间明白了点什么。他原来那首歌曲很简单,旋律一点儿也不难,所以他就没有太过纠结唱法放的特别开。

“我把你唱的特别紧的地方上的笔记都划掉了,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解放你自己,唱出自己的特色来,放开嗓音唱,来现在就唱一遍给我听。”李朝芯一本正经地盘腿坐下,一双淡然的黑色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林若初。

林若初被李朝芯这么认真地看着,脸上有点儿热,稍稍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唱了起来。

李朝芯拿着一张全新的歌词一边听林若初唱一边做标记。

两分半后,林若初唱完了李朝芯也标记完了。

“你看,我标记的这些都是你唱的比较出彩的地方,你对比一下你原来做的标记,是不是正好把你自己擅长的方式给拘束住了。”李朝芯将纸递给了林若初。

林若初接过来与自己手里的纸一看,还真是这样。

他唱的比较有特色的地方,有八成都与被标记的笔记重合了。

李朝芯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林若初的肩膀安慰道:“不必太紧张,你只要发挥你自己的特色就好,你本来就是最优秀的。”

林若初万分感动:“谢谢亲的鼓励。ヾ(°°)”

“对了……”李朝芯忽然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他望了望四周才稍稍弯腰靠近了林若初。

“咱了?”林若初也好奇弯腰靠过去。

“你是不是喜欢江御老师啊?”李朝芯用着无比严肃的语气问着最八卦的问题。

林若初:Σ(っ°Д°;)っ

林若初脑子一抽,他闻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你……你是不是问反了?”

这不对啊,不应该是江御老师默默喜欢他吗?

李朝芯听到他说出的那句话时,表情有那么一刻的崩了,那双平时都沉静如水的眸子都充满了诧异。

林若初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难道他的主观意识和其余虫的意识是……相冲的?

“等……等一下,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喜欢江御老师?”林若初赶紧拉住了李朝芯的胳膊问。

“不用我这么认为,你的眼睛不是一直都看江御老师吗?就那种快瞪出来的,就差黏他身上了。”李朝芯皱着眉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仿佛林若初喜欢江御老师就跟吃饭睡觉似的无比正常。

林若初:ミД彡

“我……那是崇拜!我觉得他很帅所以我喜欢,但不是……不是那种喜欢!”林若初赶紧解释,越解释他越结巴,到后面完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李朝芯微微一挑眉:“嗯?”

“啧——”林若初一看李朝芯那一脸不信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有口难辩了,“你就直说吧,你是自己观察到的还是别的虫子说的?”

“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了,但是我没往那方面想,是后来苏尚可跟我提了一句我才知道你喜欢江御老师。”李朝芯淡定回答。

林若初一下子抓住了关键散播谣言的虫了,苏尚可……

果然他就知道苏尚可没那么好心送他吃什么丸子,肯定是做了亏心事想弥补他,要不然他追着他打的时候,苏尚可不可能不还手。

“是不是中午说的?”林若初反问。

李朝芯点头。

淦!难怪让江御老师给他买裤子,苏尚可是真的完完全全理解错了啊。磕cp居然磕他头上了,真nice,也不怕把他那大板牙给磕掉了。

“谣言止于智者,你别信。”林若初说。

“你的意思是——我是智障?”李朝芯眼睛都瞪大了。

林若初:……

好不容易顺了歌曲,也向李朝芯解释清楚了自己对江御的喜欢只是崇拜不是爱情。这么一整直接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了,几个训练室里除了那么几个努力的“钉子户”之外,都已经空了。

林若初让左宁录了他好几版唱跳,越到后面他解放天性的程度越大,确实调整的比之前好太多了。

天气不算热的秋季里,他在练习室里还是跳的汗流浃背。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透了,就连他的裤子都有点儿贴他自己的腿了。

林若初见四下无虫,就把粉色的a级制服脱了下来。只穿一件黑色的背心擦着身体表面的汗。用来擦汗的毛巾擦完后全部湿了,他拧着毛巾感觉都能拧出水来了。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距离考核还有四天不到,他要稳固自己的状态,争取让自己保持住这股张扬和意气风发。

擦完了汗,林若初又起来想跳。

左宁蹲在摄像机后面都蹲累了,他打了个哈欠说道:“我马上下班了,你还不回去吗?”

林若初摇头:“我把枕头带过来了就不回去了,你赶紧回去吧别为了陪我熬夜。”

“那你不睡觉啊?”左宁问道。

“睡,一会儿直接在那儿睡就好了,反正空调也不关不会感冒。”

“你这孩子胡来!赶紧回去睡,带什么枕头过来不要命了,这是参加比赛不是拼命的。”左宁看不过去想劝林若初回去。

但林若初却神情镇定,他定定地站在原地,双眸沉静如水但仔细去看,却能察觉里面有无法言喻的悲怆,沉得如千斤重的巨石死死的将他整只虫压住了,他一下子从十几岁的青葱少年的状态瞬间迈入成年后保守社会璀璨的样子。

态度严肃,眼神沉寂。

“左大哥,你可能不能理解,这是我一直一直以来都非常想要得到的机会。或许出道位置对于别的虫子而言只是他虫生中的一道转折口而已,过去了就过去了,但这对于我而言却是必经之路。我砍断了我所有能后退的退路,只选择了这一条。如果没有实现……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明天会在哪儿。”林若初站得笔直,一字一句说的肯定。

他现在的外表虽然看起来柔软可爱,但这也并不能改变他坚毅的内心。他就是这样黑白完全分明的人,对于他而言要么只有绝对的强迫要么就只有完全的自愿,没有处于中间徘徊的灰色地带。

林若初毫不后退的态度,终于还是让左宁后退了。

“明天吃什么,我去节目组给你拿。”左宁笑着问道。

林若初一听心里柔软了好几分,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柔柔软软可可爱爱的林若初。他笑的脸颊上的肉肉都微微鼓了起来,眼睛也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状。

“豆浆和油条,油条要两份,豆浆要热的。”林若初笑道。

左宁点点头说:“若初——你一定一定会出道的。”

林若初神情之间都震了一下,他愣愣抬头望着左宁真诚的面容,眼里竟然变得酸涩了起来,他心中确实有些动容。

这是第一只这么肯定他能出道的虫子,他很高兴也很欣慰,因为至少他的努力被别的虫子看见了。

“谢谢。”他回答。

左宁笑了笑转身出去了,还很贴心地关上了门。黑夜之中,a班亮起的教室里只有林若初那瘦弱的几乎扛不起这明亮光线的身影,还在倔强地跳舞。他的一举一动都承载着梦想的光芒。

左宁忍不住的鼻子都酸了,他还从没见过一只才十八岁的虫子,参加选秀居然抱着向死而生的想法来的。他忍不住地去猜想,林若初以前究竟是过得有多惨,才会将一个机会当做毕生的目标来拼命。

忽然间,他很心疼林若初。

左宁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将情绪稳定了之后,就扛着机器准备下班。结果他一转头,猛然看见训练室旁边的墙上靠着着大名鼎鼎的江御。

左宁被吓了一大跳,刚要有所反应客气打招呼。

江御却忽然将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让他别出声。

左宁赶紧把张开的嘴,强制性地闭上了。

“若初练了多久了?”江御问道。

左宁叹气说:“除了吃饭、上厕所他就没停过,我真怕这孩子身体练出毛病。”

江御听后眼睛望着地面似乎若有所思。

左宁看了看江御手里装着裤子的袋子,一下就联想到了林若初对江御那又是暧昧又是喜欢的态度,于是他自作主张地对江御说道:“江御老师,若初那孩子就听您的,您要不一会儿劝他赶紧去休息吧。”

江御楞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左宁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他张了张嘴想问什么但最后还是没问出来,而是点头算是应下来了。

左宁一下松了一大口气,他朝着江御深深鞠躬:“那就拜托江御老师了。”说完他就扛着机器走了。

临走时他还刻意回头去看江御的动作,他亲眼看见了江御深呼吸两口气调整了一下气息,然后面上带着微笑推门进了练习室。

左宁的脑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去想。

他为什么真的感觉江御老师对林若初好像真的过分关注了,难道真的就像是林若初自己说的那样,江御对他过分关注是真的有点儿喜欢他?

※※※※※※※※※※※※※※※※※※※※

由摄像大哥牵头,剧组开始磕cp。感谢在2021-02-15 00:18:12~2021-02-16 01:3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桃的猫咪小姐 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