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氪金领主 > 第二十二章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明白莱恩暗示的艾茉莉离开了领主房间,将门关上,随后将装有情人果种子的布袋,贴身收进隐蔽的内衣口袋。

艾茉莉站在门外沉思,思索自己该怎样完成莱恩的任务,好在她很快便想到了一个方法,于是手心牢牢握紧那枚钥匙,却故意露出最为闪耀的钥匙尖,慢步下楼时,上楼而来的亨利似不经意与她相遇了。

侍女的身份比管家低,艾茉莉故意做出一副有些惊慌的模样,双手虚握放在腹部,不安的面带微笑道:“午安,亨利管家。”

亨利扬起鼻尖看了眼楼上,姿态摆的极其高傲,阴阳怪气的问:“我记得今日服侍领主的侍女好像不是你艾茉莉,你这个时候不去工作,跑到领主这里来是要做什么?”

“亨利先生,我……”

艾茉莉继续假装出一副犹豫的模样,无措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同时慢慢的想将手藏到身后去。

手往后移,钥匙尖端的流光与墙壁上的火焰相辉闪耀,吸引了亨利的注意。

亨利低头看向了艾茉莉篡紧的掌心,走近的同时还压低声音威胁道:“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告诉我,不说我就让人将你抓起来,再交给护卫队进行审问。”

“求求您千万不要。”

艾茉莉立即‘害怕’到出声求饶,站在原地纠结几秒,最后才用湿润的、快流出泪的眼睛看着亨利小声说:“领主的房间里遭了贼,他外出追寻贼人时给了我领主房间的钥匙,让我待会去给植物浇水。”

“遭了贼?”

亨利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声我怎么不知道,有些不相信,但见艾茉莉脸上的表情不似作假,于是轻飘飘的说:“什么钥匙?拿来给我看看?”

艾茉莉佯装犹豫,亨利重重的嗤了声气,艾茉莉连忙小心翼翼的将双手张开,掌中放着一把银灰色的钥匙。

银灰色的钥匙通体闪烁着梦幻流光,反衬着十字窗外照进的日光,看上去稀有而珍贵。

如此漂亮的钥匙,亨利才不信艾茉莉口中这句简单的话,而且他知道,莱恩房间的钥匙并不是这一把。

这把钥匙是用来开什么的,亨利不知道,他只是看了钥匙一眼,心中便生起了邪念。

亨利脚步停顿了一秒,又突然朝前走上一大步,将钥匙用力的抓在手心,鄙夷的看着艾茉莉嘲讽道:“钥匙放在我这,你一个侍女怎么能有资格拿到领主大人的钥匙,我看你是内心藏着恶魔,在痴心妄想不可能得到的位置。”

他的言语中带着强烈的侮辱,艾茉莉眼中的泪水顿时就流了下来,她低垂下头,双手捂住脸,不敢让亨利去看自己脸上此刻的表情。

“若是领主问起来,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回答。”

亨利并不觉得她的眼泪可怜,而是认为自己一定猜对了艾茉莉的小心思。

艾茉莉哭着点头。

亨利得意的扬起鼻尖轻哼一声,将钥匙收进了衣内侧的贴身口袋,以不符合体型的步伐快速朝楼上走去。

当亨利的身影消失,艾茉莉也没有完全放松警惕,拿袖子擦了擦脸颊滑落的几滴眼泪,抿着嘴唇继续假哭,确认四周无人后才偷偷去了莱恩的城堡后花园。

“这是领主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艾茉莉将装有情人果种子的布袋递给了巴特,随后又换了一条路回到自己今日工作的地方。

巴特和索重新开垦出新的田地,将艾茉莉带来的情人果种子种下,离开城堡的莱恩远程付款,向日葵花妖精出现在昨日消失的地方,手里捧着花瓣蜜,迎着阳光泼洒出能滋养植物的生命之雨。

莱恩离开城堡后,戴上了系统友情提供的法师兜帽,来到了他名下领地奥兰最富裕的地方。

虽然说是最富裕的地方,但其实也富裕不到哪去。

放眼望去,只有零星的几家器材店、破旧旅馆和两侧的商贩组成一条商店街,更多的是酒馆和烤肉店,其次是奥兰唯一的一家魔法商店,里边售卖的还仅仅只是一些普通药剂。

莱恩撩了下兜帽,行走在碎石街道上,无视旁人隐晦打量的目光,和系统交流的同时自我安慰道:“也许是白天的缘故,人们现在都去忙工作了。”

“晚上或许会人多一点,但也好不到哪去。”

系统回溯历史,告知莱恩真实的情况,“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没有旅行商人来到奥兰。”

“怎么会这样呢?是已经穷到让人觉得这边没有商业价值了吗?”

莱恩并没有因系统的话而气馁,默默在心中思考,“等情人果成熟、推广各种产品,再将经济带动起来,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吸引外地商人的目光…吧?”

他得带动一部分人先富裕。

系统:“但愿如此。”

系统:“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你的子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穷。”

莱恩呡唇一笑,“好的,我信了你说的这个秘密。”

系统:“……”

就当他信了吧。

莱恩站在路旁张望了一会,最后走进了一间冒险者公会。

当莱恩推开门时,位于吧台的会长懒洋洋的抬起头,看见莱恩的装扮后立即起身,不太确定的问道:“这位尊敬的……魔法师先生?”

他的语气有着迟疑和不太确定,站在委托牌前的几人也都侧过头。

奥兰已经有好些年没出现新的魔法师了,他们都有些惊讶,但莱恩身上的长袍和兜帽,这确实是魔法师才能穿的服饰。

天绵鸟藏在莱恩的兜帽里,暂时没人发现面前的魔法师其实是奥兰领主。

“嘘,不要声张。”

莱恩压低嗓,轻轻的应了一声,朝向冒险者公会会长走过去,随手在吧台上放下一枚银币,“我想和你打听一些事。”

进来之前他是想询问一下购买店面的事,可是进去后莱恩就反应了过来,作为领主的他拥有奥兰所有地皮的交易权,但是进来又立即出去感觉好像不怎么好,干脆试试没准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亨利从艾茉莉的手中拿到了钥匙,上楼后转身看见艾茉莉哭着走远,这才直径朝领主房间走去。

“尊敬的领主大人?”

慢慢的停在莱恩房间外,亨利抬手轻轻敲门,可是半天里边都无人回应。

“莱恩大人?”

亨利加重了语气,同时试着开门,结果发现没有锁。他轻柔将门推开,房间里边空无一人,那只能驯服烈焰马的鸟儿也不在。

亨利思索着莱恩去了哪里,放轻脚步走到阳台边,他看了眼窗外,低下头,这才发现花盆中的泥土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心思活跃的亨利看了眼门,随后弯腰半蹲在地,用力翻动泥土,殊不知厄运已降临于他身。

莱恩站在冒险者公会的门外,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亨利借用领主名头收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税,但这些税都没有记在账上。

另外冒险者公会的会长,他似乎有意亲近化身魔法师的莱恩,以那枚银币为理由,除了告诉莱恩他询问的事情,还无心的告知了他一些亨利与前任领主的秘密。

等到莱恩走出了冒险者公会,公会里的成员有些不解的走过来,询问会长为何告知一个陌生人,如此多关于奥兰的秘密。

冒险者公会的会长看着公会大门,直到莱恩的身影消失后才开口说:“我们的新领主,他似乎也是一名魔法师。”

是或不是,反正说了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是冒险者,随地为家的冒险者。

莱恩离开冒险者公会后去附近转了许久,在夕阳将落时回到城堡,没有乘坐藤蔓,而是摘下兜帽大方的朝门走去。

“欢迎您的回归,尊敬的莱恩大人。”

两侧的士兵手持武器,站在门外恭迎莱恩的回归,他们眼中有些疑惑,所有人都不知道领主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厨师布尼尔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他还没有学会炒菜,晚餐依旧是各种熏肉和干硬的黑面包。

莱恩没什么食欲,简单的吃了一些,在他准备回到房间前,莱恩侧头看向了守候在一旁的亨利。

亨利看见他唇微张,眉梢顿时皱了起来,心中一慌,误以为是自己白日所做的事被莱恩发现,于是抢先开口问道:“尊敬的莱恩大人,请问您是否有事需要吩咐我去做?”

他不敢开口提盗窃的事,害怕莱恩反问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城堡中丢了东西,这是他身为管家的失责,亨利将钥匙还藏在怀中,即使要提起这件事他也不希望在这里。

莱恩点头,“是的。”

最后,在亨利紧张的眼神里,莱恩没有提起有关钥匙的事,而是要亨利将自己白日去过的地方规划成商业街,另外——

莱恩看着亨利说:“我要奥兰以往的所有账单,还要领地的规划图和地契。”

听到是这几件小事,亨利紧张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下来,他心想艾茉莉果真不一定说了真话。

亨利故作绅士的弯腰颌首,“尊敬的领主大人,我待会就将账单送到您的房间。”

莱恩应了声好,转身离开了用餐厅,姿态悠闲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莱恩回到卧室后就发现,窗旁花盆表面的泥土已经被重新填平整。将外套挂起,莱恩站在窗边,系统在脑中告诉他离开后城堡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柔柔的风从十字彩窗外吹进,房间里亮着魔法灯。

莱恩看着窗外忽然降临的无边夜幕取缔绯色晚霞,金与红色的双重月亮随繁星降临,他忍不住感慨世界之奇妙,远方隐约似乎还能听见夜莺在歌唱。

吃饱后的天绵鸟回到了自己的窝中休息,没多久门外响起了亨利的敲门声,同时听见他说:“尊敬的领主大人,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带来了奥兰以往的全部账单。”

“进来。”

莱恩在房间里应了声好,亨利单手轻轻将门推开,当他看见站在窗旁的莱恩时心头猛地一跳,好在莱恩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些植物上。

莱恩侧头看向亨利,“将东西放在桌上。”

亨利低头谨遵他的吩咐,若无其事的走进屋,将厚厚一叠泛黄的羊皮卷放在桌上。

莱恩从窗旁走到桌边,坐在了椅子上。

羊皮卷的边角有被烟熏和烧灼后的痕迹,莱恩将最上边的几张羊皮卷捏在手中,看了眼日期后皱眉对亨利说:“这些账单的日期都对不上,时间跨度太大,我要的是全部的账单,全部。”

都不只是一两天的差距,时间跨度一隔好几个月。

前后金额数字相差极大,除了地契有用之外,账单根本就是一堆没用的废皮料。

“请您听我解释。”

亨利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莱恩此刻的反应,抬头看着他不慌不忙说:“前任领主离世时,他的儿子科尔在城堡里放了把火,还带走了所有的财产投奔至高等贵族的领地,这已经是我们从烈火中救下、奥兰最完整的账单了。”

见莱恩满脸不信,亨利声音稍顿,他微微扬起眉梢,做略感疑惑的问道:“莱恩大人,难道在您继任奥兰领地时,国王陛下没有和您提过这件事吗?”

他的问话明显若有所指,莱恩手指捏着羊皮卷边角被火焰熏灼后的焦黑处,眼神冷冷的看着他反问:“这该是你身为一个管家,能询问一名贵族的无理问题吗?”

试探失败,亨利额头流下了几滴冷汗,他慌张的不停道歉,语气无比的卑微,“非常抱歉,尊敬的莱恩大人,请您原谅我这次的无心之举,我下次绝不敢再犯这种错误。”

莱恩微微合起眼眸,将手中的羊皮卷放在桌上,眼神冷淡的看着亨利说:“你可以离开了。”

亨利低头后退,小心翼翼的离开房间,最后关门时还不忘又说一句,“非常抱歉,请您一定原谅我今晚的失礼。”

莱恩没有理会他,低头看向羊皮卷。

亨利从莱恩的卧室离开后,顺着灯火明亮的楼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坐在自己那张不算朴素的桌前,拿出了一支魔法笔和魔法药水,抽出一张羊皮卷在上边飞快的书写文字。

写在羊皮卷上的文字消失,亨利将羊皮卷折叠后装进一张白色信封,在闭合的地方盖上印章,随后取出一支魔法口哨,过了许久,一只洁白的纸质飞鸟飞进了他的房间。

莱恩将所有的羊皮卷全翻阅了一遍,微皱眉头在脑中和系统说:“这些账单现在对我来说完全一点用都没有。”

“还是有点用的。”

系统慢腾腾回道:“至少你知道了自己不是最穷一任。”

“也是,上任领主手上能活动的资金居然连十个金币都没有,他可真是信任亨利。”

莱恩手指抚摸着羊皮卷,“可是我总感觉哪里好像有些不对。”

亨利的最后一句话好似在试探,他与国王还能有什么关系不成。

于是莱恩:“统,你看亨利那反应,难道我是国王的私生子?”

系统:“想多了,也没到那么亲的关系。”

莱恩:?

好家伙,情况不对啊。

第三天的清早,天还未亮时莱恩便坐着藤蔓从窗台离开了卧室,与天绵鸟一起去到了后花园深处。

种植情人果的附近,在巴特和索以及阿尔与托比四人的合作下,已经搭建出一座简单的小木屋,另外是几间更为精致结实的半成品房屋,还移栽了一排树,让环境更加的隐蔽。

经过花妖精几日的滋养,外加优质的肥料供应,莱恩手上资金减少的同时,前些天种下的情人果苗已经长到了近一米的高度,比莱恩以往见过的西红柿苗都要梗粗叶茂色泽鲜艳。

一旁的河流清澈,不知名的树随风摇曳。

莱恩远远望着情人果田,里边的野草都被拔光了,他看着里边的情人果苗在脑中和系统说:“我记得西红柿苗长这么高的时候,差不多就已经开始结果了。”

“还早。”

系统回答的很快,“等长到和你差不多的身高时情人果就要开花了。”

“我感觉你在内涵我。”

莱恩摸了摸天绵鸟的脑袋,看了眼木屋后转身朝城堡的方向回归。

系统:“不告诉他们你过来这件事吗?”

莱恩摇头,“没必要。”

魔法师能降低自身的存在感,还能屏蔽感知,巴特和索这几日都在尽心照料着情人果,托比和阿尔在搭建房屋的空余还抓紧时间锻炼自身,此时时间尚早,没必要吵醒他们的休息。

莱恩顺着藤蔓回到房间时,今日当值的艾茉莉,她正一人独自站在房间里。

看见顺着藤蔓而上的莱恩,面容精致的少年宛若精灵,艾茉莉的眼中充满赞美,她心中感叹魔法的神奇,面容恭敬的看着莱恩说:“尊敬的领主大人,热水已经给您备好。另外,那把钥匙正如您所预料的一样,在昨日已被亨利管家强行夺去了。”
sitemap