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氪金领主 >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的书架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奥多雷回来之后, 西瑞尔右手凝聚出一个冰的囚笼,将想要跟在自己身后,力量被封印大半的巴洛克直接关在其中。接着西瑞尔将小型冰之囚笼放在一块蓝色石头上, 转身如矫健的猎豹, 动作优雅又轻盈的快速朝通道深处走去。

巴洛克用力抿起了嘴唇,静静看着西瑞尔离开的方向,直到西瑞尔的身影完全消失, 巴洛克在笼中转过身, 抬头冷淡的对莱恩说:“人类,快点带我过去。我知道西瑞尔要找什么,没有我他拿不到那些东西。”

“我有名字的, 但是我才不会告诉你我的全名。”

莱恩指尖轻弹囚笼的边角,本以为冰做的囚笼比较牢固, 结果关在里边的巴洛克直接趴倒在地。

若是让恶魔问出自己的真名,那是签订堕落契约的开始, 但是从旁人口中得知的无效,除非名字的主人亲口将名字告诉恶魔。

“谁想知道你的名字?”

巴洛克轻松从地上一跃而起, 眼神极为不善的看着莱恩,“你以为你身上有那些古怪的气息、或是和我一样的黑发黑眸,这样就能让我对你多感兴趣一点吗?”

“还有。”巴洛克, “你既然敢弹倒我,就不怕我强行撕毁契约吗?”

莱恩:“……”

一时手贱。

但没办法了,做都做了。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我只想试试囚笼有多坚固而已。”

莱恩低低咳嗽一声,“既然那些东西只有你能拿到,怎么您刚才不直接追上去呢?”

强行撕毁契约的话会造成极强的反噬, 所以能友好相处就没必要恶交,虽然巴洛克是一位恶魔,但既然他还没主动杀过人类,那就能成为朋友。

“与你何干?”

巴洛克眼神冰冷的拍了拍手掌,“你这个阴险的人类。”

竟然敢仗着契约这样对他!

“别这样暴躁易怒,容易早衰……免得以后时间长了,西瑞尔他还年轻貌美,但是你已经老到不能动了。”

莱恩语气坚定,“而且一看你肯定朋友特别少。”

“我老到不能动?”巴洛克讥讽的扬起嘴角,直接无视了莱恩后一句话,“即便如此,但你怕是也看不到那个时候。”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谁闲的没事和恶魔比命长?”

莱恩叹气,收起法杖将囚笼拿在手中,侧头朝奥多雷颌首,迈腿朝西瑞尔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难得你现在看不出来是恶魔,就不能收敛一下脾气吗,这样怎么和别人交朋友?”

虽然是月光凝成的寒冰,但触手一点也不冰凉。

莱恩轻声在脑中问道:“统,巴洛克他现在多大了?”

系统:“比西瑞尔要小一点。”

莱恩:“唉。”

年纪小,又是死敌,还不是伊莱多变款,这下更不好搞了。

莱恩为巴洛克在心中默哀。

巴洛克不知道莱恩想法,生气的坐在冰笼中,语气充满不屑,“伟大的恶魔从来不需要朋友。”

“恶魔可真奇怪。”

奥多雷将秘银之锤抗在肩头,跟在莱恩身边前进,疑惑的问了一句,“你们恶魔难道不是见谁都喊朋友,问需不需要帮助吗?”

“谁和你说的?只有低级的下位恶魔才喜欢交朋友。”

巴洛克特别高傲的回道:“我可是地位尊贵的上位恶魔,才不需要靠欺骗弱者的灵魂来提升力量。”

地下通道很长,前边有蜿蜒向上的通道,莱恩用魔法追踪西瑞尔经过的地方,看着前方随口问了一句,“那你靠什么提升力量?”

巴洛克突然变凶,“西瑞尔已经离开很远了,你还不快一点跟上去?”

“我这不是正在走吗?”

魔法感知到西瑞尔已经离开很远了,于是莱恩朝自己和奥多雷释放风之祝福,加速追在西瑞尔的身后。

莱恩小声在脑中问:“统,巴洛克是靠什么方式来提升力量的,瘟疫吗?”

“是的。”

系统:“巴洛克是掌控了瘟疫的恶魔,在活物死亡越多的情况下,他的力量就会得到极快速的成长。”

莱恩:“那西瑞尔呢?月光之力的净化岂不是与他天生克制?”

“对。”

系统:“月光之力能净化瘟疫,但在无瘟疫的情况下,巴洛克还能靠吸收高级生物,某种很特殊的情绪来提升力量。比如你、柯蒂斯、西瑞尔,奥多雷等,他能无形的吸收所有生物,一种无法用言语具体形容的情绪,越高级的生物他越喜欢。”

“我听不懂。”莱恩:“但总之你说的应该是,他能从我们身上获得力量来源。”

系统:“是的。”

“难怪他那样轻易的就同意了签订契约。”

莱恩:“他吸收情绪会对别人有所伤害吗?”

系统:“不会,适当的让他多吸收一些负面情绪,反而还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给他吸总觉得哪里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经过前方一个新的转角,莱恩看着数量更多的发光蓝色晶石,侧头和奥多雷问了一句,“我的朋友,这些发光的石头能用在锻造上吗?”

“我没试过。”

很少靠近深水边的奥多雷摇头,看着那些蓝色晶石回道:“我感觉它们太脆了。”

仿佛用手轻轻一碰就会碎了。

莱恩:“这样啊。”

其实他觉得还挺漂亮的,放一些在森林里应该和荧光蘑菇很搭配。

巴洛克闻言轻哼一声,“这些可是月之水,在吸收了水之精后凝聚而成的水月之石。你若是不用全力锤下,当心反而将你的锤头给崩了。”

莱恩轻轻眨眼,“月之水是什么?”

奥多雷,“不知道呢。”

但是她有一点手痒。

巴洛克,“真是愚昧!”

莱恩低头看向手中的冰之囚笼,“那你说说,月之水是什么?”

巴洛克轻蔑又高傲的侧过头,还有一些些隐约的复杂的情绪。

奥多雷双手握住锤柄,抬头看着莱恩有些跃跃欲试,“领主大人,我能试试吗?”

“当心别真的把锤子崩了。”

莱恩颌首,正准备在脑中询问系统时,囚笼中的巴洛克眯起眼睛看着莱恩问:“你居然真是个领主?”

莱恩轻挑眉梢,“不然呢,签订契约时不是说了,你不能伤害我的朋友和子民吗?”

巴洛克眼神嫌弃,“你可真没用,居然连个国王都不是。”

莱恩:“?”

该死的上位恶魔,语气居然如此狂妄。

说完巴洛克收回视线,转头看向朝着水月之石走过去的奥多雷。

莱恩:“统统,巴洛克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系统:“承蒙100000金币。”

莱恩:拳头硬了!

莱恩,“10个金币给点提示?”

“感谢惠顾。”系统:“柯蒂斯这次估计不止睡七日。”

莱恩:懂了。

和柯蒂斯一个等级,不敌巨龙。

莱恩:“那水月之石有什么作用,感觉巴洛克不是很喜欢?”

“水月之石对精灵和妖精都有用,对恶魔有一定的克制。”

系统:“数量足够的水月之石所在的森林中,在明月的夜晚下水月之石上会凝聚出月之露,用月之露灌溉的植物开花更美丽,也会令香香蜂采集的花蜜口感更好。”

莱恩立即转过身,“那我能全挖走吗!”

系统:“需要帮忙吗?”

莱恩:“我该怎么做?”

系统秒答:“只需20个金币租借秘密的挖矿机器人,我会陆续将水月之石直接送到您的空间戒指中。”

莱恩眼眸微合,“我要是将这些石头全挖走,会对这里造成不好的影响吗?”

“不会。”系统:“水月之石还会再生。”

莱恩暂且应下,侧头看向了提起锤头的奥多雷。

奥多雷手很小,却能轻松握住有她身体一半的大锤。

因为不是魔物,奥多雷并未附着雷霆之力,双手握住锤柄,全靠自身力量,一锤重重锤在她面前的水月之石上。

秘银之锤用力锤在水月之石上,发出就像是敲击在玻璃上一样的声响。

奥多雷略感惊异的后退,巨锤和水月之石都未受到损坏。

结合开始经过的那面水下之镜,莱恩差不多明白了水之精的来历。

巴洛克伸手在囚笼上轻拍,看着莱恩冷漠道:“快点别磨蹭了,西瑞尔已经走很远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催。”

莱恩点头嗯了声好,看着奥多雷说:“我以后弄一点这些水月之石回去,你下次再尝试也不迟。”

奥多雷收锤抗在肩头,“那真是太麻烦您了。”

巴洛克抬起头,“你有办法将这些水月之石搬走?”

莱恩嘘了一声,“秘密,我还有一个很强的朋友,他能轻易的做到很多事情。”

巴洛克冷淡的轻哼。

莱恩将装有巴洛克的囚笼托在手中,与奥多雷继续追在西瑞尔经过的通道,同时氪了足够数量的金币,让系统帮忙将水月之石进行采集。

一路顺着通道向上,在快要到达通道的出口见到阳光时,通道口附近的植物也变得多了起来。

直到从出口离开时,莱恩他们到达了一座似乎被寒冰冻结过,正在阳光下缓慢融冰的森林。

地上的冰霜在消退,露出青黄色的草坪,莱恩单手托着囚笼,迟疑一秒对奥多雷说:“我感觉这里有一点熟悉。”

奥多雷点头,“我也觉得很熟悉。”

“不用觉得了。”巴洛克格外冷淡的看着莱恩,“你上次来了又跑了。”

接着巴洛克又看向了奥多雷,“还有你。”

能从他手上接连逃掉的,莱恩还是第一个,第二次奥多雷离开时的传送阵,同样也是莱恩开启的。

巴洛克对气息记得很清楚,还有今日的第三次——

恶魔对于签订契约这种事遵守全凭心情,巴洛克会同意,那是因为莱恩是巴洛克无法看懂的人类,巴洛克觉得莱恩很奇怪。

奥多雷抬起头,“上次就是你在追赶我和我的族人,可你上一次似乎不是西瑞尔的模样。”

上次的寒冰太冷,差点都将她冻住了。

巴洛克高傲的仰起头,“你生气时难道还要笑着生气吗?”

奥多雷没懂,认真点头,“能让你气到冰封森林,想必那一定是一件特别生气的事情。”

巴洛克眼神阴狠,“闭嘴,矮子,再多说一句我就拧下你的头,还杀光你的族群,要知道你还不够我一脚踩下去。”

好脾气的奥多雷生气的掂了掂手中的锤头,有些想一锤头直接将他砸死,挥了几下手还是没落下,侧头和莱恩说:“我不喜欢和他交朋友。”

莱恩点头附和道:“我也不喜欢。”

这比欧恩还难搞,欧恩如果能控制龙血他就不疯了。

但是巴洛克他说得出还真做得到,你都猜不到他下一秒会说什么,并且又做了什么。

莱恩暗自在心中思索,觉得巴洛克的生气应该是和西瑞尔有关。

和奥多雷交流了几句,莱恩低头看着巴洛克问:“我好像找不到西瑞尔了,你知道他朝哪个方向过去了吗?”

巴洛克伸手指向右侧3点方向,“那边。”

说完特别嫌弃的拍囚笼,“你怎么这么慢,快一点,他已经走的很远了。”

莱恩施展轻身术,直接控风让自己和奥多雷飞了起来,顺着巴洛克所指的方向过去,同时继续问道:“巴洛克,你知道西瑞尔要去找什么东西吗?”

“无非是一些月光精灵的杂物罢了。”巴洛克,“他应该是觉得身上衣服太露了,想去换一套,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花妖精和月光精灵的秘宝。”

莱恩轻咦一声,“你竟然连他觉得衣服太露这种事都知道吗?”

回想西瑞尔此前灵魂还在恶魔的身体内时,华丽的长袍要包住每一寸皮肤,巴洛特当时用月光精灵身体穿的衣服确实有一点点像没穿。

巴洛克,“废话。”

巴洛克认真的看着莱恩,“你不觉得我刚才穿的衣服其实很适合他吗?”

莱恩:“……”

怎么说呢?

真的有一点太太太露了,但是——

莱恩:“好看!”

原本因为莱恩回答慢了一点,眼神微变的巴洛克顿时满意的点头。

巴洛克:“我就知道我的喜好没有问题。”

莱恩压低声音在脑中问:“统,你觉得巴洛克正常吗?”

有一点,真的就只有一点色色的。

“很正常。”

系统:“他是在正常的欣赏美学而已,只是恶魔的喜好和精灵有一点不同,巴洛克有上位恶魔的通病,喜欢将优越的东西展露出来。”

莱恩:“当我什么都没说。”

还挺好的!

西瑞尔此刻已经到达了森林的中心,避开融化的冰水,莱恩和奥多雷飞行靠近。

能感知到西瑞尔在森林中穿梭,快要靠近时莱恩放慢速度,低头看着囚笼中的魔偶问道:“巴洛克,你将花妖精藏在哪了?”

“领主大人,有一点不对劲。”奥多雷抬起头,“按照月光精灵的警觉性,在我们跟上来时西瑞尔应该就会发现了我们才对。”

他们已经距离西瑞尔很近了,但月光精灵似乎都还没发现他们追了上来。

莱恩低头看着手中的囚笼,轻轻拍了下边角问道:“巴洛克,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囚笼的四面全是冰,笼中的巴洛克被他震的抖了一下,重重的哼了一声,“要称呼我为巴洛克大人,难道你们不知道,恶魔是可以通过名字和对方签订契约的吗?”

巴洛克,“真是无知的人类和矮人。”

“所以呢?”

莱恩放慢速度继续跟在西瑞尔的身后,“你和西瑞尔之间签订了什么契约?”

巴洛克趾高气昂的抬起头,“身为上位恶魔的我还会和别人签订什么契约?那自然是主仆契约。”

想起之前精灵弹飞巴洛克的举动,莱恩觉得不能完全信,轻轻唔了一声,在脑中问道:“统统,巴洛克和西瑞尔之间签订的是什么契约?”

要真是主仆契约,那巴洛克刚才完全没必要用自毁的手段威胁西瑞尔。

主仆契约是很强力且不公正的契约,双方以灵魂为契,作为主人的一方能命令仆人做任何事,仆人若是违抗或不从将会受到契约的惩罚。

系统:“10金币。”

莱恩习以为常,“氪了。”

氪金如流水,莱恩觉得自己上了大当,他得节制一点了。

系统:“是介于主仆和平等之间的一种特殊契约,实力强大者占据主导的一方,但巴洛克在签订契约时还弄了一点小限制——

比如巴洛克永远能感知到西瑞尔在哪里,但若是巴洛克不愿意,即使西瑞尔现在的实力表面更强,西瑞尔也无法感知或通过知道巴洛克他具体在哪里。”

系统:“西瑞尔现在都不知道你们来了,也是因为巴洛克的缘故,此外在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一套特殊交流方式。”

莱恩眼神惊叹,低头对巴洛克说:“你这家伙可真是个狡猾的恶魔啊。”

狡猾对恶魔来说是一种夸赞,巴洛克听见并未生气,只是用手拍着囚笼说:“你怎么越走越慢了?该死的人类,明明就已经快要到了。”

莱恩摇头,“不能像你那样做,你直接出现的话西瑞尔一定会很生气,而且他都已经将你交给了我,我更不能让你直接过去了……”

奥多雷肩抗秘银之锤,蹲在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巴洛克没懂,眼神冰冷的在笼中抬头看着莱恩,“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和你一起出现,但是西瑞尔没有感知到,那他一定能猜到你有问题。”

莱恩低头回道:“你不是能更改西瑞尔的感知,而且知道月光精灵的杂物在哪吗?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你继续隐藏在暗中,悄悄放出你的少许气息,让西瑞尔顺着你的气息找到月光精灵杂物、以及那些花妖精们所在的地方,之后我们立即赶回去,安静等待西瑞尔的回归。”

“太复杂了。”巴洛克皱眉,“这种做法能有什么用?”

莱恩用指腹轻轻敲打着囚笼的边角,“刚才还夸你狡诈呢,看来是白夸了。”

巴洛克:“?”

疑惑的巴洛克侧头看向了奥多雷,发现奥多雷正巧看着莱恩惊叹了一声,“领主大人,您真的很浪漫。”

巴洛克:“?”

巴洛克不能理解,“这种偷偷摸摸的做法,能有光明正大直接带他过去来的痛快?”

“那也得看情况才行。”

莱恩抬头眺望森林深处,平静道:“虽然你掌控着瘟疫,但是你没有主动杀过人类,不然我才不会告诉你这种事情。”

巴洛克眼神冰凉凉的,“要是我按照你这种方法来做,结果没有用,西瑞尔对我的态度还是和原先一样怎么办?”

“你想有什么用?”

莱恩戳着囚笼,“你和西瑞尔交换灵魂这么久,也不知你们都发生了些什么,关系得慢慢改善才能。”

巴洛克不信。

“你听不听我的,不听我走了。”

莱恩作势将囚笼往地上放入,“你不听我就将你放在这里,过去和西瑞尔说你欺骗了他。”

莱恩:“月光精灵可是很讨厌欺骗的,随后我直接将西瑞尔带走,你就只能孤零零独自回到深渊了。”

巴洛克眼神阴郁的在囚笼中站了一会,随后闭上眼睛。

闭上眼几秒后,天空云光忽然暗淡,一抹月光于天际降临。

莱恩和奥多雷都感知到,原本四处寻找的西瑞尔终于有了明确方向。

等到屏障解除,西瑞尔找到了东西所在的地方后,巴洛克眼神不善的侧头和莱恩说:“现在可以过去了吧?”

“不去。”

莱恩摇头,“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要回去静静等待西瑞尔的回归,同时你要收回自己的气息,要让西瑞尔他觉得你来了又没来,这才是现在最正确的做法。”

巴洛克还是没能理解这样做有什么用,轻哼一声不说话了,高冷的盘腿坐在囚笼中。

莱恩见他安静了,右手将笼子托起,左手握住法杖侧头对用树叶包住几块石头的奥多雷说:“走吧,我们先回去。”

奥多雷将石头装进空间项链,颌首应好。

系统的挖矿机器人还没放出去,莱恩扬杖施法,直接用瞬移魔法,回到了刚才所在的水下通道之中。

找了块石头坐下,见巴洛克很安静,于是莱恩低下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巴洛克在看‘电视’。

莱恩:“?”

巴洛克盘腿坐在冰的囚笼中,他面前是一道月光化作的小型冰晶之幕。

不仅如此,冰晶之幕上边还有画面在动,是西瑞尔手握一截树枝的模样。

莱恩轻轻的啧了一声,“巴洛克,你好变态啊。”

居然暗中偷窥!

巴洛克抬起头,“你也想看吗?这又不是不可见人的东西,西瑞尔也经常会通过月之光看我,而且西瑞尔也知道我会看他。”

莱恩摸了下手指,摇头拒绝,“你们两个的关系真复杂。”

他真的不懂了。

怎么还玩起彼此明看来了?

这怕就是巴洛克和西瑞尔之间的特殊交流方式,玩的可真大。

莱恩:“统统,巴洛克也就算了,西瑞尔为什么也会看巴洛克?”

系统:“他们之间还签订了一种特殊的契约,是巴洛克主动且威胁的。”

莱恩:“统统,你觉得巴洛克是个什么样的恶魔?”

“不好评价。”

系统:“巴洛克属于上位恶魔中比较另类和独行的一种,对异族的危险性较低,但是因为瘟疫的原因同时他的危险性又很高。”

莱恩颌首,“我知道了。”

另外不只是巴洛克,他觉得自己以后在遇上恶魔时,一定要小心又谨慎才行。

巴洛克这种还是好的,要是遇到那种狡诈又难缠的,怕是直接能吃人不吐骨头。

莱恩眼眸微垂,随意的问了一句,“统,你觉得我的朋友、或我遇见过的人之中,有谁比巴洛克更不好相处。”

系统迟疑了许久,最后才说:“世间最不稳定之一的东西那便是水

——水既平静又危险。”

莱恩收起了法杖,盘腿进入冥想,巴洛克还坐在囚笼中看冰晶之幕,奥多雷则扛起了秘银之锤去敲石头。当巴洛克挥手将冰晶之幕关闭,若无其事的盘腿坐好时。奥多雷抱着几块漂亮的石头回来,莱恩结束了冥想。

西瑞尔从去往月光森林的通道回来,手上多了两枚戒指,背后背着几根树枝,身边还跟着9只颜色不同的花妖精。

结束冥想的莱恩落地抬头,西瑞尔换了身衣服,贴身的月牙色长袍将他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遮住,额角画着月光色的魔纹,银发随意用几条精致的精灵银饰扎起,看上去禁欲又疏离。

巴洛克安静的坐在囚笼里,假装才睁开眼睛,虽然他觉得自己先前穿的衣服更显西瑞尔的优点,但这身衣服也不丑。

不愧是他特地放进空间戒指中的服饰,巴洛克觉得自己眼光真不错。

因为恶魔的身体被水晶棺封印,巴洛克收敛了自己的恶魔气息,那些花妖精们还没发现,囚笼中的月光精灵魔偶,其实就是抓它们过来的恶魔巴洛克。

背后的银色树枝闪烁着微弱光耀,西瑞尔低头看了巴洛克一眼,伸手敲碎了囚笼,转身大步走向了莱恩。原本没以为西瑞尔会这样快敲碎囚笼的巴洛克歪了下脑袋,侧头也看向莱恩,心中有一点点的困扰,但是也没多想,连跳带跑的追在了西瑞尔的身后。

“尊敬的莱恩领主。”

在签订契约的羊皮卷时彼此知晓了对方的名字,西瑞尔在莱恩面前停下,态度清冷又尊敬,“还请您允许我一起前往您的领地。”

“当然可以,不过要等一下。”莱恩侧头看向奥多雷,“我需要先去一趟黑石山,将奥多雷首领的族人们一起带回去。”

“一切听您安排。”

西瑞尔,无视了想往身上跳的巴洛克,“这里有一条通向黑石山的近道,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莱恩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

在出发之前,西瑞尔脚步稍顿,看着身旁的花妖精和莱恩说:“尊敬的莱恩先生,我能带着这些孩子们一起离开吗?”

也许是被关的时间有些久了,虽然有足够的土壤、阳光和花,巴洛克也并未伤害它们,但喜好自由的花妖精们看着有些胆小。虽然在见到陌生人时花妖精们表现的很是害怕,但又因为莱恩身上有同族的气息,花妖精们恐惧的情绪又稍稍好了一些。

“当然可以,这都不算是问题。”

莱恩毫不犹豫的点头,温柔的微笑道:“我的领地上还有许多的花妖精,没准会有你们的同族,我很欢迎你们能一起过去。”

花妖精们坐在自己的伴生花上,咿呀叫着朝莱恩靠近了一点点。

西瑞尔收起了一些疏离的冷漠感,低头看着莱恩认真道谢:“真的是,非常感谢您。”

在他脚边的巴洛克侧低头,手抓着西瑞尔的法袍,不屑的瘪嘴。

从水下通道离开,西瑞尔领着莱恩他们走近道前往黑石山。

魔法唤来风,西瑞尔在前边带路,巴洛克抓着西瑞尔的银色头发在空中摇摆,花妖精们小声交流。

在穿过一条山脉之后,莱恩他们避开瀑布和水流直接到达了地面上。

正如奥多雷她们之前说的,黑石山附近现在很荒凉,放眼望去树倒是不少,但是没感受到有多少魔兽存在的气息,

西瑞尔在一条主道前停下,右侧是一片森林,远方是喷烟的黑色高山。

“尊敬的莱恩领主,奥多雷首领。”

西瑞尔抬起头,看向远方高山说:“那里就是黑石山了。”

巴洛克抓着他的头发在空中荡秋千,本意直接荡到西瑞尔的肩头,但被西瑞尔伸手抓住,同时将他又关进了月光化作的冰笼中,冷漠的低声说:“安静,再乱动就将你扔去月之平原,让月光洗去你满身的污秽。”

“我若承受月光的洗礼,那你也会受到相同的折磨。”

巴洛克上扬着眉梢,语气轻挑,“你若是打开笼子,将我捧在手心,那我就乖乖安静不动。”

当巴洛克出声后,花妖精们这才反应过来——

花妖精:“咿!”

居然是那个恶魔的声音!

“不要害怕。”

莱恩朝前走上一步,低头和花妖精们安抚道:“他现在很安全,住在魔偶的身体里,无法伤害你们。”

花妖精,“咿,咿?”

花妖精们同时侧头看向巴洛克。

空中的巴洛克转过身,邪恶的微笑并冲它们露出一嘴牙齿,吓得花妖精们全都飞到莱恩身边躲了起来。

西瑞尔眼神冷漠的看着巴洛克,“我打开笼子也可以,乱动我就将你丢下去。”

巴洛克冷哼,“我,尊贵的上位恶魔,肯坐在你手上你应该感到荣幸,平日我都是坐在王座上的。”

西瑞尔扬手就准备将他扔出去。

巴洛克立即变出一把尖锐冰石头抵住自己的脖子,“你敢扔我就自杀。”

西瑞尔冷笑。

莱恩:“……”

所以他刚才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天呐,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恶魔!

莱恩恨不得直接将巴洛克朝地上扔一百遍。

不过好在西瑞尔似乎已经习惯了巴洛克,也可能是在顾虑他自杀后会发生什么事。

莱恩唔了一声,硬着头皮说:“所以只要将冰的囚笼打开,让你坐在西瑞尔的手上你就会安静了是吗?”

西瑞尔垂眸。

巴洛克侧头,不耐烦的挥手,“闭嘴!”

莱恩:……

他就不该管这个恶魔。

天黑了,不如就让他自生自灭吧,莱恩心很累,

但是巴洛克语气虽然有些凶,但还是将手中尖锐的冰石放下,盘腿直接坐好。

西瑞尔无声的震碎了手中的冰囚笼。

冰的囚笼破碎成无数的冰渣,巴洛克面无表情,手悄悄从身下抓出一块菱形的碎冰。

有点扎,坐不稳。

见巴洛克老实的坐好,花妖精们侧头看了一会之后,集体抱住花瓣飞到莱恩身旁,小声在他耳畔告状。

花妖精:“咿,咿!”

莱恩听不懂,于是让系统帮忙翻译,顿时眼神微妙。

大致意思是——

花妖精们并不是害怕巴洛克,就是一直放又一直被抓,每次还要被迫改变容貌,换上新的花送到同一个精灵面前。而且每次还都会被西瑞尔认出来,又要装作彼此不认识,如果被认出来后,花妖精们就要被巴洛克关在花朵中。

关在花朵中也就算了,只当睡觉。

但是在刚入睡后就会被摇醒,如此重复,花妖精们觉得这简直是一种巨大的精神折磨!

莱恩:“……”

莱恩悄悄在脑中问:“统,西瑞尔能听懂花妖精的话吗?”

系统:“能听懂,巴洛克只混乱了西瑞尔对自己的感知,即使花妖精们不停的换新花,西瑞尔也能认出是哪一只。”

莱恩:噢,这就真的是很绝了。

他这有点容易共情的坏毛病犯了,虽然刚才很生气,但是此刻莱恩不由得又替巴洛克,感到有一点点尴尬。

场面一时气氛有点微妙,莱恩侧头看向蹲在地上的奥多雷问道:“奥多雷首领,你有找到族人们在哪吗?”

奥多雷将地上的种子用土掩埋,拿起一块被锤过的石头后抬头回道:“应该就在森林里,我发现他们留下的记号了。”

西瑞尔双手捧着巴洛克,看了会前方的黑石山,随后他闭上眼睛说:“黑石的第一道火山快要喷发了,我听见自然说,矮人好像住在森林的湖水边。”

花妖精们身上散发微光,和附近的植物交流,也看向和奥多雷相同的方向。

莱恩默吟咒语释放风之祝福,认真对奥多雷说:“那我们快点过去,找到矮人朋友们就离开。”

为了更快的奔跑,奥多雷收起了秘银之锤,按照矮人长老们留下的标记跑进森林。

因为时间的关系,莱恩他们的速度很快,但精灵不愧是森林的宠儿,即使西瑞尔没有释放魔法,感受到他意志的植物,在莱恩一群人经过时,所有的树木接连让开了枝丫。

西瑞尔礼貌的和森林道谢,中途低声吟唱魔法咒语,接着天空落下了绿色的生命之雨。

生命之雨能抚平人的疲惫,植物们放肆吸收雨中的力量,在雨中汇聚生命的种子,等待火山喷发时将种子藏于地下,以新生来延续死亡的轮回。

巴洛克虽然讨厌月之力,但他不厌恶纯粹的生命之雨,见西瑞尔在与自然沟通,于是巴洛克直接霸道的伸长四肢躺在了西瑞尔的手上。

西瑞尔冷淡看了一眼,随后移开视线,倒是没将他直接扔出去。

风穿行于森林,莱恩他们很快就要靠近森林的中心湖,能见到那里放了几座矮人的石头屋,但并没有看见矮人的存在。在快要靠近石头屋时,奥多雷停下脚步取出了一柄秘银之锤,汇聚紫色的雷电于锤上跳跃,全力劈向了天空。

这是雷霆矮人独有的信号,是汇聚的意思。

生命之雨令雷霆的威力更强,在雷霆释放之后,原本安静的森林里有了声响。在见到雷霆劈向天空的瞬间,附近或远处,所有的矮人同时都停下了此刻的动作,朝雷霆所在的地方靠近。

奥多雷握着闪耀雷光的秘银之锤,侧头对莱恩说:“尊敬的莱恩领主,我的族人们应该在狩猎,马上就会回来。”

莱恩应了声好,加速和奥多雷她一起去到森林中心的河畔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魔石,仔细又谨慎的在地上搭建传送阵。

很快的,铁扛着一头比他身体还大的活羊回来。

奥多雷要先一步看见铁,立即挥手道:“铁,是我!”

“是奥多雷首领!”

西瑞尔和花妖精在朝这边过来,铁立即大声的侧过头和同伴们说:“雷霆之神在上,是奥多雷首领她回来了,而且还有我们的朋友!”

铁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矮人,同样也开心含着哭泣一起大声说:“这可真是太好了,斯塔斯和莉莎他们这下一定都能够活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莱恩:懂了,巴洛克是个收集情绪的垃圾桶。

巴洛克:这什么屁话,我不喜欢听,你这个该死的人类!

谢谢读者锦样扔了1个地雷

谢谢读者demeter扔了1个地雷

谢谢读者“xiaonn”,灌溉营养液+50

谢谢读者“菲”,灌溉营养液+1

谢谢读者“是柯笙呐”,灌溉营养液+20

谢谢读者“颜无页”,灌溉营养液+60

谢谢读者“现在,我很暴躁”,灌溉营养液+60

谢谢读者“raquel”,灌溉营养液+60

谢谢读者“raquel”,灌溉营养液+60

谢谢读者“言予笙”,灌溉营养液+9

谢谢读者“言予笙”,灌溉营养液+4

谢谢读者“时光”,灌溉营养液+15

谢谢读者“暮色微白”,灌溉营养液+73

谢谢读者“白莹雪”,灌溉营养液+5

谢谢读者“五a的o”,灌溉营养液+20

谢谢读者“某琥”,灌溉营养液+5

谢谢读者“離婁”,灌溉营养液+5

谢谢读者“41464372”,灌溉营养液+15

读者“亚历山大的小黄桶”,灌溉营养液+40

读者“维尔涅斯摩尔曼斯克”,灌溉营养液+5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