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一晃就到了主题曲竞演的时候了。

这一天过得尤为的紧张,全体一百位练习生早早就来大厅里坐着了。一个个的都坐立不安,哪怕是坐着也要动动手脚再比划两下,熟悉熟悉舞蹈动作。

林若初坐在a班的区域里,自己的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他撅着嘴,嘴唇微张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开水煮开一般的声音,他也在为一会儿演出做开嗓准备

“若初,噗呲噗呲——”

林若初在开嗓的时候,忽然从d班那一块传出来了苏尚可突兀的声音。

“干啥?”林若初问道。

“我……我紧张。”苏尚可皱着一张脸。

“你紧张我又不能帮助你不紧张。”林若初非常无语,甚至很是嫌弃。

“不是……我……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吧。”苏尚可撒娇道。

林若初翻了个大白眼,但无可奈何地起身,带着苏尚可那个小傻逼去上厕所了,谁让他俩都是雄虫。

一路往外走,苏尚可一路念叨。

“怎么办怎么办,我初舞台好不容易狗到的d等级,会不会还能往下掉啊,掉到f(╥╯╰╥)”苏尚可扒拉着林若初的胳膊问道。

“哎呦,你以为就你担心会不会掉啊,我也担心我掉。”林若初其实压力真的挺大的。

他一头需要c位主题曲表演的机会,只有这样他才能奠定良好的虫气基础。因为地球上的那些选秀节目,初舞台c位通常都会出道,所以这个机会他怎么样也要拿到。不知不觉他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就会变得更加沉重。

“唉,一急我就想上厕所,希望这趟上完了一会儿就不想上了。”苏尚可颠颠地进了厕所。

林若初靠在厕所旁边的墙上盯着自己的鞋面,脑子里回想着主题曲的歌曲,脚也一点一点的点着地面,他在记节奏点希望一会儿别出错。

忽然他的额头被一只虫的手指头轻轻点了一下,正好点在了他皱起的眉心处,他一脸懵逼地抬头。

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包三角形包装的小零食,还是他喜欢的番茄味。

“今日份的零食给你带来了。”

林若初视线范围内多了一双穿着时尚球鞋的双脚,脚尖是对着他的,他不用抬头光是听声音看脚尖就知道江御来了。

他一秒切换笑容,刚要弯起自己的嘴角,耳边又传来江御的一句话。

“笑不出来就不用笑了,”江御伸手盖了一下林若初的头补充道,“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压力,是我给的吗?”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林若初一愣,立刻否决。

“你自己?为什么?”

林若初抬头望了一眼面前的江御,他们距离很近,一眼几乎就看尽了江御黝黑双眸之中的眼底。他的双眸很干净,里面透露着无限真诚,那其中不掺杂一丝杂念。

一瞬间他几乎就想将他心底里深藏的秘密全部和盘托出,但倾诉语句还未开口,他鼻腔里就闻到了江御身上那清新的味道。

这味道完全区别于他在地球上能闻到的任何味道,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了,江御是虫他是人。

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彼此之间甚至都是不相融的,他没必要告诉江御,徒增烦恼。

“这是我的秘密,我不能说。”林若初不想撒谎,所以干脆明说这是他的秘密,不可为虫知。

空气一下沉下来了几秒,江御垂眸细想了一下,没有追问而是安慰道:“那好我不问,不过我就是来告诉你不要那么紧张。你在我心里一直是c位,而且独一无二。”江御拍拍林若初的小脑瓜。

林若初眼睛冒光:“真哒⊙_⊙。”

“真哒。”江御都被林若初萌萌哒的说话方式给带跑了。

林若初一秒绽放小傻瓜一般的笑容:“嘿嘿嘿嘿(﹃)”

果然他就知道了,江御对他绝对是特殊的,江御这是在向他“表白”,绝对是!

啊——天空真蓝,空气真清新。

林若初:⊙▽⊙

“该准备了,别紧张了,我走了。”江御放下拍林若初脑壳的手,转而将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戴在了耳朵上。

林若初刚才光顾着自己伤心难过了,他完全没注意到江御今天穿的特别的正式帅气。江御穿着一身深蓝色修身的西装,西装的领口位置有些v领,但他里面却没有穿白衬衫,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同样有些宽领的衣服。

林若初又正好没站直,双目一抬就正对着江御微微敞开的胸膛,这一下就盯上了那对好看的碎骨。

他眼皮子都在跳,眼睛都快粘上去了。要不是江御转身走了,他还真回不过神,继续馋着江御的身体。

望着江御逐渐远去的高手背影,他心跳加速跳得比他当初跑了长跑还快隐隐还有些急促,他攥紧了拳头急道:“江御老师!”

江御停下步子回头:“怎么了?”

走廊的亮光一下渡在他的周身,他整只虫都沐浴在阳光之下,莫名的看着纯净、温暖,带着如玉一般润的气质。江御的头发微微卷曲还做了点点蓝色挑染,后面的头发则是到了脖子。前面刘海的部分做了个三七分有些微卷的造型,后面则是自然卷起,这个发型让他的五官完完全全露了出来,美艳感惊虫。

原本江御就是低调成熟款,除了表演私底下都很亲和,因此这让虫往往会忽略他过分的美貌。

林若初看的哽了一下喉咙,忍不住紧张地攥紧了拳头,吞吞吐吐地喊道:“谢……谢谢还有……江御老师今……今天很帅。”

江御低着头微微一笑,而后又抬头看向林若初:“你也很可爱。”

林若初宛如被丘比特射中了心脏似的,整颗小心心都粘在了江御的身上,一路跟着江御一起离开了。

他傻傻地靠在墙边上,久久无法回神。

为啥他心跳这么快?为啥他比江御还不淡定?

难道——林若初一下瞪大了一眼。

一定是他平生第一次碰到这么优秀的虫子跟他表白,所以他激动的!对!一定!

“若初,若初?若初!”

突然林若初耳边炸响了一句话,把他给喊醒了。

“你看什么呢一脸花痴样。”苏尚可眯着眼睛细致观察着林若初脸上的表情,甚至还顺着林若初的视线去看那地方。

“没,哪有花痴就是突然想通了,我不紧张了。”林若初攥住了自己的拳头说的无比的自信。

“你不紧张了那就好了,我也不紧张了,谢谢你陪我来上厕所,我的尿完了发现就不紧张了嘿嘿嘿。”苏尚可笑得一脸舒爽。

林若初很是嫌弃地皱了下眉头说道:“好了快回去要竞演了。”

“走走走。”苏尚可拽着林若初的胳膊,两虫赶紧往回跑。

他们进了大厅刚坐好,导师们就就位了。

江御、路江南、墨雨泽、丁西,都纷纷坐在了评委位置上,他们每只虫手里都拿着一叠资料,想必就是他们的纸质资料。

江御率先整理完成,他抬头第一眼就看见了林若初那直勾勾看着他的狗狗眼。不过等他望过去的时候,林若初立马像只兔子似的缩了回去,头低的低低的恨不得藏进别虫的后背里。

江御笑了笑没喊林若初,顺势地他扫了一圈一百名练习生。

确实就跟初舞台等级划分的差不多,a等级的心里更加有谱所以面上相对其他等级而言则是更加淡定。但灰扑扑的f级别就各个都是面色紧张,有几个甚至即便是坐着腿都有点儿抖。

尤其是金惟楚,那高贵的长相本就吸金,但是偏偏那么好看的脸愣是做出了哈士奇一般的搞怪表情,白瞎一张好脸。

于是江御干脆点名道:“金惟楚。”

金惟楚浑身一抖,俩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脸的哈士奇惊吓jpg。

他足足楞了两三秒才“唰”一下站了起来,结巴着说道:“到……到!”

“来,你第一个跳让我检验一下你的成果,我记得墨雨泽老师好像特别关注他吧。”江御问道。

金惟楚整只虫站得笔直笔直的宛如一杆标枪,立在地面之上。他就俩眼睛珠子看了看导师墨雨泽,其余多余的动作一个也不敢做。

“雨泽老师,您点评一下这位学生吧。”江御将话题往墨雨泽身上引。

作为整个节目组唯一的国宝级歌手,又是一名颜值技能都达标的雄虫明星,他自然是自带吸睛点的。

墨雨泽一笑起来所有虫子都会心软,所有眼光都会汇聚到他的身上。因为是雄虫,所以长相偏可爱,但偏偏眼睛是桃花眼莫名的带有一丝妖媚的气息,所以才会成为众多雌虫的梦中情虫。

“我在授课的过程中,真实评价的话f班确实差了一点儿,不过金惟楚的声音让我觉得非常好听。尽管他唱歌技巧一般般,但是他天生的嗓音能让观众共鸣,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一点就通,所以我很期待他的表演。”墨雨泽欣慰说道。

金惟楚听完后,那个小下巴就差朝天抬了,自信的要命。

“那行,那我们就好好看看金惟楚同学的表演了,来请金惟楚同学站到中间来。”江御说道。

金惟楚点头,僵着身体同手同脚地走到了大厅中间,做好了准备工作,然后对着工作虫比了个ok的手势。

墨雨泽单手托着下巴,摆出了要正经听的样子。

音乐一起,那个声音有些大,把憨憨金惟楚吓了地弹了一下。

墨雨泽“噗”一声破功了,他捂着脸忍着笑,尽量不打扰本就有些憨的金惟楚。

金惟楚还是那个金惟楚,空有一副绝世好身材,愣是手不是手腿不是腿的。舞蹈从一开始预热就没有跟上节拍,中间更是出现了忘动作的行为,整只虫手舞足蹈地非常忙。

那舞蹈说句难听的,狗跳起来估摸着都比他跳得好。

所以这对精通舞蹈的丁西而言,这简直就是辣眼场景,他一边看一边笑,最后忍不住干脆趴在桌子上笑。

“这渴望将要因你而亮起,这舞台为我掌控,坚持到底与成功相拥,和我一起冲,等你呼唤我的梦。喊出我的名字,call bsp;bsp;bsp;me up,实现我们的约定。”

终于歌曲的最后一句唱完了,金惟楚后半部分逐渐进入佳境,动作喝歌曲都对上了,做了个还算不错的结尾。

老实讲虽然金惟楚的舞蹈不尽如虫意,但歌曲确实唱的比原来好太多了,依照江御自己的判断他觉得就唱歌而言金惟楚能到c了,就是这舞蹈他要斟酌一下。

“请金惟楚同学稍等。”江御抬头温柔一笑然后拿着自己打出的等级与其他几位老师交流。

顿时全场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我去原来真的是现场出结果啊,这压力得多大啊。”同学a说道。

“我已经在发抖了,这么多虫看着还能把动作纠正回来,我觉得金惟楚进步已经很大了。”同学b说。

“唉,我还不知道我能不能有惟楚厉害呢。”

f班的同学们一个个比金惟楚自己还紧张,纷纷抓紧了自己的手望着准备打分的江御。

金惟楚就那么直愣愣地杵在原地,大拇指拼命抠着地面,手也互相抠着掌心里的肉肉,紧张地动都不敢动。就连林若初看着都紧张了,忍不住抿了抿唇。

“好了金惟楚同学恭喜,你的等级是d。”江御将写有d级的卡片递给了金惟楚。

金惟楚一秒绽放铁憨憨笑容,他拿着卡片一个窜步冲到了林若初的面前。

“若初快看d!我终于不是吊车尾了。”金惟楚喜极而泣。

林若初笑得掩面,他都不知道他是激动的还是被金惟楚的表现给逗笑的。

※※※※※※※※※※※※※※※※※※※※

感谢在2021-02-18 00:14:41~2021-02-19 22:40: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ia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