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御开门的时候,碰巧看见林若初正把衣摆撩开,往自己的后腰和腹部位置抹着什么。

秉承着君子的姿态,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询问,而是将视线回撤整只虫身体稍稍偏移了一些,没有去直视林若初裸露出来的身体。

毕竟性别不同,该避的还是得避。

“嘶——”

忽然林若初很小声地痛呼了一声,这才引得江御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林若初的身上。

他刚才推门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多看林若初的身体,毕竟是礼貌问题。但现在他把视线投过去才发现林若初的腹部位置和侧腰位置有很多淤青,仔细看的时候有的地方还有些发紫。

他眯了眯眼睛,心里没由来地有了一丝焦躁。

他刚才在外面听到了林若初说出的话,他这次过来除了裤子之外还带来了一份合同。

他通过与林若初的相处发现林若初确实认真,而且近距离与他交流时,他总会不自觉想挠一下林若初那软软的头发,关键是他没有对其他的虫子有过这样的想法。

他思前想后猜想这大概就是林若初的亲和力,林若初整只虫由内而外散发着的都是温柔、可爱、无伤害力的气息,他萌萌的看着虫时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总想让虫有一种保护他的欲望,这是天生的观众缘。

他这份气质真的特别难的,即便是隔了一层屏幕依旧存在。所以他回公司了之后特意找到了他的经济虫对林若初进行了单独的分析。

分析的结果就是——他们打算直接签下林若初。

他对于这个结果其实是高兴的,因为他自己的私心也偏向林若初。

但是他在门口却听到了林若初想要出道的消息,这一下就会让事情变得难办。以刚才林若初的语气来判断的话,他是非出道不可。可是他们华信盛光只能拿到c位的签约权,其余五个位置的成员则会被其他的娱乐公司争夺。而想要c位出道其实非常的难,这次参加比赛的选手中有不少都是背景的。林若初一张白纸想要c位出道,除非虫气断层否则没有可能。

虽然他们公司实力强悍,可是并不是所有出名的明星都是来自于他们。市面上还有其他好几十家娱乐公司也培养出过实力演员、歌手等等……

而他带来的这份合同其实就是优先拿到了林若初的签约权,说白了就是林若初将不会占据出道位,将以个虫的名义被华信盛光签约。这也就是说——林若初会出不了道,直接被暗箱操作一轮游。

“诶,江御老师你怎么来了?”林若初正抹着药忽然看见了门口的江御,把衣服扎进了裤子里,一步三跳地走到了江御的面前。

江御将脸上严肃的表情替换成了微笑,他把手里的裤子递给了林若初。

“给你再送一条裤子,不过见你一直穿黑的款式太单一了,所以给你另外拿了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江御说道。

林若初一如既往地睁着一双大眼睛,满脸带笑:“谢谢江御老师。”

“你身上的伤怎么碰到的?”江御多嘴问了两句。

林若初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他说道:“我那个练舞有时候磕着碰着了就紫了。”

“不用那么努力,以你的实力慢慢来就可以。”江御的指尖轻轻触碰着文件,他在犹豫该不该拿出来。或许林若初愿意以个虫的名义被签入公司呢?

“不行,我是一定要出道的。”林若初回答道。

江御没有说话,默默地抬起自己的手,没有拿起合约,他低头兀自想了一会儿问道:“有没有想过你万一没出道呢?”

林若初摇了摇自己的头,引得一头软软的头发都晃了好几下,他低声道:“没想好,大概会去搬砖吧。”

江御本来还想配合着林若初沉寂一下悲伤的氛围,结果突然被下一句“板砖”给震住了。

“板砖?”江御一脸诧异。

林若初一秒绽放搞怪的笑容,他撸起袖子抬起自己的胳膊秀出了自己那不是很多的肌肉,一字一句义正言辞道:“对,我是公司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板!嘿哈嘿!绝对能养家糊口。”说着他还原地耍了两下功夫。

江御猝不及防被逗乐了。

是他低估了林若初,他默默将合同塞回了手里的文件夹里。

若是林若初出道不了,他就拿下林若初的签约权,如果林若初出道了,他就争取他的签约权,想开了的江御心里郁闷气少了不少。

“我听节目组说你调整了你的唱歌方式,再表演一次给我看看吧。”江御顺势盘腿坐到训练室的前面。

林若初的训练成果,还没有完整地给谁看过,他当即点点头。更何况江御老师的指导可是千金难求,他当然不会错过。

“好!”林若初立马站到了江御的面前准备好。

他用手点了一下终端上的播放按钮。

唱跳内容还是一样的,但是这次并没有特别拘束自己,也没有刻意让自己笑得太过刻意。他平时怎么笑,他现在就怎么笑,所以他开头的笑是清浅的微笑,显得很乖巧而不是一开始就充满了活力十足。

“hello hello hey听到你为我呼喊,hello hello hey我勇敢的闯。你的视角为我聚焦,我因你而闪耀。”这句唱完,林若初的微笑这才慢慢蔓延至他的眼睛里,他的眼睛弯弯的,里面是很真实的高兴。

相比之前的活力慢慢,这次的表情明显的更加的真,舞台上那种刻意的表演成分少了几丝,增添了一丝邻家的烟火气息。

“有你我不惧困难,我的梦想等着你为我决定。这渴望将要因你而亮起,这舞台为我掌控,坚持到底与成功相拥,和我一起冲,等你呼唤我的梦。喊出我的名字,call bsp;bsp;bsp;me up,实现我们的约定。”

ending pose的时候,林若初双眼直视江御,本来这个时候做个结束动作就好或者wink一下,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双眸很认真地盯着江御,然后——他电了一下江御。

电完他脑子卡壳了——

江御本来看的好好的,突然被林若初的眼神电了一下,心脏都被电的漏跳了一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略微有些错愕。

林若初和江御停在原地停了十几秒,空气一瞬间寂静无声。

林若初脸上一下子爆红:(/。\)

江御愣愣的,耳朵尖尖也红了点,他低着头很无奈地笑了。

“那个……我额……后面临场发挥的,不是有意那么做的。”林若初为自己解释。

江御抿了下唇,他站起身走到了林若初的身旁伸手想要揉一下他粉粉的头发。

林若初立马害怕地条件反射一缩,小拳头都攥起来了,像只想往龟壳里缩的小乌龟,俩葡萄似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江御:(っw`)

“头发乱了,不打你。”江御伸手把林若初头上几根最乱的头发拨好。

“哦哦哦。”林若初立刻站直了。

“什么时候回去?”江御一眼就看见了林若初放在墙角的狗狗枕头。

“马上回,跳完这几遍就回。”林若初撒起谎来大眼睛一点儿也不闪烁。

江御点点头,他顺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说:“这样吧我等等你,晚上我也正好去宿舍那边看看情况。”

林若初一下抬起头:“!!!!”

“怎么了不可以吗?”江御反问。

林若初哪敢说不可以,立刻小鸡啄米式点头。

江御真的不打算走,他要看着林若初走。既然他答应了左宁要让林若初回去,所以他就会等林若初回去了再走。

只是天不遂虫愿,江御本身太忙了经常跑通告,所以睡眠严重不足。他坐在椅子上脊背靠着墙,耳边听着音乐渐渐感到困乏。眼皮子也越来越重,渐渐地控制不住的完全合上了,然后他就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林若初这边刚跳完第三遍,想着跳完了第五遍就忽悠江御回去,结果他一转头一眼就看到了靠着墙壁已经闭上眼睛的江御。

由于江御是坐在椅子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稳住他的头部,所以他是一点一点慢慢往旁边偏移的。偏偏他本虫对此完全没有感觉,睡得香甜。

林若初一看江御就要栽倒在旁边的空地上,脚下一发力几秒就冲到了江御的旁边,然后抬手稳稳地托住了江御的脸颊,稳住了江御的身体。

这一托江御是没事了,林若初的心脏一下子就乱跳的厉害。他只感觉自己零距离肉贴肉托着江御脸的手掌心痒痒的。

江御的脸非常的光滑非常的柔软,,他手掌间触碰到的皮肤q弹q弹的,就好像他托着的是一团面团子似的。

而且江御的皮肤温度是温热的,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他觉得自己接触江御脸部皮肤的部位有些烫。烫的他有不太敢随便乱动乱摸,只呆呆地托着江御的脸部一动不动像只王八。

约莫托了有半分钟,江御忽然小幅度转动了一下脸部,他柔软的嘴唇直接就蹭在了林若初的手上。这一蹭可不得了,蹭的林若初心神荡漾整只虫的身体都跟着颤了一下,他连手指尖都变得僵硬无比。

“帮我按一下。”忽然江御仿佛是呓语似的说了一句话。

林若初愣了一下:“我……我按吗?(w`ll)”

江御这一说话,他一时分不清江御到底有没有睡觉,还是说只是太累了把他当成了工作虫员想放松一下。

“嗯——”江御的声音带着浓厚的磁性,他几乎是从鼻腔之中慢慢哼出这句应答。

这一回答竟然还带着一丝丝撒娇的意味,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柔软。

林若初单手捂着自己的心口无法抵御:我去,江御老师对我撒娇了天呐,扛不住。别说按钮了让他横穿马路去死都成啊!

他颤巍巍伸出自己的爪子盯着江御那露出来的一截细白的脖颈,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他之前光顾着看江御身上的气质了,并没有注意到江御的身体曲线和各个地方具体长的如何。

可是如今他就靠着江御,手托着江御的脸颊,他的视线将江御洁白的脖颈尽收眼底。而最让他觉得要命的是,江御的衣服领口比较大,他稍稍往前倾的动作让他轻轻松松看全了江御的锁骨。

原来锁骨能养鱼不仅仅发生在女孩子的身上,男孩子也能养鱼。江御的锁骨完全显露在他的皮肤上,那是好看的一字型的锁骨,连接着两侧的肩膀,中间位置有些凹陷,上面连着的是微微凸起的喉结。

喉结圆圆的,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瓷白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白润的光,带着一种朦胧的美。

林若初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天呐他这是想啥呢!赶紧收回自己乱飘的视线,最后他抖着自己的爪子,紧张地吞了口口水将自己的手按在了江御的肩膀上了。

他施了点儿力按了一下江御的肩膀位置的肌肉。

“用力。”江御仍然闭着眼睛说道。

林若初哪敢不从又施加了点儿力气,不过他也确定了江御确实是真的不清醒,因为他按摩江御的时候江御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他大着胆子施加了点力道,按压江御的肩膀。

这次江御没有反应了。

林若初一只手托着江御,一只手按摩着实有点儿费劲。于是他把旁边的另一张凳子挪了过来自己坐了上去。然后将江御的头小心地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样他的双手就能解散了。

他一手轻轻捏着江御的肩膀,一手稳住江御的身形,捏着捏着他心里忽然涌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他为什么觉得江御这样乖乖靠着他,他心里有点儿荡漾~~~

甚至心理还有点儿美:(~ ̄▽ ̄)~ ︿( ̄︶ ̄)︿[]~( ̄▽ ̄)~

捏着捏着他一边心里美一边没注意阴差阳错地在江御的腰侧部位抓了一下,他原本想抓江御的手臂,结果一飘抓错了。

“嗯!”江御一下就有了反应,浑身僵了一下。

林如初:“!!!!”

他很是怕死地把自己的手脚全部规规矩矩地放好,整个脊背挺得直直的,静静的坐等着江御清醒过来。他刚才那一下力道绝对不算轻,腰侧又刚刚好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地方,他肯定把江御掐醒了。

他略微有点儿心虚。

几秒过后,靠在他肩膀上的头小幅度地转动了一下,江御那软软的黑头发蹭着林若初的脖颈,这一挠挠他心里去了,痒痒的。

“嗯——我怎么睡着了,我睡多久了?”江御察觉自己睡着了后,慢慢坐正了身体伸了个懒腰。

“不要紧现在才一点。”林若初回答道。

江御轻轻笑了一下,然后他拍了拍林若初的肩膀说道:“不好意思,靠着你睡着了,肩膀有没有麻?”

“没有没有,”林若初疯狂摇头,“你靠多久都没有关系。”

江御伸手又揉了一把林若初软软的蓬松头发说道:“还不去休息?”

或许是因为才睡醒,江御的声音里总是会懒懒散散的,一点儿也不严肃,听在林若初的耳朵里就像叮咚泉水似的很润很柔。莫名的,他觉得江御的身上好像处处都有萌点。

他觉得他像狗,那江御一定像猫,而且还是那种浑身毛发是纯真的黑色不掺杂一丝杂色的高贵黑猫,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透着高贵。

“额我吃点儿东西就去睡。”林若初说道。

“你吃什么?我也有点儿饿了。”江御摸了摸肚子。

林若初转了转眼睛珠子然后他忽然贼兮兮地瞟了周围几眼问道:“江御老师现在是下课时间对吧。”

江御:“对啊。”

林若初笑成铁憨憨:“嘿嘿嘿,江御老师想不想吃自制火锅,保证味道正宗!”

江御:[_]

这封闭的训练室里能找到火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