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氪金领主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我的书架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兽面果的个头很小, 一颗也就一点点大,外皮是纯白色的,果肉的手感捏起来有些偏软, 即使没弄破外皮气味闻上去也很香甜。

“啾啾!”

天绵鸟最受不了甜果子的诱惑, 于是在莱恩将兽面果移到它喙边时,天绵鸟想也没想就直接叼住了。

隐身的花妖精坐在莱恩肩头,天绵鸟和莱恩都看不见它脸上的表情。

莱恩感觉到花妖精在轻轻拍着自己的脖子, 以为是它也想吃,于是趁喀秋莎没注意时,莱恩悄悄放了一颗兽面果在肩头, 却被花妖精又送回了掌心中。

“啾~”

同时, 天绵鸟也咬破了兽面果的外皮, 在尝到果汁和果肉味道的瞬间, 天绵鸟难受的叫了一声, 喙里含着一整颗兽面果, 在莱恩的肩头上跳来跳去, 一副想吐却又不舍得吐的样子。

“怎么了?”

天绵鸟纠结的样子太明显了,于是莱恩疑惑的伸出手, 示意它将没吃完的果子吐在自己掌心中, 同时问:“你是不喜欢这个味道吗?”

天绵鸟停在莱恩肩上,侧着身子朝他摇头,“啾!啾~”

这是喜欢,但又不喜欢的意思。

天绵鸟伸长了脖颈,闭上眼睛,最后一鼓作气直接将整颗兽面果全吞了下去。之后张着翅膀,在莱恩的肩头左右乱跳,又亲昵的蹭了蹭莱恩的脖颈, 示意自己想吃甜甜又美味的桑葚。

莱恩被它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到有些懵,但还是又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来一些装在草篮中的桑葚。

“啾!”

天绵鸟立即张开翅膀,从莱恩的肩头飞到草篮的边缘停下。

用喙叼起一颗饱满的桑葚,在尝到甜甜的汁水后,天绵鸟像是恢复了活力,然而下一秒,天绵鸟又忽然将翅膀一张,将刚才含住的桑葚整个都吐了出来。

“兽面果不是这样吃的。”

来不及劝阻的喀秋莎,看着莱恩肩头天绵鸟的动作笑出了声。

塞西尔,“嘶嘶?”

莱恩看着手中剩余的几颗兽面果有些不敢下嘴,在脑中和系统问道:“这果子是什么玩意?该怎样吃?”

树长的奇怪也就算了,居然也连果实也都这般奇怪。

“这是兽面果,一种很珍贵且很美味的树果,吃下后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人类的元素亲和力,对鸟类魔兽的作用更好,能让它们的羽毛看上去更漂亮。”

系统在莱恩的脑中解释:“兽面果直接吃作用最好,但直接吃下不作处理的兽面果,它还有一种更为特殊的效果,在吃下兽面果的一段时间内,你的味觉会随机发生改变。”

“我懂了。”

莱恩颌首回道:“所以天绵鸟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它的味觉变了,甜的吃成酸的了对吗?”

天绵鸟最爱甜,最怕酸,尝到酸就会难过。

“不光如此。”

系统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在吃下兽面果后,如果你再去吃别的东西,你能几乎在同时接连尝到两种不同的味道。味道可能前一秒是极甜,01秒后又可能会尝到酸或涩,紧接着是多种不同的味道同时存在你的口腔中,混乱你的味觉。”

“那也太折磨了。”

莱恩听完后低下头看着掌心中剩下的一把果子,“我都有点不敢吃了。”

虽然提高元素亲和对法师来说很有作用,但会改变味觉这也太折磨人了。

喀秋莎自己吃了一些桑葚,并喂下塞西尔也吃了几颗,一人一蛇的口味相同,同时都表现出很喜欢桑葚味道的模样。

窗外有风吹进房间,吹扬着树叶舞动。

没等到莱恩先开口,于是喀秋莎侧头看向他问:“尊敬的雇佣者,您的事都已经忙完了吗?”

“还没有。”

莱恩轻轻叹气,看着喀秋莎回道:“我最近新得到了一种极为珍贵,而且数量稀少的材料,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优秀制作者将它做成我想要的东西。”

喀秋莎闻言好奇的问了句,“是什么材料?”

她的性格比较随性,喜欢很多新奇的东西。

喀秋莎将莱恩当成了大家族中出来的贵族,将系统当成了莱恩暗中的保护者。

因为莱恩是一名空间魔法师,喀秋莎也猜测系统可能会是莱恩的老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以朋友的身份来称呼,但又因为丰饶石碑和其余的一些缘故,她猜测莱恩手上可能还有、或者见过许多稀有的东西。

此时竟然连莱恩都说珍惜,想必那种材料是真的很珍贵。

“是一种特殊的蚕丝。”

莱恩伸手去触碰右手手指上的空间戒指,同时看着喀秋莎问了句,“对了,女士……您今天有和我说过,您的魔药是已经炼制成功了对吗?”

“是的,如果不出意外,这些魔药应该能满足您加速恢复土壤肥沃的要求。”

精神体的喀秋莎乘着风飘到屋中间的那口大黑锅前,从衣袖中取出来一个细长颈的空魔瓶。

喀秋莎用掌心轻轻拍着黑锅,锅中原本平复的墨绿色奇妙液体,随即翻滚着水泡随她指尖而动,自发顺着瓶口钻入直到将空瓶给灌满。

墨绿色的液体进入瓶中后还在不停地翻滚,喀秋莎及时盖上了木塞,飘到莱恩身旁将魔瓶放下,对他说:“我不确定能不能完美达成您需要的效果,但您可以先找一块土地试试作用,如果需要改良请及时告诉我。”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我太需要这样东西了。”

莱恩将魔瓶拿在手中,“喀秋莎女士,等我试用后就将结果告诉你。”

随后他将魔瓶收进空间戒指,拿出雇佣喀秋莎的酬金灵花之精,以及一团干净雪白的蚕丝。

喀秋莎侧低下头,手指微动,看着那些灵花之精和莱恩说:“报酬……您似乎给多了两颗。”

“喀秋莎女士?”

莱恩嗯了一声,眼神不解的看着她,学着伊莱先前和他说话时的语气问道:“你难道是准备现在就离开……您不喜欢这里吗?”

灵花之精是喀秋莎炼制解除异常魔药的重要材料,一颗本就不够,听莱恩这样说,喀秋莎当即摇头道:“当然不是,雇佣者……我觉得这里很好,很高兴您能愿意一位女巫,留在您的领地上多待一些时间。”

喀秋莎原本是指望制作出魔药,再和莱恩谈一谈他之前和自己提到过的美容项目,以此来留在奥兰,尽量多换一些自己需要的材料。

结果莱恩此刻这样的大方,喀秋莎反而有些拘谨了起来。

虽然灵花之精并不算贵,可身为女巫的她很难买到,即使是地位高贵的魔法师,要买也需要经过魔法师协会认定。

通过特殊渠道虽然也能买到灵花之精,但是不诚信的卖家太多了。

虽然是女巫,但不劳而获总会有一种亏钱的感觉,而且还不知道魔药能不能起到作用。

喀秋莎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换取灵花之精,于是她看向了灵花之精旁边放着的蚕丝,随即眼神中充满好奇的问道:“尊敬的雇佣者,这些丝就是您刚才说的珍贵材料吗?”

如此雪白又干净的丝线,喀秋莎还是第一次见到,即使不用手去触摸,喀秋莎也察觉到蚕丝有很强的韧性,质地极为柔软。

“是的。”

莱恩点头,眼神看向桌上蚕丝和喀秋莎解释,“这是一种名为蚕的虫族魔兽吐出来的丝线,拥有优越的防御性和恢复法力的作用,很适合制作成法袍或上位贵族的礼服,目前只有我的朋友那里才有,数量相当稀少且产量很低。”

喀秋莎看着蚕丝问道:“我能自己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女士。”

莱恩颌首,同时说:“若是您有好的建议,或者认识优秀的裁缝大师那就太好了。”

“嘶——”

塞西尔甩了下尾尖,直立上身,似乎想对莱恩说些什么。

但见喀秋莎低头和莱恩道了声谢谢,塞西尔也就没再出声了。

塞西尔还想吃甜甜的树果,于是低下蛇头看着篮中所剩不多的桑葚。

巨大的黑蛇有心想给喀秋莎多留一点,可是自己又很想吃,塞西尔吞吐着蛇信在原地转了几圈,随后转过蛇头,竖瞳看向味觉已经恢复正常,正在啄食桑葚的天绵鸟。

塞西尔,‘嘶嘶——’

随后又看一眼喀秋莎。

它的主人目光全在那团白色的东西上。

塞西尔贴着地面行动,巨大的黑蛇动作极为轻盈,轻轻甩尾便来到了莱恩的面前。好在它盘起了大半的蛇尾,收敛压迫感,蛇身直立,竖瞳看着莱恩和他肩头的天绵鸟,轻轻吞吐着蛇信,‘嘶嘶——’

“啾啾?”

虽然黑蛇的体型很大,但天绵鸟并不害怕塞西尔,而且天绵鸟还记得,塞西尔刚才朝那个想吃掉自己的果子吐了毒液。于是在塞西尔过来后,天绵鸟立即停下了啄食桑葚的动作,低头看着塞西尔啾啾叫了两声,想知道塞西尔要干什么。

塞西尔朝天绵鸟张开嘴,随后看着天绵鸟面前草篮中的桑葚,‘嘶嘶——’

“啾~”

天绵鸟侧身飞回莱恩的肩头,亲昵的蹭着他的脖颈。

莱恩瞬间懂了塞西尔和天绵鸟的意思,于是伸手触碰空间戒指,又拿出两篮新鲜的桑葚。

“塞西尔真聪明。”

莱恩将装有桑葚的草篮放在塞西尔的面前,“非常谢谢你刚才的提醒。”

塞西尔,‘嘶——’

爽快,它喜欢。

塞西尔扬起尾尖咬住一颗桑葚,随后蛇身前倾,在莱恩还未完全收回去的手掌中,吐出一颗新鲜的毒牙作为回礼。

莱恩拿着那颗毒牙,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还是笑着摸了摸塞西尔的脖子,“谢谢你。”

黑蛇身上全是坚硬的鳞片,摸起来冰冰凉凉的很适合夏天。

塞西尔朝莱恩吐了下蛇信,意思是谢谢,随后用尾尖卷起草篮转身离开,回到刚才待着的地方。

认真观察蚕丝的喀秋莎,她并未发现塞西尔和莱恩之间的友好交易。

喀秋莎仔细的检测,并用魔力感知蚕丝之后,她抬头看着莱恩说:“这种宛若新月色泽的丝线,竟然是由虫族魔兽吐出来的丝吗?这可真是不可思议。”

她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居然还有虫族魔兽,能吐出性能如此优秀的蚕丝。

“确实如此。”

莱恩装作颌首赞同的样子,“最开始我得到这些蚕丝时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喀秋莎捏着丝线头,将蚕丝环绕于指尖,她细细去感知蚕丝的冰凉触感,隐隐约约好像还发现了蚕丝隐藏的特殊性。

喀秋莎沉思了好一会,随后抬头看着莱恩问:“尊敬的雇佣者,能冒昧的询问一下,您那里有多少这样的蚕丝吗?”

莱恩低头沉思,“我手上蚕丝的数量并不是特别多,但应该足够制作两件高级的法师长袍。”

变异蚕的存在暂时不能暴露,只能推在系统的身上,好在几乎人人都知道,莱恩他认识一位实力超强的空间魔法师。

莱恩眼眸微垂,他还得让艾茉莉给那些蚕换个更安全的地方,或者他在那里多施加一些结界。

喀秋莎摸着蚕丝,再次陷入沉思,过了好一会后又抬头问:“雇佣者,既然您知道这些蚕丝可以用来制作高级法师长袍,您为什么不多加入一些特殊的材料,将目标放在更高级的魔导师长袍、或者是贤者长袍上呢?”

莱恩眼中有片刻的惊讶,微微抿了下嘴唇。

若说一件最普通的高级法师长袍,售价能卖到200-300金币,那最普通的魔导师长袍,价格起码能翻个三倍。

喀秋莎放下了蚕丝,继续看着莱恩说:“如果您觉得魔法师不够有钱,完全可以将目光放在一些大贵族的身上,像蚕丝这种珍贵的材料……”

喀秋莎:“别说是大贵族,这些蚕丝就算用在国王的礼服上,也同样是奢华的象征……”

后边的话即便她没再多说了,莱恩也懂了喀秋莎的意思。

贤者长袍和一国之王的礼服,那价格就更贵了,而且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也容易引起众人的追捧和模仿。

等到时机成熟,那时候莱恩手中的蚕丝也许能卖出天价。

“可是我没有认识的裁缝大师……”

莱恩摇头低叹,“我虽然有蚕丝,可我并不想去雇佣蜂皇女。”

喀秋莎拿着蚕丝没舍得松手,犹豫了好久才同莱恩问道:“那……您可以让我来试试吗?”

喀秋莎并没有询问莱恩为何不愿雇佣蜂皇女,只当这些蚕丝可能与蜂族有关系。

为什么会主动提出,这不过是因为喀秋莎作为一名裁缝大师,见到如此特殊的材料,她有些见猎心喜,同时希望能从莱恩手中获得一些特殊的材料。

但喀秋莎也有些担心,担心她并不能将蚕丝处理的最完美,于是在莱恩开口前,喀秋莎看着莱恩又说了句,“尊敬的领主,虽然我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做到完美的程度,但我会尽我所能……”

至少用这种蚕丝制作出一件高级法师长袍,这对喀秋莎来说是一件难度并不算太高的事情,这也是她敢开口的底气。

原本喀秋莎以为莱恩还要多思考一会,外加她的身份很微妙,却见莱恩没有太多犹豫的直接出声道:“那就麻烦你了,喀秋莎女士,希望我们这一次也能够合作愉快。”

喀秋莎:“?”

不是说蚕丝很珍贵吗?

这么容易就交给她一个女巫?

该说是莱恩太容易相信人,还是她的长相太善良,总之喀秋莎现在的心情有些微妙的复杂。

“如果您在制作法袍的过程中需要什么材料,可以随时和我提,我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莱恩看着喀秋莎,“但是在开始制作法袍之前,我们可以先谈谈这次合作所需的酬金。”

莱恩:“所以你需要什么?我一定尽量满足雇佣你的要求。”

喀秋莎,“……”

这底气似乎也太足了,让人羡慕。

喀秋莎思考了一会后回道:“我不需要金钱,但我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这些材料虽然价值不是很高,但全被魔法公会垄断,没有皇城魔法师协会的认证证明很难买到。”

莱恩认真听完她说的话,同时在脑中询问系统:“统统,能伪造出喀秋莎说的那个证明吗?”

“氪金商店什么都能做到。”系统声音平静又自信的回道:“只要您肯氪金。”

“ok。”

莱恩点头,看着喀秋莎回道:“如果是皇城魔法师的认证证明,我想我应该有,你到时候可以给我列个清单,如果不行我也可以去问问我的朋友,”

喀秋莎心想也是。

有那么一位神秘的朋友,莱恩应该有办法弄到她需要的东西,毕竟对女巫来说很难做到的是,对魔法师而言简直轻而易举。

喀秋莎看向莱恩,“那请你稍等一段时间,我整理下思路,顺便做个简单的样品,给您过目后再做决定。”

莱恩:“那可真是太好了。”

委托事情交给细心的人真靠谱。

等喀秋莎将法袍做出来,到时候再和她谈谈发展美容事业,优秀的人才绝不能轻易放走。

从喀秋莎的房间离开后,莱恩从城堡去到了种植情人果的地方,他准备试一试喀秋莎的魔药,作用于土地上能有多大的效果。

在索的协助下,莱恩选了一块多次种植后耗损相当严重的田地,并取名为实验一号田。

在朝实验一号田倒入魔药之前,莱恩简洁的在脑中同系统问道,“统,你能检测一下,这瓶魔药能恢复土地的多少肥力吗?”

“您指的是因为花妖精力量对土壤的过度消耗吗?”

系统简单理解了下他说的肥力是什么意思,随后回道:“有效果,但弱于普通德鲁伊的土地之赞礼。”

“那没问题了,有效果就行,别的先不多考虑。”

莱恩在田里走了一圈,规划路线,将魔药均匀的倒在土壤表面。

虽然魔瓶看着不大,但里边的魔药含量真不低。

莱恩计算着距离,一瓶魔药刚好够整块田。

倒在土面上的魔药很快被土壤所吸收,土地里种植的植物,根部也和土壤一起开始闪烁着青绿色的光。

莱恩将空瓶拿在手中,看着颜色开始变深的土壤自言自语,“希望作用能大一点。”

那样他就能赚更多的钱了。

用魔药滋养完土地后,莱恩从实验一号田离开,他直接回到城堡去了餐厅。在用餐的过程中,莱恩还在考虑,该给安德鲁安排个什么职位才合适。

天绵鸟坐在桌上,用翅膀抱着甜樱果吃的开心极了。虽然花妖精隐去了身形,但吃相也比天绵鸟要斯文多了。

就在莱恩吃饱后刚刚放下筷子,拿商店中购买的手帕擦拭嘴角的油渍时,侍女马莲一路小跑了过来。

“尊敬的莱恩领主……”

马莲停在莱恩的身前,因为跑的太急了有些大喘气。

“怎么了吗?”

莱恩侧头看着她道:“不要急,慢慢说。”

“莱恩大人。”

马莲微微红了脸,等呼吸平复后低着头道:“有一位名叫布雷尔的驯兽师,他自称是烈火鸟公会的成员,带着伯纳德先生的请求前来找您。”

“伯纳德的请求?”

莱恩放下手帕,心中一惊,同时起身问道:“那位名叫布雷尔的驯兽师现在在哪里?”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商队出了问题。

马莲,“布雷尔在城堡外等候您的通知。”

“快让他过来。”莱恩看着马莲说:“你带他直接去会议的房间,我在那里等他。”

布雷尔是烈火鸟公会的一名男性驯兽师,30岁,棕发棕眸,身形偏瘦。

布雷尔有两只宠物,一只是土系的二级魔兽土牙兽,另一只是三级的风系魔兽长羽鸟。

会议的房间里,莱恩看着布雷尔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伯纳德呢?”

他仔细的观察,发现布雷尔身上没有战斗后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

布雷尔是比较软的性格,没有伯纳德的性格果断。

布雷尔也从未见过莱恩,只知道他是一名中级魔法师兼贵族,但他感觉莱恩此刻的气息已达到高级魔法师的程度,不由得将姿态放的更低了许多。

如此年轻的高级魔法师,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连夜赶路回到奥兰,布雷尔看上去神色有些疲惫,听见莱恩这样问,他将心中的想法压下,抬头看着莱恩回道:“伯纳德会长还在昏暗山脉中。”

莱恩嗯了一声,眼神不变,在脑中和系统问道:“昏暗山脉是哪里?”

系统:“是地精居住地之一,那里常年少见阳光,食物很珍贵。”

莱恩:“谢谢。”

莱恩看着布雷尔,思索几秒后问道:“伯纳德还在昏暗山脉中,为什么你独自一人先回来了?”

“因为还有一些货物没卖完,伯纳德会长让我回来后再送一些商品过去。”

布雷尔拿出一枚空间戒指,眼神兴奋的看着莱恩解释:“我们带着情人果酱和意粉从奥兰出发,会长带领我们先去了格兰领,再沿着山路一直抵达了昏暗山脉。”

“昏暗山脉中居住着很多地精,那里缺少食物。伯纳德会长和当地的地精首领之前认识,在支付了一些费用后,我们的货物在那边售卖的很顺利。”

布雷尔态度恭敬的将空间戒指递给莱恩,“那些地精们真的是太热情了,而且他们还很有钱。我们准备的商品数量太少了一些,在货品售卖到不剩一半的时候,会长便让我立即回返,希望能再运送一些货物去昏暗山脉。”

莱恩伸手接过了布雷尔手中的空间戒指。

这枚空间戒指是莱恩在商店中租借的,只有他和伯纳德能够使用。

在离开奥兰之前,莱恩将空的空间戒指借给了伯纳德,伯纳德在里边装了很多的商品。

莱恩用精神力扫了一眼,空间戒指中的商品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金银铜三色的钱币。

准备的情人果酱和意粉数量并不多,但竟然赚到了这么多的钱,按照布雷尔的话这还只卖了一半的商品。

莱恩视线从空间戒指上移开,看着布雷尔问:“你们对外售卖的情人果酱,以及意粉的价格分别是多少?”

布雷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我们原本商量后的定价是这样的。1整罐情人果酱售价3个金币,不带容器的情人果酱售价一个金币。意粉则是一份10银币,不过在售卖商品给地精之前,伯纳德会长给那群地精们讲了情人果和女神的故事。

那些地精很受震撼,对这个故事很喜欢,于是伯纳德会长临时决定更改了价格,一罐情人果酱的售价是4金币,干意粉一份20银币。

我们原本以为会卖不出去,结果当天拿出的货全被一抢而空,于是从第二天开始,会长减少了情人果酱的售卖数量,价格也从4金币一罐涨到了5金币一罐,但那些地精却购买的更疯狂了。”

减少数量提高价格,人才销售员。

莱恩好奇伯纳德都和那群地精说了些什么,同时他忍不住在脑中和系统感叹,“统,那些地精竟然都这般有钱的吗?”

五金币一罐的情人果酱,居然还有那么多人买?

系统:“地精通常都很有钱,因为他们聪明又狡猾。他们买的并不是果酱,而是女神的故事,只要将伯纳德他们的情人果酱全部买走,再得到情人果酱的制作方法,到时候将女神的故事加以优化,他们便能从愚蠢的贵族手中赚到更多的金钱。”

莱恩:“你说的有道理。”

是他格局小了!

但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莱恩低头看着布雷尔问:“你从昏暗山脉中回到奥兰花了多久的时间?”

“我从昏暗山脉离开后发现有人跟踪,所以我先去了一趟索兰森林,再转道去了格兰领,又花了一天的时间甩掉跟踪我的人,总共花了约莫三天的时间回到奥兰。”

布雷尔有些忐忑的看着莱恩说:“尊敬的领主大人,伯纳德会长手中的商品应该不多了,我希望你能派遣一支护卫队的人运送一批新的商品过去,同时能带领他们安全的回来。”

他们钱赚的太多了,会很容易被盯上。

伯纳德在出商之前,已经和同伴们说明了地精都是狡诈的商人,但烈火鸟是第一次与莱恩合作,伯纳德希望能展现出一些价值,他们还是选择了昏暗山脉。

莱恩一边思考让谁去合适,同时在脑中和系统问道:“统,伯纳德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系统:“暂时安全,但他们居住的地方,每日都有不同的地精在暗中巡视,同时当地的地精首领也在打探伯纳德的来历。”

莱恩抿起嘴唇,“那得快点过去才行。”

系统秒回:“有直达昏暗山脉附近的传送卷轴。”

莱恩:“我有去过昏暗山脉?”

系统:“您曾经去过昏暗山脉的附近,那边距离伯纳德所在的地方并不远。”

莱恩看着布雷尔问:“你需要休息一下吗?”

布雷尔摇头,“不用。”

随后他看着莱恩说:“领主大人,我可以为护卫队带路。”

“好的。”

莱恩取出一瓶天蓝色的药水递给布雷尔,“这是能恢复精力的药水,你将它喝下,稍作休息会再出发。”

同时莱恩摇响了铃铛,呼唤侍女过来。

布雷尔没有任何迟疑的将魔药喝下,抬头看着莱恩问:“尊敬的领主大人,请问您准备让多少护卫队的成员过去?我这边好计算一下最快到达的路线。”

“不用护卫队,我和你一起去。”

莱恩,“我有能直达昏暗山脉的传送卷轴,这样最快。”

布雷尔:“!”

接到铃声的马莲推门进屋,莱恩看着她说:“麻烦你去让安德鲁过来找我。”

马莲点头应好,转身离开。

莱恩看向布雷尔,“你先去餐厅中吃点东西,我去准备货物,下午我们就出发。”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有钱无所不能。”

话说真是神奇,我一个月前在菜场捡了只猫,今天又捡了一只。

本来以为两只小猫会打架,结果发现它们应该是同一窝的猫咪。

我也本以为打倒我码字的是懒惰,谁知是猫猫。

小猫猫真可爱。

好辣,我先带它去医院看看。

ps:

读者“ice”,灌溉营养液+1

读者“古玩宝斋”,灌溉营养液+5

读者“一日向晚”,灌溉营养液+1

读者“一日向晚”,灌溉营养液+1

读者“九枝”,灌溉营养液+6

读者“冥冥之中”,灌溉营养液+3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